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晚上焦虑的年轻人,提前发现了世界的Bug

X博士 2020-11-22 19:42

编辑:安娜芬琳 策划:涅瓦



1995年,许巍写了一首歌,叫《两天》。
 
他唱:“我只有两天,我从没有把握,一天用来出生,一天用来死亡”。

            

少时听来,只觉装逼。直到我过上了社会性失联的周末,我悟了:“许巍不是个音乐家,他是个算卦的。”


周日晚12点我准时打开网抑云,打算超度我匆匆逝去的两天。

 

音乐响起,辗转反侧,泪水被焦虑煮开了锅。

 

许巍算得太他妈准了:

 

“周日这天晚上,我确实快死了”。

       




当代社交网络,是一台大型验尿机。

 

就像我原本没发觉,“周日晚上的心理崩溃”可能是种疾病。

 

但是当我翻到#周日晚上是最焦虑的时间段#的微博话题,我仿佛遭遇了赛博老中医,一句话预判了我的晚期。

               

看网友们的现身说法,就像是在阅读自己的病例。

 

典型症状,是周日晚上我们感到被空虚与恐惧前后夹击,直至被挤成一滩焦虑的烂泥。

        


体症状,是周日晚上很多人会频频失眠,有人吃上了同事推荐的褪黑素,有人服下了一粒安眠药来强制关机。

                      

右佐匹克隆是一种处方安眠药

 

更严重的病友,已经焦虑到呕吐拉稀了。

        

                    

而这种病的潜伏期还大有缩短的趋势,很多人不用等到晚上,有人从周日早上起床就开始焦虑了。

        

快乐减半,点赞过万

 

周日焦虑综合征的病根,在于对周一的恐惧。


因为周一意味着被迫的早起通勤、枯燥的例会调度、沉重的工作任务与尴尬的同事关系

 

哪一件挑出来,都足以让徘徊在周日深夜的年轻人抓狂,这些痛苦在凌晨后站成一排,像是为你量身定制的行刑队。

        闹钟一响,要上刑场

                

当然,也还有很多年轻人在周末报复性娱乐,他们在贤者时间的空虚中溺水,抑或在对假日温存的拖延中犟嘴。

 

所以就算不失眠,很多年轻人也会抱着手机迟迟不愿入睡。这块发光的屏幕是时间之石,多亮一会儿就能逆转明天。

 


而最令人震惊的,是当代年轻人周日焦虑症的患病比例。

 

网上一项关于“周日晚上是否感到焦虑?”的随机投票显示:接近80%的网友都罹患此症。

        

2.4万人参与,1,9万人焦虑

 

再联想到#周日晚上是最焦虑的时间段#1.5亿的浏览量,我对这个群体的庞大感到恐慌。

 

周日焦虑症,像是一场在年轻人头脑中传染的大型“瘟疫”。

 

尽管,周日焦虑的威力看起来并非毁天灭地、摧枯拉朽,但它恐怖在销魂蚀骨、天长日久。

         


据世界卫生组织(WHO)披露,目前为止中国“泛抑郁”人数估算已逾9500万,而这其中18-34岁的绝对年轻人超过了1600万。

        《2019中国抑郁症领域白皮书》—— 抑郁研究所

 

并且“泛抑郁”在中国有进一步年轻化的趋势,2019年在百度上搜索“抑郁症”关键词的用户,29岁以下人群占比75%。

        《2019中国抑郁症领域白皮书》—— 抑郁研究所


而一个在周日晚上感到焦虑的年轻人,往往就会怀疑自己抑郁了。

 

所以他很可能会打开搜索引擎或者社交网站试图排解,而“瘟疫”之下赛博网络哀嚎遍野,结果往往是他看了一圈更加焦虑了。

        

 

一项Meta分析资料显示,抑郁障碍的终生自杀风险为6%。

 

我们的周日抑郁会不会导致更为严重的生理、心理问题?谁都无法预料。

                      

但每一面压倒当代年轻人精神防线的柏林墙,其上一定有“周日焦虑”的砖头。

               




我们曾以为工作日里的自己,是古希腊神话的西西弗斯。

 

周一周五打卡上班,推着一块巨石上山,周而复始,永无止境。

 

生命在无效又无望的劳作当中慢慢消耗殆尽。

               

但却没成想周末我们其实更惨,尤其周日,像是被钉在高加索山上的普罗米修斯。

         杀 人 诛 心

 

每个周六刚刚被精力与勇气充盈的心肝,转眼就被周日焦虑的鹫鹰啄食殆尽。

  

有人会认为,周末焦虑的青年,无非是不事劳作、贪图享乐的那类人,你大可以从人类发霉的原罪里随便给年轻人安两条“贪欲”和“懒惰”。

         

但职场有职场问题,教育有教育内卷,娱乐有娱乐后遗症。

 

周日焦虑每降临到一千个人,就能被解释出一千零一种沉沦形式。

 

其实年轻人所有周日焦虑的内核,都是我们强行赋予了周末无法承担的使命。

  

智联招聘在发布的《2019年白领生活状况调研报告》中指出,对于8成白领来说,加班是常态,每周加班10小时以上的超过20%

        加班是当代年轻打工人的普遍现象

 

而工作日的过度透支和压迫,直接让我们把所有放松与休息的念想都寄托到周末。

 

“到了周末我必狠狠补一觉,我必打两宿游戏,我必看十部电影,我必下厨,我必旅游、必约会、健身、发呆.....”

 

周末两天的48小时里,被你塞进了1万个想法。

        你 的 周 末

 

设想与实际的落差造就焦虑的悬崖,忍耐与放纵的两极横跳持续加码。

 

显然很多年轻人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他们将这种焦虑的根源,归咎于自己还不够优秀,所以焦虑的他们大喊了一句:“跳出舒适圈”

 

他们寻求优秀的方式,大多是在周末参加各种各样的进修班、培训班乃至兴趣班。

 

根据《2018年白领秋季跳槽及职业发展调研报告》显示,高达55.3%的95后白领深陷学习焦虑,66.4%的90后选择通过业余“充电拿证”等来突破焦虑。

 

“如果周日焦虑了,你就去考个证儿,如果还不行,就考俩”...

        

或许你可以去考个火化证


用“饱和式学习”顶替“饥渴式休息”,似乎他们就找到了逃避焦虑的契机。

 

于是,年轻人为了周日不再焦虑,反而把周日变得更加焦虑。

 

仿佛是社会的内卷带动了自我的内卷,卷来卷去,我们又在自我消耗的路上兜了一大圈。

 

在命运嘲讽的循环中,当代社会生产规律的黑色幽默无限轮转。

               

梭罗说过:人类工作之后才能娱乐,所以所谓的游戏与消遣下,都隐藏着一种凝固的、不知又不觉的绝望。

 

这种绝望是什么呢?大概就是周日焦虑并没有终点,甚至也不是最难熬的环节。

 

周一早上,是周末焦虑的爆发节点。

 

届时,这种焦虑将从你的脑海中坍缩,变得具体而恶心。

 

在最智慧、最繁华、最忙碌的一线城市尤甚。

        


周一早上开始,焦虑将你异化成一个工具,驱动你执行以下程序:

 

"摁掉闹钟"

"右手持手机奔跑"

"面部识别"

"地铁扫码"

"扫辆共享单车"

"健康宝" to "保安1" 

"健康宝" to "保安2"  

 

你的右手长出了一部手机,你的脖子嫁接了一台电脑,你困在三米见方的封闭系统,执行着一段在周末会休息一天的程序。

       

我们其实就是一块“人肉打工芯片”,可我们仍要安慰自己是一名“打工人”。

 

有些人在每个周日都准时焦虑,不过是提前发现了这块芯片运转的“Bug”而已。

 

而最后的"Bug",大概是我们仅存的:


人性




设计/视觉  suisui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