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学生毁了的老师

当时我就震惊了 2020-10-18 22:37


有时候不得不感叹一句,世事无常,昔日你最信任的人,说不定转头就能背叛你,退休老师李中随,在担保贷款给女学生小禹18万后,应该对这句话感触更深。


18万块钱,压垮了李中随的后半生,也压垮了亲朋好友的信任,走在路上,就连同村人看到李中随,都觉得这人是冤大头。



没错,李中随面对这笔借给学生的贷款,没有逃避。


由于借贷人上法院起诉,李中随的财产被冻结,银行卡被封,哪怕他已经六十多岁了,还是选择一个人外出打工还贷款。


可以想象,这样的日子对年过六旬的老人来说有多艰难。


妻子到外地儿子家照看孙子,李中随就跑到威海、内蒙打零工,曾经他是个文质彬彬的老师,只负责在学校里教导学生,现在却要用拿了一辈子笔杆子的手,给人家垒墙、捡土豆、在菜市场里装大白菜。




如果没有担保贷款这档子事儿,他本该过上退休后的悠闲日子,可惜,早在2017年,李中随就被找上门的禹传珍套路了。


那段时间禹传珍给他打来电话,说要来村里看看他,李中随慢慢回忆起了这个女学生。


在1978年左右,他们学校第一次开设初中部,当时学校里只有两个老师,他教导数理化,禹传珍是第一批学生,这孩子学习特别好,成绩名列前茅,毕业后考上了济南一所有名的财经学校,学生走出了小村子,李中随面儿上有光,也跟着高兴。



只是三四十年过去了,两人再也没有书信来往过,平常也没打过电话,现在禹传珍突然说要看他,李中随也觉得奇怪。


不过转念一想,可能禹传珍跟其他学生一样,是想要叙旧报师恩,再聚一聚之类的,李中随就没多想,直接相约去附近饭店请人吃饭去了。


在饭桌上,李中随发现,小禹还带着一位自称是信贷公司的朋友。


她这次来的目的就跟贷款有关,禹传珍声称儿子在国外学习驾驶飞机,需要很多钱,现在自己周转不过来了,希望老师能帮助她贷14万块钱。



口头上说的好好的,李中随只是出个资质而已,一个月后就把贷款转到小禹名下,她自己来慢慢还,可李中随没有发现,贷款过程每一步都有坑。


第二天,俩人相约到临沂办了张银行卡,当然,所用的信息都是李中随的。


接着几人又来到信贷公司,工作人员要求李中随签合同、录借款视频,看到他接下来不会弄,禹传珍那位信贷朋友还在旁边儿指导,让李中随说是给儿子买房需要贷款。



这么一来,借钱的人就成了李中随,他意识到了不对劲儿,赶紧问是什么情况。


旁边的人都说没事儿,反正过后贷款就不在他名下了,不需要他还贷款,李中随才放下戒备走完了全部流程。


这还没完,四个月后,禹传珍带着丈夫郭伟又找上了李中随。


她这次还想借钱,李中随回忆:“禹传珍说,郭伟在埃塞俄比亚挣钱,在美国学飞机驾驶的儿子已经成了飞行班长,但是还需要学费”,看到学生再次找上门,李中随又亲自做担保,在好友那里借了4万块钱。




他没有想到,禹传珍找他根本没有顾忌情面,只是单纯的需要钱而已。


接下来,禹传珍绕开李中随,又找到借贷人借了两万多块钱,到了还钱阶段,禹传珍一开始还好好还贷款,后来就开始拖着不还,宁可贷款逾期,到最后,信贷公司都开始给李中随打电话催还贷款了。


李中随才发现,禹传珍说的到一个月后,就把贷款转到她名下纯粹是忽悠人。


信贷公司的工作人员给他打电话,称既然当时签字跟视频都是李中随的,证明就就是他贷的款,现在联系不上禹传珍了,只能找他还钱。


为了还钱,李中随过了不少苦日子,几年过去了,禹传珍还是没有出现,只有当借贷人他们告上法庭后,李中随才给禹传珍打通了电话,当时她说过几天就去法院,可直到现在,连人影都没见着。


李中随只能录制几段短视频,喊话曾经的学生还钱。



视频里的他虽然已经两鬓斑白,但是看起来还很儒雅,抱着对昔日学生的信任,说自己相信禹传珍是个诚实的人,即使别人都说她借钱不还,他也认为禹传珍遇到难处了。


说到触动内心的时候,李中随眼角泛着泪花,言辞哽咽,连手机镜头都不忍心直视。



也许对他来说,能在全国媒体面前接受采访,做到这个地步已经过分了,他没有把禹传珍告上法庭,就是因为他对学生还抱有一丝丝希望。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曾经那么优秀的学生,会选择欺骗别人,他得知禹传珍的儿子,已经从国外学成归来,丈夫在埃塞俄比亚也有稳定的工作,慢慢还上贷款并不是难事儿,他现在只是想要一个说法:


“钱已经还得差不多了,我也曾经在想禹传珍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但是现在即使她不还钱,只要打个电话说老师我错了,说声对不起,我也很知足。”



也许李中随的愿望无法实现了,在禹传珍老家,人人都知道她的口碑不好。


她刚跟郭伟结婚时,两口子还知道好好过日子,自从儿子出国学习,郭伟也出国后,禹传珍见人就借钱,就连几个亲戚都跟他们断了联系:


“这里3年前就拆迁了,就是不拆迁,我们都好久没见过他们了。”

“他们两口子见到谁都借钱,借了钱也不见还。”

“听他们自己说有个儿子在国外学开飞机,借钱也是以这个借口要。”



很多人都说李中随担保借钱,是单纯的农夫与蛇,蛇只是咬伤了农夫一次,禹传珍却把老师的后半生都毁了。


他现在最有效的做法,就是马上报警把禹传珍抓起来,但是他不想这么做。


本来帮学生是件好事,也说明学生遇到困难想着他,说明自己是值得信任的老师,这一生没白教书,而一旦报了警,就意味着他承认自己被骗。


那他的价值观就塌了,因为这相当于承认自己没教好学生,进而得出自己不是个好老师的结论,这才是最痛苦的。


当了一辈子老师,难免对人的态度有些理想化,我们得承认这人与人的不同,不管再优秀的人,在进入社会之后难免变得面目全非。


善良是留给善良之人的,泥潭只会越陷越深,尽快远离才是正确的办法。


 - END - 

作者:震惊叔 |

信息、图片来源:头条新闻、齐鲁晚报、澎湃新闻、光明网 |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记得加波关注



你点的每个在看,我都认真当成了喜欢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