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容忍!金融委发了尚方宝剑

政事堂2019 2020-11-22 21:14

2020年的11月,也许是中国债券市场值得铭刻的一个月。


华晨汽车、永煤等一连串AAA级国企开启了信用债的连环爆,炸得大家外焦里嫩,无数债圈大佬不得不继天津之后,往返穿梭于沈阳与郑州之间。


尤其是某些资管,先是踩了华晨债券的地雷,引发多只基金净值大幅回撤,然后又掉进了永煤的坑,旗下基金集体出现了二次“跳水”。


而AAA级违约对债券市场形成连锁反应,更令周期信用债遭遇大规模抛售。


面对这滚滚天雷与债券圈的风声鹤唳,11月21日,



这意味着,一把尚方宝剑被拿了出来,大量的违规行为将要被严惩。


也意味着,各家金融被雷的金融机构也将有了申诉和维权的渠道,并盯着这些地方国企的违法行为开启举报。



不要觉得这种“民告官”很玄幻,政事堂2018-19年文章预测未来部分地方债务会被点爆的时候,就特意标注过。


这些企业的债务暴雷,本就是属于历史的进程。


且不说紫光了,从持股宝马的华晨,到手握优质煤矿的永煤,这些含着印钞机和硬通货的垄断级国企就算问题再大,也远比民企的信用等级更高。


对比开来,2018年民企债务集中暴雷违约率超过5%的时候,这些大国企都稳如老狗;而今年又是疫情的冲击,又是房地产的三道红线,本是对民企很不友好的,可很多没有稳定收入的民企没啥事儿,反而含着印钞机的国企却暴雷了。


这背后的原因不复杂,看看辽豫两省的四位主政官员就会明白。


有三位是最近一年内履新,另一位也是两年前,而且四人还一色都是异地调任。


就像新中国成立后是打扫完屋子再请客,辽豫两省的思路应该也是先清理三角债和历史遗留问题,再谋求新发展。


回顾历史,我们总能找到相似的地方。


90年代末到两千年初,国务院主导的国企市场化改革,就是把一批没有竞争力的国企包袱甩开,让少数高质量资产能够轻装上阵,然后通过资本市场的力量迅速做大做强。


于是,就有了一个局,两张网,三桶油,四大行等一批新时代的超级巨头。


如果对历史不熟悉的话,也可以参照贵州这几年的发展思路。


省里盯着省内的现金奶牛茅台控股进行大刀阔斧的反腐,将地方国企的财权收归省政府之后,利用其资本属性,推动融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产业集群的合作,使得资本市场上问啥都是“利好茅台”。


同样,未来随着辽宁的宝马跟河南的煤化,破产重组,引入混改的投资后,届时其中的优质资产也会像贵州的茅台那样,成为了地方政府驱动经济和就业的新引擎。


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在两省父母官看来,这些短期的疼痛必然是要承受的。


而此次金融委的“零容忍”,就是给最近履新的父母官们一把尚方宝剑,用来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把那些附着国企多年的蛀虫以及食利集团都清除出去。



所以呢,此次被“逃废债”和欺诈而利益受损的金融大佬们是可以去申诉的。


这些国企管理层绕过省委省政府私自进行的“逃废债”以及欺诈发行、虚假披露等行为,在上有尚方宝剑、下有民意支持的情况下,必然是要被严肃处理的。



甚至对于有的人来说,这还是一个扬名立万的机会。


而对于近期走低的国企信用债,政事堂认为这一波的风头应该是过去了。


国企的一系列造假和欺骗行为,是需要金融机构配合的。


因此接下来的重点可以不是国企直接暴雷违约,而是针对部分金融机构进行反腐,顺藤摸瓜,把更多的腐败造假问题也暴露出来。(这应该是未来一段时间的雷)


考虑到最近一大批省部级干部履新,也许新一波的地方国企改革与强力反腐,就要在路上了。


改革的历史的进程,是无法阻挡的。


就像90年代末的国企改革,促使国企拥有竞争力,抓住2001中国加入WTO的历史良机,让中国实现了飞速的发展。随着未来RCEP的市场开放,中欧投资的通道打开,中国新一代国企必然也要起到先锋带头的作用。


只不过这次,金融委没有抬着棺材去闯地雷阵,而是给各位发了尚方宝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