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年轻人开始追捧《糊弄学》?

南周知道 2020-11-23 09:30


今日话题 

字数:2000阅读时间:4min

刊登在2017年《人格与社会心理学期刊》上的一篇文章显示,大部分人对待糊弄学都带着“双标”的态度,即“我糊弄你可以,你糊弄我不行”。


“知道”(nz_zhidao)跟你谈谈 ,“糊弄学”是怎么回事。







(IC photo / 图)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的哈只是糊弄的保护色。”


前些天,几张关于郑州市高中骨干教师培训的照片,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热议。这组培训课件里,除了提到跟年轻人交流时标点、表情包和语气词的用法,还提到了“五哈原则”


“哈哈”表示“滚”,“哈哈哈”表示“好无聊”,“哈哈哈哈”表示“敷衍笑一下”。怎么表达真正的开心呢?培训上给出的答案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共10个),还提出了“哈”字的最低数量要大于五个。


热心的吃瓜群众们一边“哈哈”的同时,一边迅速激发出举一反三的学习能力,领悟到从“冷漠敷衍”到“热情真挚”之间,原来只差了几个复制键。比方说,聊天时使用“嗯”和“哦”会显得很有距离感,“嗯嗯”和“哦哦”又会显得木讷和客套,“嗯嗯嗯”或者“哦哦哦”则刚刚好,显得深刻而强烈。


不过,不是什么语气词都能像“哈”字一样,直接五个“哈”起步价的,要是直接甩10个“嗯”或者10个“哦”过去,对方不会读懂你的真挚,反而会认为你手不太好使,用脸在键盘上打字。那么,如何把握好客套的距离、敷衍的精确度,在不走心的情况让双方都保持愉快呢?






我们都是弄弄子






欢迎打开《糊弄学》,这是一门生活的艺术,钻研这门艺术的人,被称作“弄弄子”。


在词典里面,“糊弄”这个词的基本解释有两个,1欺骗,2将就。在现在的互联网语境里面,“糊弄”的真实含义,则包含着更多的佛系和包容,可以理解成,面对生活中不想做却又不得不做之事时,一种不失礼貌的敷衍。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个词,不妨代入以下几个生活情景:


1 遇到朋友分手又复合又分手又复合,每次情感出现小波动就找单身的你抱怨或者炫耀;

2 客户提出一大堆修改意见、辛苦落实完之后,又回去选择了你最初提交的方案;

3 长辈在家族微信群每天分享生活百科、心灵鸡汤、新闻时事,还@你查看;

4 朋友圈点赞之交突然找你帮忙在某购物软件上“砍一刀”。


基本上在这些情况下,你已经能预判到对方的预判,回复一些东西让他们知道“已阅”就行,比如之前提到的“哈哈哈哈哈”或者“嗯嗯嗯”。


不想预判,心不在焉时,也有办法。在豆瓣上,“糊弄学”小组的成员花时间整理出数十个“万能糊弄语”,供大家在忽略上下文的时候,也能灵活使用。不想听牢骚的时候,可以说“有道理”,不想听吹牛的时候,可以说“厉害了”,拒绝闲聊的时候,可以说“你不上班吗?”遇事不决的时候呢?说“好家伙”就完事了,直接好家伙。


不少网友在进了“糊弄学”小组之后才发现,原来“弄弄子”早就在生活中遍地开花了。


比如有人在晒出自己和老公的聊天记录里,有一千多个“棒”和四百多个“心疼”,要是没注意前后文用错的情况,就补上一句“你最美”来化解。也有人发现,自己和老妈在糊弄水平上出乎意料地有默契,聊天记录里清一色的“哦”“嗯嗯”和“OK”,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看看,这些重复性话语是不是还挺眼熟,如果说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那么复读机的最基本功能大概就是糊弄了吧。






(IC photo / 图)






糊弄的双重标准






在很多人看起来,糊弄是维持人际关系的重要手段。有时候是出于保护对方感受,有时候则是为了隐藏自己真正的想法,毕竟有些时候有些话,不说比说更显得冷漠,糊弄学在这两者之间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省去不少麻烦。


有意思的是,刊登在2017年《人格与社会心理学期刊》上的一篇文章显示,大部分人对待糊弄学都带着“双标”的态度,即“我糊弄你可以,你糊弄我不行”


研究人员通过模拟场景的实验,要求测试对象在糊弄和说谎中做出选择,选择说谎的人,有机会获得更多利益收入。结果更多的测试对象选择了糊弄,他们认为糊弄比说谎要好得多。而当实验场景转换到多人共同参与,人们眼看同伴选择糊弄的时候,却认为这很不道德,比起说谎好不到哪里去。


这种双重标准态度的根源在于,人们被行为影响的方式,决定了他们对此采取的道德评估标准。糊弄的人认为,重点在于自己说的是实话,而被糊弄的人会认为,敷衍态度本身才是最不可取的,真话假话倒是次要。双方关注点的不同,表达的态度当然也就相反了。


所以从短期来看,糊弄确实可以如你所愿,节省时间,减少精力,营造虚假的社交繁荣效果。但是长期以往的糊弄,或者糊弄被识破了之后,则可能会大大降低你说话的可信度,交流热情降到冰点,甚至在心里暗暗把你拉进黑名单。


豆瓣的“糊弄学”小组里面,也已经出现了“反糊弄学”的预言贴,弄弄子们纷纷猜测,糊弄句式的流行和使用,势必会引发大家对这个群体的过分关注,从而开始对聊天对象的真诚度产生怀疑。


于是,弄弄子们总结出来的对策包括但不限于:减少使用万能糊弄语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先发制人成立“反糊弄组”,还有,等待精英弄弄子研发更高级的糊弄语句……当你以为他们会糊弄的时候,他们选择了认真解决问题,也不失为真正的糊弄吧。




相关文章推荐



类似于“六学”、“明学”、“茶学”, “凡尔赛文学”最终也成为一大互联网新兴学术方向,被简称为“凡学”。并且追随者众,火爆异常,豆瓣上每天有3万人在凡尔赛学学习小组进行学术交流。


↓点击阅读↓

《“人家吃不胖、纯素颜”,凡学家朋友圈观摩大赏






· 南周知道出品 ·

· 未经授权 不可转载 ·

· 但是欢迎分享到朋友圈哦 ·







点一下,知识的储备又增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