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观察》精华版|张洪振等:大学生村官推动了村级集体经济发展吗?

中国农村经济中国农村观察 2020-11-23 10:25

点击上面蓝字关注我们


大学生村官推动了村级集体经济发展吗?

——基于中国第三次农业普查数据



作者:张洪振  任天驰  杨汭华


作者单位: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原文刊发:《中国农村观察》2020年第6期

一、引言


发展壮大村级集体经济是实现乡村振兴战略的必由之路。而在村级集体经济发展中,基层管理主体个人特征在集体经济发展方式和政策实施中的作用至关重要(Chen and Zhong,2002)。但囿于年龄结构偏高、学历层次较低、工作热情不足等问题普遍存在,大部分传统村干部在带动村庄集体经济增长方面的作用十分微弱(高梦滔、毕岚岚,2009),直接制约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效果。为加强农村基层组织建设,2008年中央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高校毕业生到村任职工作(大学生村官计划)。《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也明确提出要深入推进大学生村官工作,为农村经济发展和乡村振兴战略的顺利实施提供人才支撑。作为高素质村干部的储备和代表群体,大学生村官对村庄集体经济发展的作用如何?又该如何有效发挥大学生村官在村庄集体经济发展和乡村振兴中的支撑作用,推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显然,在乡村振兴和农村经济发展的战略要求下,对大学生村官的村级集体经济增长效应进行实证分析,能提供重要的政策参考和现实依据。

学界关于大学生村官对农村经济发展作用的研究尚未达成共识。理论界普遍认为,基层管理者素质是影响组织资源配置效率的重要因素(Bloom et al.,2015),大学生村官能够通过提升农村基层管理团队的教育层次、人力资本的知识溢出、转变农村经济发展方式实现农村资源配置效率的提升和经济增长(赵仁杰、何爱平,2016;杨婵、贺小刚,2019;宋全云等,2019)。然而,现有研究鲜有将人力资本溢出的时滞性和村落外部环境的制约考虑在内,政策性激励下的大学生村官任期较短,流动性较高,能否在任期内及时发挥自身的带动作用仍然存疑。另外,由于乡村秩序仍然主要依赖于乡村多元权威来维持(费孝通,1948;王妍蕾,2013),即使大学生村官能及时地发挥自身带动作用,其外部环境的制约仍然可能导致政策效果难以发挥。因此,大学生村官对农村经济发展的影响仍然不确定,需要进行新的实证研究。

另外,囿于农村层面数据限制,已有研究主要侧重“农民”层面,分析土地流转、农机服务、农业保险、基层领导素质等因素对农村经济增长的影响(薛凤蕊等,2011;彭新宇,2014;杨婵、贺小刚,2019),忽视了对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的研究。而村级集体经济的强弱关系到农业农村农民问题的解决质量,对于乡村振兴具有重要的意义。党的十九大报告也要求“壮大集体经济”。因此,本文基于村级集体经济视角,分析大学生在官对村庄集体经济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另外,已有研究样本数量不足,难以反映中国农村实际情况。因此,本文采用中国第三次农业普查中的55126个行政村样本数据对该问题进行研究,样本占据中国总体行政村的8.33%,更具代表性。

本文基于中国第三次农业普查行政村调查数据(2016年),探讨了大学生村官对村庄集体经济发展的影响,并分析了大学生村官发挥作用的制约因素和影响机制。本文的边际贡献为:第一,基于村级集体经济视角分析大学生村官对农村经济增长的影响,研究村领导素质对农村经济的宏观影响。第二,将村落的自然环境、人口规模等因素纳入研究框架,分析了村落外部环境对大学生村官经济溢出效应的制约效果,并且估计了大学生村官数量对经济增长的边际作用。第三,本文还与乡村精英治理理论的相关研究密切相连,与关注“体制内精英”对农村经济发展的已有研究不同(杨婵、贺小刚,2019),本文为“非体制内精英”对农村经济增长的影响提供实证依据。


二、政策背景与影响机制


(一)大学生村官政策
大学生村官政策发展主要经历了“各地方自发探索阶段”(1995~2004),“局部探索试验阶段”(2004~2008),“全面发展推进阶段”(2008~2018)和“继续深入阶段”(2018~2020)四个阶段。截至2016年底,全国在岗大学生村官人数超过10万人,累计人数达到47万余人,其中村“两委”成员比例超过20%,大学生村官在农村基层管理中的作用日益受到关注。

(二)理论与检验假设
大学生村官作为外派的村级组织特设岗位,并不掌握村庄正式权力资源,只能在农村工作中发挥自身的政治社会影响力,通过转变传统发展路径、推进农业技术升级、加强外部联系等方式促进村级集体经济的发展。另外,受制于村庄资源禀赋、规模等因素,大学生村官的政策效果可能存在异质性。至此,提出待检验假设H1:

H1:大学生村官工作对当地村级集体经济发展具有显著的推动作用,但受村干部素质、村庄资源禀赋等因素的制约,政策效果存在异质性。

任期较长的本地村干部农业生产思维模式容易僵化,不愿意对现有的生产模式进行创新(Finkelstein and Hambrick,1990)。而大学生村官对于发展村庄特色农业具有较强的动机与优势。一方面,发展致富项目是大学生村官工作的主要目标。另一方面,大学生具备较高的文化水平,其搜集信息和规划项目能力较强,农业发展的思维模式并没有僵化,容易依靠农村自身特色的资源禀赋,进行特色农业项目的规划和指导。至此,提出待检验假设H2:

H2:大学生村官能够通过发展农村特色农业,推动村级集体经济发展。

克服农产品销售渠道狭窄问题,成为村级集体经济增长的关键,也是大学生村官解决农村经济发展问题的重点。大学生村官具备较为活跃的市场思维,对网络电商和自媒体具备较高的认知和使用能力,通过构建农村电子商务平台等新型销售模式,不仅能提升农户收入,也能推动村级集体经济的发展。

H3:大学生村官能够通过拓宽农产品销售渠道,推动村级集体经济的发展。

本地农村干部往往对政策和政府部门资金的利用并不充分(宋全云等,2019)。而政策的宣传与落实是大学生村官的主要工作,相比低学历村干部,大学生村官对惠农政策的理解与把握能力明显更高。同时,高学历的村干部具备更多的社会资本,与上级政府部门的政治关联更为密切(姚升等,2011)。从而在争取上级政府的公共资金支持时,大学生村官往往具备更高主动性和更多优势。至此,提出待检验的假说H4:

H4:大学生村官通过宣传和利用惠农政策,争取公共资金支持,为村级集体经济发展创造有利的外部条件。


三、数据、变量与研究设计


(一)数据来源
本文使用的数据来源于2016年进行的全国第三次农业普查中的行政村普查数据。农业普查自1997年以来历经三次,该项目旨在全面了解“三农”发展变化情况,为农业生产经营者和社会公众提供统计信息服务,为研究制定农村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和新农村建设政策提供依据。2016年12月在国务院和地方政府的指导下,普查小组采取全面调查的方法,采取普查人员直接到户、到单位访问登记的办法,全面收集农村、农业和农民有关情况,其普查对象主要包括普通农户、规模农业经营户、农业经营单位、行政村以及乡镇行政区。

(二)变量选择
因变量为村庄是否有存在大学生村官,考虑到农村集体收入是农村公共服务提供的重要资金来源,对于乡村振兴建设具有重要的意义,本文采用村级集体收入衡量村庄集体经济的发展水平。参考孙秀林(2008)、郭云南和姚洋(2013)、杨婵和贺小刚(2019)的研究,控制了村居、村书记层面控制变量。此外,还控制了省份固定效应。

(三)实证设计
为考察大学生村官对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的影响,本文在设定现行回归模型的基础上,运用Logit估计村庄有无大学生村官对村集体发展的影响,并应用广义倾向得分匹配(GPS)和中介效应模型分别验证了大学生村官数量的边际影响及其影响机制。


四、大学生村官

与村庄集体经济发展的实证分析


(一)基准结果分析
本文基准估计结果显示,大学生村官对村级集体经济发展仍然具有显著的促进作用。为进一步检验大学生村官在促进村级集体经济发展中的辅助作用,本文剔除村支书或村主任教育程度为大专及以上学历,且有大学生村官的村庄样本。余下村庄样本中,若存在大学生村官,则大学生村官在样本村庄中担任助手职位。结果表明即便大学生村官仅担任助手职位,其依然能显著推动村级集体经济发展。但地区异质性检验结果表明,相比中部地区的农村,大学生村官对东部和西部的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较大。

(二)大学生村官数量的边际效应估计
本文采用广义倾向得分匹配法(GPSM)估计大学生村官数量对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的边际效用。“剂量反应”函数图显示,学生村官数量与村级集体经济发展水平呈现非线性关系,处理效应函数图显示,大学生村官数量的边际影响存在明显的拐点(大学生村官数量为2),即高于2时每个大学生村官的边际效用开始下降。从而,一村一名大学生村官仍然是大学生村官资源最为有效的配置方式。

(三)稳健性检验
为验证结论的稳健性,本文分别采用倾向得分匹配(PSM)、随机样本抽样、政策外生性检验以及安慰剂检验进行进一步稳健性检验,估计结果表明在克服模型设定偏差、样本选择偏误、政策内生性等带来的偏误后,上述估计结论稳健,大学生村官能显著促进村庄集体经济的发展。

五、影响机制和制约因素分析

本文从大学生村官的工作职能的角度出发,借鉴本文借鉴Baron和Kenny(1986)的三步法对大学生村官影响村庄集体经济的作用机制进行实证检验,估计结果表明,大学生村官能够通过发展致富项目、优化农村产业结构、拓展销售渠道和利用公共自己扶持等渠道显著促进村级集体经济发展。

制约因素分析中,本文将样本根据地区资源禀赋、人口规模和本地村干部的素质进行分组回归,分析不同条件下大学生村官对村级集体经济发展促进作用的异质性。估计结果表明,村级固有的资源禀赋、规模和村干部素质是制约大学生村官发挥村级集体经济增长效应的重要制约因素。


六、结论与政策讨论


本文利用2016年中国第三次农业普查中行政村调查数据,实证评估了大学生村官对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的影响,研究发现:首先,大学生村官能够通过发展致富项目、优化农村产业结构、拓展销售渠道和利用公共资金扶持等渠道显著促进村级集体经济发展。其次,村级固有的资源禀赋、规模和村干部素质是制约大学生村官发挥村级集体经济增长效应的重要制约因素。最后,大学生村官集体经济增长的边际效应随数量的增多先上升后下降,当村庄大学生村官数量为2时,大学生村官数量的边际增长效应达到最高。稳健性、内生性和安慰剂检验证实了上述发现。

基于以上研究结论,本文得出政策启示如下:首先,当前具有大学生村官的行政村比例仍然较低,约为14.83%(2016年),政府应该继续实施大学生村官政策,增加大学生村官职位的政策吸引力,吸引大学生积极参与到农村建设和乡村振兴战略中,充分发挥大学生村官的村级集体经济增长效应;其次,大学生村官资源在分配过程中应该注重“公平和效率”,政府应该有效配置当前有限的大学生村官资源,原则上坚持“一村一名大学生村官”计划,发挥大学生村官对村级集体经济发展最高的边际促进效应;最后,正确认识大学生村官在促进村级集体经济发展中受到的外部环境制约,避免对大学生村官“一刀切”的考核标准,对于自然环境恶劣、教育程度较低的农村,政府应该对大学生村官的工作给予更多的支持,帮助克服大学生村官工作中的制约因素。


关于我们


《中国农村经济》《中国农村观察》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管、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主办,是中国 “三农”研究领域权威性学术期刊。


《中国农村经济》主要刊发关于农业、农村和农民问题的经济学论文,注重论文的学术性和政策指导性;《中国农村观察》刊文包括农村经济、社会、政治、法治、文化教育等“三农”研究的各个领域,注重论文的理论性和学术性。


根据《中国学术期刊影响因子年报》(2019版),在农业经济类47种学术期刊中,《中国农村经济》影响力指数和影响因子均名列第一,《中国农村观察》影响因子名列第二。《中国农村经济》《中国农村观察》分别获评“中国最具国际影响力学术期刊”和“中国国际影响力优秀学术期刊”。


《中国农村经济》《中国农村观察》实行在线投稿、双向匿名审稿。两刊网站(www.crecrs.org)可以全文下载两刊所发文章,两刊微信公众号(中国农村经济中国农村观察)可以及时接收两刊所发文章精华版。

发现更多精彩

关注公众号

点“阅读原文”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