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筹的终局图景预测|艾问人物

艾问人物 2021-01-14 19:40

艾问每日人物音频 第1062期


喜马拉雅FM/36氪/ 爱音斯坦FM/凤凰FM
蜻蜓FM/网易云音乐/十点读书/酷狗音乐/荔枝FM



欢迎来到本期艾问人物!


2020年末,水滴公司或将赴美股上市的消息轰动网络。



风波尚未平息之际,2021年1月5日,流传于社交媒体的一封沟通撤稿函使水滴公司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撤稿函中指出,一篇题为《水滴筹,把“公益”做成“生意”,年收入超180亿》的文章被控“内容不实”,要求其删稿。


事实上,“水滴公司”与“水滴筹”的确是不可以直接划等号的。


水滴公司创立于2016年,公司创始人为美团外卖联合创始人沈鹏,旗下业务包括水滴保险、水滴互助及水滴筹等等,付费用户超过3亿;水滴筹业务于2016年上线,是目前国内免费的大病社交筹款平台,也是国内网络大病筹款0手续费的开创者。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次撤稿函中,水滴公司明确表示,自身“并非慈善公益组织”,不受慈善法监管,因此,“以公益的名义”的指责并不适用于自己。

    

下沉市场“天王”?


1987年,水滴筹的创始人沈鹏,出生在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家属院。沈鹏的父亲,于1985年加入中国人民保险,并一直从事保险业到退休。


(水滴筹创始人沈鹏)


2006年,沈鹏考入中央财经大学。2010年毕业之际,沈鹏通过面试进入到一家创业公司,这家创业公司的名字,叫美团。当时的美团还不是如今的“外卖一哥”,全公司上下只有9个人。沈鹏进入美团,成为第10号员工,底薪1500块。


从普通销售、大区经理,到美团网产品经理,再到美团业务总监,沈鹏风生水起。


2016年3月,29岁的沈鹏在美团内部邮箱群发了一封邮件《告别美团,重新创业,千言万语,唯有感谢》。紧接着,沈鹏创办的水滴公司获得了来自腾讯、美团点评、IDG资本、高榕资本、真格基金等的5000万元天使投资。


2016年5月9日,水滴互助上线。会员按照既定规则加入社群,入会费为9元,会员如果不幸患病或遭遇意外,可按照“一人患病、众人均摊”的规则获得价值最高为30万元的健康互助金。9块钱换30万,如此堪比做公益的企业行为使水滴互助在上线100天后,迅速获得100万付费用户。



2016年7月,沈鹏开启了个人大病求助社交筹款业务,水滴筹就此应运而生。而早在此前,“轻松筹”已经成立近2年,并完成了2000万美元B+轮融资,该平台会向筹资患者收取2%左右的手续费。为了“虎口夺食”,沈鹏不仅去掉了初代水滴互助的“入会费9元门槛”,还取消了一切手续费,开创了“网络大病筹款0手续费模式”。


沈鹏说:“(水滴筹)有76%的筹款用户来自于三四五线城市,72%的捐款用户来自于三四五线城市,77%的互动用户也是来自于三四五线城市。我们发现,三四五线城市用户黏性、忠诚度是比一二线城市的忠诚度要高的多的,并且更愿意为我们传播,这也是我们获客成本低的原因。”


水滴筹的1.6万地推大军,有一大半在三四五线。2019年起,有媒体开始将水滴筹,与拼多多、快手、趣头条并列为“下沉市场四大天王”。沈鹏本人,很满意这个定位。


顶着“下沉市场天王”的称号,怀着“保障亿万家庭”的使命,本着“让广大中国、家庭病有所医”的愿景,水滴筹迅速找到大病患者最集中的医院,签订战略合作,并在周边建站,由公司派出工作人员直接指导患者筹款。


根据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我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5666元,人均消费支出为9718元;其中,我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1655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8069元。


而我国大病治疗的平均花费,数据让人胆战心惊:


癌症:12万-50万;

重大器官移植:20万-50万;

再生障碍性贫血:15万-40万;

脑中风后遗症:10万-40万;

慢性肾衰竭:10万-30万;

心脏瓣膜手术:10万-25万。



对于一个经济收入一般的家庭来说,一场大病甚至可能意味着“家破人亡”。也正因此,不惜一切人力物力免费帮助患者筹钱治病的水滴筹,对广大下沉群体来说,如同“活菩萨在世”。


(图片来源于网络)


根据水滴筹发布的官方数据,自2016年7月上线以来截至2020年12月底,水滴筹已成功为经济困难的大病患者免费筹得超过370亿元的医疗救助款,共计产生超过11亿人次的爱心赠与行为。


可是问题来了,毕竟没有一个CEO会花钱雇人做慈善,企业成立的终极都是为了盈利。那么,以水滴筹为主营业务的水滴公司靠什么盈利?


事实上,虽头顶“下沉市场天王”称号,沈鹏却并未把盈利的目标盯在下沉市场头上。水滴筹是无偿筹款,筹款周期为30天,周期结束时申请人即可将筹集款项提现,而30天周期结束以前,筹款都是储存在水滴筹的企业账户中的。



众人拾柴火焰高,如果同时进行了多项筹款,水滴筹的企业账户则会持有很大一笔现金流,这样一来,水滴筹的企业账户就成了资金池,水滴公司则可以利用这笔钱进行投资、开发等,只要在30天之内拿到本金,其他利润都是水滴筹赚来的。银行储蓄、阿里支付宝、腾讯零钱通,更类似的还有先前的ofo小黄车押金,都是这个道理。

 

生意变公益还是公益变生意?

平台化,原本无关于对错善恶。只不过沈鹏在带领企业盈利的同时,也的确做了切实的好事。


2017年,水滴公司荣获“创业黑马TOP100最具潜力创业公司”称号的同时,水滴筹也荣登“中国慈善榜年度十大慈善项目”;2018年,水滴筹获选“年度中国公益企业”,并得到红十字会的橄榄枝携手合作推出首个“筹血季”无偿献血项目;2020年,创始人沈鹏荣获2020全球创始人大会·「最佳新经济领袖」榜单TOP50民政部门户网站甚至点名表扬:“致力于为公益组织提供专业的社交筹款服务,同时为4亿水滴用户提供随手做公益的便捷通道。



“生意”摇身一变成了“公益”。可如潮好评反倒令沈鹏有些骑虎难下,这公益不做都不行。2017年,水滴公司旗下保险平台-水滴保上线公测,依靠水滴筹打下的流量天下,水滴保不费吹灰之力就在市场上站稳了脚跟。2019年,水滴保正式更名为水滴保险商城。


参与过水滴众筹的人都知道,在水滴筹捐款之后,会跳出一个保险商城的页面。一般在捐款之后,捐款人大多会产生联想心理,并开始担忧自己以后是否会得病,因此水滴保险商城卖保险的成功率,比普通保险推销员高得多。



掐指一算,时至今日,水滴公司成立也才不过5年。从最初推出网络互助到大病筹款,再到水滴保险商城形成商业闭环,搭建起“筹+互助+保险”生态,为传统保险行业在获客方面的难题提供了新的解决方案,水滴的战略布局历经了几次迭代,问及策略,就6个字:农村包围城市



2017年8月,获得1.6亿元A轮融资,本轮融资由腾讯、蓝驰创投联合领投,创新工场、高榕资本、IDG资本、美团点评、彤程公益基金会等机构跟投。2019年3月,完成B轮融资,由腾讯领投,高榕资本、IDG资本、蓝驰创投、创新工场、DST Global创始人尤里·米尔纳(Yuri Milner)、原腾讯电商控股公司CEO吴宵光等投资人跟投,总融资金额近5亿元人民币。


2019年6月,水滴公司宣布完成超10亿元人民币的C轮融资,由博裕资本领投,腾讯公司、中金资本等投资机构跟投,泰合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2020年8月20日,水滴公司再次宣布,完成2.3亿美元D轮系列融资,由瑞士再保险集团和腾讯公司联合领投,IDG资本、点亮全球基金等老股东跟投。


然而,刚获得资本青睐突然负面新闻四起:“扫楼式寻找求助者”,“地推员拿提成嫌弃患者病不够重”,“德云社弟子家境殷实却上水滴筹款”,“拿假病历等假资料骗钱”,“以公益之名卖保险”,“水滴筹的筹款被平台收取40%—50%手续费”。


(图片来源于网络)


消费善良?吃相难看?霎时间,人人叫好的“公益”,又变成了人人喊打的“生意”。


2020年9月,银保监会打非局发布《非法商业保险活动分析及对策建议研究》,该文提到:“最近一段时期野蛮生长的网络互助平台,本质上具有商业保险的特征,但目前没有明确的监管主体和监管标准,处于无人监管的尴尬境地。”


一系列丑闻真真假假。水滴公司内部迅速进行整改,2019年12月5日,CEO沈鹏更是怒发微博:“再管不好,我愿把水滴筹交给相关公益组织!”


事实上,监管的缺漏固然是水滴公司内部过失,不过,无论是水滴互助、水滴筹还是水滴保险商城,这些只是水滴的一部分,属于水滴公司社会责任板块。而水滴作为一家商业性公司,商业板块必然不可或缺。



沈鹏很坦诚,在他看来,水滴并不是一家以战略见长的公司,外界对于水滴的描述——“三级火箭”也好,“下沉四天王”也罢,都是从结果进行倒推,并非水滴最初的意图。2020年,沈鹏再次声明:“水滴的现状不是终局,而是要成为中国最领先的健康保障平台。”


按照沈鹏的思路,水滴公司的宏观构局是一个独立的生态,其链条依次是“医疗资金供给——人身险——大健康”。这是一条“医药保”联合道路,搭建面向未来的大健康平台。目前,水滴公司已经与罗氏、默沙东、阿斯利康、正大天晴、泰德制药等药企展开接触,并在内部启动了一个名为“水滴好药付”的新项目。


2018年,一部《我不是药神》看哭无数人,看病难、买药贵已成为国民健康的头号敌人。平心而论,水滴正在解决和希望解决的都是非常复杂、艰难的社会问题,并企图将这些难题中的主人公——下沉群体,与资本进行直接挂钩。而作为一家年轻的创业公司,水滴能够面向这些社会问题搭建出这样的业务架构和终局图景,并且愿意为之而努力,已是难能可贵。


2020年11月24日,腾讯控股正对互联网健康保险保障公司水滴(Waterdrop Inc.)追加大约1.5亿美元投资。2021年初,相关人士透露,水滴公司正计划于2021年第一季度正式赴美IPO,目标估值达60亿美元。消息一出,舆论再次哗然。



拥抱下沉还是奔向资本?艾问人物(iask-media.com)认为,水滴公司本身无可厚非,大可以说水滴是“披公益外衣,行生意之实”,但也不妨试着相信,水滴公司正“做生意之际,为公益之事”。


END


作者:黑皮猴
编辑:杨洁琳
图编:万姗红




【寻求报道】

iask015(微信ID)15321902969(电话)

【商务合作】

vivi040313(微信ID)17310560187(电话)

【艾问融资】

bp@iask-capital.com 13671273860(电话)

【加入艾问社群】

iask005(微信ID)17718525976(电话)


 
转了吗
赞了吗
在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