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特稿写个故事

南方传媒书院 2020-11-22 21:45

①选题要求:以小见大


②基本手法:对峙


③编排逻辑:打乱叙述的时间线


④中心原则:带着镣铐跳舞

来源:南方传媒书院   原创:刘蓓
为特稿写个故事
由于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多年受困于贫穷、不良生活习惯、超过160公斤体重的才力麻木地呕吐着,毫无尊严地死了。在生前最后四年,他的工作是辽宁省体院的门卫,在他死去的当天,家里只有300元钱。


2003619日,《南方周末》25版刊发了记者李海鹏的《举重冠军之死》,这篇报道透过一位世界冠军的死亡,重现了其潦倒的生活图景,掀起了特稿在新闻报道中的浪潮,亦被封为特稿的经典之作。

 

作为非虚构写作在新闻领域内的分支,特稿凭借真实性的内核以及故事化的外壳,重振了新闻报道的方式。特稿之所以吸引读者,就在于其建立了“故事为王”的意识。而大变革、大调整、大发展的社会转型期的背后,显现着各种矛盾,这给特稿的写作提供了故事富矿。那么该如何写好一片特稿?小编在这里给大家找了一些干货。

#
#

选题要求:以小见大

#
#

“把各种枝叶全都砍掉,然后找到一个最小的点,这是一个减法的过程,是降低工作量的方式。”前南方周末记者、真实故事计划创始人雷磊认为特稿的选题最大的特征就是精巧。

在做《侣行》巴西项目策划时,雷磊想拍摄亚马逊丛林里一个叫苏瑞的部落,他们的酋长用谷歌地球搞了一套科技系统,来保护自己的领地。一张照片上,酋长浑身涂着彩绘,戴着羽毛王冠,拿着一个苹果电脑在丛林里面巡视。最原始的人和最现代的科技碰撞,当中产生的巨大落差激发了雷磊的好奇心。


表面上这是一个守护家园的故事,是哲学或者诗歌永远的主题,实际上则是苏瑞人为了保护自己的生存和传统,必须去接纳现代文明,却又被现代文明所反噬,逐渐丧失自己的特点。雷磊便从非洲酋长手持苹果电脑守护家园的这个信息点,牵扯出了文明的现实的问题。这便是李海鹏所说的:用最小的点去折最大面积的信息

回到本文开头的《举重冠军之死》一文,李海鹏表面上描写了一个举重冠军生前两天的生存图景,实际却折射出了举国体制之下运动员的生存状况问题。透过生前两天的生活轨迹、不断穿插着的一生的事迹,将切入点设计地十分之小,但其境遇却让人十分唏嘘。一个世界冠军的境遇尚且如此,那么吾等普通人呢?

在《举重冠军之死》发表十七年后的今天,它仍被认为是《南方周末》举足轻重的作品,而这篇报道在最开始时选题上就已经做到了最好、最精确、最准。“选题时,把各种枝叶全都砍掉,然后找到一个最小的点,这是一个减法的过程,是降低工作量的方式。”

前《南方周末》记者叶伟民同样秉持以点带面的选题方式,特稿故事应该是‘花瓶状’,入口很窄,一旦进入,内里将足够辽阔。这也是特稿为什么反对宏大叙事的原因之一。

#
#

基本手法:对峙

#
#

正如喜剧的内核是悲剧,卓别林在《摩登时代》里拧螺丝把自己拧成了流水线木偶,你大笑之后却能感受到他内心的绝望,他用放大的手法讽刺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模式,让你在笑的同时感受到了社会的残酷。这就是戏剧充满张力的来源:喜与悲的对立。移至到特稿的写作中,也可以借鉴喜与悲的对立,用矛盾的对峙来扩大文字的张力,给人以最强烈的情感冲击。


越是写一个悲剧,就越是写幸福的往事,写他们生活当中最温暖的部分”。就像吃饭如果光吃肉,很容易就会腻。如果特稿本身的题材就是一个悲剧,那整篇的煽情便是大忌,所以不能以恶写恶或者是以悲写悲。最好的效果就像《红楼梦》,“听戏猜谜,写诗作画,扑蝶观荷,死亡悄然而至。”(王国维)

雷磊在特稿《天亮前死去》讲述了一对夫妻的故事,妻子身患尿毒症,夫妻感情很好,丈夫倾家荡产帮助治疗,但最后妻子因不愿连累丈夫,选择了上吊自杀。文章用很长的篇幅描绘了这家人幸福的场景,用各种细节将他们虽身在苦难但很有爱的幸福氛围堆砌起来,但最后以一个悲剧的结尾戛然而止,因为这个人自杀了。那种本来沉浸在幸福终得氛围突然被打破,读者的情绪一下跌倒了谷底,这就是以喜写悲的对峙手法。

#
#

编排逻辑:打乱叙述的时间线

#
#

在电影领域将多重叙事线索运用得炉火纯青的导演,当属导了《记忆碎片》、《盗梦空间》等多部经典名片的克里斯托弗·诺兰。《人物》主笔谢梦遥也喜欢运用蒙太奇的手法,主张要像拍电影一样写特稿,将文字情节不停调度,而非百度百科式的平铺直叙。要对素材进行逻辑上的编排和推进。才能发挥特稿的故事功能,而故事之所以成为故事,需要有起承转合的故事弧线,有悬念、有伏笔、有高潮,而打破时间线便是一种很好用的逻辑框架。


《举重冠军之死》便使用到了双时间线叙事,在濒死前两天的生活轨迹之内,同时插叙着对往事的不断回顾。以一个时间线去框定另一个时间或者逻辑顺序,使整个文章便有了节奏感,也提高了信息传递的效率。

#
#

中心原则:带着镣铐跳舞

#
#

自由无往不在枷锁之中。文学技巧当然能为特稿增色,但任其泛滥则是另一种灾难,所以为特稿戴上真实性的镣铐,才能使特稿不脱离新闻报道的本质。“因为有真实性的巨大限制,这个至高无上的铁律,将惩罚一些不安分的笔触。”叶伟民认为,对特稿抱有过高的文艺想象,是一个美丽的误会。

上述的所有技巧都只能为一篇好的特稿锦上添花,一切技巧都可以运用,但必须对素材保持诚实,因为特稿的故事出自于脚下的这块土地,只有扎根于现实才能做出意义重大的特稿,才能帮助我们更好地认识这个世界。

↓↓相关连接↓↓

陈安庆:媒体人要知道报道天花板,不要踩红线
救赎与警示:如今的传统媒体丢失了看家本领!
在爱自己这件事上,传媒媒体人有很深的新闻自恋
武则天他妈, 一场地方城市发展冲动下的恶俗炒作
辱母杀人案于欢获释:这一次,能回家感受到母亲的温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