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的貂被杀了”刷屏!国内毛皮价格应声暴涨!有品种一度涨超40%!貂皮大衣却卖不动了...

央视财经 2020-11-22 20:30





近期,丹麦政府发现400例人类新冠病毒感染与养殖场里的患病水貂有关,并决定扑杀全国近1200座养殖场里的1700万只水貂。当地时间21日,丹麦数百名水貂养殖户开着拖拉机来到首都哥本哈根的街头,抗议政府的这一决定。


欧洲多国扑杀水貂的消息,也传到了国内毛皮产业的从业者这里。



1


丹麦数百名水貂养殖户抗议政府扑杀行动

△央视财经《天下财经》栏目视频


21日当天,数百名水貂养殖户的抗议声和500多辆拖拉机行驶的轰鸣声,打破了丹麦哥本哈根街头的宁静,养殖户们的不平和愤怒,源自于丹麦政府继续扑杀全国1700万只水貂的决定。 


此前,丹麦政府下令扑杀全国所有养殖水貂,以防范突变新冠病毒“貂传人”的风险,但因没有获得议会的多数支持,被指违反丹麦法律。19日,丹麦卫生部的一份声明称,“貂传人”变异新冠病毒“非常可能”已经消失,但首相梅特·弗雷泽里克森依旧为扑杀计划寻求法律依据。


目前,这一计划已获得议会多数支持,丹麦国内近900万只水貂已被扑杀,数量超过了全国养殖水貂总数的一半。与此同时,丹麦计划在明年12月31日前暂时禁止养殖水貂。丹麦水貂养殖户认为,政府的这一系列举动将终结国内的水貂养殖业。


近年来,随着人们动物保护意识的逐渐增强,欧洲各国都在陆续禁止和逐步淘汰皮草养殖,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则加速了这一进程。

  • 19日,爱尔兰农业部发表声明,要求国内仅有的三个水貂养殖场扑杀所有水貂,共涉及大约12万只,尽管这些水貂并未感染新冠病毒。


  • 自今年4月份发现全球首例养殖水貂感染新冠病毒以来,荷兰也已经扑杀了近一百万只养殖水貂。


  • 7月,西班牙政府也下令扑杀暴发新冠肺炎疫情养殖场里的水貂,数量大约也有一百多万只。


欧洲各国的水貂扑杀行动对皮草贸易造成冲击。世界上大部分动物皮草都产自欧洲,皮草贸易总产值约合1917亿元人民币。本月12日,
全球最大的皮草拍卖行“哥本哈根皮草”表示,尽管2021年皮草拍卖仍将继续,但公司决定逐步缩小规模,预计在2-3年内停止运营。


2


河北:国内毛皮价格应声上涨

河北省的肃宁县、蠡县是国内最大的毛皮交易、加工集散地之一,地球另一端扑杀水貂的新闻在当地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皮草服装和毛皮价格出现了怎样的波动呢?


△央视财经《天下财经》栏目视频


周六清晨,虽然是雨夹雪的天气,河北省蠡县东口村的水貂大集仍然开张了。气温骤降,对于当地做毛皮生意的人来说,意味着又一个旺季的来临。一大早,冒雨前来水貂皮大集市的商贩很快挤满了雨篷,开始交易。

“外国的貂被杀了”是这个集市最近热议的话题。即使早集的交易以国产水貂皮为主,消息一出,这里还是一下子变成了卖方市场

河北省蠡县东口村毛皮买家:买了十多条,好的皮毛每条都涨了六七十元。



毛皮商人赵鑫杰做进口水貂皮生意十多年,他告诉记者,国内市场最昂贵的进口貂皮中大部分来自丹麦。虽然水貂扑杀还没有影响国际拍卖会的进行,出货量也暂时没有变化,但今年疫情下原本进口量就比原来少,10月底消息一出,带动国内的原材料价格应声暴涨,部分品种涨价幅度一度超过40%,这两天才有点回落。


赵鑫杰说,国内水貂皮产量在2014年左右到达顶峰后逐年回落,2019年供应量已不足高峰时期的1/4;加上丹麦、荷兰等原料主产国纷纷传出放弃水貂养殖产业的消息,市场对毛皮价格上涨抱有一定期待。但业内人士表示,价格能否支撑住还要看下游需求。

河北省肃宁县皮革皮毛产业技术研究院名誉院长 解宇航:后期就看服装销售情况,如果销售好,服装厂补原材料单也会多,价格会持续一段时间;如果没有补单,证明服装没有卖,价格还会慢慢回落的。

 

3


皮草成衣价格小幅上调 仍处近年低位

随着我国北方大部分地区进入冬季,眼下正是一年当中皮草服装的销售旺季。然而,近期由于水貂皮价格的意外行情走势,让皮草服装从业者们倍感压力。


△央视财经《天下财经》栏目视频

河北省肃宁县某皮草服装企业负责人 韩江涛:心情跟坐过山车似的,谁也没想到会这样。貂皮服装主要的成本80%左右都来自原材料,现在服装也涨价了,我们现在压力非常大。


韩江涛在河北肃宁的貂皮加工厂已经开了20年,今年由于疫情原因,加工厂普遍原料备货本来就比较少,水貂皮价格的突然波动,让他们有些被动。而就在一公里外当地最大的皮草城市场,
部分貂皮大衣价格已经有所上调

河北省肃宁县某皮草服装店销售人员 裴女士:这件之前卖8000元,但是现在8000元连皮料都买不回来。貂衣原材料价格涨了,但是顾客的心理价位没上来,所以购买率肯定没那么高。


即使貂皮成衣价格小幅上涨,消费者短期购买热情不足,但目前的价格相比几年前动辄上万元的价格仍处在低位,消费需求有望进一步被激发,业内人士还在期待今年内销市场的表现,而外贸皮草企业则已经身处寒冬之中。


河北省蠡县某皮草服装加工厂厂长刘守宝的工厂,主要出口皮草成衣产品给俄罗斯和中亚多国,如今每天还是会接到来自北京雅宝路市场的订单,但数量比去年锐减9成。


国际经济形势不明朗,加上俄罗斯和中亚多国疫情管控不佳和原材料上涨等因素,过去一年能接1万多件订单的厂子,今年预计只有2000件左右,刘厂长不得不缩减工人数量。面临生存压力的皮草加工企业不在少数,天眼查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国内皮草相关企业注册量同比增速为-37.4%。国内唯一皮草上市企业华斯股份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同比减少40%。中国皮革协会预计,今年1到9月份,我国皮草产品出口量同比降幅超过40%。

中国皮革协会秘书长 陈占光:全球的皮草市场,整个表现处于持续的低谷期。皮草行业从去年开始有复苏的势头,但是非常遗憾,今年遇到了疫情,特别是随着疫情在全球蔓延,上升势头受到了比较大的打击。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和消费在逐步恢复正常,因此对国内的市场非常有信心。



转载请注明“央视财经”

你会关注



充电桩成“摆设”?不能充电、运营单位不知去向!相关厂家:又没花政府的钱...

紧急提醒!微信“清粉”,千万别再用了!

警惕!新增17例确诊病例!其中本土病例3例→

婚庆行业损失约379亿元!超四成年轻女性不结婚、不恋爱!这里出大招,将为新婚夫妇发4万元补贴...

内蒙古通报:确诊病例为环卫工人和住家保姆 行动轨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