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潭大学谋杀案 | 情敌会面后,一个被抛尸校园,一个蒙冤12年

没药花园 2020-11-22 21:18

湘潭大学是位于湖南湘潭市的一所一本高校。2003年,校园内发生了一起怪诞的谋杀案。

成绩优异、担任研究生院党支部书记的学生被人抛尸在工科楼下杂草丛生的台阶上。

(案发地点)

两个凶手被捕,一个是死者的师弟兼情敌,另一个是死者的同门师兄。经过调查和审理,死者情敌被判死刑,死者师兄被判无期。戏剧性的是,12年后,由于“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情敌的罪名被撤销、无罪释放,而师兄成了唯一的凶手。

(本文字数7,679)
 
教学楼下出现尸体
 
2003年10月27日深夜,湘潭大学校园里静悄悄的。

23:40左右,在工科楼内加班的一个老师走出南门、走向西侧苗圃,打算去那里解手。那个位置十分偏僻,通常没人会过去。他突然看到在杂草丛生的台阶下方躺着一个人,上前查看,发现这名男子已经死亡。

校园里竟然出现一具尸体?!尽管当时已夜深人静,学校保卫科的人立刻赶到现场,也有几个学生和老师前来围观。

死者很快被大家认了出来,他叫周玉衡,是本校机械工程学院2002级的研究生,当时正在读研二。

(受害人周玉衡)

周玉衡可以说是工科楼的名人。他学习成绩优异,案发时担任研究生院的党支部书记,已经获得硕博连读机会,并将留校当老师。

后来的尸检结果显示,周玉衡是被人用绳索勒颈导致机械性窒息。

28日的00:30分,一男一女急匆匆来到工科楼附近,向在那里的几个人打听有没有看到一个长相和打扮与周玉衡相符的男子。

当他们得知此人已经死亡后,那个男生显得大受打击,一下子蹲在地上,表情痛苦。

当时,湘潭大学保卫科科长正带人排查现场。他们发现了这对男女的异常,便将两人控制,等公安赶到后将他们移交给了公安。

那个男生叫曾爱云,女生叫李霞(化名)。

(嫌疑人曾爱云)


自那以后的12年,曾爱云再也没有回家。他被控谋杀周玉衡,曾三次被判死刑。

那么,当晚究竟发生了什么?曾爱云为何有如此奇怪的表现?如果不是他,谁会杀害周玉衡这样的模范学生,抛尸校园呢?

 移情别恋

周玉衡生前有个谈了三年多的女友,名叫李霞,也就是当晚出现在现场、被保安带走的那个女孩。李霞在大一时就和周玉衡在一起,两人分分合合许多次。

(受害人女友李霞)


案发那一年,李霞考上了湘潭大学机械工程学院的硕士研究生,和自己的男友成为同学院的师兄妹。

2003年9月15日,李霞前往湘潭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报到。她所读的化工机械专业一共只有六个学生,其中一个男生叫曾爱云。

曾爱云来自邵东县野鸡坪镇的农村,由于五岁时丧父,曾家是村里最穷的人家之一。

在曾爱云母亲眼中,小儿子爱云一直是“乖孩子“类型。因为没有父亲,他特别胆小怕事,看到别人打架他都绕着慢慢走开。

有个老师评价曾爱云:“比较外向,和老师、同学关系都不错。喜欢运动,篮球打得好,而且成绩也很棒。”

2001年,曾爱云从湘潭大学机械工程学院本科毕业后,进入衡阳铁路机械厂工作。他连续两年被评为先进个人,并被提拔到为车间副主任。但曾爱云不满足于死气沉沉的机械厂。他受到西南政法大学博士毕业的大哥的影响,希望能回母校继续读研。

2003年,他考取湘潭大学机械工程学院硕士研究生。开学不久,他就竞选成功“数理分会”的学生会主席。

令他高兴的是,在同一个学院读研的还有他的三个本科同学:朱巨才、王猛和陈华章。这三个男生本科毕业就读了研,所以当时都算是曾爱云的“研三师兄”了。

(没药花园制作)

曾爱云在大学里和朱巨才、王猛经常在一起玩,和大三时转去其他方向的陈华章没那么熟。

陈华章读本科时成绩很不错,人长得十分矮小,性格也比较沉默。后来恰恰是这个不起眼的同学,改变了曾爱云、李霞和周玉衡三个人的命运。


10月8日,新入学的硕士生分配导师。分完导师后,大家一起去聚餐。李霞和曾爱云也是在那次聚会上正式相识。或许曾爱云有过工作经验,表现得比较成熟,所以李霞在饭桌上对他格外关注。

两人在聚餐结束后,往来逐渐密切,不时会打打电话、发消息。曾爱云也带李霞去他兼职当老师的职校玩过一次。曾爱云只在高中时谈过一次恋爱,他觉察到李霞对自己的好感,也希望和她有发展。到了10月中旬,两人几乎是以男女朋友的状态相处。

李霞喜欢上了自己的同学曾爱云,但另一边她还没和谈了三年的男友周玉衡彻底分手。

根据《三联生活周刊》的报道,10月24日晚上,朱巨才、王猛、陈华章、曾爱云和李霞五人在一起吃饭,大家聊起了曾爱云和李霞的交往。曾爱云后来声称,自己直到这时才知道李霞有男朋友,并且在闹分手。

那一晚,朱巨才和王猛都建议他俩别在一起,只有陈华章没有表态。曾爱云心烦意乱,当天喝得大醉,五人在陈华章的宿舍留宿。

根据判决书,周玉衡也是在那天第一次得知李霞和曾爱云的关系。在考虑两天后,他于10月26日中午主动向李霞提出分手,并发了一条短信:“只要你好,就表示我也好。就算我不好,你也应该要好,这样我也会跟着好。”

这段三角恋情看似以周玉衡的退出有了了结。可为什么第二天,周玉衡会被人用绳索勒死呢?

案发当天
 
10月27日,三个处于苦恋中的年轻人做了种种傻事。

当天中午,周玉衡和李霞一起吃了午饭。饭后,李霞随周玉衡去工科楼南楼的308科研室拿书。下午,周玉衡告诉室友,他和李霞已经分手了。室友发现他一整天都闷闷不乐。

下午两节课的课间,李霞的同学看到她坐在那里掉眼泪,或许也是为分手一事难过。

傍晚6点多,曾爱云约李霞一起去师生餐厅吃晚饭。饭后,曾爱云陪李霞回宿舍取书,准备去化机楼上机。

周玉衡虽然提了分手,心里还是放不下李霞。傍晚6:33,周玉衡又给李霞打电话说,他听说曾爱云作风不好(嫖过娼),如果早知他是这样的人,自己肯定不会退出。

其实当天下午,学校论坛上就出现帖子称:曾爱云在工作期间曾嫖过娼。有报道提及这个帖子是周玉衡所发。

李霞接电话时曾爱云就在旁边。当曾爱云得知周玉衡的谈话内容后,情绪十分激动,非要给周玉衡打电话,把事情说清楚。李霞让他先冷静下来再说。

傍晚7:28,曾爱云终于和周玉衡通了电话。他表明自己没有生活作风问题,请周玉衡不要听信谣言。周玉衡在电话中表达了自己失去李霞的痛苦,称自己“快要崩溃了”。

曾爱云这时说,只要周玉衡对李霞好,他愿意马上带李霞过来,请两人合好。双方约定在湘潭大学图书馆门口的喷泉处见面。

曾爱云为何突然退出呢?

根据《三联生活周刊》的报道,曾爱云认为自己和李霞不过认识十几天,感情没那么深,不想惹事上身。

李霞犹豫不决,无法抉择。两个男生虽然都喜欢她,但也都挺心高气傲的,并没有到争风吃醋的地步。整件事发展到此,并不具备情杀案的氛围。

傍晚,周玉衡莫名感到疲乏、无力、头晕。他的师兄陈华章(也是曾爱云的老同学)搀扶他来到图书馆门口。十分钟后,曾爱云和李霞也到了见面地点。他们交谈了大约五分钟。陈华章说,周玉衡身体不舒服,“今天什么都不用说了。”

曾爱云看到周玉衡模样萎靡,以为是他因为失恋导致的。他把李霞和周玉衡的手放在一起,让他们和好,声明此事和自己再没关系,便转身离开了。

李霞注意到周玉衡脸色苍白、需要搀扶才能站立,便想送他回宿舍,但陈华章拒绝了,说由他来护送就行。

陈华章把周玉衡送回了周自己的宿舍。到了晚上9点左右,陈华章又去周宿舍找他,让他一起去308科研室听音乐。

此后周再也没回来,直到11:40被人发现死在工科楼旁边的台阶下里。

(发现尸体附近的草丛)

 “从犯招供”
 
曾爱云和李霞被带走后,警方也传唤了案发当晚都和周玉衡在一起的陈华章。没想到,陈华章一到警局就交代,他亲眼看到曾爱云在308室用一根棕绳勒死了周玉衡,作案时间在27号的22点15分左右。

28号发现尸体的那个早上,警方就搜查了“案发现场”308室。在陈华章的指认下,他们在陈华章的电脑桌抽屉里提取到一根5.68米长的棕绳。

陈华章说这根绳子就是曾爱云用来勒死周玉衡的。棕绳的形态符合周玉衡脖子上的勒痕,但绳子上并没有发现任何人的DNA。

(警方在陈华章的电脑桌抽屉里提取到的棕绳)

接着,警方还在陈华章的办公室抽屉里发现了周玉衡的手机,以及含有安定药物成分的一次性杯子与纸团。纸上有陈华章的指纹。

(警方在陈华章的电脑抽屉里发现了周玉衡的手机

(含有安定药物成分的一次性杯子与纸团)

11月7日,法医在周玉衡的胃中检测出镇定剂成分。这指向这起谋杀不是当天口角引起的激情杀人,而是有预谋的。

警方调查发现,在10月22到27日这几天里,陈华章用假名,先后六次到湘潭市中心医院、湘潭大学医院等,购买了48片安定片。

11月11日,陈华章承认购买安定片,但声称他这么做,都是为了帮助曾爱云。那一天,一直被拘留的曾爱云被正式逮捕。

陈华章的证词改了许多次,最后的版本是这样的:

曾爱云和周玉衡是情敌,关系不好。曾爱云早先就对陈说过,想教训一下周玉衡。陈华章把曾爱云当成“大哥哥”、好朋友,想帮他忙,因此才购买了安定片。

27号傍晚6:30,陈华章来到他和周玉衡共同使用的308室,将事先准备好的安眠药捣碎、溶解后投放在周玉衡的茶杯里。

20分钟后,周玉衡给李霞打完那通揭发嫖娼的电话,回到308室。他喝下了茶杯中的水,不久就出现头晕、乏力等症状。

陈华章在一个多小时后,搀扶他去和曾爱云见面。刚出门时,两人就遇到了他们共同的导师。那个导师对陈的毕业论文不满意,当时正要找陈谈话,便叫住了陈。导师事后回忆,他当时就觉得这两人很奇怪:陈华章显得心不在焉,周玉衡看上去情绪低落。

谈话不到10分钟结束了。陈华章立刻出门喊上周玉衡一起离开。他们赶去图书馆门口和曾爱云以及李霞见面。

晚上9点多,陈华章又以到308室听歌为由,将周玉衡从宿舍带到了308室。

陈华章称,曾爱云在晚上10点不到至10:15之间进入308室,和周玉衡交谈了几分钟至20分钟后动手杀人。陈当时听到动静,从电脑桌前站起来张望,看见周玉衡躺在地上,曾爱云蹲或者跪在他身旁,正用一根绳子从后面勒周玉衡的脖子。

随后,曾爱云叫陈华章帮他一起抬着周玉衡的尸体去抛尸。曾爱云还曾返回308,捡起周玉衡掉落的一只鞋子后离开现场抛弃。

以上全都是陈华章交代的案发经过。警方认为陈华章和曾爱云是老同学、好朋友,两人之间没有任何过节,陈华章没有理由诬陷曾爱云。

那么是否有证据指向曾爱云、证实陈华章所述是真实的呢?

警方掌握的有三个证据:

一,周玉衡的座椅木靠背上端内侧提取到的一个指纹,经鉴定,符合曾爱云的一个手指印。

(周立衡座椅靠背上端内侧提取到一个曾爱云的指纹)

二,该座椅下方地面上有一枚鞋印,经鉴定和曾爱云的鞋底花纹一致。(但警方并未排除同室其他人的鞋底花纹)

(座椅下方的鞋印)

此外,警方还在曾爱云的裤子口袋里找到一些纤维,其中有一根纤维符合那根棕绳的类别(不能断定就来自这根棕绳)。

(曾爱云裤兜里的纤维)


【没药花园】前面两个证据并不能指向曾爱云犯罪。308室是工科楼内多人合用的科研室。曾爱云也是这个专业的,当月就至少去过两次。他在这里留下脚印和指纹,并不能证明这是当天作案时留下的。

至于他的裤袋里出现棕绳纤维,只能证明来自同类型的绳子。根据判决书,这个证据的提取程序不合规,缺少见证人签字。

不管如何,警方采信了陈华章所述的案发经过,宣布案件告破。他们认为曾爱云因为情感纠纷,对周玉衡怀恨在心,当天串通陈华章谋杀周玉衡,并合谋抛尸。随后,曾爱云作为主谋,陈华章作为从犯,被提起公诉。


2004年9月10日,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曾爱云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陈华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两被告共同赔偿死者的父母死亡赔偿费、丧葬费等共计17万8千多。



(一审判决曾爱云与陈华章犯故意杀人罪)

曾爱云在法院宣判那天,情绪失控地大声喊冤,不仅把判决书撕了,还想拿手铐、脚链打人。此后,他提出上诉,法律援助律师钟致远成为他的辩护人。

不在场证明和其他疑点

照警方的版本,周玉衡是在10月27日夜间10点多遇害的。从其他目击证人的证词看,时间范围可以更放大一点——他是在9点多(被陈华章带出宿舍)至11:40(发现尸体)之间遇害的。

剩下最重要的问题是,曾爱云有作案时间吗?

在28日凌晨,李霞和曾爱云一起被控制后,她为曾爱云提供了不在场证明。她称,从8点多一直到11点多,她都和曾爱云待在一起。

当陈华章把站立不稳的周玉衡送回宿舍后,她就去找曾爱云了。后者虽然主动退出,但内心或许有些赌气的成分,生气地让李霞回去、不要管他,但李霞偏要跟着他,寸步不离。

曾爱云屡次想走,但李霞就是不让。两个人在校园里来来回回乱逛了三个小时,还买了奶茶和爆米花。期间他们分别接到过一些电话。

22点17分,曾爱云接了一个女同学电话,问学生证中地址填写的问题。

22点21分,李霞接到妹妹来电,劝说她和前男友复合,聊了不到7分钟。

22点58分,李霞接到父亲来电,接了快30分钟,仍是关于她和男朋友分手的事。接完电话,李霞哭了一阵。

23点32分,曾爱云和李霞的手机上都收到一条周玉衡发来的短信:“我退出,祝你们幸福。”

当时两人正准备回宿舍。由于过了23点,宿舍大门已关,两人是翻墙进去的。

(大概八分钟后,李老师发现了周玉衡的尸体。)

两人各自回去后,曾爱云前往陈华章的宿舍借宿,当时看到陈华章正在桌边鼓捣手机。

回到寝室后,李霞因为收到那条短信不放心,又打电话到周玉衡宿舍,得知他到这个点都没回来,便告诉了曾爱云。

曾爱云让陈华章跑到周玉衡宿舍看过,得知周玉衡室友不久前收到周的一条报平安短信:“我晚上不回来睡觉了。我没事,我找老乡聊聊。”

李霞有些担心,叫上曾爱云一起去找周玉衡。28日00:30分,他们来到工科楼附近,看到了围观的人群。

当得知周玉衡死了,曾爱云立刻想到了那条短信:“我退出,祝你们幸福。”以及周曾说自己“快崩溃了”。他此时的反应是:周玉衡因为失恋而自杀了。

曾爱云事后称,他当时觉得自己闯了祸,因为搞出一段三角恋导致优秀学生自杀,以后在学校里没法待了。胆小的他立刻蹲在了地上。

以上是李霞和曾爱云对案发当晚的回忆。但到了10月29日凌晨,曾爱云突然承认自己杀人。

曾爱云后来对央视表示,审讯的警察不听他的解释,而是对他进行刑讯。曾爱云为了能得到片刻喘息,不得不承认。虽然他在12次供诉中,8次坚持自己是清白的。

10月29日,警方告诉李霞,曾爱云已经供认他杀人了,她再包庇的话就会成为共犯,而非证人。李霞变得困惑不解,开始有一些模糊的表达,譬如“不清楚他是否离开过”,“感觉他好像不在身边”等。

到了11月11日,李霞第一次改口说,在她22点21分接妹妹电话时,曾爱云曾离开过20分钟。

12月,李霞终于被释放。她此后多次联系警方,要求改回自己最初的供述:她整晚和曾爱云在一起。

(李霞曾多次发短信给警方)

之后李霞又重新被关押,她的口供又变成不确定曾爱云是否离开过。

警方取信曾爱云离开过20分钟的证词,并做了一个实验。他们用骑车、小跑、快步走的方式往返于曾和李当时所在的沐风亭及工科楼308室之间,再假装完成杀人、抛尸。他们发现,所需时间分别为11分12秒、13分16秒、17分31秒。也就是说,如果曾爱云真的离开了20分,是足够时间完成杀人、抛尸的。

但关键是,曾爱云有没有离开过20分钟呢?李霞在被释放后一直坚持,曾爱云从8点到11点多始终和她在一起。但可惜的是,在一审时,关键证人李霞却因为“伪证罪”被关押,无法出庭作证。

此外,曾爱云的律师根据陈华章的证词也做了实验:由于陈华章身高只有1.56米,他的电脑桌挡板有1.21米高,所以当他从座位上站起来时,视线被遮挡,隔着电脑桌和挡板,不可能看见地上发生的事。

(陈华章的电脑挡板有1.21米高)

其次,警方说陈华章身材矮小,不可能一个人搬动周玉衡去抛尸。但律师做了实验,一个娇小的女孩也能背负一个身高、体重超过她的男性,所以陈华章理论上是可以做到的。

当时所有的证据直接指向陈华章一个人,只有陈华章的口供指向曾爱云。但如果是陈华章一人作案的话,他的动机是什么呢?他为什么要杀害自己的同门师弟,又嫁祸自己的老同学呢?

 真相显露

在这12年间,曾爱云、陈华章都不断提起上诉。2005年8月1日,湖南省高院撤销湘潭市中院的一审判决,发回重审。

2005年12月2日,湘潭市中院作出和第一次相同的判决,也就是第二次判处曾爱云死刑。曾爱云、陈华章以及周玉衡的父母都纷纷提起上诉。

(左边是曾爱云,右边是陈华章)

2008年,湖南高院驳回了他们的上诉,维持原判,并将对曾爱云的死刑判决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最高院“不核准”,并撤销湖南高院维持原判的判决,发回重审。

2009年,湖南高院撤销湘潭中院的判决,即"曾爱云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发回湘潭中院重审。可是,2010年6月,湘潭中院依然做出相同判决。也就是说,曾爱云第三次被同一个法院判处死刑,他再次上诉。

2011年8月,湖南高院再次撤回湘潭中院的判决,发回重审。

直到四年之后,2015年7月21日,湘潭中院的一审判决才姗姗来迟,以“公诉机关指控曾爱云犯故意杀人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宣告曾爱云无罪”,当庭释放。

从2003年10月29日被刑事拘留起,曾爱云共被关押了4284天。

(时隔12年,曾爱云终于和母亲团聚)


这些年,陈华章也是在不停上诉,但2015年的判决书认定陈华章犯故意杀人罪,维持无期徒刑的判决。

换言之,是陈华章一人杀害了周玉衡。

陈华章把周玉衡骗到308室后,趁着他疲乏无力,用一根绳子勒死了他。随后他用一块绿色抹布清理了现场,并将抹布藏在308室南面墙的一壁柜内,将周玉衡的手机藏到自己电脑桌抽屉中,独自把尸体转移到工科楼外的偏僻处。

23:30,陈华章用周玉衡的手机卡分别给曾爱云、李霞发送了“我退出,祝你们幸福”的短信,还给周玉衡的室友发送“报平安”的短信,之后他将周玉衡的手机卡和安眠药一起丢弃。

大家可能会有疑问,陈华章为什么这么做?他不会也喜欢李霞,想把两个情敌一箭双雕吧?

其实,他在承认协助曾爱云作案时(或许为了增强说服力),主动交代过自己(愿意协助)的动机。

周玉衡入学后,在他的介绍下,才和他跟了同一个导师。但是周玉衡表现好,成绩优异,对比之下,陈华章学习任务完成不好,屡次受到导师批评。陈华章对周玉衡十分嫉恨。

他在日记里写道,现在导师却说他的主动性“远远不及”周玉衡,令他感觉“痛苦的不知滋味”。


(陈华章的日记)

陈华章的律师认为,嫉妒不足成为谋杀的动机,但事实上,嫉妒导致的谋杀并不少见。由于这种类型的谋杀念头是逐渐形成的,凶手有较长时间预谋,因此都会选择隐蔽性更高的作案手法。

陈华章却“另辟蹊径”,试图嫁祸他人。

判决书提到,陈华章曾在日记中写下他看完《刑事侦缉档案》的心得:“关于犯案,千方百计隐藏,不如嫁祸,转移视线。”

可是周玉衡平时和人无冤无仇,陈华章可以找谁来当替罪羊呢?

恰好这时,周玉衡的女友入学。她脚踏两条船,让这段三角恋关系透露着紧张的气息。陈华章意识到,机会来了——周玉衡终于有一个明着的“敌人”,那就是情敌曾爱云。

所以,当另两个老同学都劝曾爱云别和李霞在一起时,陈华章却没有表态。他一边搜集安眠药做着准备工作,一边等待这两个男生之间的矛盾激化。

根据判决书和媒体报道,直到10月24日,曾爱云和周玉衡才互相知道对方的存在。而陈华章早在22日就开始购买安定片,这否定了他协助曾爱云杀人一说。

2003年10月27日是个特殊的日子。周玉衡提出的嫖娼指责,以及周曾两人在案发前几小时的面谈,都让不了解细节的外人包括警方觉得,曾爱云有动机杀人。

其实以情感逻辑说,曾爱云是那个晚到者,也是那个赢家,明显李霞在情感上是偏向他的。通常在这种关系中,被抢走女友的人,也就是周玉衡,更可能会起杀心。

这起案件至今被打上“情杀案”的标签,但其实和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一个男生嫉妒和怨恨自己的学业竞争者,心灵扭曲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如果没有这段三角恋给他提供嫁祸的契机,陈华章也会找其他机会动手。

但他比以往的都更为自私和恶毒,他不仅想要杀害自己嫉妒的对象,甚至为了脱罪还想嫁祸他人,毁掉另一个无辜青年的前途甚至性命。


荒唐的是,他这种异想天开的嫁祸方案居然实现了。当年办案的湘潭市警方无视不在场证明,把曾爱云当成凶手。只不过,陈华章自己没能全身而退,至今仍在狱中。

李霞和两个男生之间的情感纠葛,被人利用,导致她和曾爱云的命运都被改写。她自己被关押累计半年,被学校开除学籍,只能南下打工;而曾爱云常年被死刑的判决折磨身心,从26岁一直被关到38岁,才重获自由。

参考资料:
《曾爱云、湖南省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无罪赔偿赔偿决定书20180823
《曾爱云、陈华章犯故意杀人罪二审刑事裁定书》2015-10-30
《三联生活周刊》“情杀案”,12年之冤
《京华时报》“研究生含冤入狱11
CCTV:曾爱云:“疑罪”十一年
百度百科词条:10·27湘潭大学情杀案

版权声明
作者:Wapi
文中观点仅代表作者个人
文字版权归没药花园和创作者所有
转载或引用文字请联系我们

精选文章
关注后回复关键词

开膛手杰克 | 亲密关系中的谋杀 | 苏州邱小强案  | 黑夜跟踪狂 | 杀妻案 | 蕾西案 | 逃犯规律 | 烤猫失踪案 | 龙猫案  | 制造杀人犯 | 黑色大丽花 | 章莹颖 | 弑父案 | 关于残忍 | 杭州失踪案 | 墨西哥女童 | 洪若潭焚炉 | 未成年犯罪 |台湾彰化母女 | 房思琪 | 格雷戈里 | 彭加木 | 南大碎尸案 | 病毒疫情 | 白冰冰 | 寄居蟹人格 | 赵志红 | 吴谢宇 | 智能木马 | 白银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