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国做诉讼律师

奴隶社会 2020-11-23 00:51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 2259 篇文章

Photo by Jesper Ericssonon Unsplash。

作者:微木,加州诉讼律师。连载小说《不落雪的第二乡》。作者公众号:微木的proxima(ID:weimubilinxing)。

认识一诺是 2020 年初那会儿,在湾区见到她真人。一诺属于荆钗布裙也是美女的那一挂,用流行的话说,叫骨相非常好。一诺还是段子手,冷幽默爆表,谈笑有风声,往来无沉寂。我被一诺当场圈粉,表态如果一诺和奴隶社会需要我的文章,我一定捉笔上阵绝无半点犹豫。


写完连载小说后,有一天我找一诺聊天,一诺顺口问我愿不愿意分享一些职场或者写作的经历。


我说我其实很想分享“从写诉状和写小说的角度提炼有效口头和书面沟通的方式。”一诺说,不错。


我说,“在这之前,是不是得先写个综合性的文章,介绍下我的核心价值观,这样才显得不那么突兀?”一诺说,有理。


我于是接着请教一诺,“这核心价值观我以前也没介绍过,该怎么整呢?”一诺这次答,“最重要的是真诚,真诚地分享你职场和写作的感悟。”


刚好那阵子职场上有两个好消息:


第一,我代理的一个案子在上诉庭判了下来,我方胜诉。判决书引用了我写的上诉状的核心内容。也就是说,我写的上诉状被吸收进了加州判例法。


第二,我的三个老板在给我写阶段评估的时候,一致评价我的写作是 7、8 年级诉讼律师的水平,而不是实际四年工龄的水平。以至于那时候有个客户需要一位 7、8 年级的律师,老板直接把我推了出去,并对客户背书我。


从大学毕业一无所知到职场上获得认可,这中间是整整十年。


这十年当中,我在律师这条路上尝试过很多、失败过很多,如果你问我最大的感悟是什么,我会回答你坚持,并且坚信一切皆有可能。而我的核心价值观就是围绕坚持展开的:


1. 成功=?


当我们在寻求成功的时候,我们在寻求什么?


法学院第一学期结束后,我拿着令人郁闷的成绩单去找一位人生经历很传奇的教授解惑。


我说我觉得自己是个 failure(失败者),不知道路在哪里。他没回答我的问题,只先和我随意聊了聊,问我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要读法学院,以后想做什么。我回答说,其实并不知道为什么要读法学院。


我高中是理科生(给他解释了文理分科),最好的学科是数学,拿过奥林匹克数学竞赛的奖,想报数学系,但高考化学拖了许多分,老师劝我报数学系很危险,建议我选其它实用的。


另一方面,我妈跳广场舞认识了个自己开所的女律师,美而英气,我在偶像力量的驱动下,琢磨出法律和数学的诸多相似处,填志愿的时候朦胧又坚决地报了法律系。


▲ 图片来自作者。


教授听完问我,那你读完了四年法律本科,又来美国读法学院,这个投资是很大的,你真的喜欢法律吗?


我说,不太清楚,但据说成绩好的话,能进大所,能把学费赚回来。


教授笑出一脸皱纹,说,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于是和我讲了一堆投行趣闻。然后他就说了那句我很难忘的话,“我现在教书赚的钱是我当年在投行做高管时候的 10%,但我从小就想体会教书匠的生活。”


他说,请不要误会他的意思,他认为人追求物质财富理所应当,毕竟要先养活自己,并且法律许可范围内,金钱地位会带来行事的便捷,这点不可否认。但他认为,一个人所追求的不能只有物质财富,否则一定坚持不了多久。不仅坚持不了多久,还会带来一系列的问题,比如攀比、焦虑、空虚等等。


我问他,他更喜欢教书还是更喜欢在投行做高管。他回答我,在投行做高管的时候,他喜欢在投行做高管,在学校教书的时候,他喜欢在学校教书。


最后他对我说,他无法回答我如何获得成功,但他希望我在以后做决定的时候能想清楚,第一,我做律师是为了什么,第二,我有没有可能真正喜欢上这个职业。


光阴并没有因我的思考而停下来,一转眼我就毕业了。毕业前我找好了一份工作,是地产交易律师。做了一年后我辞职,换到了诉讼领域。那时候,我才明白教授的意思是,如果我不想失败渴望成功,那么首先要知道成功到底是什么。我对他那两个问题也第一次有了边界清晰的答案。


我有可能喜欢上做律师吗?


首先我在律师业诸多子行业中选择了与自己脾气属性最契合的诉讼。我对陌生案件有强烈的探索欲,喜欢翻阅法典搜索理论依据将一个不可能的案子翻盘,也喜欢书写诉状驾驭语言的快感,在当庭抗辩时肾上腺素会飙升。这些都是我喜欢的方面。


也有我不喜欢的方面,比如长期坐办公室的工作方式,人机对话大于人人对话,线性的职场结构,billable hours(计费工时)等等。我列了一个优缺点分析表后,给每项优缺点添加了基于重要性的比重,然后发现优点的总和大于缺点的总和。这个数学上的结论又推导出职业选择的结论:我很有可能喜欢做上律师。那么,就不放弃了。


我做律师是为了什么?


首先它是一份工作,可以提供经济来源,其次,这份工作有它独特的意义,而不仅仅是“恰饭”的。代理客户、书写诉状,起到了解读法律、并传播价值的作用,比方说公平、公平和效率。我对这一点很看重,说到底,我们每个个体都只是时空中极其渺小和短暂的存在,却还是希望能为价值观的传递以及构建更优化的体系做一些力所能力的贡献。


我后来能在律师这条路上坚持下来,也就是这两个答案的作用。


所以我们追寻成功,到底在追寻什么?我认为没有一种成功是适用于所有人的,也千万不要用别人的标准来强迫自己。在界定成功的概念时,多花一点时间分析自己的优势和劣势,深入了解自己喜欢什么、看重什么,找出一条适合自己的路,并把它实践,这就是我眼里的成功了。


▲ Photo by The Lazy Artist Gallery on Pixabay.


2. 奔跑的路途中被负面情绪骚扰


圆桌派有一期说到,机场书店里,成功学类的书籍和心理健康的书籍往往离得很近,因为它们面向同一读者群。用白话翻译一下就是,在追求成功的路途中,难免做人不开心呐。


介于我是个诉讼律师,我再分享一个案例。


法学院最后一年,我在一次活动上与最高院大法官聊到话。(这位大法官的法律立场很有意思也很有争议,我还专门研究过,在这里就不做展开了。)


活动的前半场,大法官做了一个演讲,谈到自己困苦的童年、遭受的歧视以及对被认可的渴望。互动环节中,我问大法官(当时很大胆),“你有没有过心里充满怨怒和憎恨的时候?”大法官非常严肃地回答,他一生为数不多的几次祈祷,其中一次,就是请求神明帮助他消去心中的戾气,而他会用一生的勤奋和奉献来报答平和的心境。


这个答案太有力量了,以至于我牢牢记住了它。此后很多年,在我自己被负面情绪袭击时,我都试图将这个答案用到我自身的情况。我首先理解的是,沉浸在情绪中是没有用的,必须做点什么,才能在这个曲折反复的过程中提升自己并获得内心的平静。


其次,我可能做不到用一生的勤奋和奉献来报答内心的平和,但至少可以在每一次负面情绪袭来的时候,都把注意力集中到力所能及的事情上。


比方说,我会思考自己定下的目标是不是操之过急,是不是需要适当减低期望值?又比如说我是不是可以诉诸时间管理,减少浪费在手机上的精力,更好利用碎片化的时间 — 包括上下班路上听一本有意思的书?还有空间管理 — 包括东西摆放是不是可以更整齐,以便节省时间并创造更好的工作环境?


我还会戴上耳机出门跑步,出一身汗,再照下镜子,坎坷的岁月有腹肌的陪伴也是极好的……要是不方便跑步,我会把手机上一个诗词名篇的 app 打开(诗经和楚辞是我的一大爱好),边听朗诵边摘抄,发现怎么这么多字不认识,继而产生一种学无止境的感慨,斗志就会取代负面情绪。把这个方法中的古诗软件换成英文或者专业类的有声书,起到的效果也是一样的。(作者提醒:如果你的情绪问题是比较严重的,请一定及时寻求专业的治疗。)


3. 突破舒适区


人有时候要逼一逼自己。


刚入职场的时候,我英文依然很差。无论是找一个准确的词,还是构架一个顺畅的句子,我都要花费其他律师两到三倍的时间。每次从老板手里接过改得面目全非的初稿,我都会怀疑用第二语言跟别人拼诉讼文书,意义在哪里?


当时我的女老板启发了我。老板四十多岁才读的法学院,一边带三个孩子一边做律师,当然最后很成功。老板说,“人的潜能是无穷的,你要逼一逼自己。”


我决定逼一逼我自己,祭出了“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推荐的方式 — 背。相信我,这古老的方式绝对也是最有效的。如果说表达是造房子,那么词汇、语法、句式、修辞就是砖头和瓦砾,而背诵就是将砖瓦这种生产资料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我的计划包括:第一,从律所资料库里甄挑前辈写的诉状来阅读、分析和背诵;第二,每两到三天背一篇《经济学人》(律所有订阅)。刚开始真的很痛苦,但一阵子之后就体会到差异。


首先是词汇量大大增加,其次是语感顺畅了,再然后就开始有了另一种语言的逻辑思考能力。之后写诉状也就越写越顺手。我现在依然在使用“背”这个方式,背的东西也越来越杂,包括社科论文电影对白等。非常神奇的是,英文上开窍,竟然带动了我中文写作的进步(篇幅有限,以后再说)。总之,突破舒适区,才能见到更广阔的的天地。


▲ Photo by Ben Whiteon Unsplash.


 4. 拾遗:五个习惯。


最后,分享几个这几年对我帮助很大的习惯。


1.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一切的奋斗都不应该以牺牲身体为代价。恰恰相反,只有留得青山在,才不怕没柴烧。运动的好处不一而足,对每日生长在办公室的人尤为如此。我有一阵子颈椎和肩周负荷过重,就办了张游泳卡,每周 2-3 次,效果基本上是立杆见影。除了游泳,我还特别喜欢攀岩和排球。


▲ 图片来自作者。


除了运动,还有就是保持规律的作息和健康的饮食。具体如何执行我想是因人而异的,许多书籍自媒体都有介绍,我就不多说了。


2. 寻求家人的支持。


我有过很长的一段青春叛逆期。后来回想,觉得那阵子太多时间精力浪费在和家人内耗上了。现在我会在大的事情上争取到家人的支持,如果不支持,那么就沟通到支持,或者在听从他们的意见后,寻求一个折中的方案。家人的情感支持会让我觉得所做的一切都更有意义,且更有动力。


3. 微笑的作用。


前文提到抵抗负面情绪,这里特别强调一点,微笑的作用。家属住院医期间的作息是每天早上五点起床,早的话能 7、8 点到家,晚的话就到半夜了。有时候刚坐下吃晚饭,手术室那边的电话也跟过来,边说边换洗手衣,电话打完,抓起外套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我说你这么辛苦,也有很郁闷的时候吗?他说有啊,每天五点我被闹钟闹醒的时候,都会在床边坐两分钟,那两分钟我负能量爆表。我说那你怎么办,他说,我就强迫自己做个微笑的表情。我:……他说:诶你别笑,真的管用,我以前也不信的。


4. 自信,假装自信,直到你真的掌握了自信。


在帮老板面试新人的时候,我发现被选中的往往不是履历最优秀的,而是履历相对优秀又表现得很自信的。自信会传递非常积极的、“我能行”的信号。反过来,一个对自己都不自信的人,别人如何相信她/他?


事实上,和新员工熟了之后,我也会问他们当年面试紧张吗,回答都是“超级紧张”。但他们表现得很出色,促成了面试的成功,而面试成功带给了他们工作中的自信,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5. 把背挺起来。


把背挺起来会让你更美。请不要小看美的作用。这个美,不是华服广厦胭脂水粉,而是一种姿态一种精神面貌,比如林肯所说的“四十岁之后人需要对自己的相貌负责”,或者,金斯伯格所说的“做个淑女。”这个美还是一种气场,可以转化为生产力。想要获得它,那么从把背挺起来开始。


最后,祝大家能找到自己的路,并在这条路上快快乐乐实现物质和精神的双重丰收。

-  END  -

推荐阅读

不落雪的第二乡丨第四十二章 尾声 有光


一诺:生于1977 (二)


看见之后,我对很多否定都释怀了……

各位读者们,一起在文末留言你的想法/故事吧!也欢迎点分享,给需要的朋友们呀。

因为公众号平台改变了推送规则,如果你还想如常看到我们的文章,记得点一下在看星标哦,期待每个清晨和“不端不装,有趣有梦”的你相遇 :)

点“阅读原文”,加入“奴隶社会”朋友圈,诺言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