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神剧”是如何诞生的?| 思想界

界面文化 2020-11-23 10:03



撰文 | 潘文捷

编辑 | 林子人


『思想界』栏目是界面文化每周一推送的固定栏目,我们会选择上一周被热议的1至2个文化/思想话题,为大家展现聚焦于此的种种争论与观点冲突。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抗日神剧如何诞生和互联网公司厕所难题背后的劳资博弈。


《亮剑3》遭恶评:

抗日神剧是如何诞生的?



日前,抗日剧《亮剑3》(又名《雷霆战将》)遭到了《人民日报》的批评并被迅速停播。抗日战争中,日本是一个现代化的工业国家,中国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家,国民政府和八路军都存在装备不够精良、人员不够现代化的问题。在《革命与反革命 : 社会文化视野下的民国政治》一书中,作者王奇生分析看到,正面战场敌我伤亡比例在1:4到1:2之间。但在《亮剑3》里,八路军战士住着豪华别墅,战士们穿礼服、叼雪茄,抹发胶发蜡,武器装备也十分豪华,人手一部冲锋枪。因此这部剧作被批距离历史真实过于遥远并不奇怪。


在《亮剑3》之前,还有一些影响比较大的“抗日神剧”。例如《抗日奇侠》中的“手撕鬼子”,《一起打鬼子》里的“裤裆藏雷”,都已经受到了广泛的批评。这些作品呈现出偶像化、奇幻化的趋势,把抗日战争变成了中国军人把日本鬼子赶尽杀绝的“爽剧”。


为什么存在这么多的抗日神剧?从生产角度看,武汉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李松在《抗日神剧、话语霸权与媚俗艺术》里认为,抗日神剧的生产中“政治意图与商业化利益彼此缠绕、恩怨难断”。作为一种被规训的大众娱乐,抗日剧在消费主义、娱乐至死的常态下,其偶像化塑造和主旋律要求的正面形象会有一定差别。战争本来就可以带来暴力和情色,围绕这两点,可以形成多种多样的套路,因此,“抗日”很多时候成为了故事的背景,通俗的主题在庄重的题材上进行发挥,其内核逐渐变成了言情、偶像乃至武侠、奇幻。


《亮剑3》剧照 图片来源:豆瓣


从受众角度来看,《抗日“神剧”:对历史的低级戏仿》一文作者汤凯伟认为,在抗战剧作中,知识分子强调“苦难”,反思战争的代价,而大众强调“复仇”,想要在其中寻求民族情感的宣泄。作者指出,抗日神剧、雷剧是存在一定受众的,这些受众的特征就是“有很强的爱国情结,却又缺乏必要的历史知识”。由于观众缺乏历史知识,抗日神剧就能“把历时性的历史背景拼贴为共时性的展览板”。例如,《猛犸敢死队》的抗日队员拿着冲锋枪,却能够打出激光枪的效果;《孤岛飞鹰》中的主角面对敌军时,没有使用枪械,而是用金刚狼一样的铁爪进行搏斗。这些剧作把近代史和当下人们熟悉的流行文化的内容拼贴在一起,破坏了历史的庄重感,却能迎合观众宣泄历史怨恨的“复仇”需要。


抗日神剧的出现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光明网评抗日神剧:庸俗武侠+阿Q精神》一文指出,抗日神剧并不是孤立现象,其背后是文艺创作里现实主义和批判精神的消逝。这篇文章认识到,和抗日神剧同时存在的是穿越剧、玄幻剧和偶像剧等,这些类型剧“每一种都展现了一种现实之上的漂浮感,一种绕开真相、历史、自我、平等探究的狭隘感。”观众在观赏这些电视剧时,与历史真实越来越遥远,那些虚假的英雄形象和国家形象会消解受众头脑中的记忆。


2018年,《抗日神剧读本:出乎意料的反日·爱国喜剧》在日本发行。


而且,抗日神剧的存在传播到海外,对国家形象也有负面影响。2018年,一本题为《抗日神剧读本:出乎意料的反日·爱国喜剧》的书在日本发行,其中还有“跟着抗日神剧学中文”的栏目,书中《抗日奇侠》《孤岛飞鹰》等21部抗日神剧悉数登场,被网友评论“丢人丢到国外去了”。《抗战剧在国家形象传播中的作用——从经典抗日剧到“抗日神剧”》作者何天天认为,这种剧作“最终变相诋毁的是伟大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透支的是中国的军民形象和国家形象”。


互联网公司厕所难题:

厕所为何是效率的敌人?


本周得到热议的《人物》报道《互联网大厂的厕所难题》,使得互联网公司的厕所难题进入了人们的视野。根据这篇报道,拼多多每层楼有上千个人,但是厕所坑位只有8个;快手则在厕所上安装了计时器,显示人究竟蹲了多久。文章总结称,“厕所是效率的敌人”。


这种对时间的安排令人咋舌。但《时间的经济简史:资本主义改变了我们感知时间流逝的方式》一文指出,18世纪以前,人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时间安排”,旧的时间感与自然界的节奏相匹配,是工业革命催生了新时间感,人们的工作时间被精确到更小的单位。


在1910年代,亨利·福特T型福特车装配线和弗雷德里克·温斯洛·泰勒著作《科学管理原则》相继诞生。泰勒关于生产效率的专著将工作划分为不同的活动,比如打开邮件、钉钉子等,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开始提倡尽最大可能提高工作效率等(然而常常演变为尽可能降低工资)。随着泰勒德科学管理理论的提出,使用时钟记录工人上班时间的做法开始流行起来。


《24/7:晚期资本主义与睡眠的终结》一书作者认为,“在当代资本主义体制中,给人用于休息和恢复精力的时间相当昂贵。”虽然这本书讲述的是睡眠,但它其实对拉屎也同样适用——21世纪资本主义不断扩张,需要人类生命不断运转,产生利润,所以人已经被裹挟进了没有间歇的持续状态,丧失了对自己时间的支配权。睡眠这样的人类生理活动不能带来效益,而且会给生产、流通与消费带来损失,这和资本主义的要求相冲突。因此,资本主义对睡眠的侵蚀越来越严重。如今,我们也看到了资本主义对如厕时间的侵蚀。在这套资本构建的体系里,从睡眠到如厕,人都不再具有绝对的自由。


在资本主义构建的体系里,从睡眠到如厕,人都不再有绝对的自由。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也有人把“带薪拉屎”看作是一种“摸鱼”行为。近年来,“摸鱼”(在工作中偷懒)已经逐渐成为了一个中性乃至褒义词,而那些卖力追求成功的个体却被责备为“奋斗B”“工贼”。《中国青年报》刊登的《励志鸡汤叫不醒热衷“摸鱼”的年轻人》一文认为,当代年轻人已经错过了中国经济发展历程中的入世红利、房地产狂飙等“时代浪潮”风口,失去了获得超额回报的机遇。在“内卷”越来越严重的当下,人们的努力越来越难以转化为成果。在这些因素之下,“摸鱼”成为丧失奋斗动力的打工人的不二之选。


带薪拉屎究竟是资本主义对员工自由的侵蚀,还是员工“逃避统治的艺术”?澎湃思想市场《带薪拉屎与减少厕所位——当代工作场所的劳资博弈》一文就用劳动过程理论来解释这个问题。文章称,拉屎问题,其实是劳动场域当中关于工作努力程度的博弈。资方希望打工人提高效率,所以像坑位少、安装计时器、屏蔽厕所wifi信号等方法,都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而另一边,员工则用摸鱼战术来抵抗劳动控制。


参考资料:

《抗日神剧、话语霸权与媚俗艺术》李松 http://qikan.cqvip.com/Qikan/Article/Detail?id=83878772504849534849485056

《抗日“神剧”:对历史的低级戏仿》https://r.cnki.net/kcms/detail/detail.aspx?filename=MZXS202017070&dbcode=CFJD&dbname=CFJDTEMP&v=

《光明网评“抗日神剧:庸俗武侠+阿Q精神》https://www.sohu.com/a/154905156_260616

《抗战剧在国家形象传播中的作用——从经典抗日剧到“抗日神剧”》https://xueshu.baidu.com/usercenter/paper/show?paperid=5f26708421bd71f70c88540bd8824183&site=xueshu_se

《“八路军”住别墅抹发胶,“偶像剧”套路用错了地方》https://www.sohu.com/a/432237856_120067290

《互联网大厂的厕所难题》https://mp.weixin.qq.com/s/jiDv8IUBFc2jXCCHHkLZvw

《励志鸡汤叫不醒热衷“摸鱼”的年轻人》http://pinglun.youth.cn/wztt/202009/t20200918_12498998.htm

《时间的经济简史:资本主义改变了我们感知时间流逝的方式》https://www.jiemian.com/article/1032969.html

《带薪拉屎与减少厕所位——当代工作场所的劳资博弈》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0004840



本文为独家原创内容,撰文:潘文捷,编辑:林子人、赵蕴娴,未经界面文化(ID:Booksandfun)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