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推出生产力利器!可把信息沉淀为知识,飞书全新版本正式发布

DeepTech深科技 2020-11-23 19:38


科技公司历来重视生产力工具。


以美国科技产业三巨头谷歌、微软和苹果为例,每家都有自研的完整办公软件平台。谷歌有基于云端的 Google Docs、Sheets、Slides,微软则是 Microsoft Office,苹果有自己的 Pages、Numbers 和 Keynote。


对于科技公司而言,自研一套这样的平台,不仅仅是为了辅助内容生产,还为了信息流通的渠道,让整个组织高效运转。更重要的是,凭借恰好的工具,才能释放人和组织的创造力。


如果 “不满足” 可以成为创造力的起点,诞生于字节跳动内部的飞书,便是一个例子。它源于字节跳动对一个趁手生产工具的需求:使用了现有的工具后,依旧不满意。


既然现存的选项中没有,那就造一个出来。


配得上时代的工具


对外部客户开放后 21 个月后,2020 年 11 月 18 日,飞书终于在 “未来无限大会” 上正式亮相。


如果以生命体比喻,飞书是字节跳动这颗大树的循环系统,是它嵌于内在的生长方式。生命生长总需要耐心,飞书也获得了字节跳动足够的耐心。


飞书最新版本 π 发布,它被正式定义为 “一站式企业协作平台”。这表明,飞书要解决的是企业作为组织的 “协作” 问题。


这样的定义,不源自顶层设计,而是其生长历程。从 2017 年元旦开始的 10 人项目组,到当年底的内部推广,再到 2019 年开始对外部客户开放,飞书经历了反复打磨的过程。


字节副总裁谢欣介绍,飞书最早的目标是提升沟通,然后是提升创造,合起来成为了协同办公软“我们希望它能够变为下一代的企业协作平台,即一个组织的基础工作平台。”


图 | 张楠发布飞书 π 


当信息交互方式不受时间地理限制,信息的线性结构也不复存在。人与信息交互的方式也已经改变。如果将个体作为信息的节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像神经元与神经元之间的关系。


Word 诞生于 37 年前,它的内核是文字处理工具。时至今日,依旧是 Microsoft Office 工作组件中使用最重要的软件之一。


以 Word 为代表的办公工具解决是个体的信息输出和整合问题;即时沟通工具,则将不同种类的信息混杂一起,而且一直有更新的信息掩盖较早的信息。办公相关的信息就被冲淡在资讯洪流之间,成为分散的、需要反复打捞的碎片。


工业时代诞生了流水线的生产形式,流水线的高效运转就可以保证生产的质量与数量;但是到了信息时代,脑力工作的运作机制更复杂微妙,如何保证效率与产出?


这是一款 “配得上时代的工具” 需要回答的问题。


诞生于中国科技公司的生产力工具


“工作状态要愉悦一点,产出大概率就是好的。” 成为飞书的思路方向。这种思考也流露出字节跳动的科技公司属性。科技公司的特点是重视人的创造力。合适的生产力工具,通过保护员工的创造力,来维护整个组织的创造力,基于此,公司才能保持活力、持续发展。


“飞书” 属于真正意义上诞生于中国科技公司的生产力工具。也正因此,即使作为一款 B 端产品,它依旧很重视 C 端用户,即个体员工的使用体验。


科技公司总是最先看见未来的那部分公司。飞书所承载的理想,是未来的工作方式。


图 | 小米首席战略官王川在飞书未来无限大会上分享


在设计的底层逻辑上,飞书没有过多从工作流出发,而是从信息流出发。知识型的工作成果很难通过计件衡量,本质上是因为企业的运作,不再基于工作流,而是在基于信息流。那么信息流动的效率,就成为业务发展的核心。 


一个有创造力的企业,希望激发员工成为生态里中的一个单元,而不是流程中的一个环节。对于员工的期待也不再仅仅是执行力,而是创造力。


高效与愉悦,是飞书希望传递的能量。组织管理者希望高效,而组织中个人希望愉悦。但由于管理与被管理的关系,组织与个体之间总是存在张力。思考未来的企业,必然也会思考这一点。


在飞书未来无限大会上,不少用飞书的企业都表达了类似思考。圆桌论坛中,笑果文化看来,飞书提供的信息流动,不是顶层发布到收集的单线程结构,分布式结构很符合一家创意文化公司对管理的想法。


泰康保险则看到,人的变化驱动办公的变化。飞书需要有创造力的员工来使用。优秀的员工希望能够自我创造、自主决策。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飞书这样的工具,承载着对企业转型和新型企业文化的未来理想。


照顾好 “人” 和 “信息”


飞书看来,知识经济时代,人与信息是一个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如谢欣所说:把人和信息照顾好之后,就会出现知识的涌现。


这样的描述背后,蕴含着对人、信息、工具关系的思考。每天身处在信息洪流中的人,本身也在生产信息。但并非所有信息都是知识,一部分信息是噪音,而有意识沉淀下来的信息,才能成为知识。知识中蕴含了实践的经验,是一个公司的重要财产。


知识经济时代的好工具,应该能够帮助人把信息沉淀为知识。飞书 π 版本的新功能背后,都可以看出这样的用意。


飞书文档最大限度地包容各种信息形式:音视频、文件、表格,还是流程图、投票、聊天群…… 文档里的各种元素还可以互动。


当一个人在文档里 @另一个人的时候,接收方不需打开文档,就能在聊天界面直接回复。这样的一个小细节,体现了以信息沟通为优先级的设计,而非文档本位。


说到底,文档只是信息综合和流通的载体。当人们把许多信息放在一个文档中时,是为了信息的结构化;而拿着文档与另一个人沟通时,则是信息的传达与反馈。


飞书文档推出了思维笔记、多维表格、双向链接三个新功能。这三个功能,从不同方式帮助信息结构化。思维笔记能够层级式列要点,一键切换为思维导图,在一个文档中交互时,能够让多人一起整理思路;多维表格提供了结构化信息的不同呈现方式,展示数据时,可以在甘特图、看板和画册视图之间切换;双向链接将文档本身作为信息单位,呈现多个文档之间的网状关系。


飞书妙记在会议场景下服务人和信息。能将视频会议自动整理为 “强搜索、有重点、可翻译” 的智能文字笔记。发言内容和发言人能够一一对应,关键词能够定位到相关位置。


图 | 飞书妙记


这个功能实际上在帮助会议中的信息转化成知识。即使错过会议的人,也能够快速获取重要信息,避免了漫无目的地重新回顾会议全程。如果有过事后听会议录音的经历,就会对这一过程的效率低下有所体验。


飞书妙记将原本只能线性获取的录音或视频,以结构化信息的方式展开,提供了人在信息面前更全面的视角,和更自由的加工空间。


使用飞书的客户和其它产品的客户在竞争


在未来无限大会后的群访上,飞书表示,更看重 5 年到 10 年的目标,短期盈利不是首要目标。这样的态度依旧延续了飞书特有的耐心。


“没有一点理想主义,就不可能推出一款对于整个行业带来颠覆性影响的产品,我觉得我们是可以做到的。” 这是谢欣在一次谈话中的表达。


来自不同领域的飞书用户们,在未来无限大会上进行了一场圆桌论坛。参加论坛的人除了科技圈名人罗永浩,还有来自笑果文化、华住集团、源码资本不同类型公司的管理层。这些飞书用户从工具的视角,探讨了对卓越组织的理解。


当天,飞书还与华润集团、泰康保险集团、华住集团、南开大学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这三家不同领域的企业和一所高校,将和飞书一起建构更符合自身需要的数字协同办公系统,在组织协作上进行更多的探索。


图 | 未来无限战略合作签约仪式


飞书这样一个生产工具会吸引什么样的公司?仅仅看参加未来无限大会的企业类型,很难得出结论。听一听他们对飞书的评价,以及为什么用飞书,会有所理解。


传统企业或者高校,希望做面向未来的数字化转型。对华润集团而言,对内要改变原来的思维,对外是适应年轻人的交互习惯;对华住集团而言,ERP、生产系统几近全部数字化后,需要一个平台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帮助信息精准有效地传达;对南开大学而言,建设智慧校园,既需要一个能够顺滑对接原有信息系统的专业平台,又需要能够灵活开发新应用。


满足这些传统机构的认可,体现了飞书作为一个工具的开放性。飞书核心功能已经开放了 176 个 API,到明年 2 月份将继续增加 50% 以上的 API 数量。除了开放核心功能接口,还支持企业自建应用,以满足特定的需求。


科技公司或者新兴的文化企业,需要先进的组织形态和文化。对于小米而言,飞书把员工的时间、知识、任务数字化,并且串联,让公司拥有了一个业态组织网;对笑果文化,飞书是创意工作理想的多点评论和开放式交流工具,给集体间创意提供了很好的发生场域。


飞书以 ToB 应用的身份亮相,对这个市场也有自己的思考," 长线来看,这个市场不仅是产品和产品之间在竞争,也是飞书的客户和其他产品的客户之间在竞争。“


更活力高效组织形态,以及更释放个人才能的工作方式,这是飞书与观念相契的企业共同探索的未来。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