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性的五条人写广告歌居然这么认真,这个歌词我服…

摇滚客 2021-01-14 18:46
今日BGM,《问题出现我会回答大家》,五条人

最近,五条人给知乎改编了一首名为《问题出现我会回答大家》的新歌。
 
这首歌,似乎与之前那首描述年轻人们荒诞爱情的《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相呼应。
 
与之不同的是,这次五条人在各种更直白的将问题抛出,以一个很低的姿态去寻求解答,并且给人一种“问题”与“答案”漂浮在空中聊天的错觉。
 
虽然是一首品牌合作的歌曲,但是其中不乏五条人自身的精神态度。
 
其中有一句歌词唱道:
 
“回答大家/勇往直前的探险家/陆地行舟的航海家/穿越云层的飞行家/告诉我地球是圆的吗”
 
天马行空的歌词也正好体现出,五条人本就是一支充满探索精神、不安于现状的乐队。
 
从以往发行的专辑中,不管是歌词表达还是编曲元素,或多或少我们总能听出一些新玩意
 
不断打破、重建自己的音乐体系。



五条人从2009年发行了《县城记》至今,基本每过2-3年就会发行一张正式专辑。
 
在大家的固有认知里面,他们仅仅是一支民间色彩浓重的方言民谣乐队。
 
现在五条人的音乐风格,绝不能仅仅定义为民谣。
 
相反,每一个时期的他们风格都大相径庭。
 
先不说歌词表达以及精神内核,但从音乐层面上来讲,他们所采用的音乐元素实在太多。
 
先说他们的第一张正式专辑《县城记》。


那年,唱着理想与爱情的校园民谣余热还在,与此同时,野孩子、周云蓬、小河、万晓利等一众人也早已在圈子中赫赫有名。
 
虽然这么多年来,民谣作品从来都不缺用方言歌唱家乡的,但却很少有将焦点放在南方海边小镇的。
 
而五条人的出现,无疑是补全了这一空缺。
 
他们不像大部分音乐人创作出表达很宏观的内容,而是选择探索于小人物、小地方,带有批判和悲情色彩的描绘县城生活。
 
不说当年,时至今日都鲜有乐队可以将底层描绘的如此生动。
 
之后,他们也并没有按照此类流水线式的模式,产出作品,而是继续不走寻常路,尝试新元素。
 
2012年他们发行专辑《一些风景》,其中我们可以明显感受到,他们开始躁起来了。
 

  
比如这首《曹操你别怕》,怪诞的唱腔配合着不常规的音阶和快节奏的鼓点,其中还有本地戏曲的元素。
 
看似是一锅乱七八糟的大杂烩,但并不违和,反倒听完一遍之后还会上瘾。
 
他们的音乐就像荒野中的一朵朵野花,虽然没有牡丹那样娇艳,但却拥有一种自然的美、脱离世俗的美、极具生命野性的美。
 
他们作品一次次拓展音乐更多可能性。
 
随后在2016年和2019年,他们分别发行了现在大家耳熟能详的专辑《梦幻丽莎发廊》和《故事会》。
 
 
编曲愈加丰满,前者布鲁斯味道十足,后者则采用大量的吉他失真音色,模糊了摇滚与民谣的边界。
 
五条人第一张专辑有一句宣传语非常有意思:
 
“立足世界,放眼海丰。”
 
而且仁科也不止一次在采访中说道,自己想让五条人冲向国际舞台,打开欧美市场。
 
这句话看似是不着边际的玩笑话,我也不知道他们的理想是否最终能实现,但至少在去年7月发行的单曲《地球仪》中,我看到了五条人作品的格局又变大了。
 

歌中以第一人称醉酒式的口吻描绘出空间与时间的错乱,告知听者作为一名理想主义者的幻想。
 
可最终理想还要回归现实。
 
就像歌里最后唱的:
 
“为什么你还是滴酒不沾?为什么你还是铁石心肠?”
 
这首《地球仪》在编曲方面,也更加先锋,在歌曲简介当中他们称自己为:“中国迷幻摇滚土特产”。
 
并且这也会成为五条人今后的音乐风格和方向。


县城也好,国际也罢,五条人逐渐开始朝着更宏观的目标走去,探索给自己带来的快感,则是他们前进的主要动力。
 
不管是音乐方面,在面对人生的种种选择时,他们依然愿意不断尝试。
 
仁科和阿茂有时就像两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始终对整个世界保持好奇。
 


去年《乐夏2》,五条人从众多乐队中脱颖而出,一跃成为滚圈顶流,并拿到了第二名的成绩。
 
谁都想不到曾经的小镇青年,已然成为今日的Rockstar。
 
但我却想说,他们值得。
 
其实在参加节目之前。五条人虽说没有在全国范围内爆火,但经过十几年的磨练,他们已经在小圈子内积累了不少乐迷。
 
至少不用为没有演出而发愁。
 
即便如此,在《乐夏》选拔参演乐队前夕,他们还是遇到了瓶颈。
 
仁科和阿茂已经在一起合作十几年,无论是音乐方面还是其他,都找不到“新鲜的刺激”
 
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阿茂表示,当时乐队的瓶颈很大,大到一辆卡车都可以开进来。


为了可以让乐队良性发展,仁科劝说当时还很排斥登上综艺舞台的阿茂,二人最终一致决定参加《乐夏2》。
 
冲破舒适圈,探索更大的世界。
 
节目中,他们第一场表演临时改歌,导致音响、舞美、歌词全部乱套,使得马东在现场一脸懵逼。
 


虽说此类荒唐的行为不值得提倡,表现过于随性。
 
但从某一种程度上来讲,我反倒认为他们是极其理性且遵循自己内心的。
 
节目建议第一场演出尽量用一些十拿九稳,大家相对耳熟能详的作品,所以原定曲目《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
 
但仁科却认为《道山靓仔》才可以真正能代表五条人,所以临场改歌。
 
那时,对仁科和阿茂来讲,淘不淘汰无所谓,只要无愧于自己内心,演得爽就行。
 
如今能像他们这样不被外界框套住的乐队,实属难得。
 
后面几期,他们一次又一次的被淘汰,然后再被复活,似乎是不断向我们广义上理解的“规则”二字发起猛攻。
 
而对于观众而言,也刷新了自己对综艺节目新的认知。
 
他们令人记忆最深的表演,就是在他们最后一次复活赛中的那首《阿珍爱上阿强》。
 

音乐方面,他们在演唱中加入了大段说唱,编曲中我们还可以听到竹萨克斯的Solo。
 
相比于原版,这版的实验性更强。
 
演出途中,仁科跳入观众席中,和大众乐迷一起完成了部分演唱。
 

令人惊讶的是,他们居然在这首歌的简介中,将大众乐迷填写了进去。
 
  
别说在《乐夏》了,在国内所有音乐综艺中,此类形式都是难得一见的。
 
五条人再一次证明了,冒险家精神对一支乐队有多么重要。
 
这个世界的确有太多未知,等待着我们去发现。



“好奇心”是每一个人与生俱来的天性,同样也可以驱动我们更深入的去探索这个世界。
 
当然了,从小到大我们也可以时常听到一句话:
 
“好奇心害死猫。”
 
这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
 
如果有一天,你对自己周围的一切都不感兴趣,久而久之,你就会变得像行尸走肉一般毫无生气。
 
保持求知欲,可以让我们的生命更加鲜活。
 
就像五条人这首新歌《问题出现我会回答大家》中提到的:
 
回答大家,太空会不会有新的家?机器人它会写诗吗?
 
告诉大家,下一个风口它吹向哪?
 
看似天马行空、不着边际、幼稚的问题,恰恰也反映出大多数人对世界的好奇。

而这些问题,也正是每天在知乎被无数人提出、回答、分享的问题,知乎和五条人联合的改编,唱出了所有对世界有好奇心的年轻人的心声,也让更多人看到了知乎和知乎答主生动有趣的一面。
 
在社区中,知乎一直是鼓励大家勇于表达、敢于提问,因为在这里你总会遇见和你一样,拥有独立思考能力的热心答主。
 
其中包括了各个领域,物理、人工智能、商业财经、历史人文、医学、生活娱乐……
 
值得一提的是,五条人同样也是一位知乎答主。
 
针对网友提问“如何看待《乐队的夏天第二季》第一期中五条人被淘汰?”时,他们是这样回答的:
 
“我们临场换歌,故意找死,当时灯光师被迫扭成DJ,摄影师找不到方向,超级乐迷的问题卡变成废纸,我们的导演脸都绿了,所以我们活该被淘汰。但是,话又说回来了,这也是乐夏的损失……
 

当然了,其他答主对问题的解读,一样非常有意思。
 
他们不仅可以帮大家解决实际问题,还能带着用户一起延伸、探索,以一种非常有趣的方式回答问题。
 
以下这位名为“叔贵K”的答主,为了告诉大家怀孕对女性体态的影响,直接买了假孕肚,亲自体验了一天待产准妈妈的生活。
 

不仅如此,他还通过自己试穿高跟鞋,来说明其危害,劝说女性一定要在“健康”和“美”之间做出权衡。
 

在科技领域,我还发现了一位名为“稚晖”更加整活儿的答主。
 
直接用螃蟹壳自制了一辆可用手机遥控的太空车,简直脑洞大开。
 

当然了,还有很多和他们一样有内容的知乎答主,在这里构建出了独特且丰富的价值观体系。
 
知识不一定是古板的,你对这个世界的认知也不仅仅只是你在现实中能看到的。
 
不要觉得创新、探索是一件难事,有时或许在一念之间,动动手指头,你就可以颠覆自己曾经对某个事物的看法。
 
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必须具有独立思考、探索未知领域的能力。
 
请不要吝啬自己的好奇心,问题出现,总有人会给你回答






海马 | 策划
海马 | 撰文
滚君 | 排版
喜欢这篇文章的,点击下方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