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谈:笑果文化的「因果论」| 价值年代

三声 2020-11-22 23:47

👆本号引起极度舒适,建议星标一下

从诞生之初,笑果就定位于“以内容驱动为核心的年轻态喜剧产业公司”。笑果文化要继续以“喜剧+”跨界融合,撬动更大的产业价值,“我们要用节目去拓展品牌力,把喜剧这种生活方式带到大家的生活里面来。没有人会抗拒有趣的生活。”


作者 | 刘丹


11月19日下午,在三声主办的第五届中国新文娱·新消费年度峰会上,笑果文化创始人、CEO贺晓曦与穆棉资本合伙人孙婷婷展开对谈。


2020年,笑果文化并不平静。面对上半年的艺人风波与下半年《脱口秀大会》第三季的好成绩,贺晓曦多次谈及“因果”,“我们在每个阶段都应该做正确的事情,而不是去瞄着结果。在所谓的因果中,我们要做那个正确的因。”


所谓“因果”,可以看作笑果文化搭建综合喜剧产业体系的整体性思考。从人到产品再到公司整体战略,一切的基础建立于喜剧生产能力。在过去的三年中,笑果通过线上节目和线下演出培育用户,并组织新人训练营持续补给内容,以喜剧能力为核心在产业上下游延伸。


这一过程当中取得的成果和遇到的问题,都不能以单点概括。“所有不好的声音都是对经营者的提醒,公司所有的问题一定是经营者的问题,而不只是员工的问题。”


《脱口秀大会》第三季的成功就是笑果综合布局的验证。冠军王勉出自笑果的训练营体系,此前几季《吐槽大会》和《脱口秀大会》培育了更多喜剧人口,也让笑果积累了足够的号召力,将其他玩家吸引到《脱口秀大会》第三季的舞台,共同推进行业生态的完善。


与此同时,笑果文化也在围绕喜剧能力展开各个维度的产品化,拓展多元业务。贺晓曦表示,公司在今年基本完成了从综艺公司到喜剧产业公司到业务结构转型,“现在我们节目制作和整合营销的收入基本做到了一比一,线下演出的结果也比我们在疫情初期预期更好。”


从诞生之初,笑果就定位于“以内容驱动为核心的年轻态喜剧产业公司”。笑果文化要继续以“喜剧+”跨界融合,撬动更大的产业价值,“我们要用节目去拓展品牌力,把喜剧这种生活方式带到大家的生活里面来。没有人会抗拒有趣的生活。”


01 | 正确的事


孙婷婷:对于笑果文化来说,2020年是非常不容易也非常特别的一年。从您和笑果文化的角度来说,有什么比较开心的事可以分享?


贺晓曦:确实今年对于我们公司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年份,我们上半年经历了比疫情更多的东西,大家经常在热搜上看到我们。


今年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脱口秀大会》第三季王勉夺冠的那个瞬间。王勉是由我们笑果的训练营体系培养出来的,三年前他在大学里被我们选中,在公司做编剧,第一份工作就是做脱口秀。这三年里,他用了很长时间寻找方向,经历了一些波折,后来站在舞台上表演,并达到了这个成绩。我一是为他高兴,二是觉得我们从前几年开始做一些正确的事情,这些事情的效果在今年按照我们的预想出现了,我觉得很感动。


如果继续延伸,那就是说我们在每个阶段都应该做正确的事情,而不是去瞄着结果。在所谓的因果中,我们要做那个正确的因。


从公司层面来说,值得高兴的不仅仅是《脱口秀大会》的成功。去年我在三声的峰会上也讲过,笑果正在经历重大的业务调整,我们要把自己从综艺公司变成喜剧产业公司。今年从收入上和整体的业务结构上来说,这个目标基本完成了。现在我们节目制作和整合营销的收入基本做到了一比一,线下演出的结果也比我们在疫情初期预期更好。


笑果文化创始人、CEO贺晓曦


孙婷婷:这个成绩很可喜,尤其在这样一个大环境里面难能可贵。我们从线上开始说吧,《脱口秀大会》第三季真的很火,我追了整个节目,在上海看了线下演出,还追了李雪琴和王建国的CP。我能感觉到这一季节目的破圈效应,家里的长辈也在看这个节目。所以我想问,从笑果的角度来说,是怎么把节目做爆的?


贺晓曦:跟我刚才聊的因果关系是一样的。我们在第一时间从技术动作上做很多结果上的回顾,比如说引入了更激烈的赛制,请了像李雪琴这样外部的艺人,还引入了像周老板这样在线下有丰富演出经验但之前大家没见过的脱口秀演员等等。


其实这是一个“吃包子”的概念,你吃包子吃到第6个的时候饱了,你会觉得第6个包子比较好,但“饱”是你吃前面5个包子产生的结果。我觉得《脱口秀大会》第三季的成功,应该追溯到2017年《吐槽大会》第一季、《脱口秀大会》第一季的推出让大家开始接触这种形式,以及我们2017年做的训练营,这些事情共同促成了成功的结果。


所以,我们不应该用单点做评判,我们每一季都在认真地做,只是到了这个点上,第三季爆发了。这是对我们未来工作更有指导意义的一种思考方法。


孙婷婷:疫情给整个行业带来了非常大的挑战,线下相关的业务受到了非常大的影响。从笑果文化的角度来说,我们是怎么应对和调整的?


贺晓曦:去年年底的我们线下业务模型跑得还比较完整。我们本来预备2月11号在日本开启全球巡演,然后陆续延期了。但是大家的热情还蛮让我们感动的,澳大利亚墨尔本的演出是可以退票的,但是观众说,我们先把钱放到你们那,你们把演出给排上。


疫情刚爆发的时候,我们还是很慌的,大家甚至不知道下一个工作在哪里。还好,公司账上还有些钱,我们暂时死不了。后来我觉得,还是归功于我们之前做的一些正确决定。笑果的多元业务以及我们深耕在一个品类里面建立的厂牌都起了作用。当时我们和所有的新视频平台都有合作,有工作的最大好处不是说能一下子赚很多钱,而是让你知道你做的东西有价值,这样大家就安心了。


因此,我们要不断思考这个行业的本质,我们应该做的最正确的、最能帮助这个行业成长的事情应该是什么?


孙婷婷:疫情期间我们非常快地推出了《笑场》这个节目,后来我发现,这其实是2018年的项目,所以积累也很重要。


贺晓曦:对!德鲁克有一段话,“他们认为一个企业就应该是一台挣钱的机器。譬如,一家公司造鞋,所有的人都会对鞋子没有兴趣,他们认为金钱是真实的。其实,鞋子才是真实的,利润只是结果。”


其实前辈们早就教育过我们,一定要做好的产品。所有的公司都可以回归产品主义,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消费者会奖励关注产品的公司。


02 | 人


孙婷婷:就文化娱乐来说,人可能是最重要的。《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新人辈出,我自己最喜欢张博洋和何广智,贺总您比较喜欢哪个选手?


贺晓曦:我个人没有特别大的偏好,但是有几段表演我觉得很好。王勉真的每次都让我惊喜,本来是两个人一起表演,王勉为此准备了十首歌,结果比赛前一个月他突然得知只有他一个人,于是他重新开始准备每一场,这挺让人感动的。另外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李诞开场的表演,可以说是喜剧在我们生活中最好的注释。


孙婷婷:还是关于人,我们也看到今年贵司上了几次热搜,要把这个说一说吗?


贺晓曦:我们上热搜还挺多的,上半年的热搜比较不好,下半年的热搜还可以。我觉得上半年也是一个果,好和不好都是果。我们也在反思,一定是我们之前某些部分做得不对,所以导致了现在的这种果。


我们不应该围绕具体的某个人或者某件事情去说。其实这件事情迟早会发生,因为在很早之前有些东西你就是没有做得很好。上半年的事对我们影响蛮大的,我们原来只要听到不好的声音或者是不好的事情就会很紧张。现在我觉得,所有不好的声音都是对经营者的提醒,公司所有的问题一定是经营者的问题,而不只是员工的问题。


穆棉资本合伙人孙婷婷


孙婷婷:所以笑果是一个反思型和进化型的公司。


贺晓曦:我觉得笑果是有强烈欲求去活下去的公司。在地球演进的过程中,氧气最开始其实是毒气,当时的生物经过了一轮灭绝,留下来的生物不断进化,最后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世界上没有理所应当的环境,如果你的目标是活下去,你就不能评判环境的好坏。地球上面充满了毒气,但最后还是有生物活了下来,我们也要穿越这样的周期。从这个逻辑上说,我们要做永远保持警醒和进化可能性的公司。


孙婷婷:笑果如何看待我们和行业里其他玩家的关系?


贺晓曦:如果只说在喜剧脱口秀这个行业内,我们当然要做领导者,这是我们对自己的要求。现在的情况是,行业飞速发展,需求端已经被极大地打开了,笑果的票买不到,大家就会搜其他脱口秀的票,我们不可能做行业里所有的事情。我觉得所谓的生态需要有我们这样的领头者,也需要其他各种各样的形态存在。今年我们主动迈出了这一步,周老板从北京单立人俱乐部来到我们的舞台上,未来我们会持续把这件事情打开。


我们要做生态型的公司,也要做平台型的公司。我们希望能够推动大家对行业的认知,也希望提供平台让更多人被看到。其实前两年我们一直也想做这件事情,但是大家不来,我们就只好自己做,还被diss说《脱口秀大会》是笑果年会。今年大家来了以后,《脱口秀大会》就成为了整个行业的狂欢。


孙婷婷:某种程度上说,输赢没有那么重要,在舞台上留下作品是更重要的。


贺晓曦:我记得有一次王勉在王建国后面表演,王建国一边鼓掌一边说,我真是又高兴又难过。他看到朋友在这个舞台上发光发亮特别高兴,但转念一想,为什么输的是自己呢?这种情绪是很真实的。包括周老板走的时候也说,希望这个行业没有怀才不遇的人,我觉得这是这个行业最美好的一部分,所有人都希望这个行业好。


这也是我做这个公司最大的价值。我每次去看录制都特别开心,我能看到好的节目,好的表演,回到现实当中还不能马上告诉大家,独自享受这种窃喜让我特别开心。


03 | 喜剧+


孙婷婷:我能感受到笑果的生命力。我们刚刚聊的各种结论,其实都在说笑果已经不再是一个综艺公司。


贺晓曦:我们一直都不是综艺公司,只是说到今天终于从业务结构上完成了从综艺公司到产业公司的基本布局,这条路已经走通了。



孙婷婷:咱们之前聊天也提到过喜剧演员的职业晋级路径,您当时提到“喜剧+”这个词,“喜剧+”是怎么考虑的?


贺晓曦:“喜剧+”的概念描述起来可能比较无聊,但它对于指导我们的实际工作还蛮重要的。我们公司是一个以年轻喜剧能力为中心的公司,我们公司的资产是持续产出高水平的喜剧内容。


这个前提让我们对公司资产的概念有了完全不一样的认知。所谓的资产就是能够产生价值的资源,以往可能指厂房、机器,我们得换位思考,是什么样的载体在承载着这些能力?就是人,人身上的特质会成为喜剧能力的核心,我们公司的能力就在于如何去发掘以及帮助大家成长为更具有喜剧能力的人。包括我们做整合营销跟京东阿里的合作,也是用我们的喜剧能力帮助我们的客户和消费者之间更好地进行交流。


整体来讲,我们在围绕喜剧能力展开各个维度的产品化。这也帮助我们厘清了要先做什么后做什么,从理论上说,离喜剧能力近的应该先做,离喜剧能力相对远的也离我们公司的能力相对远,所以应该等到我们能力强一点再做。


我们的工作重心还是要围绕怎么提升喜剧能力、怎么让更多人成为喜剧人口。我们今年的成功其实取决于喜剧人口从2015年到今天成倍增长之后的爆发。三五年之后,我们的成功依旧取决于喜剧能力。你有没有去发掘新人?你有没有在培养新人?你有没有建立一种文化导向?围绕这一点,我们整体的思维构架非常清楚。所以今年下半年我们重启了训练营和线下演出的比赛,希望给更多人提供进入行业的入口。


孙婷婷:在整个娱乐文化行业,跨界融合应该算是大势所趋。怎么看待我们跟生活方式或者说我们跟消费的关系?


贺晓曦:我们一开始给自己的定义就是喜剧文化消费品公司。大家看长视频、短视频、线下演出,包括未来我们的剧,其实都是在消费我们喜剧产品。


喜剧也正在从消费品慢慢进入生活方式,笑果的脱口秀演出已经呈现出这种趋势。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去笑果的小程序上抢过票,每次开票1秒钟就被抢光了,大家的体验从抢票就开始了。很多朋友刷到票之后就开始订去上海的机票,我们由喜剧产品延伸出了行程和目的地,这已经趋近于消费品了。


整体而言,消费品的底层还是品牌力和产品力。我们要用节目去拓展品牌力,把喜剧这种生活方式带到大家的生活里面来。没有人会抗拒有趣的生活。



©三声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爆料或寻求报道加微信号:sanshengss333

  【商务合作加微信号:sansheng_kefu

点击下方图片 了解更多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