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这里有个人间天堂!

广东发布 2020-11-22 20:40
西江
珠江流域最大的水系
发源于云南省曲靖市马雄山东麓
一路绵延
汇入无数大小支流
至广西梧州与桂江汇合后称西江
并由肇庆封开流入广东
滚滚江河水
滋养一方土地


“黑色精灵”



水面有一段会动的黑色‘烂木头’……

1997年,彼时18岁的唐慧城与大人们一同在山里砍木头的时候,发现水面有一段“烂木头”,再仔细看看,还长了四个脚,众人抓起后带回村里称重,足足有18斤,后来当地派出所以保护动物的名义将它带走,给了唐慧城等人一些补贴。

万坑河段,一条人工放流的娃娃鱼出现在溪涧的乱石中。


这当然不是什么“烂木头”
而是大鲵
大家更习惯叫它“娃娃鱼”
然而它也并不是鱼类
而是一种两栖动物

保护区科研监测负责人黄畅生将检查完毕的娃娃鱼放回万坑河内。

作为溪流中的顶级物种
它们对环境要求极高
水源需无污染、富有流动性
且溶解氧要高

巡护员李家建对万坑河段的溪流进行巡查,查看诱捕的情况。


北纬24°,东经112°,广东连南大鲵省级自然保护区,崇山峻岭,森林茂密,在这里就生活着一群“黑夜精灵”。保护区的核心区里有两条溪流,自高山深涧而下,一条叫万坑河,另一条叫三家冲河。两条溪流汇到山脚的排肚河后,千回百转,最终汇入西江。


在生态系统完备的大鲵保护区内,万坑河自高山而下。


在这里
每一条娃娃鱼都有“身份证”

保护区工作人员对诱捕上来的娃娃鱼量体长,测体重。

每条娃娃鱼都被植入了“身份证”芯片,可以详细了解它们的所属品系、放流时的体长体重等信息。

黄畅生(右)和巡护员李家建对一条诱捕上来的娃娃鱼进行检查。


监测点条件艰苦。在三家冲监测点,所有东西都需要人力背进去,没有手机信号,只能用对讲机通话。在这个无人区内,巡护员需要与蛇虫共处,更需要忍受寂寞,长达一周独自坚守。

唐慧城挑着一周的米和菜前往三家冲监测点,替换已经值守一周的唐春荣,他们都是来自保护区山下排肚村的瑶族村民。

湿滑的路面十分危险。

三家冲监测点藏身原始森林之中。

娃娃鱼只会在夜间出没,且溪涧乱石密布。打小时候见到“黑色木头”后20多年时间,唐慧城再也没有亲眼见到野生的娃娃鱼。

“这么多年,每天都坚持巡护,就是希望能把娃娃鱼保护起来,最好有一天我也能再遇到这种黑色精灵……”已过不惑之年的唐慧城说道。


顺德“鸟叔”



傍晚夕阳西下,顺德伦教鸡洲村的上空,落霞与群鹭齐飞,成千上万的鹭鸟结束一天的觅食,在竹林上空盘旋。“鸟叔” 独自一人爬上观鸟台,扒开绿色遮光布的一角,静静地看着鸟儿飞翔,不经意之间已有20余年。


冼铨辉在观鸟台上默默看着不远处的鹭鸟。

“鸟叔”真名冼铨辉
1998年为了准备搭棚工程所需的竹子
他租下了顺德伦教鸡洲村
170亩地种竹子
意外的是越来越多的鹭鸟来此筑巢安家
形成一个有近3万只鹭鸟聚集的生态园

数千只觅食归来的鹭鸟盘旋在竹林上空,蔚为壮观。

鸟窝里两只刚出生的雏鸟。

一只白鹭在竹林间跳跃。

一只嗷嗷待哺的幼鸟张开大嘴向鸟妈妈要吃的。

鹭鸟在竹林里繁衍生息,让冼铨辉下定决心保留这片竹林,为了防止外人捕猎,他还挖建了隔绝外界的护林河。从此成为鹭鸟天堂的守护者,大家都尊称他为“顺德鸟叔”。

天刚亮,冼铨辉就骑着摩托车来到鹭园,巡查有没有落单受伤的鸟儿,竹子长势如何以及河道有没有淤塞,静谧的竹林只听得见鸟鸣声和流水声,直到天黑鹭鸟归巢,他会留宿在棚房,忍受蚊虫的叮咬。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为了保护鹭鸟不受外界的干扰,冼铨辉专门挖建了一条护林河。

冼铨辉在巡查过程中发现一只病鸟,在简单检查后将其放回。


经过20余年的守护
鹭鸟天堂成为了顺德当地
一张著名绿色名片
成为孩子们的绿色学校

鸟叔向前来参观的市民进行简单讲解。

市民们在观鸟台观察鹭鸟。

傍晚,落日余晖下的鹭园上空上演了千鸟回巢的壮观画面。

太阳西沉,一只鹭鸟在落日前飞过。

由于近些年照看鹭园,搭棚生意已渐淡,冼铨辉苦笑说自己“有心无力”,难以独自支撑这片林地。“希望社会有心人士能够给予帮助,与我合力保留下这一片鹭鸟生态林。”冼铨辉说出自己的小小心愿。虽然前途未知,但他依旧乐观,谋划着如果能够留下,将对林区河道和此前被台风摧毁的竹林进行修缮,让更多的鸟儿前来栖息。


5条江河
历时4个月
行程6000公里

《广东江河水》系列影像

再度呈现南粤大地

一条条江河的现状

以及沿岸居民的生活百态



弯九曲,汇百川,经千里

滋沃土,育杰灵,厚泽岭南

在润物无声中

我们向母亲河的馈赠

献上敬意


*微信改版后,好多人都说找不到广仔了,为了第一时间收到推送,把广仔设为“星标★”吧~



推荐阅读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来源:南方+客户端
编辑:朱丹
校对:黄买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