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东北书记的自白: 当了半辈子官, 从没遇到一次这种架势 | 文化纵横

文化纵横 2021-01-14 17:48


《文化纵横》2021年新刊征订进行中

长按上图二维码即可进入微店订阅

文化纵横微信:whzh_21bcr

投稿邮箱:wenhuazongheng@gmail.com


✪ 都本伟 | 原东北财经大学党委书记

导读自2020年新冠疫情发生以来,我国东北地区经历多次疫情反复,近期又出现集中性疫情引发社会关注。而在疫情背后,多年来,东北地区的振兴与发展问题更牵动人心。本文作者曾长期在辽宁省工作,先后担任省教育厅副厅长、省政府副秘书长、葫芦岛市市委书记、东北财经大学党委书记等职务,退休后返聘至广东东软学院担任党委书记兼政府督导专员。他通过两地任职的体验和观察,对东北与广东在地域文化、政策环境等方面的差异作了分析。

作者认为,广东“商业文化”兴盛,而东北“面子文化”盛行,商业文化促生强劲的经济活力,而面子文化使东北陷入僵化困境。他以广东东软学院想修过街天桥方便师生出行,当地政府领导集体上门办公的亲身经历为例,感慨我在东北做了半辈子干部,还真没遇到过一次这样的情况”,认为广东的地方政府服务意识强,而东北盛产“政官”,以不犯错为重要考量。他还指出,广东有更强的企业家精神,企业家干事创业的能力普遍高于东北,同时,强劲的发展活力也离不开政府的人才优惠政策,而这些因素都是东北所欠缺的。

尽管困难重重,作者仍对东北发展充满信心,“东北的困难是暂时的”,通过积极营造良好的商业文化和营商环境,建立容错机制并提供人才政策利好,东北振兴仍可实现。

本文为作者在“2020东北亚经济论坛”上的发言,转自“广东东软学院”,仅代表作者观点,特此编发,供诸君思考。


东北与广东差啥? 

——关于东北振兴的思考


我过去长期在辽宁工作,两年前退休后,被广东省委教育工委以专家学者身份,聘任到一所著名的民办大学做党务和督学工作,发挥点余热。

一年多来,我认真地观察和亲身感受这块改革开放前沿的经济社会现状,与我长期工作的东北不自觉地进行横向比较,有一些观察和体会,今天借《东北亚经济论坛》讲台,进行一点案例分析,拋砖引玉,以求教于大家。


地域文化不同:商业文化与面子文化

经济的发展,取决于经济环境的优劣,一个经济体的活跃与否,取决于这个经济体的人的观念的保守或开放程度。也就是说由于历史原因,东北和广东地域文化表现出很大差异,两地人的观念也表现出明显不同。

广东自古就是中国著名的商埠,对外开放的门户,华侨最多,商人最多,商机最多,商业文化悠久,生意气息浓重,经商意识最强,“一切向钱看”。因此,这里人们的观念是以利益为重的,工作性质不分国有与民营,不分高贵与低下,不分八小时之内还是之外,只要有钱赚,什么都可以干。

我刚来时,学校给我租了套房子,总要收拾一下,到市场上找零工,他们不分上班下班时,有时半夜敲门,给你修这修那,只要你有需求,就有人为你服务,从不拖时;

这里的服务业发达,夜生活丰富,许多老百姓都有买卖做,特别是白天在机关公司上班的员工,下班后都开自己家的买卖;

这里的民营企业多,体制机制灵活,人们的市场意识强,有的人打几份工,为赚钱而不怕辛苦劳累;

这里人们的消费意识强,八项规定出台后,对这里餐饮业的影响并不大,因为私人消费强劲,造成了餐饮业十分发达,早中晚茶都是老百姓在消费,粤菜更是老百姓的家常便饭;

这里人们的生育意识强,劳动力充足,在放开两孩政策前,就有多生传统,在农村人们甘愿被罚款,也要多生娃,我每天上下班乘电梯,总是看到一些家长领着三四个孩子上下楼,这些孩子都是今后的劳动者大军;

还有就是这里的人才出现了下沉现象,我发现乡镇干部有许多名牌大学生,民办企业也雇用了许多大学生和高职生,他们不挑城市和乡村,不挑工作岗位,都安心工作。

欢迎长按上图二维码

预订《文化纵横》2021年新刊


而东北是共和国的老工业基地,新中国成立后,用五个五年计划,把东北布局成煤炭石油钢铁重化基地,当广东人向钱看时,东北人习惯于把目光投向中央政府,当广东人靠商机致富时,东北人离开体制像被丢失的孩子一样,痛苦无助

广东人自己养活自己的意识、发财致富的勤劳、体制意识的淡薄等,都是东北人所缺少的。在东北,人们的观念还是重机关、国企、大城市、好行业,爱面子、讲虚荣、重人情,生育意识低,人才不愿下基层,都是差距所在。所以,这里是商业文化,我们那里是面子文化。

从经济地理学角度说,东北具有资源优势,特别是人均资源量的优势,过去人们“闯关东”,都是奔着黑土地来的,白山黑水天然地适宜发展农业和工业,而农业和工业都具有将劳动力锁定的特点。

农业发达,老百姓则衣食无忧,而工业在早期又属于劳动力集聚型产业,产业工人的地位和收入都比较高,这就大大降低了老百姓从事商业活动的原始动力。相反,广东人多地少,早期温饱都成问题,受生存所迫有了外出谋生的天然动力,自然就出现了很多“买卖人”、“生意人”。

为了子承父业,广东人生育意识强,“计划生育”政策在这里的实施被大打折扣。相反,“计划生育”国策在东北执行的最彻底,少生子被传播给了新一代的年轻人,加上东北经济发展面临困难,生育、养育成本上升,想生、多生的年轻人也就大幅减少,再加上年轻人选择去南方发展,形成了东北人口的“负增长”和“老龄化”现象。

东北的地理气候特征又决定了投资和生活成本的高企,一年半年寒的气候特点,决定了在这里投资建厂要解决冬季采暖、墙体保温、门窗隔寒等问题,同时冬季冰天雪地半年无法施工又决定了在这里投资建厂周期长、效率低等问题。在这里生活,也要解决好保暖、生计等特殊问题,所以,广东人一般不愿到东北投资也与这一因素有关。


政府效率不同:“商官”还是“政官”

经济的发展,取决于政府的效率和服务意识,一个政府的工作效率高,会抓住商业机会,因而会更多的创造效益。

我所在的高校地处全国百强镇的狮山镇,去年的GDP超1000多亿,财政一般预算收入过100亿,比我们东北的许多地级市都高,该镇的财政收入大都是所在企业的税收,像一汽、碧桂园、美的都在此有项目,这些项目也不都是自产的,而是政府招商招来的。

这里政府的服务意识强,有一次,我校门前想修座过街天桥方便师生安全出行,我打电话给该镇黄镇长,想去拜访他,他电话里回答我说,你不用来,下午我到你办公室。

我还以为他就一人来,在办公室沙发上等他,没想到的是,他拉来了一中巴车的人来,有分管副镇长、规划、土地、交通、建设等部门负责人十来位一应俱全,办公室坐不下,只能开会议室接待他们,结果给我开了个镇长办公会,开完会后立即到现场进行现场办公,并且表态说,过街天桥属市政项目,不用学校出资,镇里出。我在东北做了半辈子干部,还真没遇到过一次这样的情况。

还有一次,我到省里某厅局办事,找了厅里的景厅长,他一听我的要求合情合理,立即指示分管副厅长和处长,明确要求给办,临走还跟我说,白天工作忙,你如找我不方便,就下班后六点半打电话或来我办公室找我。听了这位厅长的话,我很感动,有这样为基层服务着想的干部,工作效率能不高吗?

还有一次,学校要在湖边建一栋宿舍,需要审批蓝线,我冒昧地到市水利局咨询有关政策,两位副局长两位业务科长一起接待了我,讲政策、出主意。

仅从这几个案例,我体会到,广东“商官”明显多于“政官”,对“商官”的考核要看经济指标,“商官”自然倾向于经济效率,而“政官”则侧重于政治业绩,只要政治上不出问题就行。

对“政官”来说,最大的机会成本是犯错,对“商官”来说,最大的失误是低效率。现如今,东北“政官”懒政的不少,宁愿错过也不犯错,政府机关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现象虽大有改现,但门好进、脸好看、就是事不办的现象普遍存在,甚至面上不办,底下瞎办(给好处就办),不仅影响了政商关系,大量的权钱交易腐蚀了一大批干部,经济上不去,政治生态却被破坏了!

(点击上图读解《文化纵横》12月新刊)

企业家精神不同

这里的企业家精神头足,积极性、创造性高。企业家既是一个经济体发展的推动力,又是经济发展的主体,他的精气神决定着企业的精气神,企业的精气神决定着经济的活力。

广东民营企业多,私有产权是企业家的摇篮,所以,这里老板多,会钻营寻利,能低头哈腰,能吃苦耐劳,能豁出性命去拼,《爱拼才会赢》!为什么?因为企业是他自己的,他是给自己赚钱。

市场如此活跃,竞争如此激烈,赚钱才是硬道理。

一年多来,我接触了一些民营企业家,可以说没有遇到一个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的厂主,他们大多穿着朴素,老头衫、大裤衩、大托鞋甚至成了标配,但一谈起项目、投资、商机,他们比谁都积极有精神,有空就钻。

受一位在北京做酒店的朋友之托,让我在这里给他找个家具制造商,定制一个酒店的全部客房家具,我为此找到一位家具商,这位家具商一看商业机会来了,亲自带设计制作人员去京现场考察面谈,为了中标,提出了甲方认可的较低价格和较短工期,淘汰了北京上海的知名厂商。

中标后,又有保质服务和工期保障,我的朋友非常满意和感谢,表示今后再开酒店,还找此家。通过一次合作,建立了未来可持续发展的良好合作关系,这样的企业,我相信今后会越做越好、越做越大的。

反观我们那里的民营企业,就缺乏这种积极竞争的企业家精神。干工程、生产产品,往往挖门掏洞找关系,求领导打招呼,甚至请客送礼,贿赂关系人,而不是以自身的实力去争取商机。

广东这里,政府对民营企业与国企一视同仁,应有的政策、资金支持一样都不少,民营企业享受同等的国民待遇。甚至政府对民办高校,每年都有专项资金支持,党的建设,每年也有“两新组织”经费予以保障。

因此,这样的环境和支持力度,民营企业家和民办高校创办者的干事创业精神普通比东北高。


文化纵横B站栏目全新上线
长按二维码观赏更多深度有趣视频

人才政策力度不同

这里的人才政策好,人才集聚效益高。人才是经济发展的“永动机”,有了人才,就有了一切,有了人才,什么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这些年,南北两地都出台各种光鲜政策,抢人大战如火如荼。

结果,还是“孔雀东南飞”的多,很少“东北飞”。这里的关健是,广东是真情实感、真金白银地去落实,政府和企事业单位真是各显其能。

我所在的佛山市和南海区为了吸引人才,每月都发人才工作补贴,从二千到六千不等,只要是硏究生毕业,副高职职称都可获得生活补贴。

甚至狮山镇出台了人才购房政策,本科以上毕业生在狮山工作一年以上,本地无房者,都可获得享受人才购房优惠政策资格,比市面购房价低很多,出售人才房的房地产商可获得政府政策支持,二者都有积极性。

在企事业单位吸纳人才方面,政策和支持力度更大,有些企事单位拿出了百万年薪、百万住房补贴、百万科研启动经费的政策吸纳高端人才。

据权威部门统计,佛山市这几年每年净增20多万人口,其中相当大的比例是高知人才。有了每年净增的高层次人才的支撑,这里的经济发展后劲更足。

东北的困难是暂时的

总之,东北与广东的差距是多方面的,有些是深层次的。这就需要我们理性地分析这些差距,科学的制定赶超计划和实施细则,踏踏实实地抓落实,东北振兴才能曙光初现。

我始终认为,东北的困难是暂时的,因为东北基础设施和工业历史积淀厚;城镇化程度和人口接受教育程度高;高等教育科研人员规模大;营商环境和政商关系近年来也得到极大改善等,这些都是振兴的优势所在。只要进一步营造全民的商业文化,形成“经商光荣”的社会环境;树立褒奖企业家精神的文化环境,给企业和企业家松绑,减税让利,打造良好的营商环境;给公务人员“减负”,真正建立起“容错”工作机制和良好的政务环境,让公务人员放下包袱,轻装前进,高效服务;采取更超常规的人才政策,吸引和留住人才在东北创业就业,建立起良好的用人环境;发挥东北经济韧性强,回旋余地大的优势,东北振兴、辽宁振兴是能够实现的!


本文为作者在“2020东北亚经济论坛”上的发言,原题为“东北与广东差啥?——关于东北振兴的思考”,转载自“思想潮”公众号。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敬请联系删除。欢迎个人分享,媒体转载请联系版权方。



打赏不设上限, 支持文化重建
长按下方二维码打赏



欢迎长按下图二维码
预订《文化纵横》2021年新刊

也可在淘宝搜索“文化纵横杂志社”订阅

如需电话订阅,请拨打010-85597107

如需邮局订阅,请填邮发代号80-942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即可订阅全年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