毛洪涛遗体告别仪式未见校长,他生前说:“如果生活80%都是不快乐的,这样要不得!”

中国新闻周刊 2020-10-18 17:25


毛洪涛的亲属、生前好友、同事、学生等

近千人来到现场,参加遗体告别仪式



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遗体告别仪式现场。摄影/本刊记者 胥大伟

本刊记者/胥大伟

 

10月18日上午,成都北郊殡仪馆,告别大厅四周摆满了花圈,正中挂着一幅遗像,上方打出字幕:沉痛悼念毛洪涛同志。上午10时,成都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遗体告别仪式在这里举行。毛洪涛的亲属、生前好友、同事、学生等近千人来到现场,参加遗体告别仪式。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现场看到,从早晨8点开始,已经有不少人陆续来到现场。9点左右,毛洪涛妻子在别人搀扶下缓慢步入现场。毛洪涛生前众多学生及同事手捧菊花,列队入场,神情哀恸。有不少班级或学生以个人名义送来花圈,挽联上写着:“痛失恩师”。


在现场,记者并未看到成都大学校长王清远出席,记者多次拨打王清远的手机,提示关机。


毛洪涛的亲属、生前好友、同事、学生等近千人参加了遗体告别仪式。摄影/本刊记者 胥大伟

 

四川排名第一的会计学专家

 

10月15日,毛洪涛在朋友圈发布了一条带有“绝笔信”意味的长文后投河溺亡,迅速引发关注。


他在文中解释了写下绝笔信的原因,在于书记与校长的矛盾。他指责校长王清远在成都大学建立起的利益集团和独立王国,连续挤压三任党委书记,而他本人是被害最深的。


毛洪涛毕业于西南财经大学,曾任该校学生会主席。曾与毛洪涛在大学期间同为学生会干部的罗大坤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毛洪涛个子不高但性格成熟,很有气场,领导能力强,是个天生的领导人。在他的印象中毛洪涛很有能力,做事周全,考虑周密。


从西南财大毕业后,毛洪涛长期在该校任教,先后历任会计系教师、发展规划处副处长、教务处处长、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等职。毛洪涛是会计学领域的权威专家,中国人文社会科学评价研究中心公布的“2020年中国哲学社会科学最有影响力排行榜”中,毛洪涛在会计学全国最有影响力学者排行中位居全国第17位,四川省第1位。


毛洪涛的学生们回忆,老师治学严谨,要求严格,对于学生在学业、专业上的不足,性格刚直的他通常会直截了当指出来。


刘骞是毛洪涛生前在西南财经大学任教时所带的研究生。“他嘴上非常严厉,批评的时候不留情面,但是心底是非常柔软的一个人。”刘骞说,他很善于疏导学生心理,很多学生有压力的时候,都愿意与他交流。


王芸也是毛洪涛生前在西南财大任教时带的研究生。她认为,毛洪涛性格外向,执行力很强,是一个“随时随地都在鞭策你进步”的老师,“如果偷懒的话,见面会挨训的。”


刘骞回忆,毛洪涛教学方式新颖。他当时主要教授会计基础理论及会计理论研究,并曾在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做访问学者。从美国归来后,毛洪涛给学生们“人肉”背回很多英文文献资料和教材,并在课堂引入国外先进的教学模式。“他强调要做实证研究,做得不够就会落后。”刘骞说。


10月17日,成都大学发布讣告,评价毛洪涛:“他是一名好干部,全身心投入工作,夙夜在公、殚精竭虑、务实笃行、忘我工作,充分体现了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担当和使命担当,他是一名好老师,以高尚的师德、扎实的学识、无私的奉献教育和引导学生,深受学生爱戴。”


讣告中还提到:“他深化党建促改革促发展,形成学校事业良好发展环境;落实‘以本为本’要求,全面加强师风师德建设,亲自策划、组织‘院长第一课’,为大一新生系好大学第一颗扣子;研究制定学校发展规划,全面推进特色鲜明、国内一流的应用型城市大学建设,他数次带队前往甘孜州石渠县、阿坝州九寨沟县和简阳市等地走村入户访贫问苦,落实中央精准脱贫要求;他亲自主持学校疫情防控,以师生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为第一要务,精心组织48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为学校经受抗疫大考、服务社会抗疫和维护师生身心健康付出巨大努力。”

 

毛洪涛投河溺亡的江安河温江段某河道。摄影/本刊记者 胥大伟


替答辩学生买西装的导师

 

多位受访者表示,毛洪涛爱干净、注重仪表,是一个非常有仪式感的人。


王芸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毛洪涛此前在西南财经大学任教时,办公室总是干净得一尘不染。遇到家庭经济条件不好、不太懂得修饰自己形象的寒门学子,他会自掏腰包为学生购买西装,然后再让他去参加答辩。


对于学生,毛洪涛非常亲和。刘骞回忆,对于见到老师溜边走的学生,毛洪涛会把学生拦下来,追问“为什么你会这样子?”毛洪涛认为,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就是应该要相互尊重,“他教我的第一课是,哪怕点头这种最简单的问候也是最起码的尊重。”刘骞说。


对于熟悉毛洪涛的人来说,对于他的突然离世,都感到十分震惊。刘骞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事发当天,看到毛洪涛在朋友圈的绝笔信后,她就立刻给他打电话,但电话无法接通,随后又发了短信,也没得到回复,最后等来的是噩耗。


在她的记忆里,毛洪涛非常有活力,“绝对不是一个消极的人”。毛洪涛曾经在写给刘骞的回信中写道,“如果生活80%都是不快乐的,这样要不得!”


但按照毛洪涛绝笔信中的自述,他在成都大学担任党委书记的一年多时间中,内心显然十分挣扎和痛苦。他写道:“过去八个月乃至一年多,确实是人生最艰难的时段,精神上崩溃、身体已失调,每天面对越来越理不清楚的乱麻。”


《中国青年报》引述毛洪涛家属的说法,近半年来,他的状态不太好。这位亲属称,毛洪涛多次表示自己已经崩溃到快承受不住了,身体也出现状况,今年已做过两次体检。家人对毛洪涛的异常状态已有警惕,事发前一天晚上,毛洪涛非要出门,被妻子叫了回来。为了防止他出走,妻子一直看着他。事发当天凌晨3时许,看着丈夫开始打呼噜,毛洪涛的妻子以为睡着了,自己也就睡了。早上6时10分许,毛洪涛的妻子被看到朋友圈的人电话叫醒,转身发现身边已经没人了。她看到丈夫在早上5点多发的私信,初步推测,5点左右他就已经离开家了。


根据警方通报,在16日清晨,在江安河温江段一河道内发现一具男性尸体,核实为毛洪涛本人,此时距离他发出朋友圈还不到24小时。


10月17日,《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毛洪涛住所旁的江安河边走访时,附近茶铺老板说,此前有学生在河边摆放鲜花祭奠。江安河起于走江闸,顺金马河流向东南,最后流入双流区境内,于二江寺注入府河,是都江堰内江主要干渠之一。干渠长95.8公里,过水能力154立方米/秒。多位目击者称,16日时,搜寻人员在事发河段进行抽水作业,以寻找毛洪涛。


不少网友表示,作为大学党委书记,毛洪涛死因蹊跷,应对成都大学政治生态环境进行彻查。目前,成都市已成立由市纪委监委、市委组织部、市委宣传部、市委教育工委、市公安局组成的联合工作组,正在对有关情况进行全面调查。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骞、王芸为化名)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中国新闻周刊】创作,在今日头条独家首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值班编辑:肖冉


推荐阅读

中国特色的“脱口秀”为何如此火爆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