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电影也需要一颗“咬死不放”的决心|专访《除暴》导演刘浩良

电影情报处 2020-11-22 21:33


作者 / 无念


情报君第一次见到刘浩良导演,是在《除暴》公映的一周前。

那时的他刚刚接受完上一家媒体的采访,一边抽着烟,一边在手机上快速处理着信息,见到我之后,很自然地伸出手与我打招呼。我注意到他外套里的那件橙色卫衣,在成熟和稳重的气质中增添了一种青少年特有的年轻和活力。
 
多家媒体的连轴转采访,还要准备第二天的首映,忙碌的工作并没有让导演展现出任何的疲惫感。相反地,在采访的全程中,他始终是主动且积极的,时而大笑、时而思考、时而严肃,似乎回到了当时创作时那种不知疲倦的兴奋之中。
 
刘浩良导演工作照(图源微博@劉浩良)
 
自己第二部担任导演的电影《除暴》就要公映了,说不紧张那是假的。“但更多的是兴奋吧。”刘浩良说道。
 
“这应该是我第一次以导演的身份面对整个中国市场。上一部《冲锋车》还是比较属于港产片,主要面对的也还是香港观众。但这部《除暴》完全就是第一次以导演身份面对这么庞大的市场,大家究竟会怎么想呢?我很好奇。”
 

如何做一部让观众相信的类型片?
 
《除暴》这个故事完全是诞生于一次被动的“意外”。
 
上一部《冲锋车》已经是五年前的作品了。在这期间,刘浩良写了两个剧本,但是因为各种原因,都还没有机会开机。后来,一次在跟“三爷”韩三平聊天的过程中,“三爷”问他有没有兴趣做一个90年代内地的警匪片,这个建议让刘浩良眼前一亮。“我个人对于没有做过的事情都是很兴奋的。”他几乎没有经过太多的犹豫:“来吧!”
 
《冲锋车》剧照
 
确定了方向后,便投入到找资料的过程中。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刘浩良几乎翻遍了他能找到的关于那个年代内地的所有重案资料和纪录片。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找竟“上了瘾”。
 
“你们都不敢想象,(那些资料)居然有这么多,特别是那些视频,很精彩的。其中有一个很出名的重犯,有一部关于他三个小时的纪录片,从他某次抢劫案,再到被抓后警察去审他,再到他枪毙之前最后一段话,这些全都有,看完是令人很震惊的。所以我其实是在找资料的过程中,越来越有兴趣了。”
 
虽然确定了大的创作方向,但是小的细节仍需要慢慢填充。90年代、内地、警匪类型,单独来看这些元素,似乎并不复杂,但如何将它们完美融合在一起,其实并不是一件易事,尤其是对于一位并不了解那个时代的香港导演而言。
 
“三爷曾说,‘国产犯罪片不紧张,香港警匪片太夸张’。如何创作一个让观众觉得信服的案件,同时还要有警匪类型商业片的感觉,这其中的平衡感,对我来说是最难的地方。”
 
为此,刘浩良举了个例子:“你现在在片中看到的贼的面罩,如果在现实生活中,他们可能戴个丝袜进去就打。但是,吴彦祖戴个丝袜,那能看吗?那个就是综艺节目了。那如果不真实的话,完全的类型片,《惊爆点》看过吧?里面的贼打劫是戴历任美国总统的头套的,看起来很酷很有型,但这完全就是戏剧性的夸张的创作。”
 
“所以,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两者之间(的状态)是什么?既想要好看,又想要真实,所有的美术、服装、道具,包括演员的表演,其实都是在找这当中的平衡感。”他补充道。
 

《除暴》的拍摄地是在广东的江门市,这是一个有近500万人口的大城市,市区内仍保留了不少上世纪90年代的古旧建筑风貌,这在大环境上提供了一定的有利条件。
 
但即便如此,美术还有道具组仍然做了大量的考证,以确保片中出现的所有场景,大到楼体外墙的远景,小到路边的标语,都是属于那个年代的东西。用导演的话说,他们是在做一部“古装片”——虽然没生活在那个年代,但只要准备充足,尽力还原,古装片也是可以拍的。
 
“好在我合作的团队也都很有经验,一直都是拍类型片的,所以知道应该怎么做。这过程难倒不难,就是花时间,需要慢慢打磨。”他顿了一下,接着说:“不过这就是拍电影嘛,也是它好玩的地方。”
 

如果没有遇到够水平的对手,
这样的人生不值得活
 
除了警匪枪战、双雄对决这样吸引人的标志元素,《除暴》的另一大亮点,自然落在了吴彦祖的身上。他上一部登陆国内院线的作品,还要属两年多前的好莱坞影片《古墓丽影:源起之战》。
 
这次,吴彦祖在片中饰演了一位凶恶的劫匪,这个角色不禁让人想起了那部经典的《新警察故事》,吴彦祖也凭借这部戏问鼎金马奖的最佳男配角。不少网友用《新警察故事》里的经典台词开玩笑来表达对本片的期待:“阿祖收手吧,外面全是警察。”
 
《新警察故事》截图
 
在刘浩良看来,选择吴彦祖来出演反派,完全是下意识的决定。
 
“剧本写完后,我拿给游乃海看,他看完后跟我说,你这个贼要很帅哦!我当时脑海中第一个跳出来的就是吴彦祖了。”导演笑着回答道:“而且,我选吴彦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个戏是定在内地南方,如果由吴彦祖来演内地人,观众们似乎都很接受,比如《滚蛋吧!肿瘤君》,大家的评价都很好。再加上他自己对这个故事也很有兴趣,于是就一拍即合了。”
 
和吴彦祖对戏的是公认的演技派王千源,近几年频繁地出现在大银幕上,自《解救吾先生》后贡献了不少经典角色,有警察也有罪犯。而刘浩良对他在《解救吾先生》中的表演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对我来说是世界级的表演。”
 
定下演员后,下一部就是对演员的指导了。拍摄过程中,刘浩良反复告诉吴彦祖,不要觉得自己演的是个坏人。对于这个角色而言,导演需要的不是他作为劫匪张牙舞爪十恶不赦的一面,而是要更多地展现出他人性中复杂的一面,他对于打劫这件事的“游戏”态度,甚至要多展现他作为儿子和丈夫时真情流露的一面。
 
至于王千源,导演和他在表演上也有过很多的沟通。因为这部片是按照“先抢劫,再抓贼”的先后顺序进行拍摄,有场戏导演觉得王千源的表演有些平淡,缺乏了一点紧张感,但是最后,导演还是被说服了。“他是对的。你想,一个对贼‘咬死不放’的警察,这么多年来就做这一件事,他不可能是着急心切的,因为着急抓不住贼。”
 
刘浩良透露,在这过程中,迈克尔·曼的《盗火线》给了他很多灵感。他希望自己的这两个角色也是很冷静、很专业的,劫匪把犯罪当作是游戏,而警察也把抓贼这件事当作唯一的执念。他们之间,除了敌人这样的对立关系,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惺惺相惜的体现。
 

导演告诉情报君,台湾作家杨照在解读海明威时的一个观点给了他很大的启发:“如果一个人的一生没有遇到够水平的对手,这样的人生是不值得活的。”
 
“所以我一定要找两个彼此很匹配很了解的演员,最强悍的贼就一定要配最厉害的警察,反过来也是如此。而且,我需要这两个人,即使身份对调,观众也不会觉得违和。”
 
刘浩良说得没错,当时第一版预告刚出来时,就有网友评论道,觉得王千源的形象也很适合贼,同时也有人想看吴彦祖版的警察。而这,恰恰是导演需要的效果。
 
“最懂贼的警察肯定是最厉害的警察,最懂警察的贼也肯定是最厉害的贼,所以我需要他们两个角色都能演。其实这种尝试不是第一次,早在尔冬升的《枪王之王》里就遇到过,对于古天乐和吴彦祖谁演警察谁演罪犯,众人争论不休,而这恰好是有意思的地方。”
 

为此,导演在片中特地安排了一场俩人分别看录像的戏,当时正放的是吴宇森导演的《喋血双雄》。
 
“吴宇森对我们这一代香港导演来说,完全就是精神导师一样的存在。当年就是因为看他的片子看到热血沸腾,所以才想做电影的。如果要说从他的作品中学到了什么的话,我觉得那就是他把男人之间的那种‘浪漫’描绘的很透彻,这种关系无关善恶正邪,也无关爱情,就是一种惺惺相惜的感情,这是很可贵的。”

 


当导演七年,至今不习惯“导演”一词
 
刘浩良导演微博简介的第一句话是:“作品”两字不敢当。
 
到目前为止,做编剧二十余年,担任导演也已经有七年,多次提名香港金像奖。从“金牌编剧”到“新人导演”,刘浩良坦言,直到现在仍然不习惯“导演”这个身份。
 
“我发现在香港,很多和我一样担任了多年编剧然后转去做导演的,都有一个奇怪的特点,就是我们都不习惯‘导演’这两个字。因为在香港做编剧,我们都认为这是一个‘服务导演’的工作。像我合作过的那些大导演,尔冬升、陈嘉上、杜琪峰、庄文强等等,在我心目中,这些人才是导演,我们还要再努力很久才能成为像他们一样的导演。”
 
说这番话的时候,能感觉到刘浩良语气中的那份真诚,以及他谦虚自省的态度。在他看来,“导演”两个字是如此神圣,目前的自己距离理想中“导演”的状态,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所以,刘浩良才会说:“我从来不敢把我拍的电影称作是‘作品’,因为是真的不敢。”
 
截图自刘浩良导演微博
 
对刘浩良而言,这种“不习惯”更多地是来自于心情上的,身份的转变意味着职能的变化,同时,所肩负的责任也就更多。刘浩良直言:“对我来说,只要这一次比上一次有进步,我就觉得有所收获了。”
 
“不过,”他顿了顿补充道:“从编剧转到导演最大的差别,我觉得就是不能再从剧本去想这个故事,必须要从画面去想,它的调度、影像,整体应该是怎么样的。我现在也还在调整这样的的变化,有时候一天拍完回去也会想,今天拍的是不是都是错的。”说完,导演也笑了起来。
 
在聊天的过程中,刘浩良多次提到了那些此前他曾经学习过的前辈导演。对他而言,他们不仅是工作上的合作伙伴,更是专业上的指导恩师。在尔冬升导演的公司训练多年,虽然也没少“挨骂”,但多年的片场积累和训练,可以说也早已练就了一身的武艺。在香港竞争激烈人才辈出的演艺圈里,若想拥有一席之地,这样的苦是不得不吃的。
 
“态度。”回忆起那段往事时,刘浩良意味深长地说:“还是态度,这是我觉得那些前辈教给我最宝贵的东西。”
 
“那时候,经常写到夜里两三点,结果走的时候发现尔导也在写。我就在想,人家已经拿了多少金像奖了,早已是功成名就的大导演,还这么努力。那我觉得,不要谈什么才华,你连努力都还够不上呢。”
 
《枪王之王》尔冬升导演工作照,
本片的编剧之一是刘浩良
 
“除了尔导,游乃海也是一个很厉害的人物。当年我们合作写《三人行》,杜导从早上十点拍到晚上吃饭前收工,然后我和游乃海,还有一个麦天枢,就是《树大招风》的编剧,我们晚上回去继续聊剧本,从六点聊到大概两三点,聊完后回去,第二天六点又来继续聊,就这样持续了三个月。有一天他跟我讲了一句话:还没想够。我当时就很惊讶,都已经这样了还没想够?”
 
游乃海对于电影编剧的这份态度和执着令刘浩良感到惊讶,同时也很感动。他曾经问过游乃海,当编剧最重要的是什么?游乃海的答案是:“死想烂想,就是要一直想一直想。”这种精神就是一种“咬死不放”的信念,也体现了创作者的某种态度。而电影里的这个概念正是来源于此。
 
尽管刘浩良导演始终谦虚地表示,自己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但从和他聊天的神情中能够感受到,对于电影那份最真挚最纯粹的热爱,这种感情也支撑着一代代香港人,将电影作为自己的终身事业和无上使命,投身于此,无怨无悔。

 


前辈叮嘱的教诲,

继续传给现在的年轻人

 

目前刘浩良是香港电影编剧协会会长,面对如今的年轻创作者,作为前辈的他也有一些值得分享的经验。
 
“我一直跟他们说,要动笔写,不要只是停留在想的阶段。没有写出来的东西,其实就等于不存在。”
 
的确,对于尚且经验欠缺的年轻人们而言,把自己的想法落实到文字,只是第一步。但是没有这第一步,后面的一切想法都只是空中楼阁。而恰恰是这第一步,足以考验年轻人对于创作的毅力和坚持。
 

至于那些从编剧转去做导演的年轻人,刘浩良导演同样有几句值得分享的宝贵经验。他笑着说,这些经验也是以前尔导、庄导分享给他的,如今他也会拿来告诉现在的年轻创作者们。
 
“第一,在现场要相信你的直觉,这是陈嘉上教的。这个直觉不是没理由的,因为它就等于你过去的经验,如果你觉得有问题的,必须要说出来。”
 
“第二,很现实,也很简单,但是其实很难做到的,庄文强教的,就是尽量晚喊‘卡’。听起来很容易,其实并不容易做到的。”
 
“第三,要有勇气喊再来一条,这是尔导说的,但其实也很难的。你面对演员时,那个压力是很大的。因为演员有时候就会问你是什么问题,你要给他一个理由,但是又找不到理由,因为那个感觉就是不对。”
 
刘导甚至还开玩笑地说起了其他导演的小八卦:“这件事上,郑保瑞导演就很直接地说,不一定要有理由啊,你觉得不对,就让他们再来一条咯。”说完他自己也笑了出来:“不过我也很幸运,目前合作的演员都很好,也很配合。”
 
这几条经验看上去似乎都很轻松,但其实却是一代代导演通过无数次的累计和尝试换来的。某种程度上来看,这几条“金句”也凝结了电影兼具艺术品和商品的属性。
 
一方面,艺术需要艺术家有自己的直觉,对待作品有一定的敏锐性;另一方面,电影不仅需要灵感,更需要创作者多年如一日的训练和积累,在无数次的重复、喊“卡”和失败中打磨,并选出最合适的一条。没有人生下来就是成熟的大导演,但经过训练和积累是可以让自己变成熟的,这点不会有错。
 

对于未来的创作方向,究竟是继续类型化的创作,还是转向尝试现实题材的故事,刘浩良导演表示,一切随缘,并没有一个规定的路线。“但是要看故事的体量、也要看项目的推进程度、还要看意向演员的档期,各种因素在一起,才有可能促成一个好的结果。”
 
电影评论家大卫·波德威尔在评价上世纪的香港电影时,曾用“尽皆过火,尽是癫狂”来形容,然而这样的评价放到如今来看,多少有些过时。这也是刘浩良在创作中一直在解决的问题:如何拍一部让观众相信的类型片?
 
《除暴》这样写实的商业类型片,究竟能收获怎样的市场前景;未来的警匪类型片,又会有怎样的发展可能。面对这些问题,刘浩良导演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无论怎样,时代在发展,观念在变化,而创作者们能做的,除了顺应时代创作以外,还需要一颗“咬死不放”的决心。
 
而这,或许才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过时的至上准则。
 




商务合作 请联系:

15201655723(微信ID)

约稿 请联系:

yinkai315(微信ID)

转载/加入社群 请联系:

Reyazzzzz(微信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