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安全套引发的故事

电影最TOP 2020-11-22 21:38
昨天B站举行一年一度的影视区UP主聚会,一天内青岛上海跑了个折返,认识新朋友见了老朋友,大家畅所欲言很有收获,来张大合影,说是认脸会,却全封着B站专属口罩。


前天写了《除暴》,有同学说精彩有同学说一般,这都太正常了,电影这玩意本来就很主观,豆腐脑咸的好?甜的好?价值判断没有标准答案,还有人认为《教父》拍得一般呢。

别动不动就喷别人收钱捧臭脚,“和我一样就是理中客,不一样就是恰烂饭”,成年人要远离这种幼稚的二极管思维,哥真不缺那每张票两块钱分成,优缺点我都写了,看不看选择在你。

今天聊万玛才旦导演的《气球》,这一系列海报做的挺有意思。


海报上写着:信仰与现实如何抉择?

这句话就是万玛才旦所有创作的内核,关注宗教与世俗交接的灰色地带。

这几天有个藏族帅小伙突然爆红网络,论颜值的话,万玛才旦年轻时也不遑多让,大家围个观:


万玛才旦最初是搞文学的,进电影学院之前已发布过小说,所以他作品中才会有那么强的文学性,什么是电影中的文学性呢?定义比较绕,你可以大致理解为“重刻画而轻表达”。

比如17年的《塔洛》,一个单纯牧民怎么面对纷繁复杂的世俗世界,万玛才旦没有用台词或旁白直接表达塔洛怎么想,而是用剃发、雪山、摩托车以及酒来营造模糊朦胧的诗意。


文艺片经常体现的诗意,其实就是所谓的文学性,陈凯歌虽然被人喷不会讲故事,但他是掌控诗意的高手,毕竟从小就舞文弄墨。

万玛才旦刚出了一部短篇小说集《乌金的牙齿》,《气球》就收录其中(还有撞死一只羊与塔洛都在),为了写影评我特地买了本,比较一下文本与影像的异同。


藏族演员数量不多,阵容还是那几个人,扮演男主达杰的金巴,女主卓嘎的索朗旺姆和妹妹的杨秀措。

索朗旺姆就是《撞死一只羊》里的风韵老板娘,她长得太美了。


万玛才旦的影像风格多变,《塔洛》是黑白,《撞死一只羊》迷离浓烈,而《气球》偏日式清新,上面是北野武《那年夏天宁静的海》,是不是很像?


剧情非常简单几句话就讲清楚,牧民达杰的两个鬼马儿子偷偷拿了父母的安全套,导致母亲卓嘎怀孕,而他家已经有了三个娃儿,卓嘎不想要,但达杰坚决不同意,由此引发的一系列冲突。


万玛才旦的作品故事性大多不强,节奏较慢,我下面结合小说与电影两种文本来聊。

小说是怎么安排的呢?两个层面交织并进:配种与生育。

开篇达杰要给羊群配种,他念叨着最近藏区的公羊都不太行,得找一头新疆种羊,这个情节暗指封闭系统面临的困境。

小说里用了大量的笔墨讲羊配种,但电影不能这么拍,一是没什么戏剧性,二是条件不允许,导演好像说过拍摄时不是交配季节


但一部丰满的电影必须有个B故事,于是导演就放大了卓嘎的妹妹卓玛,她是寺庙里的尼姑,小说里这个人物较工具,但在电影中被放大。


我们来看看电影是如何开篇的,两个孩子坐在不远处,镜头隔着安全套像蒙上水汽,父亲达杰和爷爷正在聊为羊配种的事儿,然后孩子过来,达杰一瞅安全套就怒了,拿烟把两个“气球”扎破。


三、四分钟,电影的主线与人物基本交代完毕,好的艺术片也许时间轴线进展慢,但内容纵轴一定是丰满耐琢磨的。

导演没有交代时间背景,但从达杰的直板手机揣测,应该是05年前后(藏区的设备更新会慢一些),卓嘎是个很贤惠的妻子,大儿子在县城上初中,两个小的调皮活泼,一家人日子过的紧巴巴但很幸福。

同时也很“性福”,卓嘎有天去诊所领安全套,说俺家那口子太猛,几乎每天都要,就像头公羊,谈话间甚至带着些“炫耀”,但诊所刚好没了备货,女医生就把自己的一个给了卓嘎,此处的构图带着“偷窥”的意味。


然而就剩一个,还被俩臭小子又偷偷拿走,他们的目的是跟朋友换哨子,看着小伙子直接“开箱”吹气球真有点心疼他,上面好多油啊!千万不要让小演员留下什么心理阴影.....


但这个情节其实有些不合理,达杰既然知道儿子喜欢偷拿安全套吹气球,肯定会预警妻子,然而卓嘎还是放在枕头底下。

达杰的欲求排山倒海,卓嘎拗不过丈夫就冒险试了一把,没想到真的怀孕了。


除了主线还有妹妹卓玛那条线,她的出场是从寺庙回家,但没直接奔家去,而是先跑到县城中学找达杰的大儿子江洋(也就是她侄儿),此时刚放假,就想带着侄儿一起回去。


在学校,卓玛碰到昔日的恋人,他刚调到中学当语文老师。

这个举动就很可玩味了,江洋并不知道小姨要来接,而从回家后卓嘎的反应看她也不知道,那卓玛为什么去呢?导演没明说,但可以合理推测,她就是想来“偶遇”前男友。

卓玛在全片中一直是个虔诚的教徒,姐姐想打掉孩子时出来苦劝,说你这样违背了神的旨意。


而卓玛自己,却忘不掉世俗情缘,前男友送她一本自己写的小说,姐姐看到后很生气扔进了火塘(她认为是前男友导致妹妹出家当尼姑),卓玛冒着被烧伤的风险把烧着的书取出。


这些情节都是原著小说里没有的,从中能看出万玛才旦的巧思,只忠实于原著可拍不出好电影,需要相当程度的再加工。

我查了下西藏生育政策,2000年前后城镇居民可以生二胎,农牧民不受限制,卓嘎不想生第四个孩子,并不是违反政策,主要原因是经济,现在养仨孩已有些拮据,再来一个会陷入困顿,大儿子江洋可能要辍学,当家才知柴米贵。


达杰坚持留下孩子是因为宗教。

有个关键情节我刚才没提,某天放羊时,达杰的老父亲突然猝死(书上说是摔倒),达杰就去问上师,父亲的亡灵会转世去什么地方。


上师也不知道咋算的,就说还会回到你们家,没多久卓嘎就怀孕了,所以全家人都认为这是天意。


这事儿很扯吧,但达杰有他的“论据”,大儿子江洋生下来身上长了个大黑痣,而他奶奶身上也有,这就被看做是转世的“铁证”梦境中两个孩子把哥哥的痣从身上“拿”了下来,光着屁股在沙地上奔跑,这一段真是诗意极了。


世俗化是个全世界范围内的大问题,藏民的政治身份当然是中国人,但他们的相当一部分生活准则是宗教化的,世代流传的信念很难说变就变。

卓嘎很郁闷,万玛才旦用了许多风格化镜头表现其矛盾心境。


达杰情急之下打了卓嘎一巴掌,院子里那场戏刻画出二人心理上的裂痕。


最后孩子生没生下来呢?小说跟电影里都没明说,卓嘎自己跑到医院,正动手术时达杰与儿子进来,她痛苦得流泪。接下来姐姐与妹妹一起回寺庙,我推测也许是打掉了,她们一起去寺庙赎罪,毕竟是个小生命。

打或者不打,都是痛苦的抉择,没有答案。

此处要注意个细节,假设卓嘎打掉了孩子,但在送别时,达杰并没有表现出生气,而是充满担心,这说明就算心里堵得慌,也并没影响他对妻子的感情。

片尾达杰去县城把怀孕的羊卖掉,并买了两只气球给儿子,两个小朋友欢快得在沙地上玩耍,成年人的纠结,这些幼小的心灵还不懂。


气球是全片中最重要的意象,它代表了什么?是欲望与神性的综合体。

欲望好理解,红彤彤是世俗之欲,气球总是向天上飞的,指向宗教神性,而人的肉身是现实的、沉重的,红色气球就像是片中每一个挣扎的个体。


《气球》是万玛才旦的回归之作,比纯玩诗意的《撞死一只羊》容易理解,但还是不太适合普通观众,如果你只是想娱乐一下,那《除暴》更合适。

再次强调:《气球》不是部商业片,你得对万玛才旦的路数有了解才会喜欢。

要是对文中讲的这些诗意啊、象征啊有兴趣,那就在我这儿买票:
收工。


今天推个“韩式泡菜”,我不太经常吃泡菜,没主动买过,我媳妇喜欢,她说这款你尝尝非常好,果然是我吃过最爽口的,辣度也适中,30多块两大罐400g,可以吃挺久,非常推荐!

往期周末佳片精选:
这部电影长在我的审美点上
华仔也救不了这部电影
大家都很尽力,但就是不好看
我去影院看了部国产恐怖片
果然是个王炸!!
国庆档的惊喜竟然是这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