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黑客之洞察本质

瑚琏少年 2020-11-26 09:52

刘季在沛县游手好闲,是一等一的无赖,虽然不治产业,但优点在于胸襟极广(即便是在古往今来的帝王中也是有数的浩瀚如海),有点钱就呼朋唤友吃喝,没钱赊账也要和朋友吃喝联络感情;还有“痞性”,就是那种“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混不吝,有决断、敢担当、甚至通人性本质上是这点“痞性”的折射,他从始至终有一点做的特别到位(历代帝王中也是极少数):绝不考验人性。

我们看看跟着他的那帮人,有几个是真正因为重情义呢?也就樊哙、卢绾(后来还反了)把他当大哥,其他大多数恐怕是长期占便宜习惯了的酒肉朋友,一朝天下大乱、风云际会,在萧何、曹参眼里,刘季是主要担风险的,在樊哙等人眼里,他是挑头的领头羊,跟着做点事,恐怕谁也想不到做着做着就做出来一番声势,也就是说刘季在那个天下大乱的时代、只不过是沛县范围内最不坏的选择。他混不吝的性格正好是最适合乱世生存的素质之一,既然他愿意站出来领衔干杀头的买卖,再加上几十年的酒肉吃喝看着也算是有福同享的人,所以刘季在一帮草莽眼中是彼时那种特定环境中最大的希望。

就这样,随着陈胜一声“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嘶吼,点燃了反秦的燎原之火,刘季就这样带着一帮兄弟走出沛县,走向更广阔的天地,最终他自己成了刘邦、大汉高祖,一帮兄弟封侯拜相、青史留名,时势动荡造就了一个个传说,无赖子刘季揭竿而起时,不知道有没有想过会把兄弟们带往何方?夏侯婴、樊哙、萧何、卢绾、甚至是雍齿最终都封侯功成,沛县兄弟们在争天下的过程中竟然无一伤亡。

刘季到刘邦,无赖子到帝王,是一个走向更大愿景、代表更多人利益的过程。

陈婴出生望族,身份高贵,素有名望,乱兆初起就带着4万东阳子弟兵起兵抗秦,加入了逐鹿大业,可是要不是仔细研究过秦末汉初的历史,大多数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也不知道陈婴比刘季尊贵不止一个层级。只不过他带着自己的声望、子弟兵的信重投了当时声望卓著的项梁、项羽叔侄,不知道陈婴是如何面对自己壮志未酬的遗憾和东阳子弟所托非人的锥心之痛?是啊,项羽霸王威名盖世,与虞姬情深义重,可他麾下五虎将知道的有几个?江东子弟跟他转战天下、出生入死,曾经是何等荣光,最后却在四面楚歌中伤亡殆尽,想必霸王自刎乌江也是觉得对不起对他交付身家性命的江东父老吧。

连刘季都依附过项羽,可项羽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所有人成全他一个人的光芒,本以为跟着他能混个好前程,却发现越来越没奔头,志向远大(自私)的如韩信、陈平投了刘季,志虑忠纯真正符合传统价值的比如千金一诺的季布,却没啥好下场。

我的偶像曹公曾筑精舍,春夏读书、秋冬弋猎以待天时,后刺董未遂,首倡义旗,也是带曹氏、夏侯氏一众亲族起兵,然而诸侯懈怠、不思进取,曹公一力追击,兵败逃亡,差点战死,后来啸聚英才,逐鹿天下,争的是天禄,成的是伟业,许给亲族战友的是门楣荣耀、名垂青史。

如今的商业社会,赚钱并不难,尤其是在科技飞速发展、资本过剩的时代,财务知识加趋势的把握足以财务自由,但利禄和天禄有天壤之别,职业和伟业也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东西。捞钱可以单打独斗,创业却不是一个人干得了的,天禄更不是影响十人百人的事情,迈出创业的那一步,最需要考虑的是:能代表多少人的利益?

步步成长、步步进阶,步步走向未知的领域,以财聚人可走十步,以情聚人可走百步,以价值聚人可走千步,唯有以愿景聚人可至万里,顶级愿景吸引顶级资源和顶级人才。

想做事,一步一步来,先是酒肉钱财,再是情感人性,然后凝聚某种价值,最终形成广泛共识。

人在这世上,本质就是这么一个修行的过程,只不过大多人停留在酒肉钱财层面,少部分有稳定牢靠的社会关系,价值和愿景,已经是塔尖的一点人了。

这就是吊诡的地方,很多人觉得自己有完整的价值观,却从不思考价值是怎么来的?是谁塞给的?

893/1095天(2020-11-25):
饮食:早:咖啡蔬菜;午:蔬菜鸡肉;晚:蔬菜沙拉
锻炼:八段锦15分钟,瑜伽30分种,步行10000步
睡眠:1.01-7.33(3小时02分钟深睡)
体重:138.6
读书:《卓有成效的个人管理》
《生命的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