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回 曹丕伐吴(下)

地缘看世界 2020-11-22 20:45

中央之国的形成<三国历史篇> [第83回]


作者:温骏轩

 编辑:尘埃 /  主播:由竹先生




长篇连载,每周更新,菜单栏可查阅目录。下载地缘图集在微信对话框回复:地图



第83回   曹丕伐吴(下)

第一次伐吴虽没有取得进展,曹丕自己还是有很大收获的。首先臧霸和泰山诸将的忠诚可以不用再怀疑。后来青徐两州的将领都换了防区,被调入洛阳的臧霸却得到了曹丕的重视,特别授予了护卫京师安全的“执金吾”一职,并且经常就军务问题咨询臧霸;其次曹丕认为广陵战场大有可为,将之定为了自己伐吴的主攻方向,之后两次伐吴都是由广陵进军。

广陵之于襄阳、庐江两郡的最大优势,是有水道直通长江。理论上曹丕可以从洛阳坐船直抵长江。夏侯尚和臧霸用轻舟都能和吴军打得互有胜负,使得曹丕认定只要打造出足够多的战船,抵消东吴水军的数量优势就能够一举踏平江东。为此,回到洛阳的曹丕马上就着手准备下一次伐吴。

开国伊始就连续进行对外战争,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可的,贾诩就对这事有不同看法。曹丕曾经问过贾诩应该先伐蜀还是先伐吴,后者的意见是应先修内政再动武。说起来贾诩对这种连续作战向来是持反对意见的,觉得过于消耗民力。赤壁之战前就劝过曹操先别南征,那次曹操没听,这次曹丕也没听。曹丕这次无功而返后不久,贾诩就过世了(公元223年),享年77岁,算是难得的高寿。

黄初五年,也就是首次伐吴后的第二年,曹丕抵达许昌准备再次伐吴。贾诩虽然不在了,但还是有人站出来劝阻,比如当日从袁谭那投奔曹操的辛毗。他认为曹操几次南征都只打到江北无功而返,如今天下初定,最起码还得要休养生息十年再作征伐。曹丕并不认同这种观点,在他看来自己与父亲好比周文王、周武王的关系,文王把征伐纣王统一天下的大功留给了儿子,这件事也会应在自己身上。

曹丕之所以信心满满,除了急于证明自己以外,最重要的就是我们前面所说的,认为已经找到了克敌之法,那就是由广陵伐吴,而这条路径是曹操之前没有尝试过的。黄初四年八月,曹丕亲领水军由许昌出发,沿颍水而下由寿春入淮水,九月进抵广陵。东吴这边应该也没想到,这才隔了一年,曹丕又来了。这几年连续跟蜀、魏两国交战,东吴的消耗很大。曹丕这次是有备而来,重点打造了水军,看起来难免有一场恶战。

船抵泗水与淮水相交的“泗口”,准备沿中渎水转入广陵前线时,曹丕命令荆、扬两州各处驻军齐头并进,再次营造出全线攻吴的态势。然而如此兴师动众的伐吴,最终却没有打起来,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见曹丕南征,徐盛出了个主意,那就是用木头、芦苇做材料,从建业的石头城一直到长江口,沿线修筑围栏,围栏上面再广布假楼疑城,同时把船只都摆到长江沿岸以壮声势。

说起来徐盛这个人出身虽比潘璋还低,却真是有勇有谋,有胆有识。当初孙权不得不向曹丕称臣时,曹丕派出使者刑贞出使江东为孙权加封吴王。上国天使到下国去,脸上难免有跋扈之气,入宫门时还不肯下车。被张昭堵住质问,威胁要斩了没规矩的人才下的车。徐盛见状泪流满面的跟身边同僚说,我们不能为国家并吞天下,却让主公要去跟刑贞这种人谈盟约,实在是太屈辱了。刑贞看到张昭、徐盛的表现,跟同去的人说“江东将相如此,非久下人者也”。久居人下这句成语就是从这出来的。

虽然东吴诸将对徐盛的胆识、武力很认可,但这次都认为这种做法也太儿戏了,肯定没什么效果。见徐盛很坚持,反正都是面子工程也不讲究质量,用不了多少人力、物力,孙权也就同意试一试。等到曹丕的水军到了之后,这些都已经做好了。魏军从江中放眼西望,一百多里的长江南岸都是城墙楼橹,宛如一道长城矗立于江边,江岸还泊有大量战船,包括曹丕本人在内一下子就被震憾到了。

见此情景,曹丕感叹道“魏遂有武骑千群,无所用也”“彼有人焉,未可图也”。本来曹丕对这次渡江很有信心,见一道百里长城挡在面前,顿觉自己就算渡江成功,己方的优势骑兵也派不上用场。东吴那边实有人才,这次不可图谋。说起来,如果两军对峙的时间稍长,或者像上次臧霸那样,渡江攻袭几次,东吴这百里疑城的把戏肯定也就破了。这也是东吴诸将都觉得这事不靠谱的原因所在。

说意外又不意外的是,长江口又起大风了。老天爷是公平的,上次把吕范吹到北岸差点丧命,这次江风则差点把曹丕的龙船给吹翻。这绝对不是一个好兆头,反正也觉得东吴这次准备充分不可取,于是这次声势浩大的伐吴只能戛然而止,次月曹丕便北归了。东吴这边见障眼法真的奏效,自然是是纷纷拜服徐盛。当然这个把戏曹丕回去后,过不了多久就会知道,那些为伐吴准备的船只、军队如果不在战场上验证一下,曹丕肯定是不会死心的。回去之后就又开始准备伐吴了。

黄初六年三月(公元225年)曹丕亲临许昌之南的召陵(河南省郾城县东)。召陵地理上介于汝、颍两水之间。汝颍两水虽然可以通过淮河相通,但现在曹丕为了伐吴,会更重视水路交通网的建设。曹丕到召陵,是为了监督打通汝、颍两水的运河工程修筑。为了讨个好彩头,这条连通河南省漯河市、周口市的运河被命名为“讨虏河”。

结合讨虏渠的位置,这条运河的修筑应该并不是为再征广陵作准备的。如果是想把汝水流域的资源,调到广陵乃至整个江淮前线,大可顺天然河道入淮之后转运。这条运河真实的目的,是为了荆州战场。通过讨虏渠,许昌及至整个华北平原的资源,都可以很方便的送抵位于荆、豫两州边界的方城夏道。

方城夏道所处的是伏牛山脉与桐柏山脉相接处,地理上是由一些断续丘陵所组合而成,中间间隔有平原通道。南襄盆地整体为汉水水系所覆盖,再用一条运河把汉水和汝水连接起来,曹丕为伐吴准备的船只,就有可以直抵襄阳进攻江陵。考虑到曹丕的坐船去年差点在长江口被吹翻,如果就此把攻击方向改换到荆州,看起来会更安全些。曹丕所认定的破敌之法,是利用自己更为强大的人力物力资源发展水军,对冲东吴的水军优势。至于战场摆在哪,并不是一定。

这里面还有个不太为人知的小细节,上次御驾亲征对曹丕来说还有一个遗憾,那就是没能跟孙权一决胜负。当日曹操临江时说过“生子当如孙仲谋”,做父亲的嘴里说出这种话,哪个做儿子的都不会舒服,何况曹丕一直就知道曹操有点瞧不上自己。伐吴而不是伐蜀,有一个原因就是想亲自跟孙权在战场上斗上一斗,证明给曹操和世人看。至于蜀汉的那位阿斗,应该也没谁把他本人当成对手。

曹丕到了广陵之后,还召集群臣讨论孙权会不会亲自来。大家都说陛下亲征,孙权惶恐,肯定会举全国之兵来的。只有当日曾劝鲁肃北投的刘晔,认为孙权一定会派其他将帅来前线,自己呆在后方观察事态发展再做决定,事实果真如此。说起来刘晔在夷陵之战时就曾劝曹丕攻吴,臣工们都觉得应该坐山观虎斗。等夷陵之战结束后,刘晔认为战机已失,不应该这么急着再伐吴,曹丕还是没听进去。刘晔是九江人,与蒋济一样都是江淮问题专家,在这方面还是很有发言权的。

话说回来,要是孙权当时亲抵广陵前线,曹丕估计还不会马上退兵,最起码也得打上一仗,百里疑城说不定就会被识破。战略上看,孙权不在第一时间进抵广陵前线也是对的,曹丕两次伐吴都是全线攻击的态势,谁知道哪个点是主力攻击点。形势不明,呆在武昌城做战略后援是最明智的,真到江东这边撑不住,顺江而下也是很快的。

有了这诸般原因,于公于私曹丕都会有开通入荆水道的动力。按曹丕自己的说法,以后他就在长江之北盖个宫殿,看哪个点有机会就攻哪个点。他是万尊之躯不可能真一直呆在江北的,真要是有通荆水道,召陵绝对是个可以兼顾双线的好选择。然而这条沟通襄汉的水道在当时并没有下文,一直到800年后的北宋时期,才由宋太宗赵光义下令修建,史称“襄汉漕渠”。只不过水道虽成,却受制于水位问题难通漕运,建成后就被放弃。历史上类似情况的还有山东半岛的胶莱运河。沟通南北水系的运河就是这样,能修运河的地方,选定的分水岭之处都是肉眼看不太出的,但多出几米的高差就能难倒设计者。

不管曹丕有没有着手准备下一条运河,这一年他最终都还是打算再征广陵,这条路已经走过一遍,再走的话成功概率更大,而且不用等。曹丕是真的太想摆脱父亲光芒,证明给世人看。黄初六年五月(公元225年)曹丕沿涡水抵达谯县。特别选定这条线路,也是为了告慰下曹氏列祖列宗。

曹丕八月起兵入淮,十月抵达广陵前线。这次准备比上次还充分,水军战船数千,一字排开后首尾能延绵数百里。仅进抵广陵的兵马就达十几万。到达江都之后,曹丕还组织了盛大的水上阅兵式。上次东吴弄出来的是百里疑城,这次曹丕可是实打实上旌旗百里,就是要示威给东吴看。兴奋的曹丕现场写了篇《广陵观兵》的五方诗,诗中有云“谁云江水广,一苇可以航。不战屈敌虏,戢兵称贤良”,在曹丕看来,长江已无天险,这阵势吓都能把东吴吓降。

然而在这如虹的气势背后,却有一丝隐忧。蒋济就认为这一年不宜出征,最大的问题是降水比较少,水道通行起来会比较困难。中渎水始终是一条运河,在那些人工开挖的节点上,受降水的影响始终要比天然河道更大。为了劝说曹丕,蒋济还特别写了篇《三州论》。不过曹丕是八月出征,时值深秋正是水深之时,还感觉不到这个问题,并没有听进去。

不管回军时会不会被蒋济说中,再次临江曹丕跟东吴打上一仗的愿望总归是能实现的吧。无比悲催的是,这次又没打成,因为这年天气特别的冷,水面结冰了。倒不是长江结冰,而是淮河结了冰。真要是长江能结冰倒好了,魏军的骑兵直接就可以杀到对岸去。长江不会结冰,便是淮河结冰也是难得一遇的稀罕事。尽管大军主力已经抵达前线,但淮河这么一结冰,后勤补给能力必将大受影响,十几万人在前线断粮可不是开玩笑的。

史载曹丕见长江波涛汹涌(波涛汹涌这句成语出自于此),精心准备的船队却不能入江作战,只能感叹道“嗟呼!固天所以隔南北也”。五年之内,三次南征,寸土未得,曹丕都怀疑是老天想让他和吴国划江而治。无奈之下,曹丕只能乘前线军粮还没耗尽率军北归。至于期盼的孙权本人,自然还是没有看到。

本来见曹军势大,吴军这也已经严阵以待了。现在见曹丕主动退军,虽是松了一口气,曹丕自立朝以来三次伐吴,这口气着实也是有点咽不下去。最不服气的是东吴二代宗室将领中的代表人物孙韶。孙韶是孙河的侄子,孙河在妫览之乱被杀后,孙韶站出来收拢他的军队,驻军京口稳定丹扬。孙权有一次回江东,曾想试试他的本事,故意装成叛军夜袭京口。孙韶调度有方,守军全数上城用箭射住城外,不让敌军靠近,孙权派人告知后才停止。

孙权很欣赏孙韶,把丹徒、曲阿都封给他做食邑,同时授予广陵太守之职。换句话说,曹魏三次伐吴,次次都是在孙韶的辖区里兴风作浪,这让他非常不能忍。见曹丕撤军,大仗是没法打了,斩首行动性质的特种作战还是可以一试的。孙䪨在此经营多年,熟悉两岸地形,遂派出部将高寿领五百敢死之士偷偷渡江,寻小路夜袭魏军。目标非常明确,就是曹丕本人。曹丕没有想到吴军居然敢用小股部队袭击他,很受惊吓。虽然未能斩首成功,不过高寿等人还是取了曹丕的车盖而归,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对于曹丕来说,这次南征所要遭遇的磨难还未结束。南下江都前线借助的是陈登当日开凿的邗沟(中渎水)西道。比起当年吴王夫差开凿的东道来说,这条经由樊良湖、精湖(津湖)、白马湖连接江淮的水道要更趋近于直线。现在的问题不是路程远近的问题,而是让蒋济说中,入冬之后水道窄浅,船队的先头部队行至精湖就走不动了。无奈之下曹丕只能弃舟陆行。

先头船队堵在津湖,后面的船只就算有水也走不动。从长江口到津湖邗沟水道将近三百汉里,魏军有几千艘船,单线排列拥挤不动是很危险的。身在中军的曹丕只能早早弃舟登陆,乘车陆行去精湖查看情况。若非如此,也不至于被吴军的敢死队突袭,连车盖都失于敌手。弃舟陆行倒也没什么,毕竟小股吴军偷袭也抛不起大风浪,但这些船堵在邗沟问题就大了。

光把船扔这人走了,春水一涨,吴军肯定顺水而上把船都夺了。于是有人建议索性留军屯田驻守。一是反正屯田已经是国策;二是下次总归还要来打的,留军在此守船一举两得。对这个建议蒋济表示反对,他告诉大家这一带又是大湖又靠近淮河,水势一涨不光屯田的将士有危险,而且很容易被吴军侵扰。这意味着你不留人,这些船会成为吴军的战利品;留人屯田,大概率连人带船都没了。现在曹丕已经完全相信蒋济就是江淮水文专家,于是在精湖看过情况后,就把蒋济给留下来善后。按曹丕的意思,等水涨之时逃出多少是多少。,实在不行就把剩下的船都给烧掉,好过留给东吴。

好在蒋济想到了个好办法。具体来说就是在精湖和樊良湖之间开凿四五条平行的河道,把原本一字排列的船只,疏导到这些新河道里,然后樊良湖北端堵住。这样从津湖和淮河方向的来水没办法注入樊良湖,很快就把这四五条河道及精湖水位抬高。抢在春水再起,吴军可以发动攻击之前,将所有的船只顺利驶入已经融冰的淮河。曹丕本来已做好损失一半船只的打算,现在蒋济居然把全部船只都救了回来,自然是非常高兴。高兴之余也感叹一直以来蒋济的预判都是对的,以后再对东吴用兵,一定要多长计议,多跟他讨论。

虽然这次又是无功而返,幸而船都还在,人员也没遭遇损失。不出意外的话,不断在失败中总结经验的曹丕,肯定还会再卷土再来的。无奈意外终还是发生了。天不假年,曹丕是在黄初七年正月(公元226年)回到洛阳的,五月就病逝,享年四十岁。虽按年号来说是做了七年黄帝,但真细算下来其实只做了不到六年的皇帝。

举倾国之力伐吴,本来在朝堂上就争议很大。新帝登基,内部又要时间重新调整。日后便是再伐吴,亦不会有这么大阵仗。继位的是曹丕与甄氏所生的儿子——魏明帝曹叡,时年二十三岁。虽已成年,但毕竟还是年纪太轻。曹丕为他留下了四位顾命大臣,包括最受重视的宗室将领曹真、曹休,以及非宗室的司马懿、陈群。

司马懿的情况大家都很熟悉了,以他和曹丕在潜邸的关系,以及本身的才智来说,成为顾命之臣丝毫不让人意外。大多数人不太熟悉的陈群则出身于颍川陈氏家族。黄巾之乱后和很多中原士人一样避难徐州,刘备入徐被安排在小沛做豫州刺史后,延揽陈群做别驾。陶谦死后,徐州官员恭迎刘备做州牧,陈群觉得袁术和吕布都觊觎徐州,接了这个位置结果肯定不会好。刘备没经住诱惑去了,后来果然被吕布夺徐。吕布夺了下邳城,陈群又变成了吕布的属官,再后来便又成了曹操的下属。陈群有知人之明,像陈矫就是他推荐给曹操,也能看出谁不合适。另外在制定法度上陈群有独到之处,魏晋之世用以选择人才的“九品中正制”就是他创建的,用来打理内政是再好不过。

这些说到底都还是外臣,魏国的天下终还是要姓曹或者姓夏侯的将领掌握兵权。前面我们为曹丕罗列出了:曹真、曹休、曹彰、夏侯尚四个二代宗室的皎皎者,怎么这次顾命之臣只见到两人呢?这是因为天不假年的不只是曹丕。曹彰在黄初三年就病逝了,夏侯尚也先于曹丕一个月病逝。只能说在那个时代,想像贾诩那样活到七老八十,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曹真在顾命大臣的排名比曹休要高,最终在曹明帝时代独挑宗室大梁的是曹真,因为两年后曹休也死了,怎么死的后面会有交待。要是以武力值来说,曹真看起来倒是挑得起这副担子的。前面不是留了个伏笔,曹真为什么会受到曹丕青睐,力压夏侯尚成为江陵战场主将的嘛。这是因为在吴魏二战江陵之前,曹真立了一个惊天大功劳。

曹丕代汉之后,虽用张既镇抚了河西那些蠢蠢欲动的新新凉州军阀(包括把韩遂给卖了的麹演),但河西走廊一直是羌胡混杂。很快有以卢水胡为代表的各路胡部联合起兵,试图乘曹魏江山未稳之机控制这片可农可牧的土地。黄初二年十一月(公元221年),曹丕以曹真为镇西将军统军,张既为凉州刺史,率夏侯尚的弟弟夏侯儒等将攻入河西平叛。

由陇右进军河西可以由鹯阴塞或四望峡渡过黄河。这两个要点在地理篇,我们曾将之与祁山、萧关并称为“陇右四塞”。魏军当时先假意要鹯阴塞渡河,待对手以骑兵七千在此严防后,转而从四望峡渡河,溯庄浪河谷而上翻越乌鞘岭,攻入河西走廊。诸胡大惊以为神兵天降,遂退入张掖郡,再被西征魏军击败。

这场胜利的战果是非常惊人的,光斩首就有五万余级,生俘十万,羊一百一十一万口,牛八万。可以说自黄巾之乱以来,一场战役斩俘那么多还从来没有过。西域诸国亦是因为这场胜利太过震憾,打掉了那些一直侵扰他们的游牧部落,才放心归附曹魏,使得中央帝国得以重新恢复在西域的控制力。

曹真作为战役总指挥,自然是获得了最高的褒奖。回到洛阳曹丕特别为他设立了“上军大将军”和“都督中外诸军事”两个职位,并随即在接下来的伐吴战争中,压倒有收东三郡之功的(实际是两郡)的夏侯尚成为主将。很多人认为这场大胜更多应该记在张既头上,战役的过程在张既的本传里亦有较详细的介绍。不管到底谁的贡献更大,曹真因为宗室将领加分是肯定的。这也是为什么,蜀汉虽然名将的整体数量要较魏、吴两国更少,但故事却更吸引后人的原因之一。

曹丕一死,魏国这边的征伐终于可以停一停了,而三国第三阶段的主角——诸葛亮也将正式登场。

-  END  -

赠+

领取地图礼包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地缘看世界】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戳图片,看往期系列





阅读、分享、点“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