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第三极”,凭什么是临沂?

地道风物 2020-11-22 23:11




▲ 星空银河与岱崮地貌奇观。摄影/刘笃龙


-风物君语-
人人那个都说,琅琊风光好哦


济南和青岛,演绎着属于山东省的“二人转”,这两张面孔浓缩了人们对山东的认知。

广袤的鲁西北平原和山东半岛之外,山东还有被忽略的1/3,那就是以蒙山、沂山、尼山为骨架,以沂河、沭河为血脉的鲁中南山地丘陵区,俗称沂蒙山区

▲ 东汶河与沂河交汇处。摄影/刘笃龙


临沂,山东的“第三张脸

在地貌上,山东大致分为三大单元西北平原(非特指西北部,而是覆盖山东西部平原地区)、胶东丘陵平原、鲁中南山地丘陵


▲ 三维地形看临沂。 制图/伍攀


如果把山东比作一只大鼎,那青岛、济南、临沂,就分别是粗壮的三足,分别充当着各自地理单元的中心。


▲ 临沂主城区,祊河、柳青河汇入沂河处,故称“三河口”。摄影/刘笃龙

济南背靠黄河、南依泰山,城市有泉、湖的滋养,好似北国江南青岛周边丘陵起伏、海岸弯曲,营造了“绿树红瓦碧海蓝天”之城。

 

▲ 一个个崮崮崮......仿佛一座座金字塔。摄影/刘笃龙


临沂的气象更为壮阔、立体、多彩,从仅次于泰山高度的蒙山之巅到海拔几十米的冲积平原,她更像一幅有着起承转合的山水画。


相比济南的“平”、青岛的“曲”,临沂更像是山东多种地貌的缩影:从高到低,海拔400米以上的山地,海拔200-400米的丘陵,海拔200米以下的平原几乎各占三分之一,组合近乎完美。



不到临沂,不知山东之大

临沂,是“最山东的山东”。典型的山东,在这里可以淋漓尽致地呈现。


▲ 山影重重的沂蒙山区。摄影/刘笃龙

首先是,她是“大山东”的代言人:山东“第一城”的竞争,在济南和青岛之间角逐。但是两个“硬核指标”,临沂均列山东之首17191.2平方公里的面积,超过了北京;近1200万人口的规模,傲视全省十六地级市,占了全省人口的1/9。


▲ 临沂的人口与面积,傲视十六城市。制图/伍攀

仅从这两个指标看,临沂称得上是“山东第一城”。

 

山东人闯江湖的两大著名法宝——大蒜、大煎饼之所以知名,临沂功不可没。昔日叫苍山,今已改名的兰陵县,所产优质大蒜号称“天下第一蒜”。曾发生过8.5级大地震,以出产金刚石、银杏闻名的郯城同样是“大蒜之乡”,年产量超过6000万斤。

 

▲ 山东大煎饼的宇宙中心——临沂。制图/F50BB


不是所有山东人都是“煎饼侠”,但几乎每个临沂人都是。外地人眼中的山东,每一寸土地都吃煎饼,其实有2/3的人口和区域不吃,吃煎饼的1/3区域,又以临沂为中心


临沂,拥有山东境内的大山与大河。


▲ 蒙山沂水,大开大合的画卷。摄影/刘笃龙


山东地形中间凸起、四周低缓,但其实海拔500米+的区域仅占1.26%。临沂的海拔高度,几乎代表了山东的高度:


泰山之外,临沂境内有500余座山峰海拔超过500米,海拔千米以上的山峰有10余座,最突出的是海拔1156米的蒙山龟蒙顶、海拔1032米的沂山玉皇顶两山各取一字,泛称“沂蒙山区”。

 

▲ 层峦叠嶂的蒙山山脉。摄影/晖色轨迹


中国第二长河黄河从山东入海,但其不在山东境内发源,没有形成广袤的流域。而流经临沂、汇入淮河的沂河与沭河,以超过1.6万平方公里的流域,恩泽了临沂的三区、九县,是山东省内发源的第一大水系。

 

▲ 河水流过山丘,仿佛天然油画。摄影/刘笃龙



不到临沂,不知山东之奇

临沂,又是“最不山东的山东”。作为山东纬度最南的地区,临沂除了拥有北方的底色,还呈现出别样的南方风情

 

▲ 仿佛置身某座南方城市 。摄影/刘笃龙


这里的河流向南方,属于淮河流域。淮河,不仅是中国南北方的地理分界,更是一个拥有众多支流、流域面积达27万平方公里的庞大水系,其北岸支流沂沭泗河均发源于沂蒙山区。沂河、沭河作为主动脉,从临沂腹地流经,沿途收纳较大支流1035条,中小支流15000余条,使临沂水资源量占山东省的1/6。


 

▲ 青山倒映在水库之中。摄影/刘笃龙


最壮观的水系,汇聚在临沂城区。如果借我们一双鹰眼从空中俯瞰,之前关于山东城市的印象被彻底抹平:沂河、祊河、柳青河、涑河、陷泥河、青龙河、南涑河、李公河8条河流穿城而过,沂河及支流祊河在主城区交汇成“Y”形景观,就像是武汉“两江、三地、四岸”格局的翻版。


▲ 沂河最大的支流——祊河。摄影/刘笃龙


临沂人充分利用上天的造化,充分利用河岸滩地、水中小岛,将“三河口”变成了岸边有园林、河中有湿地的“中央公园”,光是市区就形成48.5平方公里的水域面积,相当于8个杭州西湖的规模

 

▲ 河滩上形成的的湿地公园。摄影/刘笃龙


这里的山,也与典型的北方山区不同,一年四季都有飞瀑流泉,充满灵秀之气。蒙山因为有沂河水系的氤氲,而显得灵气十足。这里,有层峦迭翠、林海花潮;有飞瀑流水、云雾飘渺;有漫山红遍、层林尽染;有银装素裹、分外妖娆。


 

▲ 沂蒙山区的秋季美景。摄影/刘笃龙

在临沂行走,你还会被另一种景观所惊呆:这里的许多山顶,仿佛戴上了圆柱形帽子。戴着“平顶帽子”的山,属于地貌上的“桌形山” 或“方形山”,当地称为“崮”,其中最典型的为南北岱崮。


▲ 雾霭朦胧中的岱崮群山。摄影/刘笃龙


这种景观,不仅在我国稀缺,放眼全球也是一枝独秀。2007年,它被正式命名“岱崮地貌”,与喀斯特、张家界、嶂石岩、丹霞地貌并列的“第五大造型地貌”


▲ 多彩的沂蒙山梯田。摄影/刘笃龙

地势、水流朝向南方的地理环境,也让鲁南的临沂与邻近的苏北、皖北和豫东地区有了难以割舍的联系。在方言上,他们有共同的交流工具“中原官话”,在风俗、饮食上也近乎一致:

 

▲ 山东方言的“三足鼎立”。制图/F50BB


鲁南煎饼,也是苏北煎饼

苏北地锅鸡,也是鲁南地锅鸡

皖北糁汤,也是临沂糁汤


▲ 上图:沂蒙山煎饼。摄影/渺渺kan世界 ,图/ 图虫·创意;下图:糁汤。摄影/刘笃龙


与其他山东地方不同,临沂人的骨子里充满着商业基因。这个1994年才设地级市的地方,目前是北方最大的商贸和物流中心,正如业界所言:

 

“南义乌,北临沂。”



▲ 临沂商品城全貌。摄影/刘笃龙


特色产业的发展,让临沂的GDP总量从全国150名开外跻身50强。一时间,“临沂速度”被拿来跟“深圳速度”相提并论,这种现象级的成就被视称为临沂模式,与南方的温州模式、苏南模式并称。

 

另一个很不山东的现象是:临沂的民营经济贡献率居山东之首。截至2018年9月,全市市场主体突破64万家,民营的就有62.8万户,占比达到惊人的98.1%!

 

临沂蒙山路高架桥。摄影/刘笃龙



“鲁南旗舰”,是2500年的锤炼

临沂的地理资源不可谓不优越:山地孕育了山林、丘陵造就了果园、平原带来了粮仓。这块多山、多水的地区,很早的时候就有了人烟。


▲ 临沂市皇山的东夷文化园,凤鸟是东夷人的图腾。摄影/刘笃龙


但对于今天的临沂来说,传承有序的建城史,始于《左传》记载的“启阳”


那是鲁哀公三年,公元前492年,此时的孔子完成了周游列国,鲁国也不断兼并周边小国,大夫季孙斯、叔孙州在今临沂城区建造了启阳城。那时以来,临沂地区的城市中心,也几乎固定在“三河口”一带。

 

▲ 图1:临沂东夷文化博物馆展览,摄影/观海听涛1900,图/汇图网;图2,临沂银雀山汉墓出土竹简,摄影/秦唐3220,/汇图网;图3:临沂市博物馆神雀衔鱼香炉,摄影/喵星人mm,图/汇图网


临沂之地,背向齐鲁腹地、面向淮海地区,向来是南北方诸侯、政权来回拉锯之地,其行政区版图,每到改朝换代,必经历一番变动。按照发展脉络,我们不妨将2500多年的建城史大致分为琅琊、沂州、沂蒙、都市四个时代。

 


风华绝代的琅琊时代

我们无法确知是谁最早命名了“琅琊”(又称琅邪),但可以确定——它从一诞生,就充满美好寓意琅,一种珠玉;“琊”,似玉的骨秦朝所设三十六郡,其中之一为琅琊郡,覆盖今临沂大部分地区。

 

▲ 临沂市琅琊园与诸葛亮雕像。摄影/刘笃龙


西汉时期,琅琊郡治所迁往今潍坊诸城境内的东武城;东汉,琅琊郡变成琅琊国,中心从诸城迁到临沂的启阳城,为避讳皇帝“刘启”的名字,启阳改名开阳。此后“琅琊”的中心就留在了临沂城区。

 

这是属于临沂的高光时刻:“琅琊”迁至临沂后,形成了一个个名门望族,如琅琊蒙氏、琅琊诸葛、琅琊王氏、琅琊颜氏。


▲ 临沂市书法广场。摄影/刘笃龙


先秦登场的蒙氏家族,以“北筑长城、却匈奴七百余里”的蒙恬为代表。汉代形成的琅琊诸葛,以“功盖三分国,名成八阵图”的诸葛亮为代表。


晋代兴盛的琅琊王氏,以王羲之为代表。除了书法,这个家族权倾朝野,王览、王导、王戎、王融、王俭、王肃、王敦等大人物都是琅琊王氏。于是时人称为:

 

“王与马,共天下”。

(注:马指的是皇族司马氏)


▲ 临沂王羲之故居。摄影/刘笃龙 图2,3摄影/石耀臣


兴盛持续最久的当属琅琊颜氏,从东汉名将颜良,到南朝文学家颜延之、《颜氏家训》作者颜之推,隋唐经学家颜师古,再到颜真卿、颜杲卿,几乎代代都有明星。

 

“琅琊时代”的临沂,巾帼也不让须眉,仅以汉末三国为例,临沂女人就可以改变天下局势:武宣卞皇后,为汉魏公曹操正妻;糜夫人,为汉昭烈帝刘备之妻;大懿皇后,为吴大帝孙权皇妃。她们,都是临沂人。所以说:三国纷争,其实就是临沂女婿打架。


科举时代庶族崛起,士族辉煌走向衰落。随着唐初废郡,“琅琊”之名也被新设的“沂州”取代。

 

 

中规中矩的沂州时代


公元578年,北周改北徐州为沂州,因州城东临沂水而得名。从此“沂州”的名字经历隋、唐、宋、元、明、清,延续了千年之久。

 

▲ “沂州”时期,临沂境内曾发生8.5级地震,图为著名的郯(城)庐(江)断裂带。制图/伍攀


并不位于通衢大道的临沂地区,主要充当战略上的配角。一直都是“县级”的沂州,到了清雍正十二年,即1734年,升格为沂州府,也基本确定了今临沂市的版图范围。清朝灭亡后,“沂州”消失,“临沂”诞生。


 

比肩延安的沂蒙时代


狭小的临沂城外,是广袤而深邃的沂水蒙山。抗战至解放战争期间,一方占据临沂城,以城市为据点;另一方则进入群众基础深厚的沂蒙山区。

 

▲ 永不磨灭的“沂蒙精神。摄影/刘笃龙


走进深山的沂蒙革命根据地,充当了我方山东省会的角色;解放战争时,临沂更是成为华东暨山东解放区的首府。与陕甘宁边区东西遥望的沂蒙根据地,被称为“山东小延安”沂蒙红嫂、沂蒙六姐妹等平民英雄书写了与西柏坡精神、延安精神、井冈山精神并称的“沂蒙精神”。

 

新中国成立后,临沂城百废待兴。此后至今,新临沂迎来了全新的“都市时代”。


▲ 灯火通明的临沂城区高架桥。 摄影/刘笃龙


大城临沂,会是“山东第三极”吗

今日的临沂,是山东人口最多、面积最大的地级行政区。1986年之前的临沂其实更大,当时日照还属于临沂地区,东临黄海的临沂甚至称得上“沿海城市”。

 

不过,这个庞大的临沂,经济基础十分薄弱,“老少边穷”的印象也来自那时。作为日照母体的临沂,直到1994年才从县级市升为设区的地级市

 

▲ 继续逆袭吧,临沂!制图/伍攀

从那时起,著名的“临沂速度”“临沂模式”开始创造奇迹。2019年,山东GDP经过“挤水”,临沂经济总量超越济宁、淄博,进入全省前五。
 
除了经济总量,临沂还被赋予更大的重任——区域中心城市。最新规划的胶东经济圈、济南经济圈、鲁南经济圈中,临沂成为仅次于青岛、济南的区域中心城市。

▲ 临沂,正在成为“鲁南领头羊”(图中人口规模指城区常住人口)。制图/伍攀


铁路和港口,曾是临沂发展的痛中之痛。但临沂人硬是凭着一股子拼劲,把自己打造成了北方最大的商贸之都和物流枢纽


▲ 商贸物流,彰显着这座城市的活力。摄影/刘笃龙


如今,随着日照港的崛起和鲁南客运专线、京沪第二高铁的交汇,临沂将成为全国重要的高铁枢纽和第二亚欧大陆桥东端的新桥头堡。


蒸蒸日上的临沂,终于有了“勇当鲁南经济发展排头兵”的底气。拥有千万级人口规模和鲁南中心区位的她,已具备成为“山东第三极”的一切条件。


▲ 有了高铁,临沂的活力将会彻底释放。 制图/伍攀


1800多年前临沂人诸葛亮未能实现匡扶汉室、克复中原的梦想。公元234年,北伐曹魏的他病逝于关中五丈原,那里距离故乡尚有1000公里之遥。

 

1800多年后,琅琊诸葛氏的故里临沂,正在努力地追呀追,希望能够追上甚至超越那个最好的自己——琅琊。


▲ 临沂,加速行驶在快车道上。摄影/刘笃龙

- END - 

文 | 大羽
图编丨王家乐
地图编缉丨伍攀、F50BB
封图摄影丨刘笃龙

本文系微信公众号【地道风物】原创内容
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点击下方图片,跟风物君看地道中国
临沂打Call,点个“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