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副市长,还要交水电暖和物业费?”这人贪得令人瞠目

中国网 2020-10-29 12:03

注意了在中国网官微后台回复相关关键词“茅台”“韩国”“新冠”看到更多内容!


接受老板宴请吃喝时,自己喝15年的“茅台”,老板喝“水井坊”,下属喝本地产的“三道坝”;

去私营老板家做客,看到对方家中雇用了外籍保姆,他就让老板出钱安排雇用外籍保姆到自己家中服务

把管理服务对象当作自家的“提款机”,小到几十元的水果蔬菜,大到近千万元的别墅,他都直接向管理服务对象索要,被他索要的肉菜商贩也不屑地说“一个首府城市的副市长整天找人要肉要菜的,一点形象也没有。” 

今年54岁的李伟,曾任乌鲁木齐县长,2016年8月被提拔为乌鲁木齐市副市长。今年4月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第五巡视组开始对乌鲁木齐市进行常规巡视。4月17日,李伟在任上落马,9月23日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昨天(10月2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文《贪婪的种子结恶果》(以下简称《贪》文)剖析乌鲁木齐市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市长李伟严重违纪违法案,披露李伟贪腐的细节。经审查调查,李伟严重违纪违法及涉嫌犯罪金额高达2000余万元。


李伟。曾经意气风发(上图),如今悔之晚矣(下图)。

向钱看”:入党只是为了捞“实惠”

李伟是新疆乌鲁木齐本地人,回族。其公开履历显示,李伟1983年12月参加工作,2004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也就是说,直至落马,李伟的党龄不足16年。《贪》文披露了李伟入党的经过。

李伟通过招干考试,进入银行系统工作,先后在工行、建行、信托投资公司任职。

在银行工作期间,为了拉业务,李伟经常出入一些职能部门给相关负责人送礼、拉关系。当银行领导鼓励青年干部向党组织靠拢、争取入党时,李伟的第一反应竟是:“入党带不来任何实惠。”他敷衍着写了入党申请书,在参加入党积极分子培训时,他总是早早退场,只想着到外面喝酒应酬。李伟这样的表现,自然没能入党。

2003年5月,已经成为宏源证券公司投资信贷部总经理的李伟,借助多年积攒的人脉关系,调任乌鲁木齐市国资办副主任,步入仕途,跻身副县级。三个月后,他晋升为县级。

已是正县级官员的李伟,出于对权力的渴望,开始主动向党组织靠拢并积极表现,于2004年11月入党。

在国资系统任职10年后,2012年,李伟的仕途进入快车道,当年3月获任乌鲁木齐县委副书记、代理县长;次年1月出任乌鲁木齐县长。当县长3年多, 2016年8月,李伟获提拔出任乌鲁木齐市政府副市长,跻身副厅级。

耍特权:把会展中心当成“自家会客厅”

随着职务的晋升,李伟愈发迷恋“当官”的感觉,他对老板的请托事项照单全收,声称“没有我干不了的事。”

《贪》文披露,为了展现副市长的“地位”,李伟乐于在特殊场所吃请,作为“中国—亚欧博览会”的举办地——新疆国际会展中心也成了李伟的“自家会客厅”。2018年9月,第六届“中国—亚欧博览会”结束后,李伟多次请亲朋好友在会展中心聚餐饮酒。

李伟在接受老板宴请吃喝时,他在酒桌上刻意把人分三等,对应的酒也分三档——自己喝15年的“茅台”,老板喝“水井坊”,下属喝本地产的“三道坝”他说:“我是副市长,怎么能和他们喝一样的酒,必须有差别,只有我才能喝15年的茅台酒。

有一次在私营业主李某家中做客时,李伟看到对方家中雇用了外籍保姆,便专门让李某安排其雇用的外籍保姆到自己家中服务,费用仍由李某支付。

今年3月,李伟作为乌鲁木齐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副指挥长,在自治区疫情防控二级、三级响应期间,居然组织市政府办公厅工作人员及私营企业主聚餐饮酒。为何明知疫情防控要求仍然公然违反规定,他说:“我当时就想,我是领导,那些要求都是对下面人提的,跟我没什么关系。”

太贪婪:每周都向私营企业主要菜要

李伟的贪婪,可谓“大小通吃”,他把管理服务对象当作自家的“提款机”“摇钱树”,随要随取,从几十元的水果蔬菜、上百元的水电费及理发费、上千元的手机话费、上万元的物业费,到几十万元的家具家电、近千万元的别墅,李伟直接向管理服务对象索要。李伟曾说:“我出门从来不带钱,我还需要花钱吗?全部都有人买单。

《贪》文披露,2018年6月至2019年11月间,李伟每周都向私营企业主贾某要菜要肉,有时还打电话催:“老贾,你不送菜送肉,是想把我们家饿死吗?”该交水电暖及物业费时,李伟竟质问贾某:“我是副市长,我还要交水电暖和物业费吗?”他甚至连理发费也要老板购卡支付。

在与办案人员谈话时,贾某说:“一个首府城市的副市长整天找人要肉要菜的,一点形象也没有。”

经审查调查,李伟严重违纪违法及涉嫌犯罪金额共计2000余万元,在党的十八大后收受的钱款就高达1000余万元。

收黑钱:充当恶势力犯罪团伙“保护伞”

李伟不仅向私企老板索要无度,还充当恶势力犯罪团伙“保护伞”。

2019年底,乌鲁木齐市某小额贷款公司原实际控制人方某及其团伙被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为恶势力犯罪集团,受到了法律制裁。而李伟早在2012年便与方某交往甚密,他先后收受方某30万美元、10万港币和价值25万元的百达翡丽手表,纵容以方某为首的恶势力发展壮大。2015年,在明知方某涉嫌黑恶势力犯罪的情况下,李伟仍试图帮助方某控制的煤矿恢复生产经营。

今年4月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第五巡视组开始对乌鲁木齐市进行常规巡视。4月17日,李伟在任上落马,9月23日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委监委通报称,经查,李伟丧失共产党员基本党性原则和操守底线,丢弃党的宗旨,背离初心使命,罔顾中央有关政策规定,充当恶势力犯罪团伙“保护伞”,处心积虑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公车私用、利用筹办丧事借机敛财、违规接受宴请和旅游安排;隐瞒不报个人有关事项;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礼金、利用职权为身边工作人员谋取私利,违反政策重复享受福利分房,由他人支付应由本人支付的费用;生活奢靡,聚众赌博,道德败坏;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公款据为己有;索取、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李伟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生活纪律,并涉嫌贪污、受贿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极其恶劣、情节极其严重,应予严肃处理。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自治区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自治区党委批准,决定给予其开除党籍处分;由自治区监委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职业生涯起步之时就动机不纯、观念不正,之后又不加强思想改造,可以说,我心中没有党、没有民、没有戒,最终走到了党和人民的对立面,给党的事业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李伟在忏悔书中这样写道。

大/家/都/在/看

韩国前总统李明博终审获刑17年

警惕!新疆新增23例确诊病例→

再次封锁!


(来源:南方都市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纪委监委)

主编:刘倩

本期责编:陈冰然

本期校对:牛慧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