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特殊的星巴克

政事堂2019 2021-01-14 21:06

2016年5月13日,这是一个令美国保守人士极其愤怒的一天,奥巴马政府发布了一条行政指令,要求公立学校可以允许“跨性别者”,使用自己认同的厕所。


很快,这个原本只针对学校的政策,就被一家公司跨界复制,并开启了比学校还坚定的执行,引发了保守人士的巨大愤怒。


2017年,随着特朗普上台后,这位仇视恐怖分子的美国总统签署行政命令,禁止数个中东及非洲国家的穆斯林移民入境


很快,还是那家公司,又跟总统唱了反调,宣布要在全球招聘1万穆斯林店员,强势打了美国新总统的脸。


这家公司,就是全球快捷咖啡的霸主,星巴克。



作为民主党的重要金主,以及众多左翼政策的积极推进者,星巴克在美国政治生态中起到了相当重要的角色。


譬如费城的一家星巴克有两名非裔男子未消费而使用付费卫生间被逮捕,星巴克愣是强制要求美国所有的分店关闭进行反宗族偏见学习,奠定民意基础。


在今年疫情关键之战的佛洛依德跪杀事件中,星巴克还给美国员工提供了25万件“Black Lives Matter”的衣服来造声势,提供骨干力量。


而星巴克的老板霍华德·舒尔茨更是在民主党内有着巨大的影响力,与基友大卫格芬等犹太大佬们,一直都是克林顿、奥巴马等民主党竞选者最早、最大、最坚定支持者。


同样,今年针对特朗普的林肯计划,这些民主党的犹太大佬们也是重要的支持者。


所以,写到这里,就会明白,今天公布的这封信的意义了。


不出意外,随着1月20号的到来,用不了太久,一支高规格的经贸代表团就将顶着疫情出发,开启一场“咖啡色外交”.......