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曙松:推动人民币计价金融资产开放,目前是难得时间窗口

金融读书会 2020-11-23 07:20

编者语:

11月21日上午,在2020年“读懂中国”国际会议平行研讨会上,巴曙松教授表示,金融行业在新格局下要做出转型调整,更好地配合“双循环”战略。这既是金融体系面临的挑战,也是金融业未来增长的巨大空间。以下是会议实录,请阅 

 

文/巴曙松


非常高兴能有机会参加“读懂中国”国际会议,并且参加“双循环下中国金融挑战与机遇”的讨论。双循环的宏观战略正在成为中国未来一段时间经济增长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新格局,要想实现比如说到2035年再翻一番这么一个宏伟的目标,更好地推动双循环,将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政策主线。


金融行业在这新格局下,要做出哪些转型、调整,才能更好地配合和推动双循环,这既是对中国金融业提出新的任务、挑战,同时也是它发展新的机会。


我想重点谈五个方面:


1.从新的发展格局来看,中国的金融市场开放的程度明显落后于中国的实体经济开放的程度。如果在以前中国的发展阶段,可能金融市场开放程度不一定那么高,它对实体经济运行影响也不一定那么大,但是中国发展到目前这个阶段,一方面,产业链在重新布局,同时中国在“一带一路”经济体中的影响力不断提升,而且国际的主要货币美元、欧元、日元先后实行零利率或者负利率政策,因此这就给中国开放金融市场、透过金融开放来对冲局部市场出现的这种逆全球化的趋势,而且抓住难得的时间窗口来推动人民币计价的金融资产的开放,目前应该是一个难得的时间窗口。


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比如说如果在2035年,我们顺利地完成翻一番的战略目标,成为一个中等发达国家的时候,那个时候,中国的经济总量在全球的排名和人民币计价的金融资产的占比在全球的排名显然比目前的状况好。人民币计价金融资产的开放程度远远低于中国实体经济开放的程度,因此必然未来面临着一个稳步扩大开放,提升人民币计价的金融资产的国际影响力的发展阶段。这既是对中国金融市场的挑战,更是一个发展的机遇。


2.怎么样更好地服务科技创新和产业转型。我们可以做一个大致的测算,如果我们要实现2035年的十五年翻一番的目标,大概比如说需要保持在5%左右的增长,该增长的动力将越来越依靠科技创新、产业转型来提升全要素生产效率,来提升这种经济独立自主的创新能力,这就离不开金融体系的配合和支持。


但是新经济它有不同产业运行的特征,这些产业运行的特征就会带来不同的金融服务的需求。而目前我们的金融体系是一个典型的以商业银行为主导的间接融资体系,它在动员储蓄、服务于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包括房地产市场和城镇化扩张这些方面,具有非常高的效率,而且金融的服务、发展、动员能力很强。但是随着产业的转型,中国原来支持高速增长的这些产业它的增长空间慢慢地减弱,就需要更多的去推动产业的转型,因此金融体系面临的新任务是怎么样把金融资源从原来的传统产业转到这些新经济领域里去,这就需要整个金融体系深入地研究新经济的特点。


比如说我们原来在商业银行里面做的这种基础设施、房地产,当然它就不得不重视抵押、担保,因为这些都是重资产行业,它有资产可以担保、抵押。但是新经济往往是轻资产行业,新经济往往在创业初期,营利波动、现金流波动很大,它达不到那些传统融资的标准,我们怎么样研究这些产业的新特征,然后再给它提供相应的创新性的融合渠道?比如说生物科技行业,它在研发阶段没有现金流、盈利,但是有一期、二期、三期的临床评估,现在我们看到比如说香港资本市场和内地资本市场都开始在创新的这方面迈出很好的一步,还需要进一步拓展到其他的新经济行业。


3.金融体系怎么样更好地服务于中小企业,服务于更广泛的金融体系,把它称为长尾客户。因为金融体系是网络已经很健全,但是还要知道,还有很多的中小企业没有银行账户,还有很多的人群可能很少使用银行的服务,因此怎么样为这一部分人群提供好的金融服务,让他能够享受金融服务,这是下一步我们中国的战略发展和实现战略目标不可分割的一个组成部分,即发展普惠金融,运用新的技术、新的手段。


4.可持续发展金融或者是绿色金融。因为中国越来越重视可持续发展,重视主动控制碳排放,重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金融行业怎么样配合?现在实际上,中国在绿色信贷、绿色债券方面发挥了很重要的引领作用,怎么样更多地把它扩展到比如说绿色投资、ESG投资,让这些金融体系在越来越广大的范围里有这种绿色发展的意识,变成具体的产品、资金流、项目。现在普遍开始有绿色的理念,但是怎么样把理念变成具体的投资、制度,中间还有比较大的差距,需要整个金融体系付出努力。


5.我们的金融监管体系怎么样积极地调整,面对新的挑战。这既包括金融科技业的发展在逐步地模糊金融和科技之间的边界,你怎么样能够在给创新留一定空间的前提下,才能保持对这些风险的有效控制,避免出现大范围的监管套利。其次,怎么样在一个开放的金融市场条件下,能够保持对于整个金融体系的宏观审慎和微观审慎的有效监管,同时也在人民币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中国金融市场不断开放的条件下,怎么主动积极地提升中国在国际金融治理的参与度、扩大它的影响力、怎样通过金融合作的手段来促进区域合作,对冲部分国家推动的去全球化的这种进程,特别是要发挥金融在促进区域合作中的这些纽带作用,我觉得这些都是未来中国的金融体系面临的一个个非常重要的任务。


总结起来,我觉得在双循环的背景下,中国金融业也面临着双循环新格局提出来的很多新的任务,这些任务既可以是对现有金融体系的挑战,也是它未来巨大的增长空间,包括怎么样提升金融市场的开放程度和国际化的程度,怎么服务于中小企业和这些更广泛的人群,发展普惠金融、小微金融,怎么样去推动产业结构的转型,服务于科技创新和技术进步,以及推动绿色金融、环保产业的发展可持续金融的发展,把它从理念变成具体的制度、产品和市场。


当然,始终要强调的是,金融体系的变革也对金融监管提出更高的要求,怎么样建立一个既鼓励创新,同时又能够对整个风险保持良好控制的这么一个动态优化的金融监管体系。


我就简单讲这么多,谢谢各位。


(完)


文章来源:2020年“读懂中国”国际会议,2020年11月21日(文中观点仅代表研究人员个人的看法,不代表任何机构的意见和看法)

本篇编辑:郭昊晟


温馨提示:目前微信推送文章不再按照发布时间排序,而是会优先显示“设为星标”或者点击过“在看”文章的订阅号推送。广大读者朋友们可以点击上方蓝字“金融读书会”,然后再点击右上角“...”点选“设为星标”;或对喜欢的文章点击“在看”,方便查阅。感谢您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