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票房:大盘1.17亿,#除暴#2.01亿,#金刚川#10.61亿

中国电影票房吧 2020-11-22 21:13



11月22日(周日)大盘 1.17亿

明日全国电影(不完全排片)统计:

 #除暴#37.7%,6504万,3日累计2.01亿; 

 #金刚川#13.8%,1416万,31日累计10.61亿;

 #汪汪队立大功之超能救援#9.9%,1074万,10日累计6423万;

 #末日逃生#10.3%,586万,3日累计2152万;

 #我和我的家乡#3.9%,389万,53日累计28.11亿;

 #海兽之子#9.6%,387万,3日累计1468万

 #热血合唱团#1.5%,306万,10日累计4537万;

 #野性的呼唤#2.4%,269万,10日累计2433万;

 #地狱男爵:血皇后崛起#3.1%,120万,14日累计8387万;

 #气·球#1.0%,78万,3日累计346万;

 #风平浪静#1.4%,68万,17日累计8186万;

 #热气球飞行家#0.8%,56万,10日累计2012万;




昨日精确票房:

11月21日(周六)大盘 1.43亿

放映37.4万场,人次401万;

 #除暴#37.1%,8029万,2日累计1.35亿; 

 #金刚川#13.6%,1707万,30日累计10.48亿;

 #汪汪队立大功之超能救援#9.4%,1040万,9日累计5349万;

 #末日逃生#10.9%,806万,2日累计1566万;

 #海兽之子#10.8%,662万,2日累计1081万

 #我和我的家乡#3.5%,458万,52日累计28.07亿;

 #热血合唱团#1.5%,415万,9日累计4231万;

 #野性的呼唤#2.0%,292万,9日累计2164万;

 #地狱男爵:血皇后崛起#3.1%,175万,13日累计8267万;

 #气·球#1.0%,95万,2日累计268万;

 #风平浪静#1.4%,86万,16日累计8117万;

 #热气球飞行家#0.8%,72万,9日累计1956万;



2020年11月22日全国电影总排片截止晚上20:00点约(372083)场,较昨日减少(1383)场。



排片最高的电影分别是:


除暴140331场)金刚川(51542场),末日逃生(38326场)汪汪队立大功之超能救援(37120场),海兽之子(35747场),我和我的家乡(14626场),地狱男爵:血皇后崛起(11649场),野性的呼唤(9175场),热血合唱团(5743场),风平浪静(5415场)



放映场次最多的城市分别是:


上海(11535场),深圳(10716场),广州(10456场),北京(9637场),重庆(9153场),成都(8707场),杭州(6772场)郑州(6288场)西安(5916场)东莞(5842场)



演员请就位,戏约已就位

台上,又有八位演员“杀青”了。


在昨晚上线的节目中,导演们完成了第二轮公演,大鹏执导的天使剧本《花木兰》也卸下了面纱,助力倪虹洁成功复活。



有人离开,有人回归,整期节目下来信息含量不小。但相较于淘汰、复活等常规环节,新加入的制片人评审团与演员实打实地碰撞,显然为节目带来了更多的意外之喜。


进入第三赛段,制片人们所代表的市场权力中心由隐藏线转变为明线,使节目中写实的演员职场形成闭环。“台上”对“台下”的反哺作用,以更透明、直观的方式呈现。


具体而言,在节目伊始,市场初评级被制片人们评为女演员中最后一名的孙千,凭借在《我是路人甲》中的出色表现,实现了“逆天改命”。在节目中连过两关的同时,作为演员的多面性,也被大众及市场看见。


尽管《花椒之味》成为了孙千在《演员请就位》第二季舞台上的杀青之作,但制片人的橄榄枝也齐齐向她抛来。



《误杀》总制片人马雪直言:“我先说点实在的吧,我挑到了我想要的演员。孙千的资料我是拿到过的,但我没有对上号过,但我今天看到她现场的表演,觉得下面的这个项目有合适她的角色可以演到。”


这并非个例,除孙千外,戏约也向马苏、马伯骞等演员“砸”来。节目在带给演员热度、话题的同时,也正在深度赋能中将其“变现”。


凝缩原生态职场

以写实感冲刷标签


沙发、靠椅、硬板凳,节目中等级森严的市场评级,以最直截了当的方式呈现出了演员行业的残酷性。


但事实上,《演员请就位》第二季在复刻真实的行业规则,揭示演员们生存环境的同时,在节目内核上是有温度的。它更像是一个原生态的职场:演员们可以通过演技实现越级,获得优先挑选资源的资格,而这一点在复杂的演艺圈中并不常见。


正是原生态的环境,使演员们有机会撕碎身上的标签,展示自己的多样可能。打破自己在观众、行业面前的固有形象,甚至在与四位导演的合作中,打破了自己对自己的固有印象。


将时间线拨回到《演员请就位》第二季播出前,彼时在大众认知中,孙千是青春剧中长着初恋脸的女主,代表作品《快把我哥带走》、《淑女飘飘拳》、《萌宠甜妻》等,均是相近的戏路。



她够漂亮,至于演技如何,还是未知。


但在节目中初亮相时,97年的她演绎年近30在缥缈的梦想中挣扎的底层女性,不仅从形象上高度贴合,几个哭戏也做到了层次分明,从一开始的隐忍、委屈、心酸到爆发、不甘,每个点的感情处理都收放自如。得到了导演起立鼓掌的肯定,完全打破了“只能演小女生”的偏差印象。


突破性和反差感几乎在所有演员身上发生,马伯骞除“家世显赫的rapper”这一标签外,又凭借着在《不了情》中自然生动的演技及节目中肉眼可见的进步,得到了大众及市场对其演员身份的认同;倪虹洁也撕碎了祝无双和“妈妈们”的标签,凛冽飒爽的将军形象深入人心。



本季节目以凝缩的方式,对职场进行写实刻画的同时,还将代表市场的制片人直接引入拍摄现场,让演员们直面市场的检验。演员通过节目展现自身的可能性与市场直面相碰撞,更加直观,也为演员带来了更多的机遇。


多元性、包容性

全维度的演员图鉴


随着节目的发酵与扩散传播,辐射范围不断扩大。除何昶希、陈宥维等高人气的新人演员,通过石泓、阿凯等角色在节目中完成了“养成系”的成长与蜕变外,一些曾游离于大众视野之外的演员们,也正在被看见。


对于年轻一代的女演员如孙千、王楚然、任敏等而言,像社会底层女性、气场强大的女将军、走私女学生等类型的角色,是几乎没有机会出演的。




但在《演员请就位》第二季的舞台上,多元的角色载体使她们身上的可塑性和多样性,由潜在因素转化为了个人特质。这使她们在同龄演员中拥有了演技这一利器,强化了个人特质,从而增添了脱颖而出的可能。


至于胡杏儿的出现,最初着实令不少观众惊讶。香港三料视后、温哥华华语电影节影后等光环加身的她,并没有证明演技的“刚需”。但几期节目下来,她驾驭不同角色的能力以及身上仍存在着的巨大可能性,得到了深度发掘。为了契合角色形象,全程方言输出、身上散发臭味的沉浸式表演,也传递出了正向的价值观念。



除胡杏儿之外,倪虹洁、马苏、黄奕等中年女演员均走出了舒适区。通过在节目中颠覆性的尝试,撕碎了以往角色加之于她们的标签,同时也让观众享受到了电影级别的视听盛宴。


在《演员请就位》第二季中惊喜最大的,还要属辣目洋子。长期以来,她都以喜剧人的形象出现在大众视野中,且喜剧天分颇高,属于让观众“看见她的脸就想笑”的类型。


在这之前,大概没人想过她可以演正剧,并且能做到演什么像什么。非传统女演员脸谱的辣目洋子,通过节目打破了谐星的桎梏,在打动观众的同时,也得到了制片人“你可以演正剧”的肯定。



要知道,对于喜剧演员而言,想摆脱观众的喜剧人滤镜,是很难凭借一两部戏做到的。


演员们打碎而后重塑自我的状况,在每期节目中都不间断地发生着。天使剧本《花木兰》中,黄梦莹饰演的柔然女子颇具狼性,与其自身气质存在着较大的反差。表演难度系数很高,但最终呈现出的高完成度,得到了导演们的一致认可。


这种形象上的突破,在黄梦莹身上不是第一次发生,《梅兰芳》在第三期节目中播出后,有认识的电影导演联系黄梦莹。在对方的过往认知里,黄梦莹是“只能演演偶像剧”的演员。后来,导演在电话里说:“没想到你演戏还可以,有质感,应该去拍电影。”



整体看下来,《演员请就位》第二季在与不同类型演员的碰撞中,产生了多元的化学反应,深度挖掘出演员更多的可能性。


对于新人演员找准定位、年轻演员展现多维形象、中年演员重塑内心价值观后再度发现自我,以及为影视行业发现新宝藏、打捞“遗珠”上,都有着良性的影响。


流量曝光后

持久的长尾效应


从热度来看,《演员请就位》第二季是Q4综艺场上声量最大的赢家。


每期节目都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被观众手持放大镜考查着。“尔冬升反矫情达人”、“全民S卡热潮”、“李郭舌战”、演技惊艳或是进步……源源不断地为大众输送着话题。


据云合数据显示,《演员请就位》第二季的正片有效播放市场占有率接近10%,稳居月榜第一,与第二名相差2.5个百分点;每期播放量均是亿级水准;微博话题#演员请就位#阅读量突破198亿,讨论量在千万以上。



尽管这之中并非全是赞许声,但不可否认的是,节目的传播度早已突破了单一的圈层。大众对于“演技”的探讨来到了空前的高度,无论是老演员还是待进步的新人演员们,都切实得到了极高的流量曝光,且真真实实地转化为了一份份戏约。


高流量所发挥的功效,并非是昙花一现,其长尾效应在上一季节目中已经得到了验证。第一季《演员请就位》的最佳演员牛骏峰,凭借演技出圈,得到了大众认可,戏约排满2022年。


而本季节目实现了更大范围的破圈,发出更高的声量,演员与市场实现了更直接的碰撞,所以在演员的后续发展上,势必会有着更深度的赋能。这一点,已经在节目中释放出了强烈的信号。


以马伯骞为例,对许多观众来说,是通过《演员请就位》第二季的舞台知晓了他的演员身份。从履历上来看,他也的确是一位纯粹的新人演员。代表作只有网剧《唐人街探案》以及十月上线的《你好喵室友》两部。但在第一轮公映中,戏份并不多的他,通过前后情绪的强烈反转,被陈凯歌导演称为“剧作之妙”,当场收到了来自《怪你过分美丽》《风中有朵雨做的云》等影视剧的制片人王一栩发来的戏约。



通过《花木兰》证明了自己除爆发式演技外,对克制式的表演方法同样运筹帷幄的倪虹洁,在节目现场也收到了制片人对其飒爽、凛冽气质的表白,并表达了强烈的合作渴望。同样的故事也发生在马苏、孙千等演员的身上。不夸张地说,《演员请就位》已经成为了“戏约发送会”。



余下的17位演员,还能在节目中走多远,尚未可知。


但可知的是,孙千不再是漂亮的花瓶了;倪虹洁也终于不再是祝无双的代名词了,这些年她演过太多的妈妈角色,这一次,终于可以在舒适区外被主动接纳了。


马伯骞在“rapper”和“有钱”这两个标签之外,也得到了大众对其新身份的认同;正在低谷中向上攀爬的马苏,也唤醒了市场对她的认可,制片人一句句“想找你拍戏”的声音,终于在阔别已久后重新出现在她的耳边。


不少人认为,演技竞演类综艺在演技环节做到极致就足够了,但事实上,节目内核中对于演员个体的深度关照,对于行业发展的良性影响,才是俘获演员和观众的关键所在。


演员就位后,戏约能够就位,才是节目完成度的权衡标准,以及行业意义的深度体现。(来源|犀牛娱乐)


中国电影票房吧

播报当日票房、排片数据、档期资讯、深度票房数据挖掘、电影产业观点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