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标北京新总规,“园林紫禁城”成为典范还有多远|电讯特稿

新华每日电讯 2020-11-23 04:31

3年多来,尽管三山五园在规划研究、文物保护、环境整治等方面取得不少进展,但对标北京新总规提出的目标,亟须进一步增强使命感、紧迫感、责任感

首发:“新华每日电讯”调查周刊

本报记者:李斌、罗鑫、吉宁

编辑:黄海波


香山、玉泉山、万寿山,静宜园、静明园、颐和园、圆明园、畅春园……


在北京城的西北郊,有这样一片区域,东西连绵20多里,面积68.5平方公里,山峦起伏,园林林立——这就是3年多前党中央、国务院批复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16年—2035年)》中,和老城并列为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两大重点区域之一的三山五园地区。


从1860年10月被英法联军火烧开始,圆明园等三山五园的命运,便和国运紧密相连,圆明园更历经火劫、木劫、石劫、土劫……160年过去,三山五园现状如何?为何能和北京老城并列成为重点保护区域?北京城市新总规实施3年多了,对标“国家历史文化传承典范地区”,三山五园还有哪些差距?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近期调研发现:3年多来,尽管三山五园在规划研究、文物保护、环境整治等方面取得不少进展,但对标北京新总规提出的目标,亟须进一步增强使命感、紧迫感、责任感,亟须加强顶层设计和工作统筹。



“跻身”首批6家国家文物保护利用示范区创建单位


三山五园是对位于北京西北郊、以清代皇家园林为代表的各历史时期文化遗产的统称。三山指香山、玉泉山、万寿山,五园指静宜园、静明园、颐和园、圆明园、畅春园。


北京城市新总规指出,三山五园地区是传统历史文化与新兴文化交融的复合型地区,拥有以世界遗产颐和园为代表的古典皇家园林群,集聚一流的高等学校智力资源,具有优秀历史文化资源、优质人文底蕴和优美生态环境。应建设成为国家历史文化传承的典范地区,并使其成为国际交往活动的重要载体。


三年多来,三山五园地区在规划推进、文物修缮和利用等方面取得不少进展。


北京市海淀区加快推进三山五园地区规划研究、重点地区环境提升等工作,2019年11月批复的《海淀分区规划(2017年-2035年)》,将三山五园作为专章加以论述,提出了“深入研究探寻‘三山’历史渊源,全面梳理评估‘五园’遗址情况”“恢复三山五园代表性区域的历史风貌……进一步做好圆明园遗址的保护、展示、利用工作”“深入挖掘皇家御道文化”等一系列举措。


北京市规自委牵头组织的《三山五园地区整体保护规划》已编制完成初稿,正在准备上报。这个专项规划,全面梳理了三山五园地区特色和价值,为下一阶段控制性详细规划及其他各类专项规划的编制奠定基础。


2017年,海淀区在全市率先完成区级文物保护单位文物记录档案编制工作,107处区级文保单位都有了“身份证”和“名片”。


“十二五”期间,海淀区共开展颐和园、香山二十八景修缮和圆明园考古等各类工程项目83项,市区两级专项经费4.5亿元。近五年来,仅颐和园、圆明园、香山文物保护工程项目共计14个,资金共计约1.89亿元。


近期,经过激烈角逐,三山五园地区被国家文物局确定为首批6家国家文物保护利用示范区创建单位之一。


香山革命纪念地建成开放,8处香山革命旧址得到修复并重新布展开放;园外环境整治提升效果显著,北坞公园等多个园外园建成开放;香山致远斋、香山寺及香山二十八景修复性开放取得突破性进展;畅春园遗址、畅春园文化、畅春园虚拟复原的学术研究和探索性成果日渐增多;颐和园、香山公园、圆明园等单位的文创产业受到重视,文创产品数量增多;海淀区三山五园艺术中心项目取得积极进展,已获得施工准备函……


“颐和园等单位的文创产品,一年销售额能达到几千万元,文化遗产的活化利用迈上新台阶。”对三山五园地区三年来出现的可喜变化,北京市文物局局长陈名杰娓娓道来——拆除了一些与文物不符合的非文物建筑,恢复了山形水系,新建了大量绿道;通过建立三山五园研究院、数字体验中心,以及巡展、数字圆明园展示等形式,深入阐释三山五园的文化价值,香山革命纪念地的建设把中共中央在香山的这段历史研究极大地往前推进,曹雪芹西山故里的集中整理和挖掘,使曹雪芹这样的文化符号跟人们的生活离得更近……


这座“园林紫禁城”不仅仅是旅游景点


“现在还有一大批人认为三山五园就是园林和旅游点。”北京城市规划学会三山五园研究中心主任贺艳说,北京老城是历史城区,三山五园是没有围墙的历史城区,在清代是与紫禁城同等重要的“园林紫禁城”,这是北京作为古都有别于其他历史文化名城之处,在中国古都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目前,专家学者对于清代园居理政及以圆明园为核心的三山五园是一座‘园林紫禁城’等观点,已基本形成共识。”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教授何瑜说,三山五园在被英法联军焚毁之前,不论是造园艺术、各色建筑,还是其中收藏的典籍书画、珠宝玉器、楹联匾额和室内装饰,可谓中国传统文化之精髓的集大成者。从清帝园居理政的治国方式来看,作为园林紫禁城,三山五园,既是历史上多民族相互认同、推动中国多民族统一国家形成的历史平台,也是清代周边少数民族认同中国文化的凝聚中心。


大宫门近期保护展示工程中的西内朝房遗址。本报记者罗鑫摄


根据北京新总规,三山五园地区包括“三个特色分区”:西部生态休闲游憩区以香山公园、北京植物园、西山国家森林公园为基础,整合绿地资源,提升景观质量,完善游憩功能;中部历史文化旅游区以颐和园、圆明园为载体,以文化为主导功能,优化完善公共服务设施,成为展示和交流中国历史文化的示范区;东部教育科研文化区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高等学校为载体,以教育和文化为主导功能,优化完善配套设施。


北京城市规划学会理事长邱跃认为:“当代的三山五园地区是中国独一无二的高品质文化聚集区、独一无二的大学教育聚集区、中国文化特质区域,认识上要全面,建设上要控制,管理上要加强。”


一套书出来4册,另外8册还没有找到资金支持


进展不少,问题和困难也不少。


“存在的问题和困难,最主要是因三山五园归属不同上级机构管理,整体性、系统性、协同性不足,联动、融合发展不够,规模效应和品牌效应尚未充分、有效发挥出来。”曾经在圆明园工作10年的专家张超说。


“三山五园地区的保护和利用,在体制机制上还没有形成统筹。原来海淀区有一个三山五园历史文化景区建设指挥部,不过只是在区一级有协调机制,还远远不够。”陈名杰坦言。


海淀区文促中心二级调研员叶亮清说,在三山五园地区的建设中,拆迁是大头,这几年海淀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对于一个区来说,再要负担更多的资金,压力确实很大。


何瑜教授指出,没有研究就谈不上保护,也不可能科学开发和利用。但研究既需要规划,更需要资金支持。


因清代的三山五园是皇家禁銮,正史和官书记载很少,研究难度也非常大。这就需要尽快建立三山五园的数据资料中心,尽快完成《三山五园御制诗文全集》《三山五园百科全书》《三山五园历史大事典》等,以及三山五园各学科门类的基础性研究工作。由于缺乏必要的资金,许多项目迟迟不能上马,或上马之后又被迫停止。


三山五园图(清代、黄色调)(受访单位供图)


“御制诗是了解皇家苑囿最好的档案资料,我历时6年搜集了自雍正至咸丰五朝皇帝的12300余首写圆明园的诗,但这套《清代圆明园御制诗文集》目前只推出前4册5000余首诗,其余8册7千多首诗的编纂和出版,仍没有找到相应的资金支持。”何瑜说。


三山五园地区现存世界文化遗产1处,不可移动文物121处,其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0处。“除了传统的旅游,颐和园、圆明园还能不能有更好的展现方式?颐和园能不能搞那种小型高端的文化品鉴?圆明园能不能通过数字化、夜游等方式展示?”陈名杰坦率承认,三山五园地区地处高科技荟萃的中关村,目前在三山五园的保护、利用中科技手段的运用还很不够,如果按照“国家历史文化传承的典范地区”这一标准衡量,还有不小差距。 



  专家观点:

建圆明园罹劫纪念碑,设火烧圆明园忌日


10月18日,“三山五园历史记忆与文化使命——第七届三山五园研究院学术研讨会”在北京联合大学应用文理学院举行。20多位专家、政府官员围绕三山五园的保护利用、研究进展等畅所欲言,介绍情况,提出意见和建议。


曾经在圆明园工作多年的专家张超建议,将三山五园整体上作为世界文化遗产颐和园的扩展项目,促进三山五园尽快进入我国申遗预备名录。


北京市文物局原局长孔繁峙说:“三山五园文化内涵极为厚重,要总结提炼三山五园的核心理念,从文化上让三山五园‘活’起来。”


北京城市规划学会三山五园研究中心主任贺艳说,三山五园地区不仅有皇家园林,还有大量近现代遗存,“明年是建党100周年,作为1949年中共中央进京的重要历史事件发生地,应该加强三山五园地区的进京赶考之路的研究。”


专家们普遍建议,在有关部门尽快出台三山五园整体保护规划的同时,每年发布三山五园保护和利用白皮书。


北京城市规划学会理事长邱跃等建议,至少应该在市一级成立统筹协调机构,如在首都规划建设委员会设立相关机构,统筹协调领导三山五园等地区的保护管理,或通过北京市全国文化中心建设领导小组统筹。市一级政府应根据修订后的名城保护条例制定并出台《三山五园保护管理办法》。


中国人民大学清史研究所教授何瑜说:“今天回头来看,对火烧三山五园这场劫难的纪念档次、层次都远远不够,建议设立圆明园罹劫纪念碑,同时确立火烧圆明园忌日,以昭告天下,警示国人。”


“南京能有一个国家公祭日,北京能不能设一个圆明园的忌日纪念日,公祭那场大火中烧掉的文明?”孔繁峙说。


何瑜建议,三山五园还有许多问题没有搞清楚,建议加强研究,比如康熙长期园居理政的畅春园,其史料的发掘和研究工作就任重而道远。


清华大学教授郭黛姮所带领的团队历时10多年建设的“数字圆明园”,通过AR、VR等手段还原当年圆明园“万园之园”的盛景,使人们获得一种全域、立体、沉浸式的体验。郭黛姮、贺艳等呼吁进一步利用数字技术再现三山五园,“颐和园的前身是清漪园,清光绪十八年即1892年部分重建,但是清漪园时期的全貌未能反映,建议马上开展‘数字清漪园(颐和园)’工作,使人们对这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皇家园林得到更加完美的认知,其他园林的数字化展示工作也亟待提上议事日程。”


海淀区文促中心二级调研员叶亮清说,和故宫比,三山五园的文创产业规模可以更大,不过现在缺少新品牌、“潮”品牌。“我们10年前提三山五园,响应的人不多,没想到几年前这个品牌就被人恶意抢注了商标,作为公共品牌,‘三山五园’不应该允许被抢注。”


而立之年再修改,著作权法为创作者“撑腰”更有力

看不懂没关系,知道厉害就行了:中科大俩教授11年解了两道数学难题

业绩注水花钱买榜,房企排行榜“猫腻”多

陕西“一号公路”:观光“望景兴叹”,扶贫“路不从心”

河南:“盐改”被“延改”,有外来盐企被罚到停业

世人向往的一生之城

探路先行的守变之道

美美与共的苏州模样

穿寻千年的江南气韵

浙江黄岩,一个还江河自然之美的生态试验

行情好不让外销,行情差又不愿来收,农民卖个红薯咋这么难


查看更多文章,请点公号底部菜单栏“抗疫报道”。


监制:刘荒 | 排版:刘婧宇 | 校对:朱静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