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视频独播《中国好声音2020》:IP声量向“内”,价值边界向“外”

镜像娱乐 2020-11-22 20:00

©镜像娱乐原创
文丨栗子酒
编辑丨李芊雪


11月20日晚,《中国好声音2020》收官,镜像娱乐也在现场见证了新一季冠军的诞生。

 

当晚,在最终的对决中,单依纯以一首《星·Sailing》力压斑马森林《一滴泪的时间》,大比分取胜,成为《中国好声音》九年以来首位00后冠军。与节目相伴而生,在微博、抖音、今日头条等各大社交媒体平台刷屏的热搜,几乎记录了整个过程。

 

 

从李宇春与潘虹合作的《皇后与梦想》献出#李宇春潘虹卡点高抬腿pose#, #李健唱完就穿上了棉袄#随后也引发热议,而仍需要表演的单依纯则在寒风中只穿着一袭长裙,也让全网直呼#想给单依纯披件衣服#。很快,#宋宇宁第五#率先落定,#曹杨淘汰#、#潘虹淘汰#的话题接连释出,网友虽然吃惊于#斑马森林最后一首竟然唱一滴泪的时间#,但#单依纯好声音冠军#仍是实至名归。

 

而今,站在“第一个十年”的交叉点上,《中国好声音2020》较以往做了许多新的尝试。

 

一方面,《中国好声音2020》中,95后的年轻歌者占据着很大的比例,学员出现明显的年轻化态势,且节目新增原创赛道,并引入乐队等多元化的音乐人形式。包括宋宇宁、赵紫骅、斑马森林等在内人气选手,都在节目拓展的新方向中不断强化自身辨识度。

 

另一方面,《中国好声音2020》首度与西瓜视频合作,在内容创作和宣发上,尝试将IP版权综艺与PUGC内容创作生态相融合,在综艺节目这个基本流量盘之上探索“新造星生态”,并依托自身的差异化优势,将节目声量延展至站内创作者、节目品牌方、平台用户等更多维度。

 

目前来看,无论是单依纯、斑马森林、潘虹等学员出圈,还是全网不断档的热议话题,抑或是CSM59城平均破2的收视表现,似乎都预示着《中国好声音2020》正走向一条更值得探索的发展道路。

 

 

综艺热潮下的“新造星生态”

 

将时间拉回今年八月,《中国好声音2020》首期节目播出后,很快在微博、抖音、快手、西瓜视频、今日头条、知乎等多家平台累计刷出107个热搜。谢霆锋的“四资”梗,李宇春的“九字歌”等,都成为网友们的热议话题。

 

但是,这种热度表现并非因为首播所集中的关注度使然,伴随着后续节目播出也不断释放着新的声量。包括李健紧张到“腹肌裂了好几块”的腹肌梗,李荣浩节目中CUE杨丞琳“不是嫂子是歌手杨丞琳”的大型“虐狗”现场,谢霆锋“白了两根头发”的调侃,李宇春把潘虹当作自己唯一的小苗苗等话题,都使节目持续活跃在人们的讨论之中。





图源:微博


而在节目居高不下的热度讨论背后,《中国好声音2020》较以往的变化肉眼可见。除了在内容方面设置原创赛道,在学员覆盖范围上引入乐队形式之外,《中国好声音2020》最大的不同还在于选择与西瓜视频合作,这意味着节目跳出了以往的“流量圈”,进入更多增量群体的视野之中。

 

节目播出期间,西瓜视频不仅在站内给到《中国好声音2020》专题页、App开屏、banner页等曝光资源外,也依托整个生态,借势抖音、今日头条等app等拓展曝光源。整体的资源投放和内容营销,贯穿节目从预热、播出到引导长尾发酵的整个过程。

 

 

反映到具体的数据表现上,《中国好声音2020》行至第三期, CSM59城收视率一度达到2.8%,成为自2017年以来的收视最高值;且自节目播出至今,在猫眼的“抖音热度周榜”上一直稳列TOP3的位置,抖音相关话题累计播放量更是突破10亿。

 

值得注意的是,从《中国好声音2020》播出全程来看,西瓜视频也在尝试寻找与节目更深度的联动点,即以这个成熟的泛大众IP为流量基础,与西瓜视频的PUGC内容创作生态做结合。

 

节目中,宋宇宁、潘虹、斑马森林等诸多学员都已沉淀为西瓜视频的创作者。他们在《中国好声音2020》中的表演舞台CUT版本,以及自己拍摄的一些VLOG等内容,都以中视频的形式呈现,平台也随之逐步建立起版权内容与站内创作人联动共创的内容发酵形态。


 

基于此,以自身的生态基因做连接,西瓜视频尝试的是以版权内容为流量基底,将IP势能与站内创作者相结合,通过释放平台的原创能量,将IP声量沉淀为艺人自身影响力,最终形成版权与原创内容共振的“新造星生态”。

 

从具体的表现来看,以《中国好声音2020》的冠军单依纯为例,截至目前,仅在抖音平台,单依纯的相关话题播放量已经接近10亿次;在QQ音乐,其演唱的《永不失联的爱》《Forever Young》《寻一个天荒地老的地方》等均登上热歌周榜,《永不失联的爱》更是连续四周位列热歌周榜TOP3;微博上,单依纯个人CUT视频播放量大多在百万量级。

 

 

单依纯个人影响力的形成,实际上反映的是西瓜视频造星能力的可释放空间。与之相似,斑马森林、赵紫骅、潘虹、宋宇宁等学员的影响力也在西瓜视频、抖音、微博等平台有不同程度地上涨。

 

在这样的发展态势下,西瓜视频搭建的新造星链条,所释放的爆发潜能也将延展至更大的范围,并与学员及相关作品所吸附的流量一起,反哺节目本身,实现双向共振。

 

将声量延续到节目之外

 

如果说,“新造星生态”的搭建是帮助《中国好声音2020》和学员本身建立影响力,那么,与西瓜视频站内创作者的打通,则将节目汇聚的影响力扩散至更大的范围。

 

在《中国好声音2020》首播当天,西瓜视频同步上线了一支节目专属的定制宣传片,该片由诉爷、阿木爷爷、奇异小北等六位创作者共同完成。他们在各自擅长的领域诠释着对“好声音”的不同理解,#好声音不止于音乐#的征集活动也随之正式开启。



 

于站内创作者而言,节目衍生的征集活动所构建的是一个全新的流量场。基于《中国好声音2020》的IP影响力,创作者的活跃性和创造力更大程度地被激活。伴随着他们的“二次创作”,《中国好声音2020》随之将PUGC内容纳入宣发链条,并以此驱动“自来水”传播实现多轮裂变,创作者自身也在这个过程中对接更大的市场。

 

与此同时,节目本身也为创作者带来不少与学员合作的机会。总决赛之前,西瓜视频创作人@语荞吃一斤、@唢呐小南就与《中国好声音2020》学员曹杨、单依纯等一起拍摄创意短片,在总决赛当晚播出。这种少见的合作模式使创作者离舆论中心更近,能够实现的曝光量也相对更大。

 

除了创作者进入更大的传播视野,学员自身及其相关歌曲的长尾空间也不断被挖掘。

 

《中国好声音2020》播出期间恰逢立冬、双十一、万圣节三个节日,西瓜视频由此定制节日歌单,拓展学员及相关歌曲的节目外传播范围,加之平台其他助推形式,《中国好声音2020》的歌曲整体传播度并不低。

 

 

据镜像娱乐统计,除了单依纯的《永不失联的爱》《Forever Young》等,包括斑马森林的《听说》,赵紫骅的《一滴泪的时间》《理由》,曹杨的《搁浅》,范茹的《生而为人》,潘虹的《那女孩对我说》等诸多歌曲均登上QQ音乐热歌周榜;宋宇宁的《三巡》,单依纯的《如此》《给电影人的情书》《人啊》,潘虹的《最好》《我曾经也想过一了百了》等在QQ音乐的收藏量都达到10万+,大多歌曲在节目之外已连接起大范围用户群。

 

更重要的是,《中国好声音2020》的影响力外延还体现的品牌合作上。简单来说,西瓜视频为《中国好声音2020》构建的流量场,都将同步转化为品牌的流量场。在#好声音不止于音乐#征集期间,西瓜视频便以此为宣传点,为思念金牌虾水饺、凯仕丽、麦富迪犬猫粮、高途课堂、胡姬花古法花生油、ABC轻透薄六大网络赞助品牌制作创意海报。

 

后来,斑马森林还与西瓜视频创作人@旗袍酒妹一起,实地探访凯仕丽酒庄,并以直播形式呈现,达成学员、创作者、品牌三方共赢;而在最终的“巅峰之夜”上,雪花啤酒、KFC宅急送、高途课堂、凯仕丽、奥康国际、东风Honda也作为特邀见证官进入大众视野。



斑马森林与@旗袍酒妹探访凯仕丽酒庄


由此可见,品牌随着平台的玩法变化实现了推广形式创新,所连接的不仅是节目本身对接的用户群体,更是创作者所连接的粘性垂直用户群,品牌释出也在节目之外找到更多元化的落地方式。

 

“终点”亦是“起点”

 

今年,《中国好声音2020》做了一个让人意外的决定,这档在武汉正式启动的综艺,决定将“巅峰之夜”的舞台“搬”回武汉,而在此前,《中国好声音》历届“巅峰之夜”已连续多次在北京鸟巢举办。

 

为了让更多人参与到这场晚会之中,西瓜视频还在武汉的地标性建筑光谷球屏进行资源投放,并在人流密集处投放地贴,相关文案内容来自站内创作者和普通路人,他们的“声音”通过审核后,将被直接呈现在球屏和地贴之中。

 

 

当晚,节目组还特意邀请到一些曾在武汉坚守抗疫的英雄们,在他们手中握着的一盏盏灯笼上,书写着“天佑中华”、“岁月静好”的愿景。《中国好声音》往年的武汉籍学员们,也在这个特殊的时刻聚集在一起,为自己的家乡献上一首原创抗疫歌曲《世界为你醒来》。

 

伴随着这场不同以往的总决赛,《中国好声音2020》不仅将收官夜拉回节目最开始的地方,更通过一场盛大的晚会见证一座城市重回往日的喧嚣。而重新出发的武汉,也将成为《中国好声音2020》学员走上更大舞台的新起点。

 

与学员们一起迈向“新起点”的还有西瓜视频的创作人们。在#好声音不止于音乐#征集活动的尾声,平台也发布了最后一条鸣谢视频,以综合性的“好声音”呈现将节目与创作人的联动贯穿始终。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好声音2020》持续的流量汇集,为西瓜视频创作人创造了一个更有利的曝光环境。



基于此,更值得注意的是,西瓜视频与《中国好声音2020》的合作,是中视频平台首次参与到台网合作的大项目之中。与这一项目几乎同时,西瓜视频也拿到了另一档综艺《蒙面舞王》的版权,并取得综艺头部制作公司灿星集团的诸多片库权限。再加上平台此前引入的《囧妈》《大赢家》等电影资源,西瓜视频与长视频IP联动的发展模式还有望延展至更多的长视频内容之上。

 

也就是说,与《中国好声音2020》的合作实际上验证了西瓜视频此次发展方向的可行性,随着平台与更多大体量IP建立深度合作,也将助推PUGC创作者们进入更具价值的赛道之上。

 

反之,对《中国好声音2020》这个综艺IP而言,尽管节目伴随着收官夜暂时告别观众,但目前来看,双方合作可以说是一次开创性的尝试。

 

从西瓜视频为学员搭建新造星链条,到助推更多歌曲出圈,驱动综艺IP价值外延,再到抬升节目整体的舆论影响力,西瓜视频都为《中国好声音2020》打开新的突破点。这对一档已走过9个年头的综艺来说,无疑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立于新的“起点”之上,《中国好声音》即将到来的第一个十年会以怎样的方式呈现,如今也更让人期待了。

 

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原创文章

转载请注明来源、作者、编辑署名,违者必究

 ━━ 已入驻平台 ━━ 

商务合作、投稿、应聘可添加微信:
ID1:love-travis
ID2:CourserL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