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6香樟推文】CATs VS DOG

香樟经济学术圈 2020-11-22 19:58


封面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原文信息:Eckel, C., and Riezman, R. CATs and DOGs[J].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2020, 126(9).

原文网址链接:https://doi.org/10.1016/j.jinteco.2020.103338



01引言



    随着异质性企业理论的兴起,有关贸易中介的研究逐渐成为国际贸易领域的热点话题。已有相关文献大多集中于中介机构与企业出口行为之间的影响,而Bernard et al.(2019)发现有一类企业除了生产和出口自身的产品外,也会出口其他企业的商品,这种情况称之为“Carry-Along Trade”(以下简称为CAT)。并且在实际情况中,90%以上的制造业出口商至少出口一种非自身生产的产品,这些产品占出口价值的30%。CAT被视为多产品出口企业在垄断竞争环境中做出“制造或采购”决策的结果,从这个意义上讲,CAT允许公司以比其内部更低的生产成本将某一产品添加到其产品范围内。本文基于寡头垄断框架对企业出口行为进行拓展,假设出口企业既可以选择CAT,又可以选择直接交付自己的商品(Delivery of Own Goods,以下简称为DOG)。如何在CAT和DOG之间做决策取决于三种因素:需求联系、运输成本和企业的相对生产率。此外,本文的另一个贡献是对福利效应和分配冲突进行研究,即企业的这种出口行为如何影响集约边际和扩展边际,以及它如何影响所交易产品的价格。



02经验分析



    结合已有文献得出的结论,文中主要强调三个重要规律,这对后面理论模型的设计以及CAT所产生的贸易福利具有重要意义。

    规律1:(生产率)在企业层面,无论是扩展边际还是集约边际,生产率和CAT之间都存在正相关关系。

    规律2:(出口价格)当企业销售更多产品时,平均出口价格会更高。

    规律3:(国内CAT)CAT不仅出现在国际交易,而且也会在国内交易中发生。



03双寡头模型


(1)简单框架

      首先从简单的双寡头模型开始,假设国内两个企业分别生产两种产品,即企业1生产产品1,企业2生产产品2,并且只聚焦于出口市场。

      如果θ=1,则这些商品是完美的替代品(同质商品);如果θ=0,则这些商品是完全独立的;如果-1≤θ<0,则这些商品是互补的。参数b表示产品剩余需求的斜率,参数可解释为相应产品质量的度量,值较高表示质量更高的产品需求向外转移。

       在目的地市场上出售这两种产品的边际成本包括边际生产成本和边际运输成本,由于生产始终在原始制造商内进行,边际生产成本不依赖于出口方式,故边际生产成本是恒定的。边际运输成本也被认为是恒定的,但取决于出口方式。

(2)DOG和CAT均衡

(3)CAT条件

      就需求联系和生产率讨论CAT的盈利能力:第一,如果需求联系更紧密,即当两种产品成为更好的替代品或更好的互补品时,CAT就会更有利可图。第二,互补产品对CAT获利的影响要大于替代产品。第三,当 ξ<0、z>1时,CAT是明显获利的,当ξ>0 、z<1 时,CAT仍可获利,只不过相对利润出现下降。基于这些讨论,可得到:

      命题1:(i)生产率更高的企业有更大的动机参与CAT,(ii)受贸易成本的影响,国内交易中CAT现象要比国际交易更普遍。




03 CAT的贸易效应


      事实上,有两种因素在起作用:一是运输成本显然与出口数量是相关的,若θ=0,则运输成本下降(z>1)时数量就会增加。二是CAT企业已将需求联系内部化,数量如何变化取决于产品之间是替代还是互补。如果是互补,则意味着要同时出售两种产品,因为一种产品的销售会增加对另一种产品的需求;如果是替代,CAT企业将减少两种产品的销售,以减少一种产品对另一种产品销售的负面影响。

       价格与数量变化呈反比,因此可得到:

       命题2:当产品之间互补时,CAT价格低于DOG价格;当产品之间替代时,CAT价格高于DOG价格。

       对来源国来说,企业利润随CAT增长而增加,这是积极的福利效应。但对于目的地国而言,福利效应取决于对价格的反应以及消费者剩余的相对变化,若产品是互补品,价格就会下降,而消费者剩余会增加;若产品是替代品,价格就会上涨,而消费者剩余会减少。由此,又可得出:

       推论1:当产品是互补品时,目的地国的消费者剩余通过CAT上升;当产品是替代品时,目的地国的消费者剩余会减少。

       在非对称平衡中,两种产品不一定以相同方式对出口模式的变化做出反应。在CAT模式下,CAT产品与CAT企业原始产品的数量差异为:

      显而易见,该数量微分在θ=1处有一个垂直渐近线,当两个产品的替代性非常高时,数量微分会变得极端。这是因为当CAT企业在销售这两种产品时,它们在消费者看来非常相似,但利润却不同,这时CAT企业希望将市场份额从利润较低的产品转向利润较高的产品(如Fig.3所示)。



05 寡头垄断中的CAT



      在寡头垄断均衡中,还需要做出一些其他假设。首先,假设外生给定单一产品生产商的数量为N,并且没有进入该市场。其次,假设一个行业中的所有产品都是替代品(θ>0)。最后,假设当CAT产品不止一种时,每种产品的运输成本都会增加。

    这表明将关于生产率和CAT的双寡头情形扩展到寡头垄断后,得到的结果仍是CAT对于生产率更高的企业更有利可图。



06 结论



    本文通过开发有关CAT战略方面的模型,展示了出口模式如何取决于需求联系、运输成本以及企业的相对生产率。研究结论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在寡头垄断市场中,即使CAT带来更高的运输成本,也可以实现盈利。这是因为CAT企业可以内部化需求联系,从而提高了CAT产品和原始产品的利润。二是CAT在国内销售应比出口更广泛,国际运输成本的总体下降将促进CAT作为出口方式。三是出口方式会影响定价决策,并可能导致分配冲突。如果产品是互补品,CAT会导致更低的消费者价格和更高的利润,CAT明显改善了福利;如果产品是替代品,CAT会带来更高的消费者结果和较高的利润,因为这种情况下消费者租金较低。最后需要说明的一点,CAT允许企业在产品-市场层次上进行合谋,这种合谋可能对当地消费者不利,因此从目的地市场的角度来看,CAT是否良性尚不清楚。



Abstract

  There is recent firm level evidence that manufacturing firms export products that they do not produce themselves. Bernard et al., 2019 call this “Carry-Along Trade” (CAT) and show that it is a widespread phenomenon among Belgian manufacturing exports. In this paper, we study why manufacturing firms may decide to have their products carried-along instead of exporting their products themselves. We show that if the “Delivery of Own Goods” (DOG) is an alternative option, the profitability of CAT is determined by demand linkages, productivity and transportation costs. Our focus is on the strategic aspects of CAT, and we illustrate that CAT can produce the same outcome as product-specific, market-specific collusion.



声明:推文仅代表文章作者观点,以及推文作者的评论观点,并不代表香樟经济学术圈公众号平台的观点。


香樟经济学术圈征稿

“分享”是一种学者的人文情怀,香樟经济学术圈欢迎广大订阅读者(“香粉”)向公众平台投稿,也诚邀您加入香樟推文team。生活处处皆经济,经济处处现生活。如果你或者身边的朋友看了有趣的学术论文,或者撰写了经济政策评论,愿意和大家分享,欢迎投稿(经济金融类),投稿邮箱:cectuiwen@163.com。如果高校、研究机构、媒体或者学者,愿意与平台合作,也请您通过邮箱联系我们。投稿前请在搜狗的微信搜索里搜索已有图文,避免重复。


香樟经济学术圈

本期小编:路芳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