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小宝是个什么样的人?

六神磊磊读金庸 2020-11-22 21:35


文/六神磊磊

韦小宝并不很喜欢耍宝,除非他另有目的,比如为了取悦主子,或者是故意麻痹敌人。

把他理解为一个白鼻子小丑就错了,大错特错。他偶尔也扮小丑,但那是有选择性的,比如在谁面前扮呢?康熙。

两人有段对话。

康熙道:“好!就算你不是大白脸奸臣,你是白鼻子小丑。”

韦小宝……登时松了口气,忙道:“小丑就小丑吧……”

在皇帝面前扮小丑,能算真的小丑吗?你敢瞧不起这样的小丑吗?人家可是大大的聪明人。

换了平时,他可不是小丑。比如他当钦差大臣去扬州,在当地的官员面前,他还扮小丑吗?看两句对话:

韦小宝兴高采烈,道:“你说戏子扮了我唱戏?”

(布政使)慕天颜道:“那自然要一个俊雅漂亮的小生来扮韦大人了,还有些白胡子、黑胡子、大花脸、白鼻子小丑,就扮我们这些官儿。”众官都哈哈大笑。

你看,在这些地方官员面前,韦小宝摇身一变,不但不是小丑,而且还是“俊雅漂亮的小生”,那些官员说自己才是小丑。

可别真把韦小宝当成一个时刻滑稽搞笑的小丑。

再说圆滑。韦小宝很圆滑,但圆滑不是他的目的,而是手段。他的圆滑不是为了显得聪明,而是为了趋利避害。

要了解韦小宝的一切动机,都必须牢牢记住“趋利避害”这四个字。这是他的总纲领。只要能够趋利避害,他可以吹牛拍马、见风使舵、屈膝降敌,当然也可以大义凛然。实在被逼到墙角了他还可以赌,孤注一掷。但总之一切都是为了趋利避害。

这是他的底层性决定的。绝不要以为韦小宝无时无刻不在搞笑,错,他只是无时无刻不在算计而已。这才是把握了韦小宝的神髓。

为什么要算计?因为生活艰难,资源紧缺,不得不算计。也许比别人多算计一步,就能多吃一口饭,或许少挨一顿打,这是生存需要。

你去对比韦小宝和段誉,就会发现韦小宝步步算计,而段誉步步都不算计,随遇而安。何以会这样呢,因为韦小宝长期生活在物质匮乏、没有安全感的环境中,而段誉不是,他再狼狈也是王子,韦小宝比不了。一个是建设者,一个是接班人。

并不只是韦小宝算计,他身边地方的一切人都算计。他妈韦春芳也算计,如何偷客人的一碟火腿,如何偷客人的半壶酒,等等。丽春院的老鸨也算计,随时都在算计如何多搞客人的钱。

一切算计都是因为稀缺。索额图也算计,康亲王也算计,他们算计的就不是一盘菜一口酒了,而是权力。权力永远是稀缺的。

除了趋利避害,韦小宝偶尔也会做一些出格的、不大理智的事情,闯一些祸事。那是为了什么呢?发泄。

比如他辱骂沐王府的白寒松,两个人素不相识,第一次见面,骂人家干什么?因为白寒枫样子显得贵气,“穿一袭青绸长袍,帽子上镶了白玉,衣饰打扮像个有钱人家的子弟”。

而韦小宝“出身微贱”,所以“最恨有钱人家的子弟”,他就要骂白寒松发泄。这是一种源自生活的对更高阶层的敌视,需要发泄。

如果没有了这种底层感,韦小宝就不像韦小宝了。拍剧也好,拍别的什么也好,一定不能把他当成纨绔子弟去理解,他不是妓院里的段誉、杨过,而是妓院里的韦小宝。因此黄晓明怎么努力演都不像。

再说说韦小宝的痛苦。他几乎没有道德痛苦,只有生存痛苦、人格痛苦。对比他的师父陈近南就会发现,陈近南充满了道德痛苦,因为陈是一个有修养的人,是一个准知识分子,有高层次的精神活动,所以有道德痛苦、人文痛苦。而韦小宝几乎没有。

韦小宝的痛苦一是生存上的,二是人格上的。何谓人格上的?就是他有被人轻贱和瞧不起的痛苦。你如果瞧不起他,侮辱他,他就会痛苦和愤怒。

茅十八骂他“小杂种”,他就暴怒,要拼命。在书上其实韦小宝时常“大怒”,金庸别的男主角像郭靖杨过令狐冲都没有这么多“大怒”,可是韦小宝却有,大都是因为自卑感挥之不去,总感觉自己被人瞧不起。

他非但不肯扮小丑,还很渴望被当成大人对待,想要体面和尊严,希冀得到别人的认同。别忘了他同时还是一个孩子,孩子同样渴望被当成大人对待。

别人把他当朋友,他是很高兴的。茅十八在江湖上吹嘘他是小白龙,他就高兴。他很有死要面子的一面,明明不会骑马,却和茅十八吹牛说经常骑。康亲王要送匹小马给他当礼物,他不高兴,说自己爱骑大马,这都是渴望得到认同和尊重。

他抄鳌拜的家发了财之后,大撒银票,给侍卫、同僚、下属都很舍得花钱,银票总是几千两几千两的给。这一方面是他会来事,懂得做人,另一方面其实内心深处他也是用银子购买尊严、购买友谊。这和他总想回扬州开丽夏院、丽秋院、丽冬院是一个意思。

之前说韦小宝几乎没有道德痛苦,而他唯一的道德痛苦,就是被迫做违背义气的事时,他很痛苦。康熙让他去灭天地会,他就产生了道德痛苦。他这个人别的节烈廉耻都没有的,什么华夷之辨都没有的,没有任何道德的条条框框,但唯独一个“义”字看得挺重。

为什么唯独重“义”呢?除了说书先生的熏染,这还是和他的底层性有关,因为在艰辛的底层,别的道德杠杠都没用,只有义气最有现实性。大家要生存,一方面固然要拼命算计,另一方面却也还要靠“义气”,互相声援和救济。

这就和《水浒》里好汉为什么往往不讲什么忠烈、仁爱、宽恕,唯独爱讲一个义气差不多,忠孝没有现实性,而义气有现实性。

韦小宝对华夷之辨毫无兴趣,他明明是扬州人,经常听家乡老人说起过“扬州十日”之惨,却没什么感觉。那是因为在当时的社会,从来没有能力在最底层人群中进行爱国主义教育,顶多能在读书人群体中进行一些,而对韦小宝这个阶层完全无能为力,渗透不下去,普遍的状况是国不知有民,民亦不知有国。

所以韦小宝毫无反清精神,更没有后来底层群体的民族主义劲头。只有一个“义”字他是认的。他对康熙也不是忠,而是义。

精明、圆滑、猥琐、自卑而又讲义气,韦小宝就是这样一个混合体。

因为电视剧,大家都在说韦小宝不是猴子。其实假如非要拿猴子如孙悟空作对比,你就会发现完全不同,他和猴子恰好相反。

韦小宝是一个极度适应中国社会的个体,而猴子是一个极度不适应社会的个体。韦小宝看似精明其实也精明,而猴子看似精明,其实却很单纯,很好糊弄,稍微有点社会经验的人一骗他就信了。

这就是为什么两个人同样到了最高权力中心,韦小宝如鱼得水,官越做越大,猴子却格格不入,连个弼马温都做不成,最后还闹得要决裂,和朝廷打得稀里哗啦。

把韦小宝弄成猴子,不但是不了解韦小宝。

其实也是不了解猴子。

-完-
往期文章
《红楼梦》和《鹿鼎记》,原来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