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议小微企业数字化转型——从数据资源到数字资产

平安普惠金融研究院 2021-01-14 17:56


近年来中小微企业数字化转型很热,大科技公司(BigTech)已走在队伍前列,支付宝中国小店、阿里春雷、腾讯数字方舟等都是调动自有生态资源,帮助中小微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项目。今年以来,国家发改委联合17个部委、100多家企业启动“数字化转型伙伴行动”,其中包括行业龙头(如苏宁、华为),企业服务商(如金蝶),互联网平台(如阿里、京东)等各类企业,核心理念是鼓励大企业用科技赋能小微企业。但大科技公司数据垄断、个人信息泄露等问题也层出不穷,小微企业数字化转型远未到顺风坦途。


1

小微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难点


1. 企业经营特点差异大。小微企业经营模式主要有两类,一类是B2B,给核心企业做配套,系供应链的上下游企业;一类是B2C,在终端直接服务消费者,且往往没有核心企业。对于前者,可通过供应链金融有效缓解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如京东数科、天星数科提供的供应链金融产品。对于后者,其自身经营活动很难被数字化,又无核心企业提供信用增信,因此很难享受供应链金融以及各类便捷的投融资服务。


2. 商品服务性质差异大。商品和服务因其属性不同,数字化的难度和程度有明显差异。产品的生产过程容易数字化,如外卖订餐、特色农产品/服装/家电等各类电商,受益于快捷、优质、低成本的物流网络,产品也很容易送达消费者。服务较为复杂,其中在线教育、金融(小贷、支付、理财与保险)、软件研发等信息服务,通过移动网络与智能终端也容易实现数字化;而必须通过大量人际交往与实际接触方能完成的服务,如教练、理发、美容、家政、陪护、知识创造(高等教育、课题研究)、琴棋书画、音乐欣赏等商业与文化活动,虽也提供了许多就业机会,却因生产过程很难被数字化(譬如疫情期间曾经非常火的在线教育),因而也最难获得金融支持。


3. 信息加工传播方式差异大。王维嘉在《暗知识》(2019)一书中指出,人类活动中可用语言表达或数学公式描述的知识被称为“明知识”,它们易于数字化和标准化,并可通过产品(服务)生产流通的规模经济来大量提供。但人类活动还在源源不断产生着只可意会的“默知识”(或者说“隐信息”),它们无法用语言文字描述、记录与积累,必须靠亲身体验与相互信任来传播;对它的认知非常个人化、散布于不同人身上,如果缺少有效技术来集中,这类知识很难实现整合。


小微企业的数字资产,形成于企业主与共同劳动者的生产活动之中,恰恰因为小微企业(尤其是B2C)多倚重掌握与运用“默知识”的人来从事生产经营,必须通过大量人际交往与实际接触方能完成商业活动,导致其数字化转型不畅。熟人交易数字化难度相对大,一些业务链尾端的小微客户,比如小餐饮店的食材批发商,作为供应商可能只做某个固定片区的餐饮店,甚至没有记账,经营性交易多通过私人转账实现,流水数据很难抓取和分析,经营者过去往往没有迫切的数字化诉求。但受大科技企业开展生鲜电商社区团购等“降维”竞争影响,小微经营者也将被迫开始数字化转型。

2

突破数字化转型难点的路径

(一)促进互助显性化,积累“默知识”,是小微企业数字化的正确方向。


1. 区块链提供强信任机制。区块链的共识机制,可以让很多既是生产者,又是消费者的小微企业主及其关联人,依托信息网络建立并维护强社交网络。或者说,通过参与者有限授权与契约维护机制,各方部分让渡个人隐私,并获取熟人网络的信息对称;因为是熟人网络,各参与者能既受约束、又能受益(消费便捷、质量保证、融资便利、信用风险小),从而使这一耗散系统维持并扩张。


2. 小微客户熟人网络可实现数字化。小微客户的数字资产,包含了其生产过程、关系人的财务收支、产品与服务的受欢迎程度、熟人网络的信用背书等群关联信息。强社交,尤其是基于特定物理区域(社区)、数字空间(游戏公会、学术共同体、驴友群、亲友朋友圈)的多对多高频互动的大数据,因为能降低交易成本、提高沟通效率,会产生较高的经济价值。


(二)达成共识、良性维护,持续形成数字资产并充分释放价值


1. 供应链金融是生产交易所带动的数字化。为了促进小微企业与用户B2C区块链共识机制的形成与扩张,也需设置类似比特币的奖励机制。长尾端的小微可能要依赖金融信息基础设施的全面覆盖方能受益。供应链金融其实是B2B下的大小企业互助机制,仅是生产与流通的数字化,并未延伸至C端,小微的B2C数字化,是最难、也最有价值的利基市场与长尾客户。


2. 互助登记平台促进熟人交易数据资产形成。金融机构信用,是一般企业的商业信用与个人消费信用的再增信机制,正如央行再贷款,是各商业银行信用的增信机制一样。金融信息基础设施,一方面为个人消费信用、企业商业信用、金融机构信用等提供了数字化存储与计量渠道,另一方面,也为以个体为核心的消费与生产行为信息的数字化,乃至成为持续流动、创造价值的数字资产,提供了物质基础与现实可能。如果能基于信息基础设施与区块链共识机制,建立并提供有限授权(时段、范围、群体)、互助共享的俱乐部模式(准公共品),就能实现个人数据主权与用益物权的数字化。


3. 可信低成本技术让服务数字化成为利基市场。要实现整个生态的健康运转,必须注意几个关键点:技术关键点是区块链共识与奖励、差分隐私、身份可信验证、小数据与大数据有序交流(联邦学习);法律关键点是个人信息保护、隐私界定、数据安全;业务关键点是让各积极参与方都受益,让消极参与方被淘汰;平台的产品或服务关键点是针对多对多高频需求,低时滞、低成本、质量可信地满足各方需求。


(三)标准化与信息安全是数字资产的基石


1. 资产的核心品质是持续提供经济价值,即保值增值。未经治理的数据资源,ETL(抽取-转换-加载)成本高昂,极难成为资产。


2. 各种生产要素的不同组合方式,需要经验理论与实践的共同积淀,基于数据标准化建设成果的主营业务大数据,可小微企业主加工方法、经营理念等“默知识”显化为数据,为实现代际传承、精准响应市场需求,快速研发产品、减少重复劳动提供支持。


3. 民法典中设置的隐私保护条款为界定数据产权、实现脱敏合规交易提供了可能。基于最小授权原则,小微企业主提供的经营信息,既可用于降低自身融资成本,又可脱敏提供给数据交易所,并因此可免费或低成本获取行业高活信息,预测市场未来发展。


4. 商业数据的深度挖掘,可以再造小微企业自己的产供销模式与客户服务深度,提升产品附加值,获取发展空间。

3

结语

小微企业数字化虽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它确实可以有效缓解B2C或B2B各方的信息不对称;如果建立了自组织起来的激励约束机制,则金融机构、投资者、专业管理团队就愿意参与其中,并持续改善其商业生态了。


大科技公司或互联网平台,只需为这种需求提供低成本的联结服务,小微客户与消费者的生态就能在数字空间中建立起来,并提供商业的无限可能。支付平台、社交平台、金融机构、搜索引擎、学校、社区、NGO组织…其实都是为了低成本高效率质量可接受地联结某一特定需求相同(或高度相似)、物理时空相异的人群。长尾客户一旦能低成本低时滞聚集起来,利基市场就会自动形成并维持,除非有新的强连接打破它。


停留在某处的数据,自身并不一定具有商业价值,惟有持续不断的高活流转起来,才能通过近乎无限的复用,为其所有者创造商业价值。


或跃在渊 平安普惠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