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巨头拿地简史:字节跳动豪掷60亿凶猛买楼,联想乐视卖地救急

财经天下周刊 2020-11-23 08:32

互联网巨头热衷拿地,一方面与业务快速扩张带来的更多办公需求有关,另一方面也与地方政府期待其带动相关产业发展的诉求相吻合,由此能够以更优惠的价格实现土地储备。


财经天下周刊(ID:cjtxzk)
文|仉泽翔
编辑|孙静



互联网巨头正在成为地产商们最大的竞争对手。


11月20日,上海出让一宗编号为“杨浦区定海社区N090603单元M4-01、M5-01、N1-01、N2-01”的地块。作为唯一申请竞买企业,汉海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以65.413亿元成功摘地,楼面价22350.36元/平方米。


天眼查App显示,汉海信息的背后正是美团点评,而汉海信息的执行董事为美团联合创始人穆荣均。


美团亦对媒体证实,这块地正是由其拍下,并将用于建设新上海总部基地,加快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研发整合,积极布局文旅、移动出行、金融科技等创新业务。


更早之前,将要登陆资本市场的蚂蚁集团也斥资27亿元购入杭州西湖区一宗商业用地。消息一出,直接点燃之江板块的楼市热情。


从拿地花销上看,互联网巨头的投入并不亚于大型房企。而资金状态的宽松,与地方政府更为紧密的产业合作,甚至让互联网巨头具备更强的拿地能力。


巨头拿地凶猛


近来拿地最凶的是长期“居无定所”的字节跳动。


尽管已成长为国际化程度最高的中国互联网巨头,但字节跳动在今年11月4日之前,并没有一座自有产权办公楼。自2012年创办至今,围绕中航广场,字节跳动的办公楼从北京的西五环租到东五环,即便是作为总部的北京中航广场也是长期租赁使用的。


迫不得已,员工经常因工作内容调整而在各大写字楼间来回搬迁。


这一局面在11月4日开始改善。当天,字节跳动位于北京方恒国际中心的办公楼正式启用,这是字节跳动旗下首座自有产权办公楼,产权是在2019年豪掷50亿元拿下的。


这并不是字节跳动买楼的起点。2018年,字节跳动曾有意出资90亿元,收购北京大钟寺中坤广场。但该项目产权较复杂,收购并不顺利,目前基本搁置。


进入2020年,字节跳动拿地的动作愈加频繁,比如今年6月,其花费10.82亿元进入深圳“网红街区”粤海街道办,和腾讯滨海大厦、深圳阿里中心成为邻居。


或许张一鸣此前无恒产的辛酸,雷军最能够理解。自2010年创业以来,雷军和小米先后辗转银谷大厦、卷石大厦、华润五彩城等地,直到2015年小米在离五彩城不远的上地片区买下土地,建立小米科技园。整个园区花掉雷军52亿元。


这种颠沛流离的漂泊感让小米不断加码地产板块。2018年11月5日,北京昌平区沙河镇一宗公建混合住宅用地现场拍卖,4.7万平方米地块最终被小米和华润置地联合体以26.57亿元的底价摘得,成交楼面地价为19356元/平方米。


将要和字节跳动成为邻居的腾讯,无疑是互联网巨头中的囤地小能手。仅在深圳这一座城市,腾讯就先后完成三次大搬迁——从华强北到飞亚达大厦,再到自建的腾讯大厦和作为全球总部的滨海大厦。另外,腾讯还在2019年11月斥资85亿元,拿下深圳大铲湾岛地块,未来这里将是腾讯科技岛项目。


据58同城统计,目前腾讯在北京、上海、天津、重庆、成都、武汉等十几个城市都持有物业。


另一互联网巨头京东,近年在拿地上也动作频频。京东近期最著名的一次收购是花费27亿元拿下北京翠宫饭店,虽然事后这栋楼又被刘强东转给知名对冲基金安祖高顿,但京东的云计算部门仍入驻了这栋大楼,并将其更名为京东科技大厦。


除此之外,京东还先后以仓储用地、物流中心等名义在东莞、上海、宿迁、重庆、揭阳、肇庆、济南、南昌、西安等城市现身土拍市场。截至2018年,京东已在全国30余个城市获得土地使用权。


互联网巨头热衷拿地,一方面与业务快速扩张带来的更多办公需求有关,另一方面也与地方政府期待其带动相关产业发展的诉求相吻合,由此能够以更优惠的价格实现土地储备。



卖楼求生哪家强?


房地产的价值早已被互联网界的前浪们前后证实。


从互联网行业龙头行列掉队的搜狐一直被外界调侃,公司市值甚至不如屁股底下的办公楼高。


这也确系事实。截至目前,搜狐总市值不过7.6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0.12亿元),而搜狐在2006年购入位于北京五道口的搜狐大厦时,曾花费2.77亿美元,一次性动用公司超过30%的现金储备。考虑到“宇宙中心”当下的房价,张朝阳这笔投资不知道翻了多少倍。


这还只是一栋楼的价值。2010年,搜狐又在中关村核心区域的融科资讯中心园区内,自建了搜狐媒体大厦,总建筑面积4.1万平方米,该大厦的造价超过20亿元。此外,还有位于石景山区八角东街的搜狐畅游大厦,也有10亿元以上的估值。


以现在的北京房价来看,这三栋楼的总价早已超过搜狐公司的市值。所以搜狐公司创始人张朝阳才敢在2010年建造搜狐媒体大厦时放出豪言:中国城市扩张使得资产升值较快,买地盖楼可以盈利。


搜狐的日子虽然过得紧巴巴,但尚未到卖楼求生的关口。2020年2月,由于疫情带来的经济不确定性,韩国财团LG终于狠下心将位于长安街沿线的LG双子座大厦以1.37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80.46亿元)的价格卖给新加坡人。


LG双子座大厦于2002年动工,2005年建成,总投资4亿美元。以当时的汇率计算,大厦造价约32.8亿人民币。这一卖,随随便便就让LG集团赚了50多亿元。


靠卖楼救急的还有联想。并购摩托罗拉手机业务后,联想的财报一度很不好看,而当时联想主营业务PC也是焦头烂额,因为行业整体正在萎缩。作为上市公司,联想集团的财务压力可想而知。在2016年5月到2017年3月的半年时间内,联想先后出售旗下3栋大楼和地产公司融科智地的全部股权,换来约180 亿元人民币的收入。


当然,并不是每一家公司都能在卖楼上赚到救命钱,贾跃亭的前车之鉴犹在眼前。


2016年12月和2017年4月,贾跃亭斥资4.2亿元在浙江德清莫干山高新区拿下多块土地,原计划用于乐视生态汽车产业园建设,总面积约为135万平方米。但由于乐视危机爆发,该地块长期处于搁置状态,终于在2019年11月被当地政府收回。


值得注意的是,土地交易也不是一门稳赚不赔的生意,即使这块地在寸土寸金的北京三里屯,有时也会成为你的累赘。由于债权复杂、定位尴尬、运营能力差等种种因素,贾跃亭于2016年花29.72亿元买下的北京世茂工三项目屡屡流拍。


彼时,风头正健的贾跃亭在收购完成后给出一张PPT:将世茂工三打造为乐视生态线下体验平台,并向主场位于工体的北京国安俱乐部注资20亿元,为世茂工三带来高黏性的营销场景。按照贾跃亭的设想,项目全部完成后,球迷在观赛完毕后,可以直接到世茂工三喝酒娱乐。


但收购此楼后没过多久,乐视资金问题大范围爆发,贾跃亭滞美未归。在出国前,他还试图出售此楼换取救命钱。2017年6月,万科曾对此楼报价20亿元,但贾跃亭40亿元的还价让万科心灰意冷。


截至目前,世茂工三已先后三次流拍,其中第三次拍卖时直接打了6.6折,却仍无人接手。值得一提的是,有一名竞拍者在缴纳1.03亿元的保证金后,到拍卖结束都未曾出价。


如今,乐视网退市,贾跃亭仍在美国努力造车,留给接盘者和投资人的只剩一地鸡毛。



—End—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图片素材源自视觉中国


回复:


加入财天组织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



案CEO自恋源流:“人人都爱“的董明珠和”下周回国”的贾跃亭

手携14台全新iPhone逃跑,美团跑腿为何频频翻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