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来理想小鹏涨了1000亿美元,旗帜鲜明地夸夸新能源车投资人

投中网 2020-11-23 10:12



蔚来的股价年内涨了 1125%、理想231%,小鹏259%,加起来,三家市值涨了1030亿美元。必须夸夸背后的投资人们:赚了钱就是硬道理,赚了钱才是非共识。



文 | 林桔 董力瀚

来源 | 投中网


什么样的案例被舆论认可?赚了大钱的;什么样的案例被同行认可?见功力的。

 

上周完美日记上市,几家机构在朋友圈联欢,但最大的风头落在真格跟方爱之身上,投资同行也捧得很。原因好理解:虽然持股不是最多,但也赚到了和大基金相当量级的回报,操作很见功力。

 

完美日记这个案子,真格核心做对的两个决策,一是在天使轮之后又跟投了100万美元;二是一度放了1800万美元——天使机构定义中的“大资金”——进去。好几年前徐小平就不玩天使隔轮退了,很重视跟投,2016年还跟过价格不低的VIPKID。只是应该这么说,跟投100万美元是策略,1800万美元跟进是魄力。尤其是考虑到,是在2019年那个可进可退的节点上,做了正确决策。很多案子就是这样,投资之前考验眼光,投资之后考验功力。一念之差,一个案子的意义和回报量级就可能会截然不同。

 

电动汽车就是典型的例子。它是热门赛道,很多机构可以谈得出在不同节点、不同维度上对企业的支持和帮助。但总的来说,多数人在“避开现实谈仗义”。仗义不是商业逻辑,仗义赚不了钱,赚钱靠功力。对新能源车来说,去年年末、今年年初就是个好时段,可以凭进退看功力。

 

透过造车新势力三家:蔚来、小鹏、理想,能看到关于风险投资的功力、理念、知行合一,当然,除此之外,我们还看到了关于“实力”的一点残酷现实。毕竟功力+实力,才是竞争力。

 

先说理想。

 

三家新能源车,理想在一级市场融资最少。上市前,蔚来融了24.3亿美元,小鹏汽车融资23.4亿美元,理想20.2亿美元。李想提过三个最缺钱的时点:2018年B轮,2018年年底,2019年下半年。这三个时刻,张颖都没离场。

 

2018年6月,原本说好的国资基金领投的B轮被放了鸽子,经纬领投了那一轮4.4亿人民币;年底,理想账面剩9亿人民币,第一个找的又是张颖,对方拉了十几人给理想投了17亿人民币;2019年理想又缺钱,见了100多家机构没人出钱,加上蔚来上市表现不好,市场极差。怎么办?还是去找张颖。张颖找了高盛的朱寒松,三人讨论出结论,让李想找哥们要钱,这个办法后来改变了一切:找来了王兴和张一鸣。

 

风险投资机构里,经纬是和理想绑定最紧密的一家,此外老股东里还有蓝驰、明势等机构在2019年跟投。几家财务资本之外,两个关键人王兴和张一鸣的入场是转折点。2019年到今年7月上市,王兴、美团以及字节跳动,先后在理想汽车上投资超过了8亿美元,差不多占了上市前融资总额的四成。

 

就投资来说,理想这个案子,经纬的投资和帮助最见功力,几家VC的跟投,就其策略也很重要;而对理想来说,最关键的资金和背书则是王兴。

 

再说蔚来。

 

蔚来的股价已经快飙到50美元了。资本市场从大钱的投资人到韭菜,甚至有些地方政府都在问同一个问题:我们是怎么错过蔚来的?蔚来2018年上市之后有很多“至暗时刻”,也有很多“关键时刻”。今年的关键,是2月宣布与合肥政府的合作。特别是5月底发布今年Q1季财报后,我们可以看到它的股价蹭蹭往上走。

 

去年年末,蔚来股价徘徊于2美元以下,账面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在最后两个季度分别为19亿人民币和10亿人民币。这是什么概念?差不多是快支付不了下个季度工资的意思。拿2019Q3支出项来看,仅销售和管理费用就支出了11.6亿人民币。

 

在生死攸关的时刻,蔚来分别在春节前和2月初获得了1亿美元的短期可转换票据私募,后续则是2月中旬的1亿美元及3月初的2.35亿美元两轮CB(可转债),2021年到期,免息。有消息称这里边春节前的第一笔钱来自老股东愉悦,此外还有些非关联亚洲投资基金和私人资本认购。

 

这笔称得上“救命钱”,虽然数字尚不及蔚来Q1 支出的29.1亿元销售成本,但对于那时的蔚来来说,无异于活水。此后很快,蔚来与合肥政府达成合作,背后还有70亿人民币融资,以及潜在的自有生产基地(以及“双资质”的生产牌照可能性)。这是决定性的转折点,特斯拉有“上海速度”,蔚来也有了“合肥速度”。

 

在蔚来这个案例上,提供“救命钱”的是愉悦等VC,那个时点的增资,是仗义也是功力,但阶段性地为蔚来汽车——这类有技术门槛公司解决问题的,仍然是产业资本(比如一直跟投和认购CB的的腾讯)/资源(合肥)。

 

还有小鹏。

 

小鹏汽车的至暗时刻没那么“显性”:没被批成最惨的人,也没在资金链上经历那么紧急的考验。张颖夸过何小鹏说,“他是在这几个车企里面,我感觉是最‘稳’的一个CEO,他不会有一天让公司站到悬崖的边缘”。不过,去年年末,小鹏汽车的C轮融资也来得很难。

 

这个“难”从哪里看出来?首先A、B两轮,何小鹏个人已经放了不少钱进去,到了C轮,他仍然要继续往里边押注个人身家;此外,C轮的融资4亿美金(约为26.5亿人民币),这一额度甚至低过一年多以前的B+轮40亿人民币。就资金需求来说,这笔钱显然不够,所以才同期拿了招行、中信以及汇丰等几十亿元的贷款;第三,虽然何小鹏、IDG、经纬、晨兴等老股东也做了跟投。但这里边,核心的、一锤定音解决其时问题的那笔钱,还是来自小米的战略投资。

 

从VC的角度看新能源汽车,前几年投不投得进,去年能不能拿得住,就是考验一家风险投资机构功力够不够。

 

人们都谈“非共识”,这里就是非共识的经典时刻,倒也没必要苛责去年退出的投资人,退出或许有个体的理由,但拿得住一定是坚持了非共识,要知道,哪有那么多知行合一啊?

 

蔚来的股价年内涨了 1125%、理想涨了231%,小鹏259%,加起来,这三家公司年内市值一共上涨了1030亿美元。赚了钱就是硬道理,赚了钱才是非共识,所以在这里有必要旗帜鲜明地称赞并祝贺赚了钱的经纬、愉悦、IDG、晨兴(五源)、蓝驰、明势以及其他机构们。

 

但还有个更大的命题等在后头。产业互联网进行到汽车这个局部以后,我们看到的是腾讯、小米、王兴、张一鸣这些产业资本、企业家乃至地方政府的作用超越财务资本,展现了更强的风险承担能力,也留给了风险投资机构们以更深层的问题:除了经典VC讲究的眼光、有魄力、有功力以外,在下一个赛段,关于产业能力乃至资本实力的差距,应该如何解决呢?


转载、合作、加入粉丝群请联系小助理
(微信号:
ChinaVentureWei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