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读 | 三个女孩的成长故事

半月谈 2020-11-22 22:05

 作者:Halk

来源:《品读》2020年第11期

关爱比花更美丽——

9岁女孩叶子的故事

那是一个周末的黄昏,9岁的叶子跟妈妈一起走进南京路上一家餐厅。

刚刚落座,叶子就看见一个大她许多岁的女孩抱着一大束花向这边走来。大女孩穿的布裙上有一圈玫瑰花朵,一走动,裙子上的那些玫瑰便鲜活起来,使她浑身上下洋溢着一种动人的魅力。叶子看得有些发痴。

大女孩停在邻桌一对情侣身边:“先生,给你的女朋友送枝花吧?她看上去好美啊。”说着,她腾出一只手举着一枝火红的玫瑰递到那个绅士派头十足的男生面前。就在这时,不知什么原因,男生对面一直埋头进餐的女生蓦地站了起来,不偏不倚,她的手刚好撞上大女孩怀里的花束。

太突然了,那卖花的女孩几乎没来得及反应,一大束花已经摔在了地上。当她飞快地弯腰拾起时,叶子和妈妈都注意到刚才水灵灵的花瓣已染上了些许污渍。

“哦,对不起。”突然起身的女生一脸歉意。

“快去洗手间洗一下吧,也许还售得出去。”绅士模样的男生很同情地建议,“以后可要小心点哦!”

卖花的女孩似乎什么也没有听到,她呆呆地站在那里,眼神哀哀的,让叶子想起童话里卖火柴的小女孩。

叶子看了看妈妈,妈妈正爱怜地看着那女孩,她是否想起了自己贫寒的童年?

叶子突然离开座位,跑过去大声说:“这花卖给我们吧,我和妈妈都喜欢!”同时转向妈妈,说,“对吧,妈妈?”


卖花的女孩惊喜地看着面前这个小小的女孩——她仰脸儿望着她,一双眼睛明净如水。

“真的吗?”她伸手递花,但旋即又缩了回来。“可是……”她看着已经有些脏破的花,又看看仿佛晴空般澄净的叶子,犹豫地望向叶子身后——刚好与叶子妈妈正投向女儿赞赏和鼓励的目光撞上。

“谢谢你,小妹妹,真的谢谢你!”女孩想了一下,然后从满怀的花束里挑出一枝完好、娇艳的玫瑰,送到叶子手里。“这个送你,不要钱。这束花我要留给我自己。”她转身走出餐厅,那好闻的花的香气还淡淡地弥漫在餐厅里。

叶子不知道,那位课余在上海打工挣学费的女孩,还是第一次送花给人;叶子也没想到,那女孩就在准备将花束递给她的一瞬间明白了一个很重要的道理:关爱比花更美丽。


温情的红雨伞——
10岁女孩彭博的故事

那天从清晨起就阴沉沉的,气象预报说会有雷阵雨,所以出门时彭博就带了伞。下午放学时果然下起了雨,彭博走出教室撑开那把漂亮的红雨伞,为自己“未雨绸缪”的准备小小地得意了一下。已经上5年级的小彭博很少在这些小问题上让大人操心的。

她举着伞往家走,雨点敲击伞面的“嗒嗒”声令她心情愉快。在离家大约只有50米距离的时候,一个看起来比她稍大些的男孩子经过她身边,他没有伞,身上已经被淋得精湿。

“喂,”彭博叫住他,“你打这把伞吧,我家已经到了。”彭博说着把伞给了那男孩。

男孩以一种吃惊的表情看着她,结结巴巴地问:“我怎么还你伞?你住几号楼?”

雨还在下着。彭博一指前面:“3单元9号,不过你不用特意来还,我家还有好几把伞。”说着一转身跑进雨中。


两天后的傍晚,彭博家的门铃响了。她迎进了一位和妈妈年纪相仿的阿姨。阿姨手里拿着那把红雨伞和一个精美的礼品盒,一定要彭博的父母收下。

阿姨是那个男孩的母亲,她说,因为工作实在太忙,对那男孩疏于管教,他竟结交了几个品行不端的孩子,整天哥们弟兄地不干一点正事,气坏了他们做父母的,也急坏了他们做父母的。

两天前那个雨天,他爸爸生气打了他,他负气跑了出去,说以后再也不用他们管了。结果,没想到几个小时后他自己回了家,还带回了一把红雨伞。

那天他脱下湿衣服,沉默了许久,最后来到父母面前说:“还有人关心我,怕我淋湿而借我伞,我真高兴。以前我不懂得关心别人,只是自己胡闹……”看到他由衷歉疚而充满温情的脸,他的父母几乎流下眼泪。那位母亲一再对彭博的父母说:“谢谢,谢谢,这都因你们女儿的缘故。”

自己一个小小的行为竟带来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彭博感到由衷的欣喜。


用心倾听——
11岁女孩安吉拉的故事

邵文所在的乐团解散了,他这个自视很高的小提琴手竟一下子生活无着,精神上更是陷入了极度的沮丧之中。他开始喝酒,并一天天颓落下去。

一天酒后,邵文郁郁地走进街心公园,千愁万绪一起涌上心头。他架起小提琴拉了起来,一曲又一曲,直到累得胳膊都抬不起来。

“您拉的曲子真好听!”这时,一个声音响起来,“叔叔,您的琴声陪我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

邵文循声望去,身后的长椅上,竟坐着一个约莫十一二岁的小女孩,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来的,坐在那里听了多久。

第二天,不知为什么,邵文又来到了公园,那个眉清目秀的女孩还坐在原来的位置上,正满脸期待地望着他微笑。

邵文于是又拉起琴来,小女孩聚精会神地听着,一副陶醉其中的表情。最后她响亮地鼓掌,并大声说:“谢谢您,叔叔,您拉得太棒了!”

这样过去了一些天,邵文似乎又找回了那个自我。他有了一种被需要、被欣赏的感觉。虽然对方只是一个稚嫩的不得了的小女孩。

邵文变了,他不再把人生投掷在酒杯中。他忙碌起来——先是在一家又一家酒吧、餐厅做表演,无论场所的档次如何,他总是十分地投入在自己演奏的乐曲中。

后来他又教授了许多想成为小提琴手的孩子们,不管他们天分如何,他都同样认真指点。不久后,他终于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把握得当,进入了一家有名的乐团,重新做回了专业的小提琴手。

邵文忘不了公园长椅上那个天使般的女孩。一个冬日的下午,他带着琴特意去了公园——他想专门为她演奏一个专场,就像之前的那些天一样。

但,那儿只剩下一张空空的、孤独的长椅。

“那个小女孩啊,”一个在公园里溜达的知情人告诉邵文:“听说她患的是耳神经癌,前几天去世了。可怜的孩子,老早就丧失听力啦。”

邵文惊呆了。那个天天屏声静气、聚精会神听他拉琴,并热情赞扬他的小女孩,竟然是个失聪者!

邵文站在那里,潸然泪下。什么样的演奏能比得上用心倾听更令人心动呢?在那女孩安静的世界里,又曾经响彻过怎样高贵、美好的乐音呢?邵文甚至不知道那个小女孩的姓名,他在心里默默地叫她“安吉拉”(Angel)。

点击下图,订阅半月谈

↓↓↓





作者:Halk

来源:《品读》2020年第11期

原标题:《分享一次爱心——三个女孩的成长故事

责编:张初 | 校对:秦黛新


识别上图,关注半月谈  视频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