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货人卖假货,打假人被打假,请救救电商直播!

文化产业新闻 2020-11-22 22:02

文章来源:文化产业新闻

作者:齐文慧

美编:白姝


近日,#汪涵李雪琴李佳琦被中消协点名#、#辛巴所售燕窝被检测为糖水#、#汪涵直播带货翻车#、#李雪琴直播间数据注水#等话题占据各大平台热搜榜首。在对假数据、假货深恶痛绝之余,号称“打假第一人”的王海再次进入大众视野。


打假,人人支持;假货,人人喊打!


这个世上就有这样一群人,专以高额索赔金为目的进行打假,他们的工作就是不断买假货,再用收集来的证据起诉,目的是拿到法律规定的十倍赔偿。


近几年,电商直播迅猛发展,商务部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电商直播超1000万场,活跃主播数超40万,观看人次超500亿。


而在疯狂增长的背后,却是乱象丛生。假货,假数据,真水军……让消费者对电商直播这个领域望而却步。在此情况之下,职业打假人能否遏制住这一乱象?




电商直播带货“后患无穷”?


近日,中国消费者协会利用互联网舆情监测系统,对10月20日—11月15日期间相关消费维权情况进行了网络大数据舆情分析。


报告指出,在此期间内共收集“双11”相关“消费维权”类信息14296274条,日均信息量约53万条。其中,“直播带货”类负面信息超33万条。


图:“消费维权”日信息量


直播带货的相关“槽点”主要集中在明星带货涉嫌刷单造假,售后服务满意度低、体验较差两个方面。与此同时,中消协在报告中直接指出汪涵退款率高达76.4%,李雪琴直播数据造假,李佳琦买了不让退货等问题。


虽然事后各方都积极做出回应,但可悲的是,在目前的直播产业链中,对数据造假的自我约束机制是比较薄弱的。“直播销售不过亿,不好意思发战绩。”参与各方已经形成了对数据造假的“默契”。



在电商直播真假难辨的情况下,打假成为抖音、快手等平台内容创作生态的一部分。打假人以各大平台上的各式网红产品以及内容虚假的视频为打假的对象,通过更加内容化和娱乐化的形式进行打假,从而积累粉丝,赢得流量。



对于这部分打假人来说,索赔不是最重要的,积累粉丝,从而接商务广告和进行直播带货才是他们主要的盈利模式。据了解,一位抖音超过300万粉丝的打假博主,星图平台上广告报价是35000元甚至有些内容很有创意的达人报价可能达到十几万元甚至20万元。



打假人——高风险+高收益的行业


1995年,《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刚刚正式施行,规定买到假货可以“退一赔一”。新出台的法律让当时在北京自学法律的王海看到了机会,他用两副假冒索尼耳机成功索取双倍赔偿,并且一举成名,成为“打假第一人”,并从此走上了职业打假这条道路。


此后,王海开始从事专业打假工作20余年,并开设个人打假维权热线,免费为全国各地的消费者提供帮助,同时也获取了巨大利益,有媒体报道称,早在2013年,他的个人资产已经过千万。



现如今,职业打假人大致分三类:第一类是公司化运作,王海就属于这种;第二类是合伙,三五人为多,分工明确,找目标、打假、打官司,然后分成;三是单干,散兵游勇,一般就是找超市的过期商品之类的,每月赚几千块零花钱。


有的打假人凭一纸诉状将问题产品告上法庭,通过法律手段获得赔偿;有的接受商家的高额赔偿费“私了”;有的接受企业委托打假,赚取高额的“雇佣费”;有的只为“吃货”,用假货来威胁商家,退款不退货……



被打假的打假人


不得不承认,职业打假人在保障消费者权益、整顿行业乱象等方面做出了突出贡献,但这份职业是否真的能被定义为“高尚”,还存在许多争议,毕竟,打假人的最终目标,还是靠打假获得的高收益。


职业打假和敲诈勒索,只在一瞬之间。


2019年,上海宣判了一起职业打假人敲诈勒索的案件,被告人威胁当地超市及教育培训机构,不给“顾问费”就投诉举报,一共敲诈了5.6万余元。最后王某被判刑三年三个月。


今年5月,杭州逮捕了一个靠着打假进行敲诈勒索的团伙,专门在超市寻找过期商品,再向超市索要钱财。此团伙共23人,并且团伙内部实行半军事化管理,涉案金额上千万元。


当然,打假人也可能竹篮打水一场空。


今年9月23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了一则民事判决书【(2020)京民再101号】,一起2015年的职业索赔案件,最终以不予支持职业打假人的十倍索赔宣告终结。


此案历时五年,经三级法院,三审告终,期间反转再反转,一度支持了职业打假人的十倍索赔,核算共1075000元,最终判决结果回到一审判决的不予支持赔偿,尘埃落定。打假人期待的百万索赔,终成黄粱一梦。



此外,职业打假人们也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行政司法资源的浪费,毕竟普通人如果要发起诉讼,可能前面还排着很多职业打假人的案子,普通人没有那么多时间精力,最后不了了之。


很多打假人不仅没有解决假货的问题,自身也变成了需要解决的严重问题。某些打假人通过钻法律的空子、瞄准企业很小的疏忽,甚至不惜栽赃陷害来打击那些珍视商誉、合法经营的企业,从而榨取利益。而那些真正需要打假的地方,如职业造假者的地下工厂、售假网络、城乡结合部市场、农村市场、C2C小店等,因为风险高、获利低,得不到打假人的“青睐”。



随着打假风盛行,职业打假人也开始招学徒、卖课程,收费从十几块到上千块不等。




结语


在热度与流量的侵蚀下,主播带货“翻车”事故频发,打假人被“打假”也是常见。现如今,直播电商已经不是单纯的营销活动,而是广告、娱乐和营销的混合业态,并且市场规模已破万亿。


庞大的市场规模背后,更需要规范和进一步发展。在政策更加健全、监管更加严格的同时,希望正义的打假人多一些,把耗费在“歪门邪道”打假的时间和心思用在服务广大消费者和日常监督上。


部分资料参考:人民网;中国消费者协会;燃财经;虎嗅APP;唐唐频道;市监沙龙



END



往期精彩(点击文字阅读)



招募小伙伴啦

▼▼▼▼▼▼▼▼▼▼▼▼▼▼▼▼▼▼▼▼▼▼▼▼▼▼▼▼▼▼▼▼▼▼▼▼▼▼▼▼▼▼▼▼▼▼▼

1. 有丰富的写作经验,功底扎实,掌握新媒体稿件撰写技巧。

2. 广告招商、自媒体运营达人。


或是——写作和新媒体经验缺乏,

但是,热爱文化产业相关专业的在校学生,

我们可以手把手教你写爆文!玩转新媒体!


添加主编微信sure809,并附自我介绍和加入初衷,等你一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