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复杂的疾病是“发热待查”?

新民周刊 2020-11-23 09:04

专家

访谈

 提高抗微生物药物认识周

 团结起来,遏制耐药

当其他科医生用常规的手段无法辨别出患者发热的原因时,这个“疑案”就要交给感染病科医生来“侦破”。

文 | 黄 祺

世界上最复杂的疾病是什么?
“我认为世界上最复杂的疾病就是‘发热待查’——能引起发烧的可能性太多了,这就是我们感染病医生每天都要回答的问题。”今年的世界卫生组织“提高抗微生物药物认识周”期间,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副院长、感染病学科负责人俞云松教授接受了《新民周刊》的采访。
他的话其实不难理解。
我们普通人最熟悉的疾病恐怕就是“发烧”了,特别是新冠肺炎防控常态化的生活中,我们在各种场所都要接受体温的测量,以便分辨出发烧患者。
“发烧”其实并非疾病,而是症状。能够引起发热的原因有很多,病毒感染、细菌感染、真菌感染可以引起发热,这些属于感染性发热。而非感染的原因,如血液病、癌症、风湿、甲亢甚至皮肤病,也有可能引起发热。
当其他科医生用常规的手段无法辨别出患者发热的原因时,这个“疑案”就要交给感染病科医生来“侦破”。感染病科医生凭借专业的知识、借助临床微生物检验等学科的帮助,抽丝剥茧寻找证据来判定发烧的原因,最终制定治疗方案。
可以看到,感染病专业几乎与所有的疾病都相关,在临床诊断和治疗中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但在过去很长的时间中,国内医疗机构感染病学科涉及的病种比较局限,直到今天,还有不少医院的感染病科还是以收治肝炎病人、肺结核病人为主,无法为其他疾病的感染诊治提供帮助。

新冠肺炎中感染科医生受到关注,但从全国整体而言,在综合性医院中感染病科还是很弱小的。俞云松教授认为,感染病专业需要主管部门、医院管理者给予更多的关注和投入,“要以战略眼光来看待感染病专业”。

 

别让感染科医生只在有疫情时“受重视”


新冠疫情让感染病科医生和危重症医学科医生成为“网红”。
新冠肺炎是一种病毒感染性疾病,湖北疫情最为严重的时期,全国各地医疗机构共计抽调4万多名医护人员支援湖北的救治工作,这4万多医护人员中真正从事感染病专业的医生数量不是很多,但却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此外,全国各地组建的新冠肺炎救治专家组中,感染病科专家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成员。
俞云松教授说,1988年上海甲肝疫情、2003年的非典疫情以及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中,感染病科医生的重要性突显。但客观而言,一旦疫情结束,感染病科在很多医疗机构日常的工作中,未能受到足够的重视。
俞云松教授用自己的经历来说明感染病科的尴尬。“我自己就是感染病科医生,当年大学毕业还是分配制,我被分到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这家医院感染病科在全国来说也是数一数二的。从内心来说我想去别的科室,因为感染病科奖金少,但别的科室名额满了,我只能到感染病科。在后来的学习和工作中,我才开始对感染病学科感兴趣,逐渐认识到它的重要性。”
他告诉记者,到现在感染病科的尴尬境地在很多地方仍然存在。由于医生收入相对偏低,专业发展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发展空间小,优秀的人才不愿意到感染病科。
这些年,俞云松教授等感染病领域的专家将大量的精力用于促进全国的感染病学科发展,组织学术活动、组建学术组织、开展人才培训。在专家们的奔走呼吁下,学术活动日益丰富,有了广泛的影响力,人才培养项目规模也日益扩大,越来越多的感染病科医生“找到了组织”,在职业认同和能力提升上都有了很大的变化。
俞云松教授介绍,广受各地医生欢迎的“培立方”项目中,“培元计划”是专门针对感染病科医生的培训,这个培训不仅给学员提供系统的理论知识学习、有严格的学习要求和考核要求,而且还提供实践学习机会。他所在的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是“培元计划”全国九大实践基地之一,从2015年至今,邵逸夫医院已经培养了60多位“培元计划”学员。
这些学员在邵逸夫医院感染病科与临床医疗组一起工作,从一个个真实的病例处置中,学习到邵逸夫医院感染病科专家们的临床救治技术和救治理念。“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可以更直接地学习感染病诊治系统的临床思维和临床技能。”

“培元计划”实践基地学员来自全国各地,俞云松说,这些学员如同感染病学科的星星之火,希望他们通过系统的理论学习和实践学习后,回到各自的医疗机构成为燎原的火种。

 

医院要以“战略眼光”看待感染病学


3月27日,邵逸夫医院庆春院区,一场国际远程视频学术研讨会议正在举行,中国杭州、武汉、荆门三地连线美国、韩国、阿联酋、印度、墨西哥等地医疗机构,邵逸夫医院向全球分享医院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治措施和经验。
这次会议是邵逸夫医院应美国Mayo Clinic医疗联盟的邀请,与Mayo Clinic共同发起的,有174位来自Mayo Clinic医疗联盟的全球成员单位的医院管理及临床专家参会。邵逸夫医院是MayoClinic医疗联盟在中国大陆的唯一成员单位。蔡秀军院长领衔的邵逸夫医院团队在连线中分享了新冠肺炎患者防控和救治的成功经验。
俞云松教授介绍,新冠肺炎疫情中,邵逸夫医院医护人员积极响应号召,组建浙江省援鄂医疗队,支援湖北武汉市和荆门市,感染病科医生还支援了浙江省的新冠肺炎定点收治医院。他介绍,邵逸夫医院医疗队支援荆门后,荆门市的新冠肺炎患者病死率很快就得到了有效控制,救治成效明显。
疫情中能够做出如此大的贡献,与医院几个关键学科的水平有关。俞云松说,邵逸夫医院有比较强大的感染病学科、呼吸病学科和危重症医学科等临床学科,还有一支高水准的呼吸治疗师队伍,这些日常并没有受到重点关注的学科专业人员,在疫情中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不过,像邵逸夫医院这样拥有相对比较强大的感染病学科的医院在全国太少了。俞云松介绍,“培元计划”目前在全国遴选了九家医院作为实践基地,包括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北京朝阳医院、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我们希望有更多感染病学科强的医院能成为实践基地,但符合条件的确实不多。

俞云松教授说,很多医院对感染病科的认识还比较局限。“我在很多场合讲,对于一家医院来说,感染病科的发展不能单纯从学科的直接经济效益来看,要作为医院的战略来考虑。”感染病专业不仅与肝炎、结核等传染病相关,还和手术后的感染、医院的院内感染控制以及抗生素的合理应用与管理等等都相关,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支撑学科。作为医院管理者和感染病专家的俞云松表示,感染病学科的健全和发展,是医院为患者提供更好治疗效果的要素之一,特别是作为公立医院,应该更多地从公益性和长远的发展需要来看待感染病学科。




· 两场G20之间,世界已变样

· 王毅访问日韩,关键的一步

· 魔都山海经 | 隐秘而痛苦:上海老年男女的情感黑洞


新民周刊所有平台稿件, 未经正式授权一律不得转载、出版、改编,或进行与新民周刊版权相关的其他行为,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