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教教主获刑1000年!布道时辣妹伴舞,洗脑上万人,号称有上千女友…

环球人物 2021-01-14 19:10



不少出身富裕的年轻男女,在奥克塔尔的“洗脑”下,变成了狂热信徒,在镜头面前大跳热舞,甘愿做一只温顺的“小猫咪”。


|作者:冯璐

|编辑:咖喱

|编审:苏苏



当轻快的音乐响起画浓艳烟熏妆穿性感紧身衣的女郎开始轮流在富丽堂皇的豪宅中扭臀热舞她们清一色有着巨乳、翘臀以及西式整容脸,一致地扭动着身姿,如同上了发条的塑料玩偶。


在土耳其“教主”阿德南·奥克塔尔口中,这些女人都是他的“小猫咪”。而这样的“小猫咪”,他养了上千个


奥克塔尔偶尔也会起身和“小猫咪”们共舞一番,搭配上自己一本正经的穿着,以及故作威严的神态,宛如“布道”与艳舞的完美混搭。


这样辣眼睛的场景,会以一档专属布道的电视节目形式呈现在信徒以及观众面前。节目中,奥克塔尔还会针对宗教和政治议题高谈阔论。


  ·克塔尔布道节目现场。


妖艳华美的布道节目背后,奥克塔尔在教会中自封为王,为所欲为。他推行性奴制度,鼓励滥交,还自称伊斯兰教派领袖,不断出版相关宗教理论书籍……不少出身富裕的年轻男女,在奥克塔尔的“洗脑”下,变成了狂热信徒。


看到自己的女儿沦为性奴,一名心碎的父亲将奥克塔尔告上法庭,大量犯罪指控开始指向这名高调而怪诞的“教派头目”:性侵、敲诈、洗钱、虐待、绑架、非法窃听、军事间谍活动……近500页起诉书上,写着这位土耳其邪教头目犯下的罪行。在警方搜查其豪宅时发现,这里不仅有香车、美女、奢侈品,还有大量秘密武器、防弹背心,以及6.9万颗避孕药。


奥克塔尔华美的面具被扒下,里面藏满了不可告人的勾当。经过两年的调查,2021年1月11日,奥克塔尔迎来了他的“末日”——1075年3个月的刑期。


  ·2018年7月,奥克塔尔被捕。


洗脑高手:

出书、拍视频、办网站


1956年冬,一个水瓶座男孩出生在土耳其安卡拉的一个普通穆斯林家庭。在亲朋好友眼中,这是一个爱涂写画画、内向多思的小男孩。没人预判到,这个看似稳重乖顺的孩子,日后会成为世界知名的网红传教士,却又被判处锒铛入狱一千年......


高中毕业后,奥克塔尔考入米玛希南美术学院,从此阔别家乡,放飞自我。


在伊斯坦布尔,奥克塔尔不满足于成为一位艺术男青年,而是一边背着画夹写生,一边在同学间传播自己对伊斯兰教的认知和感悟,俨然一位思想家。考入伊斯坦布尔大学哲学系后,开始有意识地构建自己的一套宗教理论。


他那笃定的眼神、低沉的声音,以及动辄“宇宙”“人类”的宏大表述方式,磁铁般吸引到一群志同道合的同学。一个以他为中心的小型宗教团体逐渐成型。他开始举办讲座,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学生,讲座规模逐渐演变成动辄几百人的大聚会。


对于老师们课堂上讲的达尔文进化论、马克思主义、唯物主义哲学等,奥克塔尔完全听不进去,整天都琢磨着怎么扳倒这些理论。他选择中途辍学,专心书写自己的著作。



由于追随者越来越多,奥克塔尔的名字开始出现在新闻中。当局把他看作是社会不安定因素。


1986年,奥克塔尔因涉嫌“利用宗教情感改变国家的社会、经济和政治结构”被逮捕。不过,法院在发现他患有精神疾病后,又将其无罪释放。


奥克塔尔被强制在精神病院待的10个月,反而像是给他“镀了一层金”。他开始堂而皇之地声称自己是政治囚犯,继而鼓吹神权政治,信众群体进一步扩大。


趁热打铁,奥克塔尔于1990年创立“科学基金研究会”,以举办研讨会的名义,给更多人洗脑。


在公众面前,他总把头发往后梳得一丝不苟,喜怒不形于色,浓密的八字络腮胡似乎也为其增添了几分气场。



同时,奥克塔尔以“哈伦·亚赫亚”的笔名,一连出了四本书。这些书被称为“创世纪图册”系列书籍,主要内容是通过大量引用宗教典故,反对进化论。和人们平时看到的邪教传教小册子不太一样,这些书装帧精美,还有他亲手绘制的彩色插图,用看似“高大上”的理论,潜移默化为读者“洗脑”。


“奥克塔尔说”网站则登载了他的各种金句,有专人负责实时更新,各种“科普视频”铺天盖地,传播着邪教理念。


深谙全媒体时代传播规律的奥克塔尔,为自己构建起了一套完整的传教网络。


有辣妹伴舞的布道士


不满足于已有的传播方式,2011年,奥克塔尔创办网络电视台《A News》。这个声称用来布道的电视台,除了针对宗教和政治议题的讨论以外,还经常插播土耳其罗曼蒂克舞蹈秀。



当欢快而富有韵律的音乐响起,衣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女性搔首弄姿地簇拥着奥克塔尔,轮流围着他跳舞,画风香艳。


这些女性被奥克塔尔称为“小猫咪”。镜头下,他偶尔也起身和“小猫咪”共舞一曲,上演一场“布道”与艳舞的另类混搭。


奥克塔尔藉此成为妥妥的网络红人,尤其在阿拉伯世界取得了很高的关注度。



2018年,土耳其人考卡克从奥克塔尔的节目中,发现了失踪数月的两个女儿的踪影。


多年前,考卡的妻子就因对奥克塔尔的虔诚而选择离婚,女儿也逐渐断绝了与父亲的联系。后来,他才从朋友口中得知,自己17岁和19岁的两个女儿也加入了奥克塔尔的“随从团”。


在直播镜头中,考卡克的女儿们浓妆艳抹,胸部和嘴唇明显接受了整容手术。她们在奥克塔尔的豪宅跳起扭臀辣舞,忘乎所以地享受靡靡之音,聆听“教主圣训”。



考卡克感到痛心不已,遂对奥克塔尔提起控告,案由是通过洗脑让尚未成年的女儿归顺于邪教。


事实上,土耳其广播电视最高委员会早就收到过关于这些淫秽节目的大量投诉。妇女维权组织抨击奥克塔尔物化女性,污染土耳其社会风气;宗教人士批评他败坏伊斯兰教名誉,让外界对伊斯兰教义产生严重误解。


但由于此前大部分投诉情况尚未造成严重后果,最终也只是罚款了事。直到愤怒的父亲考卡克出现,奥克塔尔构建的邪教帝国开始被撼动。


在接到考卡克的控告后,当局立刻对奥克塔尔的教会发出了禁止接触令,并将两个女儿的监护权都判给了父亲。


然而,两个已经被彻底洗脑的女儿已深陷泥潭。她们不惜坐上奥克塔尔的飞机,逃离土耳其,也不愿和父亲见面。


考卡克女儿们经历类似的女孩,在教会里比比皆是。她们往往经“热情友善”的朋友介绍入会,成为奥克塔尔的信徒。在奥克塔尔的蛊惑下,她们辞掉工作、不再与家人见面,逐渐与正常社会切断联系。



奥克塔尔的信徒中,还有很多来自富裕家庭的英俊男子。这些人将奥克塔尔视作神明的使者,负责勾引妙龄女子进入教会,把她们当成贡品奉献给奥克塔尔,再一点点洗脑,把这些女性变成下一个忠心耿耿的信徒,吸引更多的同类入会……


更可怕的是,奥克塔尔在教派中推行性奴制度,还鼓励滥交与群交。正因如此,奥克塔尔的教派团伙此前曾多次卷入性丑闻事件中。


在考卡克的带头下,更多受害者站了出来。一位女性表示,自己17岁加入教会,多次遭奥克塔尔性侵,还被逼着吃避孕药。而和她有相同遭遇的女性还有很多。


获刑超过1000年


2018年7月,土耳其警方冲进奥克塔尔位于伊斯坦布尔的豪华别墅中,进行突击搜查。


搜捕过程中,奥克塔尔企图在保镖保护下逃跑,但被制服。被带往伊斯坦布尔市警察总部时,昔日无限风光的教主遭到围观人群的嘲笑。


  ·奥克塔尔被捕时异常狼狈。


警方从奥克塔尔家中搜出6.9万颗避孕药,但奥克塔尔解释,这些避孕药是用来治疗皮肤和调节女信徒生理问题的。


他还自豪地向主审法官供认,自己有近1000个“女朋友”。“女性是世界的主宰,先知也是女性,我心中充满对女性满溢而出的的爱。这是人类的品质,也是伊斯兰教义的要求。所以,我非常强大。”


组织内的200余人也一同落网。其中,主管塔肯·亚瓦斯被指控从事跨国间谍,持武器企图逃亡未果。核心人物奥克塔尔·巴布纳遭拘押。巴布纳是一位著名妇科教授的儿子,该教授曾在1999年发起一场大规模骨髓捐献运动,上万人捐献了骨髓和血液样本。然而,16万份样本中,有12万份后来下落不明。虽然当时土耳其卫生部进行了调查,但最终未能找回丢失的骨髓和血液样本。


奥克塔尔的罪行也不单单是性犯罪那么简单。他被认定曾协助过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头号政敌居伦,后者在2016年策划了一起未遂的政变,那次事件造成200多人死亡。


经过两年多的调查,2021年1月11日,法院最终确认奥克塔尔犯下有组织犯罪、性侵罪、性虐待未成年人罪、非法拘禁、欺诈、伪造文件,以及未遂的政治和军事间谍活动等罪名,判处其1075年零3个月有期徒刑。亚瓦斯和巴布纳则分别被判处211年和186年徒刑。


对于这些罪名,奥克塔尔至今拒不承认,还辩称“指控是谎言,抓捕我是英国暗黑势力要求的。对于奥克塔尔的犯罪事实,不少忠实信徒仍置若罔闻。他们奔走相告,为其喊冤。


不过这些都是徒劳。奥克塔尔的财产已经被悉数没收,位于伊斯坦布尔亚洲区的别墅也被拆除,曾在这里绕着“教主”莺歌艳舞的女人们已然作鸟兽散。希望她们能够迷途知返,不再像考卡克的女儿一样六亲不认、逃避现实,沉浸在畸形的世界中不能自拔......








扫二维码:加环环微信

备注“环粉”即可加入环环大家庭

商务合作请联系

电话:010-65363483、65363115

QQ:3144809109

邮箱:3144809109@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