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聊聊,这届平遥影展问题出在哪儿?

陀螺电影 2020-10-18 19:11


去年来平遥参加影展,拿着媒体证件,没有机酒,订了几天民宿住,看了几天电影。


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展


我还很清楚记得,当时和很多媒体和影迷朋友,都在吐槽这届影展组织的混乱和不专业,后来还想专门写一篇文章来盘点这些“槽点”。不过最后那篇“吐槽”也没能诞生,只是写了篇测评就不了了之了。


今年再来到平遥,同时又在做创投工作,因此对整个影展似乎有了更全面的体验。


这次我和伙伴的创投项目入选了平遥


如果仅仅从影片展映部分来看,我相信我跟大多数影迷和记者的感受一样,整个影展中印象最深的两个事件,一个是最开始的抢票灾难,一个是后来的临时取消放映。


恰好两个都是“负面”事件。


所以今天这一篇,我主要想跟大家聊聊,从我的体验和认知来看,今年四岁的平遥影展,主要的问题和缺陷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会产生那么多争议,媒体和影迷们希望平遥之后能有什么样改进。


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海报


其中若有盲点,或不符合实际的猜测,还望大家指正和包涵,有事实错误的地方,我也会在评论区置顶更正。


所有争议都起于10月9日那一天,也就是本届平遥影展开幕前一天。


当时很多影迷和媒体记者已经买了火车票,定了住宿,每天都在刷官方信息,焦急等待排片表以及抢票通道和时间。


第四届平遥国际影展开幕


但没想到的是,平遥影展官方率先在官网上线了抢票通道,影迷们还没来得及排片就只能慌慌张张“盲抢”。


甚至立马有影迷发现,好几个场次连放映影片的片名都没有,标注的是“藏龙A”“藏龙B”等等。


“藏龙”是平遥影展的华语电影竞赛单元,这个我们稍后再说。


没有放映影片的片名


当然更崩溃的是,整个抢票过程如同车祸现场,各种系统bug让无数影迷焦头烂额。


到底有没有购买成功?为什么没有取票二维码?为什么收不到短信验证码?


其实这样的抢票灾难,国内观众几乎已经习以为常了。过去这几年我们在国内很多电影节开票当天都多多少少有体验过。


这就让我很纳闷,在线购票这个事为什么在国内那么困难,是不是有什么技术难题是我们无法解决的?就算淘票票这种专业票务系统都还是经常会在开票第一时间崩,更不用说各自研发的购票渠道。


我当时转发的,豆瓣影迷对抢票系统提出的意见


有的影迷朋友说会不会是因为人太多,但是双11抢成那样似乎也没崩过,而且说实话,像西宁FIRST或者平遥影展,并不会有多少人同时抢票。


相比较之下,国外大大小小的影节影展,大多都提供线上抢票,有的做得简陋,有的做得很成熟,但几乎从没听闻谁崩过。


那会不会是因为国内影展缺钱?


有豆瓣网友说,“这个系统的开发,加上保证流畅租用的服务器,往多了说,一个计算机系本科生用不上2000块就能搞定”。


或许有点夸张,但对于国内这些影展,相信购票灾难一定不会是预算问题。


刚到平遥,我开玩笑说“一到平遥就偶遇了涛姐”


不是技术问题,也不是预算问题。那到底为什么本届平遥影展的在线购票系统会在上线第一天让无数影迷怨声载道,甚至不少影迷随即退掉火车票和住宿,立马放弃。


就在上个月的同一天,9月9日,成都山一国际女性影展开幕日,所有购票观众以及前来参加影展的媒体和嘉宾都接到通知,所有影片放映取消。


影展最终推迟到9月24日开幕,原定参展影片也终于顺利放映。


9月9日,成都山一国际女性影展宣布放映取消


9月9日和10月9日发生的事,在内地以外的任何影节影展都不可能发生。


对于一个电影节来说,工作周期不仅仅是影展举行的那一两周,而几乎是全年的工作。


从邀片、解决版权问题、DCP运输到嘉宾邀请、团队组织、活动策划等等。也就是说,一个电影节,如果有足够时间筹备,那就不会出大问题。


而内地影节影展,或者具体到今年9月9日和10月9日发生的事,似乎缺的恰好就是时间。


一切看起来都很慌张,购票系统似乎前一晚才搭建好,还没来得及测试就匆忙上线。


说到这里,我们似乎能很快顺藤摸瓜,察觉到根本问题出在哪里。


但这显然不能为影展本身,对其影迷也就是“消费者”的糟糕体验,做任何开脱,尤其是平遥影展官方并没有就此作出任何解释和道歉声明。


平遥现场


如果说是因为某种原因,导致筹备时间不够,这或许能理解和接受;但为何与此同时,影展的其它大多数工作却能按时且顺利完成,唯独影迷购票这一块出了最严重的问题?


这是否到最后,成了一个在有限时间内发生的优先级问题?


一位花了5个小时,抢到3张平遥影展电影票的朋友说,没有哪个国家的影展影节,如此不尊重影迷和观众。


就连高高在上等级森严的戛纳电影节,也开创了“影迷三日游”证件,让来自全球各地的青年影迷能够体验到戛纳电影节的魅力。


第三届平遥国际电影展官方包


平遥影展开幕后,影迷、媒体和产业嘉宾们发现,除了证件,啥都没有。


一个影展应该发放给所有人的资料,无论是排片表、观影手册还是产业创投介绍等等,全都没有,一切都成了“电子版”,仅在线上有。


媒体记者们每天只能在媒体群里等待媒介负责人把次日的影展安排发给大家。



其实去年平遥影展也出过类似问题,但去年在开幕后第三天我记得,影展把应有的资料印好,发放给了所有人。


而今年我们以为是影展预算不够,没钱了,因为据说这是平遥影展完全商业化的第一届,预算吃紧也是能理解的事。


但是到了影展第六天,观影手册又突然印好并发放给了观众和媒体。


那又再一次不是钱的问题,又成了有限时间内的优先级问题。


影展到了第六天才印出的观影手册


所以从平遥影展“准备不充分就开幕”的这个情况来看,优先的,次级的,和被牺牲的,其实已经显而易见了。尽管问题根源不在影展身上,但应对问题的处理方式,显然也成了问题。


从平遥影展的官方稿件,到影展主席的每次出场介绍,我们都能看到和听到巨大的“首映”二字。


“全球首映”“中国首映”,似乎平遥影展特别强调这个词。也有人提出,平遥影展为了追求这些“首映”头衔而选了一大堆烂片。


一大堆烂片主要指的是,在影展前半程,出现的几部“现象级”差评电影,大家玩笑称口碑欠佳的前半程的《伊比利亚的派对》和《荒野咖啡馆》,以及后半程的《纸骑兵》为“平遥三姐妹”。


《伊比利亚的派对》剧照


对于《纸骑兵》,我其实表示理解,这部电影在“从山西出发”单元,显然是因为“本土电影”而入选。


如果大家有关注国外电影节都会知道,柏林电影节特别展映的德国电影、戛纳电影节特别展映的法国电影、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的意大利电影、多伦多电影节Gala单元展映的加拿大电影,这些电影的“差评”几率非常大。


当然像《纸骑兵》这种级别的“差”也的确罕见。


《纸骑兵》海报


关于《伊比利亚的派对》和《荒野咖啡馆》,两部影片都脱胎自去年平遥影展的创投单元,前者是去年的WIP项目,后者是去年的PPP创投项目。


对于任何一个国际电影节/展,培养嫡系都是保证电影节能长期存活至关重要的手段之一,那些自己捧出来的导演,能不断带着新作回到最初崭露头角的地方,直接关乎于电影节的品牌构建,看看戛纳电影节如今的地位就知道了。


所以选这两部片,从这个逻辑上来说是没问题的。


但问题出在,这两部电影如果真的质量有问题,是否有其它更合适的选择?如果有,那是选嫡系导演的影片,还是选其他导演的影片?


《纸骑兵》剧照


这似乎再次成了一个优先级问题,但这个答案我们不能妄自揣测。如果是往年,相信答案是足够明确的。


但是放在今年,疫情对全球电影产业的影响,无数电影从制作到发行,都推迟了至少半年,大多都直接推迟一整年。


从六月公布的戛纳片单,到七月我们看到的西宁FIRST,再到九月的威尼斯电影节和多伦多电影节,显而易见的是,疫情后的电影节集体面临“无片可选”的尴尬情况,


这也是为什么特柳赖德电影节、多伦多电影节以及纽约电影节在八月初会发表联合声明,表示今年会在选片层面达成合作,不会为了“首映权”而抢片。


特柳赖德电影节宣布取消举行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平遥影展面临没有其它更合适的选择,注意是各方面权衡下的“更合适”,那最终的选片结果其实是存在合理性的。


尤其是当“藏龙A”“藏龙B”“藏龙C”“藏龙D”最终都被取消放映,而这四部影片每一部都被认为是本届平遥影展质量最好的影片之一,更能看出影展在选片上的竭尽所能。


最终被取消放映的“ABCD“,最后都获奖了


所以在优先级的考虑中,《伊比利亚的派对》和《荒野咖啡馆》或许真的是最优选择了。


最后涉及到放映被取消的这些电影。平遥影展在公布片单时,在片单上加上了一小行字,大意是,因为部分影片的后期制作原因,最终放映片单可能会有变动。


当时很多影迷以为,可能还会添加电影。但其实是影展已经做好了某几部片可能“来不及”的准备。


《纸骑兵》剧照


但如果存在不确定性,还把影片列入片单中,把那么多影迷“诱惑”到古城来,但最终又“意料之中”取消放映,似乎并不是一个周全的做法。


这是国内大环境中无法避免的问题,之前好几个影展也出现过类似情况,而解决办法似乎根本没法十全十美。


我想象过,能否在宣布片单时,就只注明“藏龙A”“藏龙B”,或者“惊喜影片A”“惊喜影片B”,并强调这几部电影并不是100%会放映。


这样影迷们会有各自的猜测和权衡,这些“盲盒”究竟值不值跑这么一趟。


当然这是优先影迷的做法,影迷有了心理准备自然就不会失望,但可能会影响影展的人气和媒体曝光,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原因承担冒险“开盲盒”的钱财和时间代价。所以也并不是一个完美的方案。



其实上述所有问题中,有些问题我认为在平遥影展的未来,是肯定会得到解决的,尤其是关于优先级的那些问题。


对于一个刚举办了四年的影展来说,其组织和策办其实已经将框架和氛围搭建起来了,而这些问题只是在搭建中被遗漏、被疏忽但又需要被重视的问题。


而还有些问题,我觉得平遥影展接下来应该慎重考虑。



比如今年平遥影展可能因为预算问题,将媒介部分外包给了一家电影宣发公司,


于是当一家媒体拿到了媒体证件,且机酒都由影展负责,宣发公司就会拜托这家媒体给他们在平遥影展首映的电影打高分写影评,或者如果不喜欢的话,则不打分不评价。


也就是说,原本来参加电影节、写影评的媒体,大多可能会面临被“收买”的“请求”。


对于一个影展来说,这会是多么可怕的事?到时候或许就不再是优先级那么简单的问题了。


说了那么多还是希望平遥影展能越办越好,我不止一次在很多场合说过,我个人的观点是,平遥影展是最具国际视野和未来发展潜力的内地影节/展之一。


平遥《我们四重奏》首映现场


年仅四岁的平遥影展,比我参加过的大多数国内影节/展体验都要好,尤其是所有人在长达十天的时间中聚集在园区内,影迷、影评人、导演、演员都在同一个区域内邻桌吃饭喝咖啡,这种氛围的构建对于电影节/影展来说,是最坚实的基石。


因此平遥影展现有的这些问题我相信,也希望,能在未来逐一解决。


在平遥影展期间因为忙于创投,相关报道有些延迟,会在接下来的一周慢慢放出,有几篇采访还是蛮有趣的,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多关注。





-END-




留言评论,并分享本篇推送到朋友圈

将朋友圈截图发到本号后台

我们将抽奖送出两个平遥帆布袋~






不求上进的陀螺凡达可


详解:平遥影展这些电影都是什么来头?


平遥这两部电影,法国人都说好


你可能没看懂《夺冠》


面容、幽魂,即兴表演,一篇非典型影评


这60+部英美日韩新剧,一网打尽


无人生还:他们是今天的外卖骑手,你我是明天的赛博无产者


为什么她能拿下威尼斯金狮奖?





关掉打赏,请多点

「赞」「在看」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