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再遭致命一击!这个中国人或将取代马斯克?

大佬说 2021-01-14 20:34
作者 | 吴昕
来源 | 大佬说(dalaosay)


新能源汽车的赛道上,李想选择了做增程式电动车。

这是一条艰难而又鲜少有人敢于尝试的路,所以有人说他自讨苦吃,也有人说他“长了个不开窍的榆木脑袋”,问他:


为什么不造纯电动车?

李想没有回答,但做纯电动车的特斯拉却给了他们回答:

自特斯拉开始热销以来,就频现“降价门”、“自燃门”“冬天无电门”等窘状。

特斯拉此前也表示,已收到与这些问题有关的2399例投诉和现场报告,7777例保修索赔,以及4746例非保修索赔。

加上前段时间“品玩”发布的车主反映的特斯拉问题的报告,足以让特斯拉深陷暴风中心。

而与特斯拉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国内一众新能源车的崛起。

以理想为代表的,从最初上市不被人看好到现在大卖,李想证明了“理想汽车”并非理想,而是现实。


但这一路走来,皆是艰辛。

有网友曾说,如今新能源汽车的赛道里,李想的经历和马斯克颇为相像。只是李想内敛,马斯克狂放

如今,理想ONE起飞,而坐在风口浪尖上的李想自然会与马斯克相提,于是就有了这个问题:

李想,能成为中国的马斯克吗?

李想的理想

1981年,李想出生在河北石家庄的一个书香门第的家庭。

李想的父亲是剧团导演,母亲是一名老师,两人均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在当时那个年代,相当于拿着铁饭碗的高材生了。

但李想却没遗传到父母的“文艺细胞”。相比于各种文学书籍,显然,李想对计算机更感兴趣。

初中时,李想还专门还央求父母给他订了当时有名的计算机杂志,家里的的杂志可以一直摞到天花板。

“我基本上初一到初三,买遍了市面上所有的电脑类报纸和杂志,”李想回忆道,“那时候真的是不停地在看在学,最大的愿望是拥有一台自己的电脑。”

即便痴迷计算机,却仍然改变不了李想成绩较差的事实。

他常年各个学科飘红线不及格,老师还评价他:“没什么出息”。

好在父母对李想的爱好颇为支持。

在当时绝大多数普通人月工资不足1000元、北京三环的房价每平米也就4000元的情况下,1996年,父母拿了8000元专门为李想购买了一台奔腾133电脑.

这台奔腾133,成为了李想真正接触互联网的第一道窗口,于是刚上高中的他便成为了国内最早的一批网民之一,每天求饥若渴似的学习一切有关电脑和互联网的知识。

但很快,拥有了电脑的李想就发现,自己以前购买的那些有关电脑的杂志和报纸上,很多文章都是瞎编乱造。


“我一直认为这些编辑还有作者,说的都是对的。当我自己真正接触电脑的时候,发现他们写的90%狗屁都不是。”李想说。

这让了解电脑的李想大为光火,于是他奋笔疾书,按照市面上最流行的文章风格写,写怎么选电脑、选显卡……

洋洋洒洒写了几千字后,他就将文章投给了一家名为《电脑商情报》。

没想到他投的第一篇文章就被杂志全文录用刊发,而且直接占了一个整版,那篇文章还带给李想600元的收入。

这一下子就激发了李想写文章的兴趣,之后他不停地写,靠着写稿每个月也能有好几千的收入,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高二。

李想上高二时,拨号BBS(惠多网)流行起来了,大家都开始用一个叫“猫”的东西连上电话线上网拨号,随后就出现了个人网站。

李想跟着潮流,自己学着创建并申请了一个网站,。因为当时3D显示卡最火,所以李想也给网站取名为显卡之家,每天早上六点起来给网站写稿,更新网站,然后再去上学。


“竞争对手还骂我是一个神经病,每天那么早起来更新网站,但其实我那么早起来是因为七点钟就要去上学,”李想笑着回忆,“他们一直骂到自己的网站没了,也没有像我一样早起更新,这是当时特别好的一个机会。”

渐渐地,网民间口口相传,很多人都知道了李想的网站不仅文章质量高,更新也快,于是纷纷来到李想的显卡之家浏览观看文章。

甚至到了最后还把信息港里所有同类的个人网站都干掉了,那时候谁也不知道网站背后的运营人只是一个高中生。

但就是这个小小的网站,让李想赚得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二桶金”,那时候,广告加上稿费,理想每个月就能有接近两万的收入,比父母的工资加起来还高10倍。

这也让学习成绩一直不佳的李想动了退学的心思。

痛苦创业路

1999年,李想辍学回家,将全部的精力投入到已经小有名气的个人网站“显卡之家”上,想尽一切办法让网站商业化。

虽然对电脑硬件颇为了解,但是不会敲代码编程却成了李想的“硬伤”。

为了能顺利过渡至技术转型,李想还特地跑去找了当年同样运营网站,骂他“神经病”的对手樊铮,承诺网站给他40%的股份,因为他知道樊铮会写代码还会管理服务器。

思虑许久后,樊铮答应了,他关掉了自己的网站,两人开始共同运营“显卡之家”。

他们将显卡之家改名成泡泡网,将网站原本单一的显卡内容拓展为所有电脑的硬件评测,并将个人网站彻底转变成公司网站,还拉来了一批能人日夜运营更新网站。

但这也为李想日后出走埋下了导火索:因为那时候李想不知道什么叫管理,也不知道什么叫团队协作,最后直接导致公司混乱不堪,员工溃乱,泡泡网的利润不断下降。


2004年,对泡泡网逐渐灰心的李想准备转行做汽车网站。

于是李想如法炮制,给自己的汽车网站起了个名,叫做汽车之家。

但是他们没有任何关于汽车的资源:不认识汽车厂商,没有汽车专业的人士能给建议,也没有汽车方面的人脉。

“我们也尝试给汽车的公关公司打电话,想要一些测试车,想参加活动。我们打过去,人家一般问我们是做什么的,我们说我们是汽车之家,一个新的网站,还没说完对方基本就挂掉电话了。”


李想却不灰心,他仔细研究了所有的汽车网站,准备做汽车数据库,不仅将汽车的实拍图导入至网站,还把车按照人的习惯分类,并迅速跟进新车上线的写评测……

这让汽车之家在2006年的时候就成了汽车类垂直网站的第一名。

可惜好景不长,2008年,金融危机的海啸来临。

泡泡网A股上市的计划破产,汽车之家因为他不善经营管理,资金链很快就要断裂;甚至原先一起创办网站的合伙人都开始“逼宫”,迫使李想退贤让位……

一系列打击让李想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迷茫之中。不得已,他退出了泡泡网,也退出了汽车之家,一时竟然不知道未来自己还能往何处去。

李想,能成为中国的马斯克吗?

就在李想迷茫时,一次意外的机会,他接触到了马斯克的新能源汽车特斯拉。

一开始,李想买特斯拉纯属“图个新鲜”。

后来等他坐在自己的那辆车,在公路上飞驰时,李想这才意识到新能源车的前景,为迷茫不定的自己找到了理想和方向。

四年后,李想就带着自己命名为“理想ONE”的增程式电动汽车,走上了“创造中国新能源车”的道路。

但他遇到了特斯拉。

2020年1~8月期间,特斯拉在国内就有6.8万辆的销量,国内新能源车加起来的数量还没一个model3高,这让李想不得不感叹,遭遇了“灭顶之灾。”

但即便如此,李想也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甚至就连王兴都说,“你们对李想低估了一个数量级”。


为什么王兴会这么说?

根据华商韬略撰文称:

“十年前,中国就取代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新车市场。在新能源车领域,中国连续五年都是世界最大市场,2019年新能源汽车销量达120.6万辆,市场规模约2000亿元;但与同年近4万亿的汽车零售总额相比,新能源汽车占比不到5%,只是个零头。

在《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征求意见稿)》中,明确提出2025年新能源汽车销量占25%的目标,4万亿的25%就是万亿。这意味着新能源汽车还有几倍甚至十几倍的成长空间,万亿级赛道上,一定会诞生新的超级巨头。”


踏实做理想的李想,能成为中国新能源汽车界的马斯克,打破特斯拉的“垄断”,成为那个万亿级赛道上的超级巨头吗?

我们不知道。但是从王兴的评价来看,也许他还有这个可能。


而一向摆着高姿态却又状况频出、“双标”不断的特斯拉和马斯克,正在逐渐失去向心力。

马斯克成为首富、特斯拉降价15万的新闻余波还未过,1月14日,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表示:

要求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召回约15.8万辆Model S和Model X,理由是因为汽车中控屏幕存在故障。

但同样是中控系统黑屏的问题,美国那边召回,中国这边官方却声称:“不影响安全驾驶”。

对此,特斯拉车友直呼“韭韭不能释怀”,虽然特斯拉降价,也难挡已经购买特斯拉的车友们对降价事件的群情激奋。


而马斯克在中国时夸中国人好,回头却在推特上称:你们中国人真是莫名其妙!

李想可以当马斯克,但他未必想成为这样的马斯克。

如今特斯拉正在跌下神坛,不只李想抓住了机会,李斌的“蔚来”和何小鹏的“小鹏汽车”都在这条赛道上攒足马力,只待踩下油门的那一刻来临。

被誉为“中概股电车三杰”,三家中国车企以旱地拔葱的气势起家,一路青云直上,直追特斯拉,大有围困特斯拉之势:

竞争之下,蔚来去年全年累计交付43728辆汽车,同比增长495%,小鹏2020全年交付量27041台,同比增长112%。

甚至在特斯拉降价风波后,蔚来的李斌还说了一句:“它本来就只值这么多。”

自信的言语间,似乎特斯拉也就剩了一点价值,其他全是“溢价”。


转眼间,新年重启,特斯拉却在年初就惨遭“开门之灾”,加上之前的债和美国疫情,这一年,特斯拉想要顺遂度过,恐怕很难。

在这个亿万级的新生红海里,谁又能说下一秒不会出现翻山覆海之势呢?

“中国的马斯克”头衔又只有一个,最终花落谁家,对于成长中的车企们来说,却还是个未知数。

有意思的是,一向默默无闻的李想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过一句话:

“灰袍巫师甘道夫走了,更强大的白袍巫师甘道夫回归,这是《指环王》里我最喜欢的一幕。”


如今看来,意味深长。

版权问题、商务合作
请加QQ/微信:2881339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