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天山下的风波

秦川雁塔 2020-10-19 03:06

 伊塔事件


【摘要】


中国在抗战期间除抗日外,维护国权的最重要成果和随后受到的最大挑战,恐怕还是新-姜的内附及随后的风波。


 宏观地看,可以说从1942年盛世才摆脱苏联控制归附中央政府,直到1962年伊塔事件后苏联在姜势力基本退出,中国主权在新-姜与苏俄控制新-姜的企图斗争了20多年,最终取得了胜利。我们不能因为1949年前后中国政府的政治属性不同就割断这段历史。

 

事实上,这20多年中国主权取得的最大突破是三大事件:1942年盛世才回归,1946-47年苏联放弃“东土”承认新-姜属中国,全姜性质的中国新-姜联合政府成立,以及1962年伊塔事件后苏联势力的被清除。

 

伊犁宾馆, 前苏联驻伊犁领事馆 


完整版请大家码识别二维码跳转阅读

不便之处,万望见谅



---

每更一图:

金雁/插画


(打赏请长按识并别二维码,谢谢支持)

 

点击标题索引,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秦晖:“拳民”与“教民”的由来

秦晖:杂交稻面临“新”的挑战

秦晖:“膏粱”复归—— 杂交水稻传奇

秦晖:淮橘何以为枳

秦晖:关于晋杂五号回忆的歧见

秦晖:奇葩“良种”晋杂五

秦晖:失而复得的国际地位

秦晖:"高产粗粝”年代的吃饭问题

秦晖:“粗粝”与“膏粱”

秦晖: 可怜的糯玉米

秦晖:《王气黯然:宋元明陕西史》序

疫情启示录 | 秦晖讲座预告

秦晖:数字背后的故事(中)

秦晖:数字背后的故事(上)

秦晖:有中国特色的化肥之路

秦晖:我与硝铵打过交道

秦晖:中国的“天下观”

秦晖:肥差、弊政还是公共服务?

秦晖:魏特夫与“治水社会”

秦晖:关于防汛抗洪问题的谦逊请教

秦晖:有国王的共和国

秦晖:问桂道圩溃堤抢险重筑胜利合龙的意义是什么

秦晖:为什么“革命”没有改朝换代?

秦晖:相比以前的冷战,新冷战可能更像冷战

秦晖:洪灾反思答客难

秦晖:“荆轲刺孔子”与“子路颂秦王”

秦晖:清末法律改革中的“礼法之争”

秦晖:阳朔洪灾反思

秦晖:阳朔历险记

秦晖:被无视的“华盛顿会议”

秦晖:日本“二传手”的作用

秦晖:晚清的留日浪潮

奇迹与危机:中国经济两百年 |秦晖讲座预告

秦晖:被忽略的第一次启蒙

秦晖:民国时期的边疆问题

秦晖:民国外交的努力

秦晖:“奇迹的由来”——中国经济史的五大转折

秦晖:我的治学之路(四)

秦晖:我的治学之路(三)

秦晖:我的治学之路(二)

秦晖:我的治学之路

秦晖:莱特之谜(9)——党魁之路

秦晖:莱特之谜(8)—— “第三国际代表”

秦晖:疫情之后的全球化危机|莱特(7)

秦晖:莱特之谜(6)——真真假假

秦晖:莱特之谜(5) ——谁检举了莱特?

秦晖:莱特之谜(4)——高涨的“援越情结”

秦晖:莱特之谜(3)——阳光东如是说

秦晖:莱特之谜(2)

秦晖:莱特之谜(一)

秦晖:问责与感恩(二)

秦晖:问责与感恩(一)

秦晖:斯洛伐克民族主义的两端

秦晖:从“伪斯洛伐克国”到新斯洛伐克(三)

秦晖:从“伪斯洛伐克国”到新斯洛伐克(二)

秦晖:捐赠者权利问题

秦晖:什么是正常的民族主义

秦晖:舆论尖都与“有错推定”


微信ID:qhjy_gzh

(长按二维码,欢迎关注秦川雁塔)

秦晖、金雁原创文章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