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卫将军回忆录(中)

扯氮集 2020-11-22 22:53

 

那是一座很残破的小城,驻扎着一支燕国残兵。

 

自燕国国主被袭仓皇逃回河北后,冯翊郡燕军兵败如水,大部城主出降,也包括了与端木城主隔河对峙经月的另一位端木。

 

但总有不屈者。

 

这支燕国残兵便是。不仅不降,还间或出动小股部队,偷袭凉军辎重部队。大凉城主,多有不满,叫嚣着要围而不打,活活困死之。

 

城头立着一面大旗,已破败如絮,但依然可见“慕容”二字。

 

此人便是当夜奋力接应燕国国主之人,又请命断后,被困此处。

 

这是一条汉子。卫将军心中默默道。他下令己部撤军,一来慕容军势本非强手,又已深陷死地,欺负落水狗有失卫将军三字体面,二来他的确需要回去好好经营一下他的关中新城。

 

新城不在原定的安定郡,而在扶风郡。此地离西城距离不近不远,进可支援西城,退可从容自保。卫将军甚至叫来了西凉老家家中小弟九爷,驻守一座桥梁,大建拒马箭塔营帐,以备不时之需。

 

自西凉起兵,无一日不在征战,大役更是倾巢而出,不惜牺牲。是该休养生息一阵了。

 

 

与卫将军想法接近者,大有人在,不仅包括西凉诸将,江东吴国,似乎也安静了下来。

 

西城依然偶有战事,江东军营依然未撤,但皆为小役。凉国伯良城主与其挚友段家,迁城西城之北,有此二人,当无需担心。

 

倒是荆楚楚国,热闹非凡。一路穿江东北进,收编从来一盘散沙的山东诸将,一路偷入巴蜀之地,居然晨袭甘松得手,大有突进西凉之势。

 

这引起了朝中一丝不安。虽然西凉城主,多已迁入关中,但老家仍有其地盘,更有些许城主,囊中羞涩,迁城耗资不菲,尚未进驻关中。

 

太尉欧城主,便力主杀回西凉,拿下甘松,并会同盟军蜀国,剿敌于巴蜀境内。

 

大将军纪城主,却力陈不可。大凉应集中兵力,早日突进司隶,攻入洛阳。只要司隶在手,楚国远征西凉,就算是拱手相让,贫瘠之地,弃之如敝屣,何足道哉。

 

连日朝会,二人争执不下,祁国主犹豫不定,丞相太常一众高官,均不发一言。强兵如端木伯良段家,更是以抢地为先,连朝会都鲜有露面。

 

卫将军终日征战,无暇经营西凉地盘,本当力挺大将军。但大将军此人,素来高傲,言辞咄咄逼人,动辄语出恫吓,更要求西凉虎贲诸城主,对其法令应一体遵守不许二话,坐拥强兵的卫将军嘴上不说,心中哪里肯服。

 

忽一日,传来消息,上洛蜀军战事不利,竟然被江东荆楚联军拿下。蜀军虽未溃,更有强悍城主,立城于上洛之北,终日厮杀,但缺口既成,吴军又多有名将,关中形势已危。

 

西凉一众城主,又终日于关中抢地,不免摩擦,成日在朝廷争吵,互骂都是小事,更有擦枪走火兵戎相见者。强城如伯良端木,放出狠话,尔等弱兵,地占来何用?祁国主本就不胜其烦,甚至已露禅位丞相之念。

 

朝廷终于下定决心,弃西凉而攻司隶,集结凉蜀大军,择日突进潼关。

 

司隶沃土千里,入得此州,国中抢地之争,怕是能自然平息吧。

 

 

当日攻打萧关,西凉诸军,大部每队不过万人,眼中萧关便是难关。

 

攻打西城,又与吴楚互抢,卫将军起兵以来,此战最为艰难。

 

潼关守军虽然更强,但凉国早已今非昔比,又蜀军帮衬,却无敌军偷袭之忧。不一时,潼关立克,凉军蜂拥而入,性急者,不及休整,便要圈地建城。

 

卫将军往日沉默,此时却再也按捺不住。

 

你们可知,我军克潼关易,吴楚联军,克杞县便难么?

 

太常呼延,朝中大员最为年轻者,点头称是。吴楚已屯兵杞县,拿下关隘冲入司隶,绝非难事。我军应如当日入萧关进西城一般,急速行兵,先克函谷,再击虎牢。仗虎牢天险阻挡敌军,才好从容打入洛阳。

 

上官丞相亦表态支持,当下绝非安逸之时,大战即将爆发,兵贵神速。

 

祁国主颁下法令,严禁西凉城主于司隶占地建城,违者立斩。全军明晨出发,轻装飚进,是役总指挥,太常呼延。

 

卫将军忽然想起,纪大将军,已多日不见矣。

 

 

虎牢关之西,有河。河上有桥,蜀军先头部队,占据此桥,正在修整。

 

凉国轻骑先锋,不过十几里之遥,主力已出函谷,待得合军,便可围攻虎牢,一战而定乾坤。

 

是夜,凉军点起火把,依河北进,卫将军立马山坡之上,向下望去,一条火龙连绵数里,心中正自暗喜,忽探马来报:

 

楚军已占虎牢,正在渡河,要与蜀军作战。

 

卫将军心中咯噔一下,深知不好。虎牢关囤粮甚多,更备军械无数,楚军叩关,必是主力。挟克关大胜之威,又饱餐一顿,补充箭支军械,蜀军不过是先头部队,远道而来强弩之末,焉有一丝胜算?

 

不远处,上官丞相拍马而来。

 

卫将军!可否调动你部,赶紧去支援蜀军?

 

就我一部?

 

另有征南征东二位将军,我亦同往。大军需在此地挖壕设营,建拒马箭塔。我们只能在此阻挡楚军了。

 

此地地势开阔,无险可守。我等主力尚在函谷关,何不退关据险而守?

 

那洛阳必为吴楚所得,称霸天下,便是他们的事了。

 

卫将军苦笑一声。当下之际,仍图称霸,恐也只能出此以弱抵强平原拒敌的下策了。

 

也罢,我去便是。

 

卫将军为急速行军,账下只有白马都督弓一队。一面向后方函谷关催动主力前来,一面会同另三部兵马,直奔桥头而去。

 

当夜,蜀军溃散在先,白马都督弓以疲兵大战十倍敌军,缠斗数个时辰,全军覆没。卫将军七进七出,亲兵死伤殆尽,身中十数箭,侥幸身还。

 

楚军大胜,掩杀过来,营帐拒马皆毁,凉军得后方主力接应,败退函谷关。

 

 

朝会之上,卫将军深感诧异,无一人提议就此据守函谷。倒是不乏楚军乌合之众我愿出击,或为大凉霸业计我愿驻城于虎牢关之前之论。

 

众人摩拳擦掌,却又得探马来报:吴军调动攻城器械无数,奔西城而来!

 

大将军终于现身。

 

众家兄弟,可将最强主力发至虎牢,败楚在先叩关在后。次一等主力前往西城。西城城高壁厚,抵挡吴军,并非难事。若攻城器械推进城边,可开门出兵,痛击必破。

 

太常呼延问,我大凉以一敌二,南拒吴军,东击楚军,恐非易事。不知盟国蜀军时下是何打算?

 

大将军神定气闲,我多日前前往蜀国,已与国主商定,我麾下西凉虎贲将助其拿下上洛。上洛一破,蜀国大军进入江汉境内,扰袭吴楚后方。天若助我,或可再现痛击燕国国主之战,也未可知。

 

大将军其实说得有理,只是那一句“我麾下”,卫将军撇了撇嘴,谁家是你麾下?

 

卫将军经营关中多日,早已占地无数,后勤军需,足以供给。对司隶州内,便无甚兴趣。故守西城乃头等大事。心中暗自有了计较,且发几支弱兵,去往函谷上洛交差,主力驻守西城,才是正事。

 

 

蜀国全军,倾巢而出,又得西凉虎贲相助。而吴军大部已到西城,楚军主力又在司隶,果然上洛一鼓而下。得此消息,凉国上下,均显喜色。

 

卫将军虽喜,却也不敢轻敌。大凉虽九州势力最大,但军势最强者,却在江东。蜀军能克上洛,吴军就不能克西城么?

 

江东头号强兵,乃夏姓城主。其人出自百越一支,虽汉话不灵,但彪悍嗜杀,兵锋所向不留活口,每战必杀得征袍上无一处不是血色,天下皆称满红夏。

 

夏城主麾下主力,有一刘姓将领,吴国全军,冠以“无双上将”之号。其人魁梧,又好养雕,背后亦有人称曰“座山之雕”。

 

那日满红夏摆出军阵,在西城下邀战。无双上将横刀立马,左手轻摇鸟骨羽扇,右手把住丈八朴刀,肩头更有黑雕一只,如山一般立于阵头。西凉诸将,面面相觑,无一人敢去应敌。又有说自己主力尚在自家城中,待到西城,必去教训此辈,云云。

 

卫将军本不敢出击,细观良久,发现敌将不一时便要退入营中,须臾又在阵前耀武扬威。如是数次。卫将军唤过五虎爆头骑,你去突击,敌将多半腹泻,破阵之力,恐已大打折扣。

 

卫将军亲自擂鼓,西城关上众军鼓噪,五虎爆头摆出车悬大阵,呐喊而进,果如卫将军所料,无双上将力不能支,满红夏口呼“欧普欧普”(百越话,意为快走快走),仓皇而去。

 

众人皆来道喜,卫将军心中暗呼侥幸。

 

夏满红不过如此,我军当立刻出击,击溃吴军西城大营。一城主提议道。

 

此议附和者甚多,卫将军都有些跃跃欲试。虽然五虎队兵损大半,但他还带来了另外几支主力。

 

探马忽然来报

 

西城后方,段与伯良二位城主,已叛!

 

一坐尽惊。

 

(中篇 终)

 

—— 首发 扯氮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