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霆战将》下架终结抗日神剧,相关制作公司后续怎么办?

骨朵网络影视 2020-11-22 21:13






 文 │ 魔王

 

11月15日,《雷霆战将》被《人民日报》以“将偶像剧套路用在抗日题材上”为由点名批评,随后湖南卫视周播剧场第一时间做出调整,停播该剧,各大视频网站也已将该剧下架。


 

这不是抗日神剧第一次遭到下架。

 

早前一批如《抗日奇侠》的抗日神剧就曾因为剧情、造型雷人被央视点名,并停止播出,如此环境下,抗日剧制作公司为何还要顶着风险做出一部部雷剧,出品公司又是如何依靠抗日神剧谋得利益,这些疑问都将矛头指向了抗日题材剧。但事实是,抗日剧作为主旋律题材之一,此前并非没有好作品,《亮剑》的火爆也可窥见观众对这类剧集的喜爱程度。

 

不难发现,尽管制作出《亮剑》的海润影视在此后也没有再做出过旗鼓相当的抗日题材剧,而更多的抗日剧出品公司似乎都面临着亏损的危险,那么抗日剧在当下对观众、对创作者、对公司还有什么启示意义?

 

一种“神剧”的消失和另一种“神剧”的下架,都展现了抗日剧在近十余年的发展变化。

 

掌控客厅文化的抗日剧


号称《亮剑3》的《雷霆战将》改编自原著小说《亮剑》,虽然它倚靠“亮剑”的金字招牌但也无法真正超越。抗日剧材作为主旋律电视剧的题材之一,一直以来都“掌握着客厅的遥控器”。相比于现在浮夸、雷人的抗日剧,早在十几年前,电视上也出现过一批经典的抗日剧。


“中国军人的精神:亮剑精神。”

 

2005年《亮剑》一经播出就创下了收视神话,平均收视率达到11.42,最高13.7,份额28.7。不仅如此,这个“神话”经久不衰,五年后累计重播已累积重播已达3000次,十年后《亮剑》偶尔还能进收视榜的前五。在剧迷心中,《亮剑》更是常年霸占抗日剧榜首,豆瓣上有19.2万人看过,近14万人给其打分,豆瓣评分保持在9.4。可以说,作为经典,《亮剑》创造了第一个抗日“神剧”,而这个“神”却和如今的抗日神剧截然不同。

 


《亮剑》描述了革命军人李云龙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等历史时期,军人本色始终不改的故事。不难看出,在当时还在以描述抗战敌我对峙为主打的电视剧市场中,《亮剑》以一个革命军人作为小的切入口,用他的事迹贯穿全片,让观众在激烈的战争中看到了有血有人的英雄形象,这种人物先行的抗战剧很快获得了观众和市场的认可。

 

此外,《亮剑》的成功还少不了对史实的高度还原。据编剧刘和平介绍,小说作者和《亮剑》编剧在编写前对李云龙的人物原型,以及抗战中的事迹做了深入细致的调查,通过大量采访,才得以真实表现那一辈人在抗战中的英勇形象。由此可见,对历史的尊重态度与否成为抗日剧能否被观众接受的重要因素。

 

好的人物和对历史敬畏的态度让《亮剑》一下子成为抗日剧的标杆,此后几年时间里也涌现出《铁道游击队》《雪豹》这类高口碑的抗日剧。

 

作为经典抗日剧,剧中的角色和演员自然被观众率先记住,剧中的李云龙直率、蛮横,做事简单粗暴但不乏细腻情感,剧外的饰演者李幼斌也经常以铁骨铮铮的形象示人,《亮剑》过后也在如《密战》《沧海》等红色题材电视剧中客串,2006年他出演了张新建 、孔笙执导的《闯关东》,再一次树立了他荧幕硬汉的形象。而演员的转型在《雪豹》中则更为明显,文章凭借周卫国一角让观众看到了他小生风格的另外一面,军人气质在他身上一览无余,两年后他在《少帅》中饰演的张学良再度让人惊艳;如今的当红小生张若昀在剧中的表现也可圈可点,《雪豹》也为他日后磨练演技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当然,除了荧幕经典形象,经典抗日剧的成功的背后还少不了制作公司以及主创团队的用心创作。

 

《亮剑》的出品公司海润影视90年代就出品过《警察本色》《永不瞑目》等经典涉案题材电视剧,而后的《重案六组》《玉观音》都是经典中的经典,凭借着对严肃题材的精准把握,海润影视在深耕现实题材上一直保持稳定发挥。《雪豹》则由湖南广电,浙江华策等头部电视台和公司联合制作,强劲的实力为提高了该剧的整体品相。

 

同时,幕后的导演与编剧也为经典抗日剧添砖加瓦。《亮剑》的导演张前早前与李舒联合执导的个人首部电视剧《和平年代》就获得了飞天奖,近两年还执导过好评如潮的《和平饭店》;而原著作者都梁凭借其敏锐的历史观感写出了“家国四部曲”,日后也还参与了其作品《血色浪漫》的编剧工作。《亮剑》的另一位编剧江奇涛也是《少帅》的编剧,个人作品包括《红樱桃》《人间正道是沧桑》等影视剧。


 

精良的制作公司和幕后主创团队打造了早期经典抗日剧,这些剧目流传至今,不仅获得观众喜爱也为抗日剧在电视剧市场中赢得了一片席位。

 

从经典到雷人,

抗日剧为什么变味了?


可惜的是,经典抗日剧的“优良传统”并没有延续下去。 


如果说00-10年代观众仍能在电视上看到真情实感的人物和符合史实的经典抗日剧,那么在10年之后抗日剧则进入了一个新阶段,一个消耗战争历史题材,不断涌现“雷剧”的阶段。


所谓抗日神剧是指战争游戏化,我军偶像化,友军懦夫化,日伪白痴化的一种电视剧。这些抗日神剧把敌人描绘得过于弱智,不断出现歪曲历史、甚至不符合常规的情节,因此被网友调侃为“抗日神剧”。



第一部“抗日神剧”是2010年播出的《抗日奇侠》,除了手撕鬼子以外,剧中人物的飞檐走壁飞镖利爪杀人等,该剧把武侠剧中的种种飞檐走壁的诀窍移植到抗日剧中,似乎想要出其不意但这些雷人的情节无疑有蔑视观众智商的嫌疑,也因此被人诟病。除了《抗日奇侠》,吴奇隆也接演过一部雷剧《向着炮火前进》,剧里吴奇隆里穿着皮夹克,戴着雷朋眼镜,开着哈雷摩托,手拿加特林机枪,浮夸程度不输现在的《雷霆战将》。


不难看出,抗日神剧被观众诟病归根结底在于不符合史实,它们看似想要标新立异但实际上既没立住人物也没有还原激烈的战争场景。对此,更深层次的伤害是来自对浴血捍卫家国的先烈们的不敬。


编剧宋方金就曾表示, 拍这段历史,一要对历史负责,不能辜负当时浴血奋战的军民;二要对当下负责,让人们珍惜得来不易的和平;三要对未来负责,如果我们不以正确的历史观、价值观来对待抗战史,那么这段历史很可能被以讹传讹。


即便观众和创作者对抗日神剧都表已明确的批评态度,但抗日神剧并没与就此在市场上慢慢消失,相反在10年过后还是有非常多的制作团队投入抗日神剧的制作中,其中不乏有许晴、靳东主演的《来势凶猛》,杨烁、周扬主演的《遍地狼烟》等作品。据横店影视城每年接待的剧组来看,抗日剧组就占到三分之一,有的“横漂”一年参演了30多部抗战戏,演了200多次日本兵,最多一天“死”了8次,数字极为惊人。



“你愿买,我愿播”,抗日剧组的增多也彰显了电视台对抗日剧的极大需求。据统计,浙江卫视2012年黄金档共播出20部剧,其中抗日剧占50%,江苏卫视黄金档抗日剧占41%,山东卫视占48%,几乎所有电视台都榜上有名。由于播出时间多为黄金时段,以及根据调查,此类型剧的核心观众为老年群体,导致抗日剧收视率表现不错,吃了电视收视率红利的创作者开始投机取巧,逐渐演化成一套以雷人情节博得收视的拍摄手法。


由此可见,抗日神剧的增多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超高的电视收视率,为了以最快的时间拍摄最多的剧集,制作团队逐渐开始本末倒置,在博人眼球上首先下了巨大功夫。有业内人士就曾表示,“抗日神剧的收视率有时候并不差,尤其是成为话题之后,反而会有不少人想看,虽然会边看边骂,总好过没人看。


不差的收视率让投资方能够迅速收回成本,这样摆明赚快钱的姿态没有留给创作者写好剧本、还原史实的机会,因此在主旋律作品中抗日剧逐渐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雷霆战将》也绝不是第一部下架的抗日神剧。早前《抗日奇侠》《向着炮火前进》等几部抗日剧也遭遇过下架,再反观《雷霆战将》的下架,制作方和创作者似乎没有从中吸取教训。


如今开始用偶像剧手法拍摄抗日剧,越来越偏离战争核心的主题和价值观都显现出制作方和创作者想要“以奇胜奇”倦怠的创作态度。主旋律作品到底如何拍,应该是每个创作者都需要思考的问题,而不是一味地去模仿和猎奇。


制造抗日神剧的“制造公司”,

如今如何了?


《雷霆战将》停播整顿后,主创团队坐不住了,开始发长文来回应网民的恶。如面对观众质疑的女队员裙装问题,导演声称经过考证,并放上了老照片比对图,回应“希望广大网友不要认为没有见过就当做不存在。”导演拒绝承认错误的态度没能获得网友理解反而适得其反,团队如此避重就轻的做法和态度似乎都在为这部剧寻求最后的“一线生机”。


为何主创团队遭到全网质疑还要努力挽回自己的“颜面”呢?

 

究其主要原因,《雷霆战将》的下架实质上让主要出品公司中广影视雪上加霜。据财报显示,从2017年到2020年上半年,中广影视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37亿、1.18亿、9267万、487万,归属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251万、-1053万、-9476万、-2775万,连续的亏损不得不让中广影视赶紧把《雷霆战将》这个烫手的山芋卖出去。


 

成立于2011年的中广影视,代表作电视剧作品有《枪神》《步步杀机》《十五贯》,曾经也出品过抗战复仇精品剧《杀狼花》、《虾球传》等。2015年中广影视完成融资在新三板挂牌,到2017年中广影视完成募资9900万元。拿到投资后,中广影视开始着手于IP购买,包括鲁强的热门IP三部曲《小别离》电影版、《职场纸牌屋》以及《不在别处》。

 

而花费369万元购买的《亮剑》独家IP授权似乎是中广影视结合抗日剧市场做出最具野心的IP开发,就像打造剧集宇宙一样,中广影视曾计划围绕“亮剑IP”推出新三部曲——《亮剑之雷霆战将》《亮剑之未来战士》《亮剑之星空大战》。但首部作品《雷霆战将》自拍摄完成以来就非常不顺:该剧早于2018年便已经杀青,中间多次被广电总局提出修改要求,最后积压长达两年之久,这也是对亮剑IP耗损的一大原因。


 

直到今年,亮剑IP宇宙都无法顺利开启,这对中广影视产生了巨大的打击。不难看出,跟风消费以及只买不规划成为中广影视在购买大量IP后最大的问题,公司没有对其中一条IP做精品化开发,因此造成了原本可能手握一副好牌却打烂的状态,再加上2019年的影视寒冬,公司加大对重点大 IP 的投入并未改善公司的业绩压力。

 

中广影视开发IP的案例也在给现在的影视公司亮起了一盏信号灯,靠IP创造营收不在于盘子码的多大,更重要的是要把钱花在刀刃上,将手中的IP精品化开发。

 

另一方面,随着这几年剧集市场的迅速更新迭代,观众观看影视剧的习惯也发生了改变,大家不再守在电视机前观看重复又重复的抗日题材,更多新颖、写实、符合当下的电视题材和类型也在涌出。

 

纵观制作出精品抗日剧的制作公司,它们也面临着转型。

 

海润影视除了制作涉案题材、红色题材的剧集以外,还注重制作和打造贴近老百姓日常生活的都市生活剧,2016-2019年先后出品了《胜女的代价3》《北上广依然相信爱情》《遇见爱情的利先生》《有你才有家》等剧集,更贴合当下都市年轻人的关注的内容。2018年的《和平饭店》再一次证明海润影视并没有放弃自己较长的赛道,还在保持谍战、历史剧的稳定输出。

 

另一家出品过精品抗日剧《铁道游击队》的山东省辉煌世纪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则略显疲乏,公司除《铁道游击队》以外制作的如《白眉大侠》《武松》这样的古装剧,可见抗日剧也并非其长效深耕的赛道。而更多抗日神剧背后依托的诸如长城影视集团、横店影视制作有限公司这样的影视“制作公司”,抗日剧作为其中的一条支线也并非旗下主要项目。

 

《亮剑》过后还会出现精品抗日剧吗?

 

这取决于市场,题材类型或许会有迭代,但市场永远不缺用心打磨的好故事,如果要为如今的抗日剧重新开辟一条道路,这似乎是行业的铁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