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3万女人“肉偿房租”:把身体当资本,是女性最愚蠢的选择!

远读重洋 2021-01-14 17:54


作者 | 木棉姐姐
来源 | 木棉说(ID:mumianshuo)




人是目的,不是工具,更不是商品。

但疫情之下,许多女性却被迫把自己变成了“商品”。

今年4月,一名美国女性因为疫情失业了。因为付不起房租,就发短信问房东有没有便宜点的房子出租。

结果对方给她发来一张XX照...


同样是今年,因为失业导致收入锐减的一名英国女生,询问房东能不能等自己找到工作了,缓两个月把房租补上。

房东却直接和她说:想要缓交房租?你来陪我睡就行。


以性代租、肉偿房租,并不是个新现象了。

根据英国媒体2018年的调查,从2013年到2018年间,英国有约25万名女租客,在租房的时候被房东提议“肉偿房租”。

要么是房租减半、要么是水电全免,总之就是想趁着女生经济拮据,提出肉偿房租的提议。

一些女租客如果不同意肉偿房租的要求,可能就会被房东赶走、刁难、不间断地骚扰。

因为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肉偿房租”渐渐变成了另一种不受监管的嫖娼。


最近,英国媒体《每日邮报》的一名女记者就进行了一次卧底调查,假装是一名刚失业的年轻女生,正在为租房发愁。

很快,她的求租信息就收到了一些男房东不怀好意的回应。

这些人会要求她立刻发自己的脸部、胸部、全身照过去,询问她的身高、围、有没有男朋友等。

有超过20个房东提议,只要她肯同意睡一张床、 每周一次按摩、每周发生两次关系等,就能减免房租。

而这些房东,几乎无一例外是在现实生活中因为种种原因,无法找到妻子、女友的中老年“大叔”。


这些人在提这些要求的时候,还会摆出一副“我可是在施舍你”的姿态。
“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如果你想陪我睡,那我也可以答应你。”


有些人不敢直接要求女生提供性服务,就说“我对你这么好,你怎么报答我都行哦”,仿佛“肉偿房租”的要求是女生主动提出来的。

(图片及翻译:英国报姐)

根据公益机构Shelter的调查,在疫情来临后的半年里,英国至少有3万女性在租房的时候遭到了“肉偿房租”的要求或提议。

但具体有多少人答应了这些要求,却因为租房这件事的私密性,很难统计。

所以,现阶段要减少肉偿房租的现象,只能靠女性自己时刻警醒: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所有标价“免费”的东西,最终一定会让人用更高的代价来交换:

比如健康、比如尊严,比如人之为人不应该被剥夺的完整的人格....



其实,不止英美两国有出现“肉偿房租”的现象,国内也有。

之前在网上,有一张“女租客和男房东”的聊天记录,就曝光了以性代租这件事正在国内悄悄发生。

女生想从学校搬出去,但是负担不起每个月3000多的房租。

这种情况下,她遇到了“肉偿房租”的房东,随后心动了。

开始和房东讨价还价,商量自己的肉体的价格。


“一个月3500,大概做15次左右。”

“16次吧,刚好每周4次。”

“好,那就是周一到周四每天和你做。”

如果这些对话是真的,我真心为这个女生感到悲哀。

当她在为了那原本没必要花的3500块钱,选择出卖自己的肉体时,她也没有再把自己当一个完整的人来看待了。

她成了一个商品,用过之后还可以被转手倒卖的商品。

所以,在租房群里还可以看到,有房东之间互相“转手”女租客:

身高、胸围、肤色、身材...

房东们就像在评价一个宠物的品种一样,描述一个女人的“特点”,谈论她的“价格”。


有的人可能会觉得:一个愿买一个愿卖,身体是自己的,选择用身体来换钱也没什么。

可惜的是,只要这样想,下场一定是被剥削到人财两空。

有女生为了租便宜的房子,选择和男友分手。


租到房子后,发现是以性换租,就给自己洗脑:

房东是好人,两人之间是有感情的,这是遇到真爱了。


但实际上,房东能用这样的方式“租”到第一个女生,就能继续租第二个、第三个。


哪天厌倦了她,将她扫地出门,她连一个有法律效应的租房合同都拿不出来,又怎么保护自己作为租客、作为人的合法权利呢?


图中的女生后来和男友感慨,自己终于听懂了那首《年少有为》:
假如我年少有为不自卑,懂得什么是珍贵

人年轻的时候一旦贪图安逸,想要走捷径,贪便宜,到最后往往都会吃大亏。

因为那些可以轻易通过出卖身体获得的,从来都不是最珍贵的。

而人一旦开始出卖自己,就很难找回一个人的自尊和脸面了。

等到年轻的身体开始衰老,“卖无可卖”的时候,又如何自处、面对萧条的人生呢?



在告诫年轻女性,面对“肉偿房租”的要求或诱惑时要坚定心智外,我们也要思考一个问题:

如果肉偿房租是一个“让人占便宜的好事”,为什么从来都是“只限女生”呢?

我不相信是因为女性天生更懒惰、拜金、低贱。

而是当社会把女性推入赤贫的状态下,又给她提供贱卖自己的选择时,

她们会比男性面对更多的诱惑,更容易遭受性剥削。

从裸贷、佳丽贷、校园贷开始。

社会先在女性身上培养出物欲,再用贷款等方式,让她们出卖身体、为自己的物欲买单。


像是代孕、捐卵等方式,也是在变相地买卖女性的身体。

最终也没有给她们带来期待中的经济回报:

剥开糖衣后,这些诱惑都是毒药。


而且,女性的经济地位越低下,她们“贱卖”自己的可能性就越大。

据联合国妇女署数据,2020年因为疫情导致的失业潮,在全球范围内至少让4700万女性被迫陷入赤贫状态。

她们很多都是工厂的女工、商店的服务员、家政保姆、摆小摊的妇女。

没有劳动合同,也拿不到政府的补贴、企业的遣散费等。

就是看准了这群失业女性的窘迫,很多房东胆子也变大了:涨租金、交不起租金就要求肉偿。

与此同时,在国内搜索软件上输入“以性代租”,出来的相关词里,也有不少“买家”在跃跃欲试,不仅想要睡租客,还想要睡女中介。


至于那些对以性代租跃跃欲试的女性,我怒其不争的同时,也哀其不幸。

因为就如同底层女性“自愿”成为风尘女子、底层劳工“自愿”被资本家剥削一样。

赤贫女性“自愿”以性代租,归根结底就是一种强者对弱者的剥削。

这种“自愿”,真的是自愿吗?可以被容许吗?


还是罗翔科普的那个法律常识:
违反了社会伦理道德约束的“自愿”,就是没有受到伦理约束的自由。

不受约束的自由,一定会导致放纵,最终导致强者对弱者的剥削!


所以,我希望所有面对诱惑心有所动的女性,都能记住博主王慧玲的那段话:
基层的女性,只有不断创造社会价值,实现物质和精神的富裕,你才能拥有更多的选择权、拥有更广阔的人生。

反之,那些安逸的道路,最终指向的都是苦难和悲哀的归途。

早点意识到“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拯救你”,早点开始放弃幻想踏实奋斗,人生才能少遭受一些苦难。



所以啊,年轻的女人们:

一定要早点看清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五光十色的诱惑下强者锋利的獠牙。

越是窘迫穷困,越是不能贪图安逸、选择走捷径。

一定要去努力、去吃苦,去通过奋斗为自己的人生打下坚实的基础。

唯有如此,将来才有机会拥有选择的权利,实现人之为人的价值和意义。

点个在看,面对诱惑,守住自己的底线。

为了人之为人,那不可被剥夺的尊严。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


作者 | 木棉姐姐
来源 | 木棉说(ID:mumianshuo),新女性全方位成长平台,1000W+都市女性都在关注每晚九点,不见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