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档口改卖美妆,华强北为何不需要拯救?

沃顿商业 2020-11-22 21:20
作者:金斌
来源:卖家(ID:maijiakan)

华强北是深圳经济发展的先行者。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华强北始终以它倔强的姿态存在着。如今,它遭遇了史无前例的冲击:一个数码天堂,一个硬核直男的专属之地,80%的档口已经被化妆品蚕食。

有人选择离开,有人选择继续留下,也有人试图做出改变,比如这个双11,将华强北的档口以“云市场”的形式整体搬上淘宝。

无论华强北怎么变,这里依然是财富的丛林,时代的潮头。

美妆

黄仔拖着满满一板车的化妆品,在明通数码城拥挤的西门口停下,他拨通了老板的电话:“货到了,在数码城西门。”

挂下电话,他嘿嘿笑着:“改不掉啦,改不掉啦,明通都卖化妆品一两年了,开口还是数码城。”在他的头顶,“明通数码城”的老招牌还没来得及换,却早已淹没在一堆色彩艳丽的美妆广告中。

近年来,我国化妆品市场增长迅猛且毛利超高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没人想到,这块肥肉,有一天会掉到“中国电子第一街”深圳华强北的头上。

而整个华强北最早的那个化妆品档口,就出现在了明通数码城。

2018年,这个曾经以山寨机扬名的市场,随着山寨机的消亡,而逐渐没落,整个市场没剩下几个像样的商户。黄仔从十几岁开始,就在明通拉货,如今都有五六个年头了。他见过档口生意最好的时候,“每个档口前都有客户看货的”,但转眼间,生意就没了,“有一天,就一个晚上,一整排的档口十几个,全空了。”


那半年,他去了马路另一头的华强电子世界,除了早晚忙一忙,白天多半时间都是待工状态。另一个本打算攒了钱开数码档口的同事,也临时改变了主意,转而去广州做服装生意了。

华强北寸土寸金,明通的许多档口却破天荒地空置了半年,这在华强北诞生至今的历史上,是极为少见的。

但更少见的,是化妆品档口的出现。

“一开始有三五个吧,不是做手机的,本身就是做化妆品的,大着胆子入场了。”那会儿,黄仔听人说,那些档口最开始卖面膜,都是给微商供货,后来又给直播电商供货,“最开始是淘宝直播,然后抖音快手都来了。”

月销三万多件的财富故事马上就传开了,一部分做手机的档口老板开始心动,他们便将档口保留,把原来的团队一分而二,尝试去做化妆品。这一做,才发现,化妆品比3C数码还赚钱,很多人就索性将档口全都改成了化妆品。

档口间的狭小过道仅容两人并肩而过,快递堆积得像小山,像黄仔这样的拉货小工,接连不断地把货运来又运走,行色匆匆的年轻男女,低头看着手机上的采购单,耳边胶带撕裂的打包声音和“支付宝到账**元”的付款声此起彼伏,你甚至会误以为自己置身于多年前的香港商场,身边则是拿货的“水客”。


每个档口都是忙碌的,电脑和计算器是他们仅有的两件工具,电脑查货,计算器算账,多数时候,完成一笔交易,他们都不会抬头看你一眼。在她们的电脑上,贴着“保证正品”的A4纸,背后的展柜上,则是国际大牌的爆款化妆品,大部分商品的售价仅是专柜的三分之一。

一个美国知名彩妆的腮红,国内专柜的价格是300元,这里只要120元,利润率可以达到30%左右。

黄仔说,拿货的有不少“代购”,这里的档口能做一件代发,“寄件地址写哪儿都行,不查物流信息,不会知道是从华强北寄出的。”

一个专业代理韩国美妆的档口老板是去年租的档口,当时还可以免两个月的租金,相当于一个装修期,但现在,光是入场费就要100多万,“而且你根本租不到。”

转变

“北有中关村,南有华强北”,作为电子销售领域的领军者,关于华强北的过去,听起来都像是一段传说。在这方圆一公里的范围内,曾创造出3000亿元的交易额,关键的是,有一些淘金客,在不到1米的柜台后,实现了他们的财富梦想,这也是华强北最有魅力的地方。

那些常年游荡在华强北的人,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老板,这个多少钱?

因为每一次发问,都会得到让人大开眼界的回答:一条数据线一块钱,一百块钱一部山寨手机,2000块钱组装一台iphone……

“以前讲化妆品在华强北的占比不到5%,现在好像占了80%,这条主街都被化妆品占据了。”李资生(化名)是华强北的通信数码经营户,他说,许多电子市场,从一楼到二楼的门面,最多的是化妆品,反而不是3C数码,目前华强北最专业的手机通信批发市场远望数码城也在做产业升级,把批发市场一分为二,一楼二楼更改为美妆经营,三楼集中通信数码的批发业务。

事实上,如今的华强北,除了赛格电子、赛格通信市场、华强电子这三个是唯一还在坚持纯电子的,其余全部都被“革命”了,龙胜、明通、远望、万商,有一半全是美妆的档口。

即便是老牌的华强电子世界,在客源高峰时段,也是门可罗雀。

黄明安四十出头,在华强电子卖了三四年电脑,他和几个卖二手手机的老板,都在抱怨利润太薄,租金太高。“当年价格不透明,可以随便报价。如今网上随便都可以查到更低的价格,而且我们的租金一直在涨,生意也越来越不好做。”他还说,大概从去年开始,手机类电子产品利润缩水严重,“卖化妆品,也是被逼无奈。”

“我一大男人,卖化妆品肯定不行,但能挣钱呀,雇几个小年轻去做,利润还是有保证的。”

他一直在等一个合适的档口,钱不是问题,“必须是明通那边的,已经有规模效应了,哪怕有一天洗牌,抗风险能力也相对强一些。”

我问他,在华强北做美妆,会不会有些魔幻。

不料却被他一口否决了:“华强北这块儿也不是一直就属于3C数码啊,早年这里全都是工厂吧?后来卖电视机、摄像机、打印机,然后才有了现在的电脑手机,而且外面的人可能不知道,华强北也有几次打算转型,玩具、皮革、外贸服装,都做过,只是没转型成功而已。”

能做就做,不能做就撤,这就是深圳速度,这其实是华强北的自我更新。

李资生开玩笑地说:“今晚还是美妆城,可能明天一看就是电子城,今天是电子城,明天一看怎么变成化妆品城了。”在华强北十几年,见惯了这里的风风雨雨,李资生显然并不担心华强北的未来。

潮头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李资生能留到现在并不容易,华强北以3C数码而兴,但商家数量已经大不如前。

李资生给电商卖家供货,高峰时,仅淘宝卖家就有1200家,天猫有170家,当下还在做手机,还在销售的店铺,剩下100家不到。

但是体量却在上升,以前一个卖家提三五台的都有,但是现在一个卖家起步都是三五百,卖家减少了,但是体量更大,所以我们总的体量跟以前比,反而变大了。

这正是华强北正在发生的变化。

手机品牌从原本的上千个,缩减到如今的十几个,华为延伸出来的华为、荣耀,还有小米,包括长虹、夏新等品牌渐渐远离了这个行业,中国的手机产业正在经历大洗牌,华强北自然会做出反应。

“华强北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为什么这样讲呢?它永远不会淘汰,它只会更新迭代。”

华强北的档口老板们普遍认为,美妆这阵风,也许会刮到明天,最晚到年末会迎来一次大洗牌,有人甚至直言,现在是供过于求,除了明通生意相对火爆之外,其他几个市场并不是特别理想,“做美妆,一个明通和一个商贸城的体量就够了。”

其实,美妆不过是华强北无数次试图转型的其中之一罢了。3C数码不足以支撑华强北在任何一个时代都能屹立不倒,真正让华强北跨越40年,一路走到现在的真相,“华强北不属于数码,华强北每一次都站在了潮头。”

背靠香港而生,因线下批发而兴,当电商袭来时,大批档口上线了淘宝和天猫,或者为电商供货,华强北始终站在最前沿,牢牢捍卫自己“第一街”的地位。而如今,拥抱美妆的华强北,实际上已经站上了直播电商的新潮头。

拥有全中国独天独厚的供应链资源,拥有跨境电商,国内电商的最大的选品资源,不但面向中国,还面向世界,目前,中国暂时还找不到一个地方,可以替代华强北的。

明通数码城的化妆品档口会一直忙碌到深夜12点,但黄仔会在11点左右歇业,然后他会拿出手机,将当天的订单货一一找齐,回到自己的出租屋之后,打好包,等待第二天发货。他没有淘宝店,通过社交平台接订单,赚得钱,和拉板车差不多。

他是梅州人,之前的档口老板们告诉他,早年“倒一手就能赚一把”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但他不信,“电商不就是倒一把就赚钱的嘛,我还不用租档口。”

他住的地方离电子大厦不远,作为深圳第一座地标性建筑,1982年竣工时,20层的楼高,69.9米的高度,是当时深圳第一高楼。

如今,电子大厦的四周已经是高楼林立,如果不是仔细留意,很容易就被忽略掉。但当你真正站到它的跟前时,它依然高大而威严。



- END -



MBA商业课程

教你建立商业思维

▲长按二维码识别学习



CEO商业评论

(ID: CEObiz

思想创造价值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交流请加微信:wallstmoney



《沃顿商业》(ID: WhatonBusiness)   高端商业财富思想案例库。商务合作及投稿请联系微信:wharton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