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彬:拜登政府的军控政策倾向

IPP评论 2020-11-23 10:38

IPP评论是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IPP)官方微信平台。

编者按
      特朗普任内四年把军备控制的问题上的意识形态之争发挥到极致,他退出了一系列军备控制条约。即将入主白宫的拜登在军控这个问题上,会是什么立场?清华大学的核问题专家李彬教授在为IPP评论的独家撰文中指出,拜登上任后将会推动美国政府宣布美国核武器的唯一目的是慑止和报复核进攻。这种说法与我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说法非常接近。这既给中美在军控领域的合作带来机会,也给中国承担义务带来挑战。中国需要早做准备。

 
李彬: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教授、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兼职教授。

冷战中,美国两党对军备控制的分歧不大,都将军备控制看作是维护美国国家安全的一种手段。冷战结束后,一部分人认为,军备控制有助于锁定美国的军事优势,这些人大多是民主党人;另一部分人认为,军备控制限制了美国的军事发展,这些人大多是共和党人。这两部分人互相很难说服对方,因此,军备控制就成为了美国两党的意识形态标签。特朗普把军备控制的这种意识形态之争发挥到极致,退出了一系列军备控制条约。
 
在军控这个问题上,拜登团队与特朗普团队的意识形态正好是反过来的。从民主党的传统、拜登的竞选纲领、拜登团队成员的文章和经历,我们能够推测拜登执政之后的军控政策走向。拜登在其竞选网站中提到,一旦当选,会推动美国政府宣布美国核武器的唯一目的是慑止和报复核进攻,为此,还会与美国军方以及盟国协商。

拜登在其竞选网站中提到,一旦当选,会推动美国政府宣布美国核武器的唯一目的是慑止和报复核进攻。

如果一个国家核武器的唯一目的是慑止和报复核进攻,那么,首先使用核武器就超出了这个目的。因此,核武器唯一目的这种说法与我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说法非常接近。
 
将慑止和报复核进攻看作是核武器的唯一目的是相对符合实际的。二战结束以后,拥核国家(包括美国)在没有面临核报复、首先使用核武器能够得利的情况下也不敢使用核武器。

美国学者Nina Tannenwald将这种看法称为“核禁忌”(nuclear taboo)理论。 按照“核禁忌”理论,除非是灭国这样的重大打击,威胁在常规冲突中使用核武器是不可信的,这种以核武器慑止常规进攻的思路难以奏效。
 
美国也有很多专家反对上述核武器的唯一目的,理由很多。其中一个理由是需求:美国常规力量再强大,也有失手的时候。如果常规力量失手了,就需要用核武器去扳回来。Tannenwald的研究发现,如果常规力量失手了,即使美国也不好用核武器。

为了突破核禁忌效应对美国首先使用核武器的限制,特朗普政府的应对是部署小威力核武器,期冀小威力核武器不受核禁忌的约束。这么做的后果是削弱核禁忌,降低核武器的使用门槛,使得核冲突危险加剧,反过来对美国安全不利。美国很多安全专家觉得削弱核禁忌对美国不利,不会赞成为首先使用核武器创造条件。
 
美国反对核武器的唯一目的的人还有个理由,这个理由叫做“稳定不稳定悖论(stability-instability paradox)”。这个理论的含义是,如果两个国家在战略核武器层次实现稳定,那么,在常规武器层次就会出现不稳定。在中美关系中,美国一些学者对稳定不稳定悖论的具体解读如下。如果美国承认中国的核报复能力,或者是承诺核武器的唯一目的,中国就不担心美国对中国的核打击威胁,中美就实现了战略层次的稳定。

这些人的看法是:中国会放心大胆在常规军事领域欺负日本。美国相当一批人,包括一些民主党人、甚至是可能进入拜登政府的人使用这种说法。日本政府和一些日本专家为了阻止美国承诺和武器的唯一目的,就会向美国政府诉委屈,说中国如何欺负日本。四年前,奥巴马政府有意宣布美国核武器的唯一目的是慑止和报复核进攻。美国国内一些民主党的势力与日本政府密切配合,阻止了奥巴马在这一问题上的动向。
 
拜登本人以及他的一些助手相信核武器的唯一目的是恰当的,长期支持这一看法。拜登上任之后,会与其助手推动宣布核武器的唯一目的。这样做对美国是有好处的。第一,增强核禁忌,有利于美国安全。第二,可以使美国占领核裁军与不扩散的道德高地,有利于美国推动其他国家承担更多的核裁军与不扩散义务。第三,有利于美国裁减臃肿的核力量,将更多的资源用于新军事技术的投资。

从中国角度来看,美国如果宣布其核武器的唯一目的,这将会增强核禁忌,有利于中国的安全环境,中国对其应予鼓励。如果美国得以成功宣布这个政策,美国将提高其对中国核军控与裁军的要价,这既给中美在军控领域的合作带来机会,也给中国承担义务带来挑战。中国需要早做准备。
 
美国反对核武器唯一目的人以及日本政府不会轻易让这个政策出台。他们会联手渲染中国威胁论,在核领域以及常规领域制造中国威胁的种种说法,尤其是拿陆基中程导弹说事,以中国常规军力作为反对美国核武器唯一目的主要借口。

因此,可以预计,围绕核武器唯一目的的讨论,美国国内以及美国盟国会出现中国威胁论的喧嚣。我们需要准备以理服人,驳斥种种对中国的污蔑。
 

IPP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作者:李彬,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教授、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兼职教授。

编辑:IPP传播



关于IPP

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IPP)是一个独立、非营利性的知识创新与公共政策研究平台。由华南理工大学校友莫道明先生捐资创建。IPP围绕中国的体制改革、社会政策、中国话语权与国际关系等开展一系列的研究工作,并在此基础上形成知识创新和政策咨询协调发展的良好格局。IPP的愿景是打造开放式的知识创新和政策研究平台,成为领先世界的中国智库。


微信ID:IPP-REVIEW

国家高端智库

中国情怀 国际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