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客机坠毁,围绕波音飞机的争议无休无止

南方人物周刊 2021-01-14 18:29
2021年1月10日,雅加达,印尼海军蛙人打捞飞机残骸和乘客物品  图/人民视觉

航班SJ182号的机型为波音737-500,这架飞机的机龄为26年8个月。“在(中国)国内,客机的使用年限一般不会超过20年。退役后,它们往往会转为货机。”对于老旧飞机而言,“配件维护、系统老化等原因也会影响飞机出现事故的几率”

本文首发于南方人物周刊
文 | 本刊记者 王佳薇
编辑 | 黄剑 hj2000@163.com
全文约3654字,细读约需8分钟

当地时间2021年1月9日,印度尼西亚三佛齐航空公司(Sriwijaya Air)一架波音737-500客机从雅加达苏加诺-哈达国际机场起飞几分钟后失联。

据路透社报道,印尼交通运输部长布迪·卡里亚·苏马迪(Budi Karya Sumadi)在新闻发布会上称,这趟航班一共搭载了62人,其中包括50名乘客和12名机组人员,乘客中有7名儿童和3名婴儿。另据印尼交通运输安全委员会表示,机上全部人员均为印尼人。

当日晚,在苏加诺-哈达国际机场和位于坤甸的苏巴迪奥国际机场,家属们正焦急等待着乘坐这架飞机的亲人的消息。在BBC的报道中,一个名为Yaman Zai的男人哭诉道,自己的妻子和三个孩子都在飞机上。“我的妻子今天还发给我一张宝宝的照片…我怎么能不心碎?”

一天后,当地时间周日,据美联社消息,印尼潜水员在爪哇海域23米深处发现这架飞机的残骸部分。在此之前,搜救人员还发现了一些遗体组织,零星的衣服和金属屑。印尼空军上将哈迪·贾贾托(Madi Tjahjanto)表示,“我们确信这是飞机坠毁的地方。”

飞机坠毁原因至今尚不明了,搜救现场没有发现幸存者迹象。


不明坠落

1月9日,受当地季风气候影响,雅加达大雨。本该在下午1时25分准点起飞的SJ182号航班,由于天气恶劣,起飞时间向后推迟了一个多小时。

14点36分,飞机驶出航道。

按照原有航线,飞机向西北航行,越过爪哇海域,便可抵达目的地——位于婆罗洲岛西部的坤甸市。如果一切顺利,全程只需90分钟。

4分钟后,14点40分,飞机从雷达中消失。“在飞行员联系空中交通管制员准备将飞机升至29000英尺(8839米)的高度后,”交通运输部长苏马迪补充道。

飞机失联后,印尼国家搜救局局长巴格斯·普鲁希托(Bagus Puruhito)称,“这架飞机没有发出遇险信号。”与此同时,飞行跟踪网站Flightradar24.com的数据显示,飞机在不到1分钟的时间内飞速下滑了1万多英尺(超过3000米)

在拉基岛与澜沧岛之间捕鱼的渔民见证了这一时刻。“我们听到了爆炸声,刚开始以为是炸弹或海啸。然后,我们看到了海面溅起巨大的水花。”一位名叫索立欣(Solihin)的渔民通过电话向美联社复述了这一过程。

“那是下午两点半左右。”索立欣说。“下着大雨,天气太差了,周围很难看清楚。但是那声巨响之后,我们目睹了飞溅起的海浪。我们非常震惊,海浪过后,一些飞机残骸和燃料出现在我们的渔船四周。”

由于大雨,飞机失联后,搜救工作一度难以开展。当地时间2021年1月10日,印尼官方消息称,已经基本锁定失事飞机两只黑匣子的所在区域。搜索范围将集中在雅加达西北方向20英里外的拉基岛与澜沧岛之间,这片区域也被称作千岛群岛。

雅加达警方发言人尤斯里·尤努斯(Yusri Yunus)接受CNN采访时说,印尼警方已经找到了两只行李箱,其中一只装有受害者的个人物品,另一只装有部分遗骸,等待确认。

当局建立了两个紧急中心,一个设置在SJ182号出发的苏加诺-哈达国际机场,另一个在港口。SJ182号航班乘客的亲属们分别在两地等候消息。

据美联社报道,上周日(1月10日),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 对这场空难表达了沉重哀悼, “我代表政府和所有印度尼西亚人对这场悲剧表示深切的哀悼。我们正在尽力挽救遇难者。让我们一起祈祷,以便能够找到他们。”

关于事故原因的调查也在进行中。“我已要求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对此展开调查。”佐科补充道。据了解,自上周日以来,官方已派出十多架直升机、53艘海军舰艇、20艘船,以及2600名搜救人员展开搜救工作。

截至发稿,未发现任何幸存者的痕迹。

2021年1月9日,雅加达,失联航班乘客家属在苏加诺-哈达国际机场焦急等待消息  图/澎湃影像


被质疑的波音737

航班SJ182号的机型为波音737-500,这架飞机的机龄为26年8个月。据航空安全网(Aviation Safety Network)信息,在服役于印尼三佛齐公司之前,它曾分别由美国大陆航空与联合航空两家公司执飞过。2012年,印尼三佛齐航空公司买下了这架飞机,以及另外14架二手波音737-500。该机型已于2000年停产。

“在(中国)国内,客机的使用年限一般不会超过20年。退役后,它们往往会转为货机。”供职于东方航空的李机长告诉《南方人物周刊》,对于老旧飞机而言,“配件维护、系统老化等原因也会影响飞机出现事故的几率。”

2007年,李机长曾经驾驶过波音737-300型号的航机。这一系列的飞机“大概于七八年前在东方航空公司内已全部退役。”他向本刊记者回忆道。波音737-500是波音737-300的缩短型号,除去载客容量与起飞重量的区别,两架飞机差别微小。

三佛齐航空公司成立于2003年,过去拥有可靠的安全记录。航空安全网记录在内的几次事故,都与三佛齐公司无关。据航空数据公司Cirium的数据,三佛齐公司是印尼第五大航空公司,约占10%的市场份额。

三佛齐公司虽然过往履历清白,但这一次难免身处漩涡之中。此次事故是印尼继2018年狮子航空610号班机空难后的又一次重大空难。被推到风口浪尖的还有波音737机型。

2018年10月,由印尼狮子航空运营的610号航班从雅加达起飞后坠入爪哇海,机上189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全部罹难。失事飞机的型号为波音737 MAX8。印尼政府2019年的报告称,波音737 MAX8的设计与认证程序不合理,外加不堪重负的机组人员无法正确识别系统故障,导致坠机。

相同飞机型号造成的事故也发生在埃塞俄比亚。2019年3月,一架隶属于埃塞俄比亚航空的波音737 MAX8在起飞不久后坠毁,机上149名乘客和8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

值得注意的是,1月9日坠毁的SJ182号机型为波音737-500。《纽约时报》的报道显示,737-500与737 MAX8的防失速系统不同,而上述两起空难的发生则被归咎于这一系统。

这些坠机事件迫使737 MAX机型停飞,波音公司也因此陷入危机。这家公司解雇了首席执行官,并声称停飞这一机型造成的损失超过了180亿美元。

尽管如此,来自东方航空的李机长认为,也不能因此推测出“波音737机型就是容易出事”的结论。“从统计学的角度分析,因为它的保有量大,所以出事的概率相对也就高一些。”

据了解,波音公司一共制造了389架737-500,2000年停产。追踪网站Planespotters.net的数据表明,在阿富汗、伊朗、尼日利亚、俄罗斯和乌克兰等国家,超过100家小型航空公司至今仍在使用这一机型。

三佛齐航空事故后,波音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正在与我们的航空公司客户保持联系,并随时准备为他们提供支持来度过这一困难时刻。我们也心系机组人员、乘客及他们的家人。”


危险的天空

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客运量锐减,这对利润率本就不高的印尼航空业来说,更是雪上加霜。《纽约时报》的调查显示,疫情前,三佛齐公司已负债累累。此前,它曾试图与另一家航空集团合并,但这项计划最终宣告失败。印尼航空专家格里·苏雅特曼(Gerry Soejatman)表示,疫情导致飞行员减薪,员工普遍士气不高。同时,每月工作时间的缩短可能也会影响到飞行员在空中的表现。

印尼业内人士表示,在疫情期间,三佛齐公司只有约四分之一的飞机在执行任务。监管机构曾警告过,如果不每周飞行,可能需要检查一些波音737飞机的气门腐蚀情况。一位名为Koko的机长向《纽约时报》透露:“我们在停飞数月后不知道飞机的状况。”

实际上,早在疫情暴发前,印尼的飞行员往往被迫驾驶他们认为不安全的飞机,特别是在狮航等以低成本运营著称的航空公司。在印尼航空业界,关于报酬不足与过度疲劳的抱怨随处可见,关于为了让飞机上天而疏于监管的投诉也十分普遍。

航空安全网的数据表明,1945年以来,印尼发生了104起民航事故,共导致1300多人死亡,是亚洲最危险的飞行地点。

糟糕的安全记录一度使美国禁止印尼航空公司在国内运营,理由是“它们在一个或多个领域,例如技术专长、训练有素的人员等方面不足”。2007年到2018年间,欧盟也有类似禁令。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群岛国家,廉价航班似乎正在成为印尼人穿梭国内最便利与普遍的交通方式。印尼航空业的发展最早可追溯至上世纪90年代,苏哈托政府(Suharto)倒台后,印尼经济对外开放,航空业也随之蓬勃发展,但几乎没有法律法规来监管。

这一现状近年来逐渐得到改善。航空专家杰弗里·托马斯(Geoffrey Thomas)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印尼航空与行业的互动大大提高了,“这其中包括更频繁的检查、更严格的设施维护和程序监管,以及更完善的飞行员培训。”2016年,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向印度尼西亚授予了1类评级,这意味着印尼航空业符合国际民航组织的安全标准。

但不可否认的是,SJ182的坠落也将再次引起业界专家对印尼航空业安全性的担忧与审视。


中国人物类媒体的领导者

提供有格调、有智力的人物读本

记录我们的命运 · 为历史留存一份底稿


往期精选

九十李泽厚 最后的访谈 | 封面人物

张玉环 从凶手到无罪,被迫缺席的27年

《三十而已》:中产阶层焦虑和独立女性幻梦

专辑:乐队的专访

乘风破浪的姐姐们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订阅和购买最新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