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周报|亚美尼亚战败之后;马克龙的“共和价值”危机

澎湃思想市场 2020-11-23 10:36

有竞争的思想,有底蕴的政治


本期思想周报,我们关注亚美尼亚战败后外高加索的混乱与危机,以及因对抗“伊斯兰分离主义”而处于舆论和外交漩涡中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共和价值”。

文|庄沐杨

外高加索的混乱与危机:战败后的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


当地时间11月10日,亚美尼亚总理帕什尼扬在个人社交媒体账号上宣布,亚美尼亚同意与阿塞拜疆达成停火协议。此前的战事中,阿塞拜疆于两国争议地带的“纳卡”地区占领了绝大多数此前为亚美尼亚实际控制的领土。此次亚美尼亚选择签署停战协议,也意味着该国宣布投降。帕什尼扬的声明提到,承认投降对他本人,尤其对该国百姓来说,都是难以言说的痛苦;但他也宣称此次决定是基于对当前军事形势的慎重考量,同时也认为停火是对于当前形势最好的解决之道。
在帕什尼扬宣布亚美尼亚投降之前,11月8日阿塞拜疆军队已经重新占领舒沙(Shusha),这座城市在阿塞拜疆人看来是纳卡地区的阿塞拜疆历史与文化中心。Eurasia的报道也提到,舒沙的丢失对亚美尼亚方面而言是非常严重的损失。而在11月17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接受该国电视台采访的时候提到,他曾在10月19日和20日与亚阿两国的领导人有过对话,而亚美尼亚本可以在丢掉舒沙之前就结束战斗。


当地时间2020年11月16日,亚美尼亚总理帕希尼扬表示,他将为亚方在纳卡地区的失败承担责任,“应该面对民众的审判”。


亚阿的停火协议由亚美尼亚总理帕什尼扬、阿塞拜疆总统伊利耶夫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共同签署。不多于2000人的俄罗斯维和部队会进驻两国交界地区,包括连接纳卡地区和亚美尼亚本土的拉钦走廊(Lachin Corridor),以保证亚美尼亚军队能够和平有序撤离。到12月1日之前,亚美尼亚人全数从拉钦地区撤出。不过协议里对于亚美尼亚当前仍然控制着的地区,包括纳卡首府斯捷潘纳特克在内的领土要如何处置,并没有作进一步的说明。另据BBC报道,被迫撤离的亚美尼亚人则在离开之前烧毁了自己的房屋,以免他们为进驻的阿塞拜疆人所接管。


至于阿塞拜疆方面,依据停战协议,一道走廊将会让该国的一块飞地纳希切万与本土之间连接起来。另据阿里耶夫所说,参与亚阿两国和纳卡地区维和任务的不止俄罗斯方面提供的人员,土耳其也将派员入驻,阿利耶夫声称土耳其“将正式参与到接下来的后续工作和维和任务之中”。此前的交火中,阿塞拜疆在很大程度上凭借土耳其的支援,最终占领了纳卡地区的多数地区,迫使亚美尼亚签署了停战协议。


在亚美尼亚国内,战败的消息导致抗议活动的爆发。愤怒的人群冲击政府办公大楼,并且殴打了议会的发言人。Eurasia称接下来外高加索地区的一大谜题是此次战败会对亚美尼亚的民主体制造成多大的冲击。此前,该国现任总理帕什尼扬正是通过举国规模的示威,迫使寻求长期执政的前总理萨尔基相下台,并作为反对派领导人成功当上亚美尼亚总理。


亚美尼亚的两个反对党在帕什尼扬宣布投降之后就冲击议会,并企图举行一场紧急会议,运用议会的力量宣告帕什尼扬所签署的停火协议无效。但由于执政联盟的代表缺席,反对派的杯葛并未取得成功。不过抗议浪潮在亚美尼亚国内持续不断,帕什尼扬本人的下落则依然存疑,尽管他宣称自己依然在亚美尼亚国内且会继续行使自己的总理职权。


Eurasia的记者在亚美尼亚街头采访抗议者的时候发现,这些抗议者有不少是当时支持帕什尼扬和他的“天鹅绒革命”的群众,然而他们对于众望所归的帕什尼扬宣布战败这一消息感到震惊与愤怒。一些示威群众甚至表示帕什尼扬是和莫斯科方面达成了交易,最终出卖了自己国家的土地。从群情激昂的示威活动来看,帕什尼扬的选择似乎只有两条非常艰难的路:要么宣布停火协议无效,要么下台。


但帕什尼扬当局所采取的措施似乎正在激化民众和政府之间的矛盾。亚美尼亚警方在11月11日的一场抗议游行之中逮捕了多名反对派领导人。游行群众一度高喊帕什尼扬的名字并声称他是叛徒,一位受访者则称有些人甚至希望前领导人科恰良和萨尔基相能够回归,而他尽管并不相信这两个人,但他们也并没有做出像帕什尼扬这样失败的举动。


此后在11月16日,帕什尼扬在脸书上的一则贴文则加剧了国内矛盾。在贴文中帕什尼扬称赞了前线作战的士兵,但同时也用极具挑衅意味的字眼,表示他欢迎军人们回归,来一同面对那些“躲在高墙下吠叫的人们”。这则推文不仅激怒了本已有着严重不满情绪的反对派,甚至让帕什尼扬的支持者们也觉得这位总理正在莫大压力之下试图挑起一场内战。


在阿塞拜疆,战争的胜利带给该国民众莫大的喜悦,首都巴库的一些民众举着国旗,甚至总统阿利耶夫的画像上街庆祝。不过根据停战协议本应在本周早些时候完成的交接工作,却又由于纳卡前线的混乱局面而陷入混乱,并且被一再拖延。但针对已经重新由阿塞拜疆接管的领土,阿利耶夫当局正在谋划一项“极具野心”的重建计划,旨在彻底重建这一地区。阿利耶夫在视察新占领土时表示,当地将建起政府机构、公共服务机构、学校以及医疗设施,与此同时街道、公园等基础设施也将一应具备,而一座胜利纪念碑也将会在当地竖起。一位经济学家预测,阿利耶夫当局投入到重建计划中的预算将相当于过去阿塞拜疆当局一整年度的预算。


不过鉴于纳卡当地长期为亚美尼亚实际控制,接下来的亚美尼亚居民撤离乃至可能引发的难民问题都将成为纳卡战局后续处理过程中的挑战。另一项比较引人瞩目的议题则是当地的文化遗产归属与处置:由于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在文化和宗教上的差异,亚美尼亚人撤离之后在阿塞拜疆控制的纳卡地区留下了不少亚美尼亚教堂,如何平衡阿塞拜疆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和尽可能地保留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也将是对阿利耶夫当局的一大挑战,一旦处理不好,或许会成为下一波冲突的导火索。


马克龙的“共和价值”与野望


自10月初在一次公开演讲中宣称要对抗“伊斯兰分离主义”后,法国总统马克龙就一直处在舆论和外交压力的旋涡之中。其中,来自伊斯兰世界的抵抗最为激烈。根据《卫报》三周前的一篇报道,马克龙在一份伊朗报章的头条被称为“巴黎的魔鬼”(Demon of Paris);在达卡的街头,马克龙则是一个“撒旦崇拜者”而被大力批判;法国驻伊拉克的使领馆外,印有马克龙头像的法国国旗被愤怒的民众焚烧。


而此前曾经遭到恐怖袭击《查理周刊》不改讽刺漫画的本色,继九月份刊登了讽刺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画之后,继续把矛头对准近期与法国交恶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土耳其总统的代表则回应谴责《查理周刊》的做法,并称该刊物此举将加剧“文化种族主义(cultural racism)和仇恨”。


就在11月18日,多家媒体也纷纷报道了马克龙对其提出的“共和价值”所下达的最后通牒。据报道,马克龙提出的“共和价值宪章”要求法国的伊斯兰教社团法国穆斯林信仰委员会(CFCM)承认伊斯兰教在法国只是作为一种宗教,而非政治活动,以切断其与其他境外势力勾连的可能性,从而打击极端宗教分子。这是法国在一个月内接连遭遇多起由宗教极端人士发动的恐怖袭击之后作出的回应。CFCM方面也已经作出回应,将组成一个全国伊玛目委员会以配合当局提出的诉求。


在此前一位教师因为展示了一幅讽刺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画而惨遭斩首之后,马克龙就会见了CFCM的八名领导人,并透露了两项原则:拒绝政治化的伊斯兰主义和外国势力的干涉。之所以被称为“共和”价值,也在于马克龙试图借助此举来捍卫法国的世俗主义,但他的严苛措施是否会造成打压宗教自由的情况,也引发外界担忧。伊斯兰世界对于法国一浪又一浪的抗议活动也上升到了拒买法国货的地步,法国与伊斯兰国家的外交关系也持续受到考验。


除了在价值观念上的“矫正”举措之外,针对极端宗教势力和恐怖主义的侵扰,马克龙当局也出台了更加具体的因应措施,主要有三项:限制家庭教育,对那些以宗教缘由恐吓政府官员的人士采取更为严厉的惩戒措施;依法为儿童提供身份证号码,以确保他们能够正常上学,违反相关规定的父母将面临最长6个月的监禁,以及巨额罚款;禁止提供个人信息以供他人对相关人士进行暴力伤害。


巴勒斯坦鞋匠制作印有“特朗普”“马克龙”名字鞋子,寓意“脏”。


与此同时,马克龙的共和价值也受到了法国国内舆论的质疑。一些人权活动人士就指出,马克龙的严苛举措看上去更像是在回避他此前应对恐怖袭击的无作为。作为拥有最多穆斯林人口的西欧国家,法国国内的诸多穆斯林社区可能会在马克龙的举措实施之后陷入困境,因为一些NGO组织和人权组织将由于所谓的境外联结而无法为当地的贫困社区提供援助。这种“寒蝉效应”的可能性也打击了不少民间组织。由于马克龙所推行的共和价值更多是一种基于模糊基础的行政干预,因此大量穆斯林组织可以在未经法院审理的情况下被政府以相对宽泛的理由直接解散或关停,这让法国国内的穆斯林群体感到担忧。


另一方面,据半岛新闻网11月16日的报道,马克龙近日致电一位《纽约时报》的记者,斥责英文媒体对法国反对伊斯兰分离主义努力的报道,认为这些媒体的负面报道将会使得暴力合法化。这位记者本·史密斯在他的专栏里提到,马克龙称五年前法国遭遇恐怖袭击时,全世界都在声援他们,但如今看到一些和法国共享某种价值观念的国家及其媒体,却反过来指责法国是在进行种族歧视和宣扬反对伊斯兰教的观念,这让他发现这些原本共享的价值观念已经沦丧了。


马克龙的强硬措辞与他此前寻求理解的立场也有所变化。在国内外的舆论压力之下,法国总统的手腕和立场也变得更加强硬。在外交上,法国也是四处出击,尤其在与土耳其的关系上,两国外交关系已经恶化到了极点。此前法土两国就曾经因为希腊和土耳其的领土纠纷而产生龃龉,而在11月20日,彭博社的一则报道又援引马克龙的说法,这位法国总统指责土耳其和俄罗斯正在非洲多国推动反法情绪的蔓延。马克龙在接受一家非洲最受欢迎的媒体采访时提出了这一说法,并表示很多反法乃至仇法言论的提出,背后都有土耳其和俄罗斯的金流出没。


而在其他热点话题上,马克龙也是曝光度十足。例如,针对纳卡战事之后的文化遗产保护问题,马克龙也呼吁阿塞拜疆当局一定要重视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而德国《明镜周刊》在11月16日的一则报道里也提到,马克龙在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时,强调了在和美国联手遏制土耳其愈发激进的外交政策之余,法国还呼吁欧盟走向更加独立的政治地位。在于蓬佩奥会面前接受采访时,马克龙质疑了联合国安理会的地位和作用,提出要重新探寻一条新的道路来让各方都能公平有效地参与到国际事务之中。而他所说的新道路,则是一个更加强大且独立的欧洲政治实体。





投稿邮箱:zhufan@thepaper.cn

本文责编:朱凡。
本期微信编辑:朱凡。
本文为思想市场原创内容,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澎湃新闻网站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