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布雷州的“滑稽石狗”,镇守当地已经上百年了

地球人研究报告 2020-12-29 17:38



就刻板印象而言,用于供奉和参拜的雕塑一般都会让人产生一种由敬畏产生的严肃感。


例如威严的佛像、帝王像、伟人像……


但对于造访雷州半岛的人来说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他们大多数都会怀着严肃的心态来到当地的寺庙,随后被供奉在庙里的雷州石狗逗个猝不及防:



披红抹绿的石狗被异常隆重地安置在庙宇中间,而“保我子孙”“物阜民丰”“风调雨顺”等吉祥字眼的字眼则显示了这只狗在当地人眼中的法力无边。


游客多半会怀疑这是不是一场恶搞,但石狗面前的那几个被信众们插地包浆了的香炉,又诚实地告诉他们:这只石狗在当地确实被供奉已久了。


疑惑的人们再走近一看,还会被它天真的大眼睛刺伤了双眼:



这石狗在雷州半岛并不是个例,如果你走在雷州半岛的街道上,这样双眼闪烁,样貌特别的石狗无处不在。


不识相的人们,还以为他们是被刻坏了的石狮子:



而这看似滑稽的石狗背后,故事却没那么简单。



初识石狗

石狗文化发源的雷州半岛,处于我国大陆的最南端,与海南岛隔海相望。由于这里地处偏僻,三面环海,多风多雷,所以自唐宋之前,半岛一直被称为蛮荒之地。


也因为这样,早在上古时期,生存能力弱的当地人就开始以生命力强的狗为信仰图腾崇拜供奉。



这种信仰一直延续至今,所以如今的雷州半岛,已经大大小小地分散了上万只石狗。


这些石狗往往各自散落在当地古城门,村口,道口,巷口,庙宇,房屋,水塘等地方。因习俗持续已久,甚至有一只石狗已经和树长成了一体:


被镶嵌在岩石壁上的石狗


为了对这些石狗加以保护,雷州博物馆已经陆续搜集了上千只石狗,并将它们珍藏在馆内。


而每位初到雷州博物馆的游客,都可以一次性地快乐接收这里石狗发出的很多种微笑。


有时人们会感觉误入了喜剧拍摄现场:



有时人们又能从中体会到来自狗勾的快乐:



不过更多时候还是会怀疑这里是不是什么儿童乐园:



但石狗可并非原本就是这种滑稽的面向。


在早先,石狗的雕塑也同其他供人参拜的雕像一样,整体氛围更威严,肃穆。但崇尚礼教的雷州劳动人民,认为这样的雕像会给人一种不友善的感觉,于是就给石狗们来了个艺术升级——让它们开始面带笑容。



这也是如今我们所见石狗如此喜气洋洋的原因。不过毕竟是镇守一方的守护神,雷州也有一些漏网之狗还是保留着比较威严的一面。


倔强


这些面露喜色的石狗们,不仅表情多样,体型也有大有小。大的有一米三四,几乎赶得上人高,小的则有十几厘米,甚至可以捧在手中。


而石狗雕塑家们,不仅在尺寸上随心所欲,形态上也提倡创作自由。为了让石狗能够更好的庇佑大家,当地人也创造出了能三面环顾的三头石狗:



虽说石狗已经不再那般威严,但祈福仍然是人们供养石狗的一个重要原因。为了显示对石狗的敬意,逢年过节的时候,当地人不仅会为它们披红,还会为它们挂彩:



石狗能被当地人供奉,除了因为狗健壮的体魄外,还因为它具有旺盛的繁殖能力。当地人也称石狗为“生育之神,”并向它们求子求女。


所以……高大威猛,带有硕大生殖器的石狗也是当地人的重点祷告对象:



也或许是对生子生女的愿望太过强烈,这里直接出现了在石狗生殖器部位插香求福的行为:




不同时期的石狗


古代石狗的样貌主要可以分为三个阶段,上古时期,隋唐宋元时期,明清时期。


上古时期雷州半岛存在着多个有各自图腾信仰的部落,虽然狗最终成了这里主要的信仰图腾,但此时的石狗也融合了其他图腾的样子,比如猫,青蛙,马,羊等。



又由于当时的雕刻工艺还不成熟,那时的石狗外形大多粗狂古朴,甚至看不出狗的样子。


“以前的人没啥工具雕刻,有些村里的石狗只开个脸眼。”——雷州石狗工艺传承人叶美三这样表示。


由于朴素的创作条件,那时诞生的石狗的羊毛都颇有想象力,乃至创作出跨时代的艺术品。例如以现在的观点来看,有的石狗甚至看起来和一些当代产品别无二致,比如照相机狗:



马桶盖狗:



隋唐到宋元时期,由于佛道教的兴盛,这时期石狗的身上也多了像狮子,莲花,八卦图这样的宗教因素:



明清时期的石狗则更倾向于拟人化,这时的石狗有了人的五官,刻工也更加精致:



甚至有一些精益求精的匠人,给石狗留下了屁眼:



雷州石狗因时而变,并不沉闷。


在流行辫子和领带的时代里,它也同样梳起了辫子,打起了领带:



到了现代,雷州石狗的样貌同样有了新的时代变化。


比如石狗的物种中出现了小巧的宠物狗:



另一方面则是狗的面貌上也同样体现了人的审美趋向。


它们开始有了双眼皮,时髦的石狗还画起了眼线:



样貌能够因时而变,或许这就是雷州石狗的魅力所在。


未来石狗的到底是什么样子,孩子们也通过绘画的形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现实中的雷州石狗


现实中的雷州半岛,有一道出名已久的名菜,雷州白切狗。这道菜藏在当地大街小巷中的馆子里,也被写进了当地的旅行攻略里:



当被问及雷州半岛这样一边敬狗爱狗,一边又杀狗吃狗的风俗时。有人回应这是两回事,“石狗是一种精神上的东西,吃狗是现实的事情。”


“由于雷州靠海,是一个多樟木,湿气的地方,所以吃狗是为了辟邪,辟湿气,保身体,对人身体健康有好处。”



人们一旦被问及为什么喜欢狗的原因,大多数的回答可能是狗对人类千年如一的忠诚。


但人对狗的态度和行为,却可以根据自己的处境和需求发生转变。


比如那些在村落中逐渐被偷走了的石狗:



现实中的雷州半岛,也生活着一种特别的狗,当地人称它们为“水狗。”


水狗多被渔民们养在漂浮在海面的船屋里,渔民出海捕鱼时,水狗留守在家,看守房屋。


也因为要陪伴渔民生活,很多水狗几乎一辈子都没有着过陆。



杀狗,敬狗,爱狗,吃狗,让狗镇守一方,让狗面带笑容,这些属于人的欲望在狗的身上无尽投射。


但当丢失的石狗(村宝)重新被找回来的时候,为了石狗而聚在一起的人们又似乎在证明,不管时代怎么改变,风里雨里,守护了村子几百年的那条石狗,在人们的心里依旧是那么地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