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水千山脱贫路——写在人民法院助力决战决胜脱贫攻坚进入倒计时

最高人民法院 2020-12-03 22:11

编者按

“1000万以上!”这是自2013年实施精准扶贫战略以来,我国年均减贫人口的数字。到2020年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是党中央向全国人民作出的郑重承诺,必须如期实现。


今天,在广袤的中国农村大地,绝对贫困正在大规模消除,贫困人口数量大幅减少,贫困村脱贫数量大幅增加……这份由党中央带领全国人民书写出的减贫战困“成绩单”背后,是中国共产党聚众力、汇众智、集众志的初心所在与使命担当。其作始也简,其将毕也必巨。中国战“贫”取得的成就举世瞩目,《中国审判》杂志及“审判”新媒体将围绕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六个方面宝贵经验,派出8路记者奔赴河北、福建、江西、河南、湖南、广西、贵州、重庆、云南、陕西、青海等省市自治区进行实地采访,以期探寻人民法院助力脱贫攻坚决胜的“密码”。9月30日出版的《中国审判》2020年18期推出特别策划报道——告别贫困(上),以飨读者。


《中国审判》告别贫困(上)

特别策划报道目录


脱贫攻坚倒计时·综述

万水千山脱贫路

脱贫攻坚倒计时·帮扶

初心所在 司法护航

探寻司法助力脱贫攻坚决胜之“密码”

脱贫攻坚倒计时·回访

寻根溯源 赓续前行

访福建 “弱鸟先飞”谋发展 “滴水穿石”助脱贫

探重庆 落实“两不愁三保障” 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

脱贫攻坚倒计时·人物

沾有泥土 沉淀真情

用心扶贫 用行济困

“有事您找我,我为您服务”

“我是第一书记,更是你们的亲人”

脱贫攻坚倒计时·美丽乡村

脱贫颜色 美丽乡村

“穷苦”已到站 下一站是“幸福”

脱贫攻坚倒计时·采访手记

记者眼中的“脱贫攻坚”


最高人民法院微信公众号本次推送该报道中的三篇,更多内容请关注“中国审判”微信公众号↓↓


“脱贫只是第一步,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希望乡亲们再接再厉、奋发图强,同心协力建设好家乡、守护好边疆,努力创造独龙族更加美好的明天!”2019年4月,一封来自北京的信函,让地处深山里的云南省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江乡成为了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


独龙族是我国28个人口较少民族之一,也是新中国成立初期,一个从原始社会末期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少数民族,主要聚居在独龙江乡。当地地处深山峡谷,自然条件恶劣。曾经,这里每年中有半年大雪封山,是云南乃至全国最为贫穷的地区之一,是与世隔绝的“贫困孤岛”。2018年,独龙江乡6个行政村整体脱贫,独龙族实现整族脱贫,成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下边疆少数民族“一步跨千年”的生动实践。


当地群众委托乡党委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信,汇报这一喜讯。令乡民们惊喜的是,习近平总书记很快回信,向独龙族表示祝贺,并勉励乡亲们为过上更加幸福美好的生活而继续团结奋斗。


这是一则脱贫路上鱼水情深的暖心故事,更是一首展现脱贫攻坚力度之大、规模之广、成效之显著的时代凯歌。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统揽全局,审时度势,把贫困人口脱贫作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突出短板、底线目标和标志性指标,纳入“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作出了一系列重大部署和安排,为新时代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了根本遵循。


旌旗引征途。一场贯穿东西南北、跨越万水千山的脱贫攻坚战在神州大地持续打响。2012年底至2019年底,中国的贫困人口从9899万人缩减至551万人,贫困发生率由10.2%降至0.6%,连续7年每年减贫1000万人以上,区域性整体贫困基本得到解决。


2020年,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之年,也是“十三五”规划收官之年。今年的脱贫攻坚任务完成后,中国将有1亿左右贫困人口实现脱贫,提前10年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减贫目标。


如同一把钥匙开一把锁,举世瞩目的减贫成就背后,是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基本方略的精准施工。


从习近平总书记2013年11月在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花垣县十八洞村首次提出“精准扶贫”,到2018年2月在四川成都主持召开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座谈会;从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提出“要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找到问题根源,增强脱贫措施的实效性”,到今年3月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强调“增强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能力”……一次次方向明确、思路清晰、针对性强的专题座谈会和重大战略部署,从顶层设计来谋篇布局,瞄准真问题,擘画出切实可行的脱贫攻坚现实路径,不断把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方略推到细处、落到实处、引向深处。


脱贫攻坚一路艰苦卓绝,决战决胜之年又遭遇疫情影响,各项工作任务更重、要求更高。“到2020年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是党中央向全国人民作出的郑重承诺,必须如期实现,没有任何退路和弹性。这是一场硬仗,越到最后越要紧绷这根弦,不能停顿、不能大意、不能放松。”今年3月6日,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发出总攻号令,对如何确保高质量完成脱贫攻坚目标任务进行了全方位部署。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全国一盘棋,没有局外人。在这场硬仗中,人民法院立足审判职能优势,突出司法专业特色,群策群力,尽锐出战,将帮扶举措与贫困地区具体实际结合起来,推进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深度融合,不断拓展“司法+扶贫”模式的广度和深度,走出了一条特色鲜明、创新求实、成效显著的法院扶贫之路,切实为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优质便捷的司法服务和坚强有力的司法保障,全力护航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


“更好的日子还在后头”


独龙族于2018年实现整族脱贫时,正在独龙江乡龙元村担任驻村工作队员的余利华见证了这一历史性时刻。龙元村是云南省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人民法院的扶贫挂钩联系点。该院选派干警担任驻村工作队员,余利华正是其中之一。


曾经,“刀耕火种、人背马驮”是独龙族世代沿袭的生产生活方式。深居大山里的日子,乡民们住在茅草房、出行靠溜索、生活靠低保。党的十八大以来,围绕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目标要求,独龙江乡启动实施了整乡推进、整族帮扶工程及“率先脱贫全面小康”提升行动,全乡在安居住房、基础设施、特色产业、社会事业、生态环保及基层党建等方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如今的独龙江乡,草果、重楼、独龙蜂、独龙牛、独龙鸡等特色种植、养殖产业遍地开花,4G网络、广播电视信号全覆盖,村民们开上了私家车,用起了智能手机和各类家用电器,适龄儿童享受从学前班到高中的14年免费教育,入学率达到100%。泥泞狭窄的土路、简陋破败的茅草房已成为历史,一座漂亮的江边小镇正以崭新的面貌,张开怀抱,迎接大山外面的广阔世界。


今年,余利华以驻村工作队队长的身份,再次回到了龙元村。脱贫之后的龙元村,各类文化活动开展得红红火火。“村子里一周会举行三次集体活动:周一是国旗下讲话,周三是爱国主义宣传教育,周五是组织村民跳舞。”此外,余利华还购买了一台投影仪,每周为村民们放映两次影片,以群众喜闻乐见、通俗易懂的视频形式,进行政策讲解、爱国教育、普法宣讲,并向村民们发放宣传册,讲解与酒驾、扫黑除恶等有关的法律法规。“下一步的工作重点是持续巩固脱贫成果,预防返贫风险,推进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有机衔接。”


独龙江乡所在的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毗邻中缅边境,集“边疆、民族、直过、宗教、山区、贫困”为一体,是“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的贫中之贫、困中之困,是脱贫攻坚战的“上甘岭”,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难啃的“硬骨头”。


打开一张中国地形图,在西北、西南一带,最险峻和最高寒的地方就是“三区三州”。从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到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座谈会;从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座谈会,到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做好“三区三州”脱贫工作,是习近平总书记念念不忘、始终挂怀的大事。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继续聚焦“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落实脱贫攻坚方案,瞄准突出问题和薄弱环节,狠抓政策落实。


脱贫攻坚是一场硬仗,深度贫困地区的脱贫攻坚则是硬仗中的硬仗。对于这块最难啃的“硬骨头”,精准扶贫成为撬动贫困难题的强力杠杆。


原始、神秘的怒江大峡谷,滔滔江水奔涌在高黎贡山与碧罗雪山之间。沿着怒江“美丽公路”穿行于高山峡谷之中,江边黄褐色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与蓝天白云、绿水青山交相辉映,成为了一道亮丽别致的风景线。


在怒江州境内,人畜共居的千脚房、光线昏暗的木楞房、坚固性差的茅草房……这些“藏”于深山里的旧民居,是当地贫困现实的直观写照。因此,改善贫困群众的住房条件成了怒江脱贫攻坚工作的重要任务之一。


“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对居住在生存条件恶劣、生态环境脆弱、自然灾害频发等地区的农村贫困人口,坚持群众自愿、积极稳妥的原则,因地制宜选择搬迁安置方式,是实施精准扶贫的关键举措。近年来,怒江结合自身实际,全面实施易地扶贫搬迁、安居工程和棚户区改造,以实现贫困人口“挪穷窝、换穷貌、改穷业、拔穷根”。然而,让世代居于深山、故土难离的村民们离开自己熟悉的生活环境,实非易事。村民不愿搬、不敢搬的畏难抵触情绪和搬了之后留不下、稳不住的反复态度,成为扶贫工作中的一大难题。


在怒江,有一批由当地干部组成的“背包工作队”,法院干警也参与其中。队员们总是背着打包好的被褥上山驻村入户,向村民讲政策、说出路,有时一连几个月不出山。他们与村民在院坝座谈、在火塘夜话,通过各种形式进行易地搬迁动员。渐渐地,村民们的态度发生了变化。


随着越来越多的贫困群众走出大山,拥抱更美好、更现代的生活,怒江法院主动作为,依法服务保障易地扶贫搬迁工作顺利开展。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杨运恒介绍,怒江法院切实落实扶贫责任,积极探索在相对集中和入住率较高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设立便民诉讼服务站或法官工作室等新模式,回应易地扶贫搬迁群众日益增长的多元司法需求,推动“搬得出”向“稳得住、能融入、能致富”转变。目前,已分别在5个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挂牌设立了诉讼服务站。此外,怒江两级法院坚持从易地扶贫搬迁、乡村文明建设、产业发展、动态管理等方面入手,扎实推进扶贫联系点的各项脱贫攻坚工作。


“怒江缺条件,但不缺精神、不缺斗志。”如今,怒江的脱贫攻坚精神早已走出了深山峡谷,走进了群众心里。当地人奋斗着、期待着,怒江越来越美,日子越过越好。


“精准扶贫”从这里走来


初秋时节,细雨中的湖南湘西花垣县十八洞村,绿水青山掩映在一片缥缈的薄雾之中。


“三沟两岔穷疙瘩,每天红薯苞谷粑;要想吃顿大米饭,除非生病有娃娃。”一首流传于湘西苗寨的歌谣,唱出了当地的苦日子。十八洞村地处武陵山区腹地,是典型的苗族聚居贫困村。而武陵山片区则是中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


过去,因为基础设施差、交通闭塞、经济落后、观念陈旧,外村女子不愿嫁入十八洞村,村里少有新鲜面孔。贫穷、闭塞的阴影笼罩着世代深居于此的少数民族群众。


脱胎换骨辟新天。苗寨的历史,在2013年11月3日翻开了崭新的一页。这一天,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十八洞村,“同大家一起商量脱贫致富奔小康之策”,并首次提出了“精准扶贫”重要论述。自此,“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精准扶贫”十六字方针在脱贫攻坚路上扬帆起航,引领前进方向。


精准扶贫让十八洞村实现了从深度贫困苗乡到小康示范村寨的华丽转身:昔日的泥巴地换成了青石板、沥青路,新修建的水渠让自来水进村入户,改造后的民居更显苗家风情,黄桃、猕猴桃基地相继建立,前来“打卡”观光的外地游客越来越多,村民们开起了农家乐,男青年们脱贫又“脱单”……


“鸟儿回来了、鱼儿回来了、虫儿回来了,年轻人也回来了。”如今,古老的苗寨正处处焕发着年轻的活力。作为精准扶贫的首倡地,十八洞村正瞄准建设“中国最美乡村”的愿景,全力打造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升级版”,向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阔步迈进。


距离十八洞村25公里的湖南省吉首市矮寨镇坪朗村,同样是一个苗族聚居且贫困的小山村。吉首市人民法院的结对帮扶村之一,就是这里。


“刚开始到帮扶对象家中入户走访时,感觉有一点胆怯。”谈及初次开展帮扶工作的经历,吉首法院行政审判庭法官助理晏雪记忆犹新。经过一次次的入户走访,现在的她已经和帮扶户“打成一片”。入户问情况、讲政策、出主意、聊家常,晏雪熟门熟路,帮扶户家中时时传出一阵阵欢声笑语。


以晏雪为例,吉首法院的每名干警均对口帮扶一至两名建档立卡户,定期走访,为建档立卡户脱贫致富出谋划策。坪朗村山多地少,扶贫工作要找准抓手,才能实现新的突破。吉首法院结合当地的自然条件与人文特色,积极帮助村民发展豆腐加工、苗服制作等地域特色产业,并以绿色产业和乡村旅游推动当地经济转型发展。


扶贫产业的发展,是实现脱贫目标、巩固脱贫成果的重要基础,是由“输血”式扶贫向“造血”式扶贫转变的重要方面,是防止返贫的重要保障。在坪朗村经济发展不断向好的同时,为了提升当地群众的法治意识和法律素养,吉首法院利用自身专业优势,以法治扶贫为出发点,深入坪朗村开展法律宣讲服务活动,紧密结合村民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以村民在生活中遇到的实际法律问题和现实法律需求为导向,采用群众听得懂、接地气的语言,以案释法,宣传讲解农村低保申请的条件、电信诈骗、交通事故、合同纠纷、老人赡养、土地承包等相关法律知识,切实提高了村民的法律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针对村里突出的土地纠纷、婚姻纠纷等问题,吉首法院提供精准、便捷的法律服务,将矛盾化解在基层。2019年,吉首法院协调湘西州司法局,在坪朗村成立了全州第一家农村律师调解室,协助村党支部委员会和村民自治委员会就地解决村民矛盾纠纷,让村民在“家门口”便能咨询法律问题。


2019年4月25日,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和凤凰县人民法院在凤凰县禾库镇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联合普法宣传活动。


位于花垣县西南部的猫儿乡洞里村,距离县城28公里,是花垣县人民法院的帮扶村之一。走进洞里村,迎面而来的是秀美动人的绿水青山、宽阔平整的环村路、干净整洁的农家院落。而眼前的这一切,却来之不易。


曾经的洞里村是一个涉矿村,花垣县40%的铅锌矿来源于此。不计环境代价、粗犷式地大搞矿产开发,使得这里处处尘土飞扬,道路崎岖难行,山体千疮百孔。据村民回忆,以前进村或路过时,都要佩戴口罩或捂嘴而行。


随着精准扶贫方略的贯彻落实,洞里村委、扶贫工作队深入践行“两山”理念,全面进行环境治理,通过关闭矿洞、拖运废弃矿石、修整矿坪等手段,让残破不堪的洞里村旧貌换新颜,摇身一变,成了“湘西美丽乡村”。


村民们见证了洞里村的改变,“山变青了,水变绿了,天变蓝了,日子好起来了”。这是洞里村的老百姓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也是当地脱贫攻坚成果的生动写照。


村里来了“法官”书记


2019年9月下旬,洞里村的贫困户麻某随包工头在邻县务工时,在施工现场发生意外,被工友送往医院治疗。经诊断,此次受伤造成麻某身体多处受损。经司法鉴定所评定,误工期为180日,护理期为60日,营养期为60日。在麻某住院治疗期间,承包方仅垫付了一万余元。麻某出院后,多次联系包工头、施工方、承包方,要求赔偿,但均遭到拒绝。这让麻某陷入了困境。


“务工受伤后,对方不赔钱,可以起诉他们。花垣法院的扶贫工作队在咱们洞里村,你可以向他们咨询如何维权。”在某日与村民的闲聊中,麻某得知,村里来了扶贫“法官”。


当晚,麻某吃罢晚饭便前往村委会,向花垣法院驻洞里村第一支书石烽讲述了自己的经历。石烽了解情况后,立即帮助麻某理清该纠纷所涉及的法律关系。第二天,石烽联系花垣法院龙潭法庭,说明了该纠纷的缘由,并告知法庭,麻某系洞里村贫困户,尚有两个孩子就读初中,家庭经济状况困难,希望通过诉前调解,帮助麻某的家庭渡过难关。龙潭法庭随即联系了涉及该工程转包的龙某、石某、杨某,约定于2020年8月19日在村委会进行诉前调解。


第一次调解时,杨某不愿赔偿,调解未果。随后,石烽通过电话、面谈等方式,多次对杨某进行释法说理,告知其作为第一承包人,对工程中出现的人员损伤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第二次调解时,龙某、石某、杨某均表示,愿意向麻某赔偿伤残赔偿金、误工费、医药费、护理费等各项损失共计3万余元。该纠纷的诉前调解,不仅有效地帮助了贫困户麻某及时获得赔偿金,解决燃眉之需,更向村民们宣传了通过法律手段解决纠纷的重要性。


驻村期间,花垣法院扶贫工作队充分发挥自身的法律专业优势,为村民们调解离婚、相邻、民工欠薪、家庭等各类纠纷。同时,针对进入诉讼流程的贫困群众,花垣法院经审核材料、查证属实后,对符合缓交、减免诉讼费用条件的,予以缓交、减免。同时,该院每年均在帮扶村开展法律知识宣讲,在诉前调解、诉讼调解、执行和解等方面,向贫困群众提供维权便利。


今年4月,湘西凤凰县茶寨村的贫困户吴某与妻子因感情不和,经湖南省凤凰县人民法院调解离婚。双方约定,儿子由妻子抚养,女儿由吴某抚养,共同财产1.4万元由双方平均分配。然而,双方的纠纷并未随着婚姻结束而告一段落。


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派驻永拉嘎村扶贫工作队与群众一道修缮年久失修的木桥。图为大家在修缮中途休息。


茶寨村位于高寒地区,对于不具备发展条件的贫困户实行易地扶贫搬迁政策,全村共易地搬迁39户、209人,并在2019年5月集中入住了凤凰县禾库镇安置区。吴某家正是其中一户易地搬迁户。2019年,吴某全家10口人在禾库镇安置区分得了一栋250平方米的三层楼房。因该房屋至今尚未办理产权证,且无房屋估价鉴定,故法院在审理离婚纠纷时,未对该房屋进行分割处置。


妻子与吴某离婚后,想到这处房产,便心有不服,欲带儿子强行搬入居住。这导致双方的矛盾再次激化。茶寨村是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的帮扶村。于是,妻子便向帮扶干部龙启军和扶贫工作队第一支书李刚寻求帮助。


李刚和龙启军得知这一情况后,结合扶贫政策、法律规定及双方实际情况,在吴某与妻子的打工地——吉首市及居住地——茶寨村,多次组织双方进行调解。最终,促成双方达成协议:安置区楼房归吴某所有;吴某补偿妻子5万元,于今年10月底前一次性付清;双方再无其他共同财产分割。至此,这起离婚后的共同财产处置纠纷,在扶贫工作队的调解下,实现了案结事了。


在全国各地扶贫一线,来自法院的驻村工作队发挥着自身的专业优势特点,不断延伸司法服务触角,将法律送到村民身边。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派驻临沧市凤庆县团山村第一书记朱耀元,利用两天时间便解决了一起两年未解的土地侵权纠纷。


2018年7月,朱耀元与当地村干部组织群众召开住房不达标整改工程思想动员会。期间,村民张某说着俐侎语,向村干部询问自己与另一村民之间的土地纠纷解决进展如何。因语言不通,朱耀元当时听得云里雾里。此后,经与村干部沟通,朱耀元才了解到这起承包地纠纷的具体情况。


原来,早在2017年,一位村民相中了张某家的承包地。因该承包地距离张某家较远,不便管理,张某已多年未在这块地上种植庄稼。该村民多次与张某联系,表示愿意通过流转方式来获得这块地,但遭到拒绝。张某的堂姐夫李某得知了该村民的想法,二人一拍即合。通过坑骗的伎俩,李某以1500元的价格将这块地“拿下”。事后张某回过神来,想要回土地,却始终未能如愿。此后,涉事三方当事人的这起土地纠纷一直悬而未决。


直到召开思想动员会的当天,张某请求驻村工作队帮助其解决纠纷。朱耀元发挥法律专业优势,为张某提出了三种建议:一是协商解决;二是向法院提起撤销合同纠纷;三是提起土地侵权诉讼。一个月之后,经过法院驻村工作队的反复说理讲法,该村民最终同意,待收割完已种植的玉米之后,将土地返还给张某。于是,工作队草拟了一份返还土地的协议。按照该协议,张某如期收回了自己的承包地,一起搁置两年多的纠纷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大山里走出致富路、幸福桥


初见田成中,皮肤黝黑,言语不多。


2018年6月,由于怒江州福贡县俄科罗村农户多、人口多,福贡县委、县政府从各单位分别抽调人员,充实到俄科罗村驻村工作队之中。从那时起,云南省福贡县人民法院的田成中便来到俄科罗村,开始了自己的驻村扶贫工作。这一“驻”,就“驻”到了现在。


初到村委会后的第二天,田成中与村干部一起前往俄科罗村海拔较高的上片区村寨8个小组、9个自然村,进行了为期3天的走访工作。田成中感受到,尽管这里山高坡陡、交通闭塞、自然条件恶劣,但村民们充满了建设家园的热情和干劲。村民们用“人背马驮”的方式,运输建筑材料,盖房子。


“上片区的老百姓很需要一条公路。”看到当地的实际情况后,修路的想法在田成中心里扎下了根。经多方筹措资金,2018年10月,修路工程正式启动,技术员开始进行勘察测量,田成中则在旁进行方言翻译和协调工作。“从那以后,我就投入到了这条公路的修建工作中。”


修路过程中,时常面临着有些农户需要搬迁、祖坟需要被迁移、田地需要被占用、弃土需临时占地堆放等情况。而这都需要田成中深入群众中,开展协调动员工作。因部分群众思想保守,阻挠施工甚至发生冲突的情况时有发生。为了施工能够顺利进行,田成中开始在上片区的农户家中“常驻”。对田成中而言,修路过程中,每向前推进一米,都凝聚着众人的付出与心血。这其中的酸甜苦辣,令他难以忘怀。


在这条路修到680米时,遇到了棘手的迁坟问题。田成中和村干部用了数月时间进行反复劝说,终于做通了几家农户的思想工作。从路面开挖至今,田成中共协调迁移了24座坟,搬迁了9户村民。


尽管过程艰辛,但田成中从未动过放弃的念头。他深切地知道,这条路是俄科罗村的脱贫路、致富路、奔小康之路。期间,他曾有机会离开俄科罗村,与家人团聚。2019年初,田成中的驻村工作期满,按照惯例,他可以回到法院。临行当天,田成中将自己的行李打包好,等待着返回县城的车。


这时,一通来自县委组织部的电话,改变了田成中的计划。原来,村民代表向组织反映,恳请田成中继续留在村里,帮助村民修路。为此,县委组织部向田成中征求意见。放下电话半小时后,田成中决定留下来。


这条公路的起点是该村委会,终点是海拔最高的马主底小组,总长11.05千米。目前,距离完工还有最后的150米。这段距离看似不长,但实际面临的问题还有很多。同时,已修建完成的路段还有待进行路面硬化。


“以前,从上片区的马主底小组出门到村委会,需要步行四五个小时。现在,四五十分钟就到了。”当地村民说。


要致富,先修路。交通设施的健全完善,对脱贫攻坚至关重要。怒江中院办公室主任李勇介绍,该院大力帮助挂联村贡山县捧当乡永拉嘎村完善基础设施建设,修缮了年久失修的桥梁。过去,由于木桥年久失修,桥面木质腐烂破损严重。有几次,牛羊过桥时踩塌了部分桥面,坠入河谷深渊。这不仅造成了群众的经济损失,还严重威胁着人畜生命安全。


驻村工作队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对木桥进行了实地勘查测量,并及时向单位汇报情况,争取资金。同时,工作队还发动当地群众,投工投劳,共同参与修缮桥梁。如今,木桥已改建成钢架桥,并投入使用,人畜生命安全得到了保障。


“一个都不能少”


驻村工作队历时4天,横跨云南省怒江州兔峨乡、昆明市、曲靖市,不远千里控辍保学的真实故事,成为了现实版的“一个都不能少”。


2019年秋季开学伊始,家住怒江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兔峨乡江末村、年仅14周岁的王某,却未按时返校就读。经排查,原来,王某的父母均在昆明打工。暑假期间,她被父母带到昆明,此后一直没有回来。江末村驻村工作队多次通过电话与其父母联系,结果均不了了之。转眼,新学期开学已近一个月,控辍保学,刻不容缓。


9月24日,怒江中院干警、兔峨村第一书记覃华和驻村工作队队员阳飞,组成控辍保学工作组,奔赴昆明,对王某开展控辍保学劝返工作。


尽管当时恰逢覃华和阳飞轮休期间,但二人仍临危受命,迅速投入工作。24日下午,覃华先向江末村了解了王某本人的基本情况和其父母的基本信息。之后,覃华马上与王某母亲取得联系,添加了对方的微信,并约定了当晚见面谈。按照微信上发来的地理位置,覃华和阳飞来到了昆明市官渡区宏德村,这里是王某父母打工时的临时落脚处。见面后,覃华和阳飞严肃地告知对方义务教育的重要性,并通过“知识改变命运”“教育改变人生”“不送子女上学违法”“使用童工违法”等典型案例进行宣传,希望能够教育引导其父母转变思想观念,树立正确教育抚养孩子的理念,处理好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主动送孩子回到校园。


覃华和阳飞从王某的父母处了解到,王某经常与社会闲杂人员混在一起,且已离家一个多月。王某拒绝接听父母的电话,关于王某在昆明的具体位置,父母也不得而知。工作组利用不同的手机号,仍无法与王某取得联系。无奈之下,工作组只能到处打听王某的消息,采取“蹲点”、旅社寻人等各种方式,只掌握到了零碎的信息。


24日晚上,控辍保学工作组带王某的父母来到了派出所。表明来意后,值班民警依据工作组提供的信息,通过分析零点过后系统显示的住宿信息,于25日早上,在某旅社找到了经常和王某在一起的另外两名辍学生吴某和梅某。通过与这两名辍学生沟通,工作组逐步锁定了王某的住址。25日中午,大家终于在一家私人出租屋内找到了王某。


见到父母及工作组出现,王某的初始态度顽劣,不愿回家。经众人努力劝说,她表示愿意返校。待工作组将另外两名辍学生逐一送还后,已是当晚8时30分。工作组遂决定,当晚王某先和父母一起居住,第二天再返回怒江。


26日早上,当工作组正准备去接王某时,却得知,王某昨晚在随母亲上街买鞋的过程中,趁机逃跑,不见踪影。一时间,线索全无,劝返工作陷入了僵局。


兔峨乡党委、乡政府得知这一情况后,马上采取应急措施。在兰坪县公安局的协助下,工作组获悉,王某将乘坐客车去往云南省曲靖市会泽县。当工作组冒雨赶到汽车客运站时,却发现末班车已经发走。


27日,兰坪县公安局发函至会泽县公安局,请求协查。工作组与王某的母亲也赶到了会泽县。但由于没有留存王某的清晰照片,许多高科技寻人手段无法施展,会泽县公安局一时间也难以找到王某。


27日下午,会泽县大雨,大家十分担心王某的安全。当晚7时许,通过开展盘查,公安部门掌握了王某下一步的行程安排。通过事先与相关驾驶员说明情况,各方相互配合,做好拦车准备,最终找到了王某。


考虑到王某父母的住宿环境,工作组商量后决定,连夜将王某带回兔峨乡,再作安排。为了确保安全,王某坐在车后排的中间位置,阳飞和王某的母亲分别坐在后排座位的两边,覃华开车。


工作组及时向兔峨乡党委、乡政府汇报了工作进展,党委、政府遂指派了三名驾驶员赶到云南大理等候,以备轮流开车。带着王某和她的母亲,工作组从会泽县出发,连夜赶回兔峨乡。一路上,大家苦口婆心地对王某进行思想开导。待王某熟睡后,覃华和阳飞才轮流开车。28日凌晨3时,兔峨乡指派的三名驾驶员与工作组顺利会合。上午8时,一行人安全抵达。兔峨乡第一中学负责人、江末村第一书记等已在乡政府等候。经过反复的思想沟通,当天中午,王某顺利返校。


扶贫先扶智。落实“两不愁三保障”,教育扶贫是重要一环。云南省兰坪白族普米族自治县人民法院挂联帮扶该县金满村,该村已享受14年免费教育。具体来说,除了义务教育阶段的“两免一补”外,还免除了学前两年在幼儿园的保教费及普通高中在校生的学费、教科书费和住宿费。目前,全村适龄儿童无一例因贫失学辍学的情况。


在云南省泸水市人民法院帮扶的该市洛本卓白族乡格甲村,扶贫工作队员通过“火塘夜话”的方式,在问需求、聊家常中,结合自身的教育经历,对村民进行义务教育、妇女儿童权益保护等方面的普法宣传。同时,泸水法院充分发挥审判职能,开展实地走访宣传,深入辍学生家中了解情况,利用傈僳语和汉语对监护人开展思想工作,并借助新闻媒体扩大影响力,达到“审理一案、教育一片”的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


“不获全胜不收兵”


2019年11月,在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习近平主席同与会外国领导人共同巡馆。在脱贫攻坚倒计时显示屏前,习近平主席告诉各国领导人:“我们的脱贫按小时、按分秒计算。”


分秒必抢,只争朝夕。脱贫攻坚进入攻城拔寨的冲刺期,全国各地都有法院人冲锋奋战最前线的身影。


在河南,最高人民法院定点扶贫的睢县、宁陵县虽已脱贫摘帽,但帮扶工作丝毫没有懈怠。最高人民法院将坚持“四个不摘”要求,以更大决心、更大力度推进定点扶贫工作,促进解决部分贫困群众发展内生动力不足的问题,不断巩固提升扶贫工作成果。


在吉林,全省三级法院对涉贫案件实行立案、审判、执行“三优先”原则,全力以赴缩短办案周期,确保“清空”目标如期实现。当地第一时间建立涉贫案件审判执行工作专项台账,精准研判司法需求,加强统筹调度和督导指导。同时,将司法救助工作融入精准扶贫工作大局,为困难群众及时提供有效救助,坚决防止因案致贫、因案返贫。


在甘肃,人民法院着力开展党建、教育、法治、技能、消费和精神“六大扶贫行动”,围绕农民工权益保护、预防家暴、“控辍保学”、扫黑除恶等群众关心的法律问题,通过开展“法润扶贫”系列宣传活动,巡回放映法治宣传片、法治微电影,将模拟法庭和法治情景剧搬进村社等方式,让贫困群众在寓教于乐中接受法治熏陶,树立法治意识,推进乡风文明建设。


在贵州,关岭县人民法院积极推进法治扶贫,构建涉贫执行案件“绿色通道”,为脱贫攻坚案件设立专门的立案窗口,提供立案材料审查、流转、诉讼费交纳“一条龙服务”,确保涉贫执行案件快立、快执。


在福建,泰宁县人民法院立足审判服务职能,健全“诉非联动、司法救助、司法便民、驻村帮扶”四项机制,用真心贴近群众,用脚步丈量民情,着力推动司法服务扶贫工作落到实处。


……


打赢脱贫攻坚战,既要冲锋向前,也要巩固战果。激活乡村振兴内生动力,建立健全防止返贫长效机制,推进全面脱贫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是人民法院助力脱贫攻坚取得阶段性成果后,进一步服务发展大局的发力点、落脚点。


万水千山总是情。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倒计时阶段,全国法院凝心聚力,责无旁贷,积极保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跑好“最后一公里”,大力护航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不获全胜不收兵,不破楼兰终不还。


来源:《中国审判》2020年第18期(记者:宫雪)

编辑:冼小堤



更多精彩 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