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8.4分新剧上热搜:“容貌焦虑”背后,是那个装在套子里的自己

新东方 2020-11-25 11:55


女同事说:

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真正束缚我们的并不是外部环境,而是我们自己,没有必要通过别人的夸赞来获取自我肯定,我们其实比自己想象中的享有更多的自由,因为,这是我们自己的生活。


文章来源:书单(ID:BookSelection)

作者:书单君


在今天的文章开始前,我想先问所有女孩一个问题:


你羡慕长得好看的女孩吗?


她们皮肤白、眼睛又大,从小就被人抢着抱;


长大后更是盘亮条顺,到哪儿都是焦点;


你暗恋很久的男生,回头就追了她们;


你拼命写的方案,客户却更愿意跟她们面谈。


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颜值似乎成了一种话语权,真是这样么?


不是的。


因为“人们不光看脸,还要看胸看腰看屁股,看头发看指甲,看脚后跟。”


以上这句台词,出自赵薇导演的新剧:


《听见她说》


这是国内首部独白剧,一开播就拿下了豆瓣8.4分,很多人看后评价“太真实了,几乎可以看到身边所有女性的影子”。


你如果问我:容貌焦虑,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那么这部剧的第一集,就是标准答案。


01

“虚体自恋”


塌鼻子、宽眼距、大腮帮子、毛发稀疏……剧中,主演齐溪就对自己的容貌有很多不满。


不过还好,她学会了化妆。


一个月前,为了参加高中同学聚会,她花了整整三个小时认真“装修”自己。


事实证明那3小时没白花:


“当我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我朝夕相处了三年的同学,完全没认出我来。


那个当初的小透明,终于成了所有人的焦点,成了男生脸红心跳,女生心生羡慕的对象。”


她终于站上了C位。


不仅当初暗恋了3年的班长,直勾勾地看着她说:同学,是你吗?你像个女明星。


连班里最漂亮的班花,都跟着她一起上厕所,谄媚地问她:皮肤这么好,用了什么护肤品?


她觉得自己赢了。


毕竟,高中的时候她又高又瘦,像根麻杆儿,同学们都给她取绰号,叫“打狗棍”。


那天,她高兴地多喝了两杯,出门的时候脚步有些踉跄,同桌一把扶住她,关切地说,“还好吗?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她轻轻把他推开,微笑地看着他说,“你考虑过植发吗?”


她一路走回家,像个大仇得报的战士,凯旋而归。


可是进门后,她忽然看到了这个世上最恐怖的一幕,“简直比恐怖电影还要恐怖”


她右眼的双眼皮贴,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到了眼角上。


"什么时候掉的?


是聚会的尾声吗?还是回来的路上?


我说我听见有人在窃窃私语,肯定是在议论我,是不是那个时候就掉了?"


一瞬间,她充满了羞耻和暴怒,简直想把镜子砸个粉碎。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呢?


武志红曾引用过心理学家科胡特的概念:虚体自恋


一个人的内心状态分两种:实体自恋与虚体自恋


实体自恋,指的是一种内在的自我价值感,你觉得“我很好”,这种感觉像是一种实体,不会因为外在条件的变化受到很大损害。


虚体自恋的人,自我价值感是和外在条件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比方说美貌、金钱、社会经济地位、名气等等。


举个例子,后者会因为今天画了个精致的妆,走起路来抬头挺胸;而素颜出门,就会没有安全感,怕被人撞见。


他们会竭尽全力打造一个光鲜的外壳,让别人觉得他是好的。


而一旦发现这个外壳有瑕疵,不能令自己满意,就会带来致命的打击。


虚体自恋的本质,是无法悦纳“真实的自己”。


02

铺天盖地的容貌焦虑


齐溪不是一个人。


根据KY《2019年中国人颜值报告》,两万多份有效问卷中,有近40%的人都对自己的容貌“不满意”或“非常不满意”。


“容貌焦虑”正在成为一种时代病。


或许有人还不太明白这个词的意思,简单地说就是:


一个人过度关注自己的容貌,并对此持负面的、消极的态度。


剧中,齐溪去医院整容,想开双眼皮、垫山根、丰唇、垫额头、垫下巴……


医生劝她,“你很漂亮啊,没必要,自信的女人最漂亮。”


她反问医生:“不是漂亮的女人才最自信吗?”


这种想法我也有过,但你有没有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越漂亮的女孩,好像反而越热衷于整容。


黄执中讲过的一个故事,就很好地解释了这句话:


他说,世人都知道,《白雪公主》故事的结尾,公主和王子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可是,然后呢?


白雪公主不是笨蛋,她知道:


这不是我的国家,王子对我很好,是因为王子爱我。


国王和皇后对我也很好,因为他们爱王子。


她知道,当她躺在玻璃棺时,王子会亲吻她,绝不是因为她的个性:“王子爱我,是因为我的美貌。”


美貌,是维系她所有荣华富贵、尊重赞美的唯一丝线。


所以白雪公主会比普通人更在意她的美貌。


可是维持美貌这件事,是没有止境的。今年维持住了,明年又是一场大战。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白雪公主会变老,她对美貌的危机感也就会越强。


白雪公主会在镜子面前一遍遍地检查,看自己有没有新添了一条皱纹、一根白发。她会不自信:


我依然是那个最漂亮的白雪公主吗?


有没有人比我更漂亮?如果有,那个姑娘在哪?王子见到了吗?


直到有一天,她终于忍不住问:“魔镜啊魔镜,谁是这个世上最美的女人?”


漂亮的姑娘,的确会收到更多容貌赞美,但这会盖过对她们其他优点的关注:个性、能力等。


所以她们在潜意识里会觉得,自己得到的偏爱,都是因为美貌。


她们会害怕失去自己的美貌。


那么,男性是幸存者吗?


也不见得。


《2019年中国人颜值白皮书》显示,男性对自己外表的焦虑程度也很高,有36.37%的男性对自己的外貌“不满意”。


还有5.90%的男性则“非常不满意”。


不同于女性的焦虑,男性更关注的,是自己的发量和肌肉。


其实,压根儿就不需要什么问卷调查,只要你稍微留心,就会发现电梯里最常出现这两种广告:


女性整形手术和男性植发手术。


堪称当代都市男女的两大刚需。


03

信息时代,人人都是赛博格


有人可能会说,可是我化妆、穿搭、整容是我的自由。


我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取悦自己。


真是这样吗?


经济学家加尔布雷思提出过一个让人细思极恐的观点:


一个人在消费社会里,根本没有所谓的自由。承认消费者的自由和主权只是个骗局。


试想一下:


为什么瓜子脸和鹅蛋脸,就比方脸圆脸好看?


为什么不洗头就是邋遢?胖就是不自律?


为什么女孩出门要化1个多小时的妆容,而男孩只用5分钟——他们只被要求有穿衣服就好。


因为消费主义不允许你对自己感到满意,只有不断激发你的焦虑,才能促进消费。

Photo by Dan Dimmock on Unsplash


网络信息技术的发展,更是让外貌焦虑铺天盖地而来。


今天,你打开小红书、微博、ins,就会觉得全天下的女孩都体重不过百,腿长一米八,全世界就你最丑。


你看到了一张张成图,却看不到背后可能是摄影师三四个小时、五六个PS软件的精心修图。


我说这些,不是为了批判谁,因为我说的也是曾经的自己。


几年前,我也会用各种美图软件,给自己各种修图。


拍照5分钟,修图2小时;


100张图里挑1张,磨皮、瘦脸瘦身,祛痘祛黑眼圈,不修不发朋友圈;


发布朋友圈后,又反复检查,看有没有人点赞。


就像作家Anne Helen Petersen所说:


现在,你的手机就是一台精密的相机。


它随时准备好记录你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在P过的图片中,在一条接一条的短视频中,在不断更新的Instagram故事中——帮助你为公众消费而进行自我表演。


我们是这套文化的受害者,同时又是它的建构者。


你还记得,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发朋友圈的吗?


也许,是在看到了某个软件商家的广告语:“用照片,记录生活。”


也许,是在听到了某个知识付费博主的成功学:“你的朋友圈,就是你的个人品牌。”


我们的审美是被商家和媒体所塑造的,我们早已成了“赛博格”。


更可悲的是,我们还以为这些行为,都是为了取悦我们自己。


04

外貌心理学:走出看脸的误区


苏格拉底说:“未经审视的人生,是不值得过的”。


真正让一个人闪光的,从来不是她的外表。


今年秋天,综艺《演员请就位》捧红了一个95后新人演员:辣目洋子。


她的表演被赵薇夸演技炸裂,被尔冬升说是能拿影后的水准。


她让我想起《魔镜》里直指人心的台词:


什么是美?

一定得是巴掌脸吗?

一定得是九头身吗?

一定得是希腊脚吗?

一定得是筷子腿吗?

一定得高吗?

一定得瘦吗?

一定得白吗?

一定得有胸有屁股还得瘦吗?


问题不出在后半句,而出在“一定”


辣目洋子也曾胖到140斤,被妈妈说腿粗,但她却并不为此自卑。


高中的时候,她就在日记里写过:


漂亮的女演员一抓一大把,但想找个丑的有特点,自信又搞笑的女人,就我一个。


我不美,但仅此一个。


绝版了。


追求美是人的天性。


高白瘦是很好,化妆整形也没什么不对,但真正的美,应该是包容的、广阔的、多样化的。


最重要的是,它应该是由你来定义的。


当商家和媒体的宣传,让美变得越发狭窄、单调、标准化,第一个要走出这种误区的,不是别人,就是我们自己。


如何对抗这个颜值至上的时代?


也许,是时候该拥抱心理学了。


在《外貌心理学:走出看脸的误区》一书中,作者给出了她专业的建议。


我结合书中内容,总结了三点和大家重点分享——


1、列出你曾听到的刻薄话 


改变外貌羞辱最好的办法,是先将其具体化。


《听见她说》里,主演齐溪说她初二的时候,在操场被身后的同学议论:她小腿好粗啊,像“象腿”。


从那以后,她再也没露过小腿。


她说,“我大概就是从那天开始,萌生出了羞耻心,为自己的样貌感到羞耻,为自己的身材感到羞耻。”


这是一个很典型的案例。事实上,绝大多数有容貌羞耻的人,都曾受过外貌羞辱,尤其是在儿时或青春期。


因为那时的我们,正处在“建构身份”的阶段,会通过别人的评价来定义自己。


而负面评价,会比赞美更容易被记住,并且因为难堪而不被提及。


可是那个羞辱我们的同学,不只出现在操场,也活在了我们自己的头脑中。


把它列出来,试着不经意地跟人提起,也可以作为自嘲跟人分享,相信我,这会让你如释重负。

Photo by Alex Plesovskich on Unsplash


2、转移注意力,去和世界发生关系 


将对容貌的焦虑,转移到事业、家人、朋友身上,投入去爱,投入去做事。


当你在某些时刻,产生心流,以至于忘记了关注自己,你会有一种实实在在的存在感:


你不再在意自己颜值的水平,因为你创造了更多其他的价值。


按心理学家科胡特的说法,就是形成了一个“内聚性自我”,这是一种完整而坚固的内在心理结构。


它会让你确信,即便你变老、变胖、变丑,你依然是值得被爱的。


3、教育孩子,也是疗愈自己 


几乎全球数百万的女孩,小时候都是看“公主”题材长大的。


我们都知道童话里的公主很美,她有“像雪一样白的皮肤,像血一样红的嘴唇,像乌木一样黑的头发”。


但是你会和孩子交流吗?


“孩子,你觉得这是真正的公主吗?你心目中的公主应该是什么样?为什么?”


有个妈妈说过,比起《白雪公主》,她更愿意给孩子看《纸袋公主》。


故事里,公主和王子刚要“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可是火龙却把王子掠走了,还把城堡烧得一干二净。


公主只好穿上一个纸袋,勇敢地追赶火龙,救出王子。


公主用她的机智打败了火龙。谁知王子却嫌公主衣衫褴褛,公主气坏了,骂王子是一个蠢货,然后扬长而去。


这个妈妈说,她想让女儿知道:


你可以很爱王子,也可以为他付出一切。

 

但如果他只看到了你外在的容貌,却不懂你本身的好,那么你随时都可以收回你的爱。


我们的价值,绝不在于容貌、或体重秤上的两个数字。


当认识到自己独一无二的美时,我们才真正成为这幅皮囊的主人,而非奴隶。


愿越来越多的女孩,都能摆脱他人的束缚,成为真正的自己。


部分参考资料:

《中国人颜值报告》KY研究所

《实体自恋与虚体自恋》武志红



THE END


▼ 还有好看的 ▼


刘翔:没人欠我一个道歉

考砸了还能上985的北京学生引发热议:教育,有的人从一开始就输了?

90后的社恐“绝症”,其实是从小落下的病根儿


本文转载自一个推荐好书的微信公众号“书单”(ID:BookSelection):这里有一群三观正的读书人,与你分享思考,推荐好书。关注书单,我们一起通过阅读,变成更好的人。转载请联系“书单”公众号。

“在看”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